佛教故事:佛陀涅槃前的最后教诲 都说了什么?

佛教故事:佛陀涅槃前的最后教诲 都说了什么?

2 週前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编者按:佛入灭前对众弟子的最后教诲令人生生世世受用不尽,佛陀都叮嘱了哪些事?请看今天凤凰网佛教的《佛教故事》,无常是世间的实相,生灭是自然的法则。世人所追求的名利财色皆是短暂拥有,不可长保,一如佛陀所说,是败坏之法,是别离之法。唯有依修行所成就的福德与智慧,才是永恒而不可坏灭。因此,应以正法为依归,断除世间贪爱烦恼,得至涅槃解脱。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耀宏

在乔萨罗国,娑罗树林,佛对他的弟子作了最后一次的教诲,佛说:“要自己度自己,不要依靠其他。要为自己作照明,要以我的教义作照明,不要依其他外道教义。”

“想一想,我们的形躯,它们都秽污不净。痛苦与快乐是苦,我们怎可以容纵自己?想一想你的形躯生命;他们都是如此短促非恒。想一想,一切物体的本质;所有它们的积习,能不能避免无常和腐朽?不必强求拒绝痛苦,只要依循我的教诲,你们都会解脱。若能这样做,你们都是我真正的弟子。”

“我的弟子们:我给你们的一切教诲,你们要永远记着,不要忘记。我的教诲值得你们永远思维,它们是永恒的财宝。若依循我的教诲,你们永远快乐。”

“我的教诲的要点是:你们要降服自己的心,要远离贪欲。要使自己行于正轨,要使自己清净,要使自己忠诚,你们要记住:形躯生命是短暂的。若能这样思维,你们将可以远离贪欲、嗔恚。你们可以远离不善。”

“当你们发现自己被贪欲引诱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自我降服。你们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要做心的奴仆。”

“要知道,一个人的心,可以使人成为佛,也可以使人成为畜牲。‘心’悟,这人成佛,‘心’迷,这人可以成为邪魔。所以你们必须降服自心,不要使它离开正轨而人歧途。”

“你们要依循我的教诲,你们不要彼此争辨,要互相尊重。你们不要像‘水’和‘油’彼此排斥,你们要像‘水’和‘乳’互相交融。”

“你们要在一起学习,在一起研究。你们要在一起共同修行,你们不要虚耗精力,不要糟踏时间在那些怠惰的生活和无益的争论中。你们要以悟道的花朵和果实而为乐,这是法乐。”

“一切我的教诲都是由我亲证而来。你们要好好地随它,在任何情形下,都要依循它的精神而行。如果你们疏忽了它,即使你站在我身旁,但并没有见到我。如果你依循我的教诲,即使你远离我,但你实际在我身旁。”

“我的弟子们:我最后的时候已经到,我们分别在即,不要悲泣;生命本来就是无常,没有人能避免,我也一样。我的形躯生命就要消逝,它像一辆腐朽的车乘终归败坏。”

“不要作无益的悲泣;要记住生命是短暂,是无常。你们要由此悟证空理,由无常悟证真常。”

“贪欲之魔,经常在寻找机会去欺骗人们的‘心’;如果有一条毒蛇住在你的屋子里,你想得到安宁,你必须首先把它驱逐出去。你必须逐出你生命里的贪欲毒蛇。你必须善自护持你自己的心。”

“我的弟子们:我最后的一刻已降临。你们不要忘记,‘死亡’是形躯生命的消逝,形躯生命由父母而来,由物质粮食而养育。它们不能避免‘老病’和‘死亡’。”

“但我的真正生命是法身。不是形躯,形躯会消逝,是无常。法身却永恒,不生不灭。见到形躯的我,他们未见佛。依循我的教诲,即是见佛。”

“在我入灭之后,我的教诲就是你们的老师。依循我的教诲而行,你们一定会见到我。”

“在最后的四十年来,我所有一切全都已经教导了你们。我的教导没有秘密,没有隐藏。一点一滴地,全部地,公开地,清楚地,教授了你们。我亲爱的弟子们:我的教诲至此亦结束,在短时间内,我就要入涅槃。这就是我的教诲。”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五台山佛教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7 2:53

跟贴 0

佛法在这个时代,究竟还有什么用?

佛法在这个时代,究竟还有什么用?

2 週前

来源:中华禅院

在电影《非诚勿扰Ⅰ》里,舒淇让葛优陪她去日本北海道,其中有一个场景,葛优问邬桑,道路两边的箭头是干什么用的?

舒淇告诉葛优,北海道冬天雪会下得很大,箭头用来指示开车的人路面的宽度,防止开车的人把车开到公路外面去。

常常有人问我:佛法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么用?

我想,佛法的作用就像是这些箭头,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能够给我们一些提示和指引。从究竟的角度说,佛法能够指引人们理解生命的终极意义,并到达终极的目标。

北海道的这些箭头,在春夏秋三季是没有什么用处的,甚至在冬季无雪的时候,也没有用处。只有在下大雪的时候,雪把路面完全覆盖的时候,对于开车的人来说,这些箭头的作用才凸显出来。

佛法也是如此,很多人平时不觉得佛法有什么用处,甚至会认为“佛教应该被淘汰掉”,因为佛教对于社会的发展,没有价值。

佛教既不能创造GDP,也不能发明创造任何东西,来促进人们的生活更美好。

的确,佛教做不到这些。你让一个方向盘来完成餐盘的任务,显然是荒诞的。犯这样的错误,不是方向盘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

只要有生命的地方,佛法就有存在的意义。因为佛法的出现,就是解决生命中出现的诸多问题的。

释迦牟尼佛最先讲的佛法,就是关于“苦集灭道”的。这是所有生命都无法回避的根本问题。所以,我们要知道,佛法是干什么用的,别用错了地方。

在我们人生的旅途中,烦恼就像北海道的大雪一样,有时候会让我们看不清前行的道路。佛法就是那些箭头,让我们前行的道路变得安全,有方向感,并最终能够引导我们到达目的地。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6 2:52

跟贴 0

佛教故事:有些话选择不说 往往能增加福德

佛教故事:有些话选择不说 往往能增加福德

3 週前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编者按:你在生活中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吗?哪些话说的越少福德反而越深?请看今天凤凰网佛教的《佛教故事》,言语的真正意义其实是懂得三思而后言,懂得谨慎地面对自己所讲的每句话,懂得过滤掉不该说的话。不加思索的语言,有时会起到相反的作用,破坏关系,伤害他人,甚至还会招致祸端。所以在生活中,应尽量多一些高质量的有意义的谈话,少一些由烦恼习气引发的闲言碎语。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耀宏

有一次,摩揭陀国的大臣禹舍婆罗门,到舍卫城竹林园拜访佛陀。禹舍婆罗门对佛陀说他是这样的一个人:凡是我亲眼所见的,我会准确地描述出来;凡是我亲耳所听说的,我会完全照我听到的陈述出来;凡是我所觉了的,我会按照觉了的说出来,从不失真。”

佛陀对这样的行径并不完全同意,就开示大臣禹舍说:

“婆罗门!我不说‘应当’或‘不应当’将所听到、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婆罗门!如果将所看到的说出来,会造成不善法的增加,善法的减少,那么,我就不说,反之,如果能促成不善法的减少,善法的增加,我就会说。听到的、觉了的也一样。”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南普陀寺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2 2:53

跟贴 0

智慧法语:成功与因缘 有哪三重关系?

智慧法语:成功与因缘 有哪三重关系?

3 週前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编者按:成功和因缘的关系是什么?请看今天凤凰网佛教的《智慧法语》,星云大师曾说“因缘能成就一切”,圣严法师也揭示了成功与因缘的三重关系。世间无论什么事,成功的背后必是众因缘的相互依存与成就。因缘和合即指万事万物互有影响,前因后果都具有重重无尽的关联,懂得重重无尽的因缘,才能有重重无尽的成就。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清广

成功的三部曲是:随顺因缘、把握因缘、创造因缘。见有机缘宜把握,没有机缘要营造,机缘未熟不强求。人生的起起落落,都是成长的经验。船过水无痕,鸟飞不留影,成败得失都不会引起心情的波动,那就是自在解脱的大智慧。——《圣严法师108自在语》

【注释】佛教最重因果,只有种善因、结善缘,才可以得善果。无论是否信佛,都逃不开因果。不计成败得失各种“结果”,人生意义就在如何把握“因缘”。正如圣严法师所说,成功三部曲是:随顺因缘,把握因缘,创造因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2 2:52

跟贴 0

佛教常识:佛教的“慈悲”到底是什么意思?

佛教常识:佛教的“慈悲”到底是什么意思?

3 週前

来源:觉树下

谈到佛教,大家总是会说:“佛教以慈悲为怀”。慈悲是妇孺皆知的名词,“慈悲为怀”是人人耳熟能详的口头禅,但是如果进一步去探讨,就会发现有许多人其实不了解慈悲的真正意义。

佛教的三藏十二部虽然有无量的法门、教义,但是皆以慈悲为根本,佛经上说:一切佛法如果离开慈悲,则为魔法。可见慈悲思想与佛教关系之密切,尤其是大乘佛教的菩萨道,不外是慈悲精神的实践与完成。

佛经上说:菩萨因众生而生大悲心,因大悲心而长养菩提,因菩提而成就佛道。如果菩萨看到众生的忧苦,不激发慈悲心,进而上求下化,拔苦与乐,就无法成就菩提大道,因此慈悲心是菩萨成佛的必要条件。

慈,梵语maitrya,maitri^,巴利语metti;愿给一切众生安乐叫做慈;

悲,梵语karun!a,巴利语同梵语;愿拔一切众生痛苦叫做悲。

慈爱众生并给与快乐(与乐),称为慈;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除其苦(拔苦),称为悲;二者合称为慈悲。佛陀之悲乃是以众生苦为己苦之同心同感状态,故称同体大悲。又其悲心广大无尽,故称无盖大悲(无有更广、更大、更上于此悲者)。

大智度论卷二十九将慈、悲赅摄于四无量心中,而分别称为慈无量与悲无量。藏传佛教极其重视四无量心的修持,为每天必做的功课。很多藏传佛教的弟子终生持诵四无量心几十万乃至数百万遍。即:

愿一切众生具足乐及乐因;

愿一切众生永离苦及苦因;

愿一切众生不离无苦之乐;

愿一切众生远离爱憎住平等舍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1 2:53

跟贴 0

佛教的历史哲学

佛教的历史哲学

4 週前

来源:中华禅院

一、历史:人与时间

探讨佛教的历史哲学这样一个宏观、抽象的问题,让我们先从佛陀(释迦牟尼)在世时所说的“十四无记”这样一个微观、具体的历史事件说起。在这个事件中,佛陀对十四个抽象的形而上学问题予以了悬搁,其原因正如《箭喻经》等经典所揭示的:原始佛教的旨趣 这里我们借用悬搁(ephoche)一词来诠释“舍置除却”,即《中阿含经》:“所谓此见,世尊舍置除却,不尽通说。” 在于引导人们尽快获得解脱,而形而上学的争论并非当务之急。然而,“譬喻”只是一种手段,是为了说明某个观点,阐明某种立场的权宜之计,佛陀悬搁这些问题,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就是假问题,恰恰相反,当佛教以解脱道为基础构建其完整的教义体系或者说哲学体系时,这些问题反而占据了讨论的中心。在这些问题中,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涉及到了历史哲学。在我们对此问题予以分析之前,有必要先界定本文所使用的历史和历史哲学的内涵。

历史是这样两类相互关联而又有所差异的事物:一是指在时间维度上发生过的事件、现象的部分和或者总和。二是指我们对这些事件、现象的回忆和看法,它们通过记录、复述、解释的方式呈现出来。历史哲学指对历史进行的哲学反思。由于佛教是一种古老而历史悠久的宗教,其对历史问题的看法也并非一成不变,其中一些提法也未必能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因此,在有些场合采用更为宽泛的“历史观”一词也许更为合适。但为了叙述简便,我们将这些观念进行了哲学的概括与提炼,并采用了较为常用的历史哲学一词。

在此,关于历史的定义涉及到两个复杂而棘手的概念:时间和人。正如奥古斯丁所言:“我们谈到时间,当然了解,听别人谈到时间,我们也领会。那么时间究竟是什么?没有人问我,我倒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说明,便茫然不解了。”时间并不是某种确定的、可以捕捉的、可以测度的客观事物。如是,时间悖论困惑了古往今来的哲学家,既是宗教哲学不得不面对的挑战,又是灵感的源泉和辩论的武器。而人是另外一个为了使问题看起来明晰却反而增加了其复杂性的定语。我们在此也无法全面说明佛教对于人的整体观点,仅仅为了叙述的简便,先说明一些基本前提:首先,佛教认为“人”是由以五蕴为代表的色心二法构成的假名复合体,而既然生命流转的轮回现象是由意识(识)的相似相续呈现的,我们在针对佛教的哲学讨论中常常会用人的意识来指代人,或者说二者在很多场合是可以互换的。第二,佛教以缘起性空为基本法则,人与时间都遵循这一法则。

从哲学史的角度来看,人与时间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有一类哲学认为时间是独立于人的。先民通过对自然事物的周期变化、运动现象的观察发现了外在的时间,科学如经典物理学对时间进行了空间化的解释,而现代物理学则认为时间与空间一样可以进行物质的转换。而另一类哲学则强调时间对于人类认识的依存性,如康德所提出的先验形式,柏格森所提出的意识的绵延等等。在这一类哲学看来,时间要么依赖于人的认识,—讨论没有被认识的时间是没有意义的—;要么干脆只是一种人类思维的架构,甚至只是一种幻象。简而言之,时间只存在于人的头脑之中,并非真实的客观存在。这是从经验的层面来讨论人与时间的关系,当然还有超验的看法,如佛教诞生前后的印度外道哲学中就有以时间为万物本源的观点。

佛教认识到了两种时间的存在:即外在(客观的)时间与内在(主观的)时间,但对它们的真实性都持否定的态度。佛教也认识到了时间与意识的天然联系,但反对将时间理解 佛教认为:时间无有自体,依有为法的生灭变化现象而立,但时间也不纯粹是我们主观的联想和判断,它是有为法的分位,在色心二法的层面都发生作用。此外,佛教反对经验的时间,当然更反对超验的时间,如外道所主张的具有世界本源意义的时间和绝对的我们在经验中不断分有它的那个“相同且唯一(one and the same)的时间”。总而言之,佛教反对一切实体化的时间,反对将时间实有化。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唯识等学派确立的“有体”的“现在”,也是为了论述而进行的方便施设,并非肯定“现在”为实有。佛教认为即便这一个星球的这一种称之为人类的有情灭亡了,有情生命流转的现象也并不会因此而终结,时间也不会就此停止或消灭。

以上,我们简要区分了两种有关人与时间关系的哲学立场,但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当我们探讨历史这一经验对象时,我们又不得不借助日常的观念而非单纯的哲学思辨来定位人与时间的关系。在此观念下,时间被设置为一种空间化的坐标,人在其中演绎各种故事,这就是历史。就此而言,原本属于第一种哲学立场的佛教,在方便的语境下,时时向第二种立场妥协。也就是说,佛教在探讨历史—在佛教而言是一种假名的存在—这一经验对象时,不得不把人—在佛教而言是另一种假名的存在—与时间统一在一起。

于是,人与时间的纠结关系被带入了将二者统一于一体的历史之中。事实上我们还可以看到,无论出于哪一种哲学立场,当我们一思考、谈论历史时,我们就陷入了第二个层面的历史;不仅仅如此,即便当我们对自己的思考和谈论进行反思时,我们仍然很难将两个层面的历史彻底剥离开。历史讨论试图在孤立的事件与现象之间建立某种因果联系,构成我们对于这些事件与现象的理解;历史哲学则进一步在个别的因果联系的基础上,探寻一种具有普遍性的因果联系,也就是所谓规律、法则,或者神意、天命。而在引导、教化众生的层面上(俗谛),佛教又方便地、巧妙地肯定了这样一种意义,这一点在大乘佛教的教义中表现的尤为突出。

二、历史语境中的佛陀与耶稣基督

让我们先回到“十四无记”中涉及历史哲学的那个问题本身。

谓:世有常,世无有常;世有底,世无底;命即是身,为命异身异;如来终,如来不终,如来终不终,如来亦非终亦非不终耶?

对于“如来有终还是无终”这样一个问题,佛教经典有不同的说法,有的将之解释为探讨涅槃的性质,有的理解为探讨灵魂是否为轮回的主体。这些相互关联但又有所差异的说法代表了理解的微妙不同。本文的出发点并非文献学而是哲学,因此我们并不打算也不可能去确认 这些差异表面上看来有的出于底本,有的出于翻译或者注释,但实际上都源于理解的差异。文本的唯一含义,而是从佛陀的“历史性”的角度来诠释这一问题,从宗教学的角度而言,这一问题指向对“教主”的“历史性”的理解。而我们知道,对于教主的任何层面的理解与诠释都直接触及到教义的核心,因此,对于教主的“历史性”的理解可以充分反映一个宗教的历史哲学,也可以说是该宗教的历史哲学的缩影。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选择此问题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如果与基督宗教进行一番简单的对比,我们就会对此有更深入的理解。

众所周知,基督宗教的历史哲学认为:历史不过是神意的自我展现过程,具有基督宗教文化背景的哲学也秉持类似的思维模式。佛教的历史哲学似乎并没有基督宗教这般鲜明, 德里达曾指出西方传统中有根深蒂固的逻各斯中心主义。众所周知,这种思想在历史哲学上的代表人物是黑格尔,他的著名论断是:“哲学用以观察历史的唯一’思想’便是理性这个简单的概念。’理性’是世界的主宰,世界历史因此是一种合理的过程。”古代印度与其它古老文明一样,存在着循环的时间观念,佛教也采纳了受此观念影响的轮回说。但正如我们下文将要指出的,佛教的轮回说不是简单地循环重复,它并不像四季交替等自然观念那样简单质朴。面、明确的表述,历史在佛教的教义体系中也并不占有突出的位置,但既然历史在俗谛层面乃是人在时间中的一种全方位的、独一无二的展现,而人又是佛教教化的最主要对象,历史在佛教教义体系中就必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理论意义,它就必然与佛教对人以及人生意义的看法联系在一起,从而也就成为上至佛教哲学下到民间教化所必须要回答的根本性问题。

与此相应,佛陀的一生也是佛教历史哲学的缩影。佛教传统上将佛陀一生的行迹概括为八个阶段,即“八相成道”(降兜率、托胎、出生、出家、降魔、成道、转法轮、涅槃),但其中并没有哪一“相”(事件)具有如同耶稣受难那样的凌驾于其它“历史事件”之上的特殊性。换言之,佛陀的一生并不存在所谓神学意义上的“高潮点”,没有波浪起伏,基本上是平铺直叙。这一点不仅在经典和教义中有所体现,即便是从佛教的造像、仪式、节日等方面也能看出一些端倪。究其原因,在于佛教并不认为佛陀与众生有本质的区别,佛教认为,佛如同众生一样,也受因果业力法则的支配(佛不能改变业力),因此,佛的一生在本质上与众生的一生并没有差别。如小乘佛教认为:我们所感知到的 这里指结构上没有差别,而非指佛最终作为觉悟者超越凡夫的层面。(声闻)历史上的佛陀即释迦牟尼的一生,不过是佛陀的无数次生命轮回中的一次而已,仅仅因为佛陀在此生成就了涅槃,它才显得与众不同,但在更多的层面,它并不具有什么 对涅槃解释的不同是大小乘佛教的根本差异之一,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中予以详细论述。特殊性;而就大乘佛教的立场而言,历史上所展现的佛陀的一生不过只是法身佛的化现而已。理论上我们都具有实现同样历程的可能,因此佛陀的一生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也不具有形而上的独特意义。

综上所述,在基督宗教看来,人类的历史如同耶稣基督的一生一样,是一个线性的展 这里指出耶稣基督的一生与人类历史具有同构性,但并非说耶稣基督的一生与凡人相同,恰恰相反,在基督宗教看来,耶稣基督是沟通人与上帝的特殊存在,兼具人性和神性。这一点又与佛陀与众生的关系不同。开过程,有起点也有终点,有目的有方向,有源自于上帝的外在赋予的终极意义。我们每个个体的人生意义,依托、分有这一终极意义。而在佛教看来,佛陀的一生与无量众生的人生一样,是在一个没有起点(但有可能有终点,即涅槃)的无尽循环之内的线性的过程。生命流转的过程是无尽循环的,每一期生命都会重复生有、本有、死有、中有这些环节, 佛陀与众生一样,其任一期生命的过程是线性的。但是每一期生命的细节是不可能简单重复的,因为它们都是由缘起业力所决定,而业果是在个体和群体的共同作用下(自业和共业)不断发生变化的。我们每一个沉沦于轮回之中的凡夫的生命流转现象无所谓起点和终点;人类的历史,即无量众生的生命流转现象之和,也不存在所谓被造的起点和被审判的终点。但是,从缘起性空的角度而言,人类的历史如同世间所有的经验事物和现象一样,都必将经历生、住、坏、灭的循环过程,在这个意义上历史又必然是有相对的起点和终点的。但人类这种有情群体的消灭、历史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所有有情的消灭和全部历史的终结,从这个角度而言,历史无所谓绝对的起点和终点。人类的历史以及个体的生命都不具有外在的特定意义,它们通过群体的和个体的行为(身口意三业)自行决定其结果,也就是自我赋予其意义。这些就是佛教历史哲学与基督宗教历史哲学的根本差异,也是其特色所在。

三、历史与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宗教追求超越与出世,但立足点又必须在现实与现世,必须积极成就作为现世活动主体的人。就此而言,佛教虽然从胜义谛上否定了人和自我的真实性,但在俗谛或者方便道上又不得不随顺世间,赋予个体生命和人类整体的活动即历史以价值和意义。大乘佛教对这种意义赋予的行动采用了积极的态度。

大乘佛教对历史与人生进行肯定的逻辑起点,仍然可以上溯到对佛陀“历史性”的理解。具体而言,其转折点是对涅槃概念的再诠释。我们前面已经提到,小乘佛教认为,佛陀原本与众生一样,也受轮回之苦,涅槃即轮回的终止。涅槃的原始意义为熄灭,指生命现象的消灭或者说死亡。由于佛陀的涅槃即他生命现象的消灭同时意味着他彻底从轮回中解脱,故而涅槃与解脱、安乐同义。又为了解决历史上佛陀成道与涅槃之间的逻辑关系,发展出有余涅槃和无余涅槃这样一组概念。前者指佛陀在悟道的刹那已经断了业因,但未尽前一世的业果,尚且保留有作为业报身的肉身;而后者指涅槃时彻底的寂灭。在原始佛教阶段,涅槃意味着对现世的彻底否定。但伴随着佛教徒对佛陀的思念之情,对佛陀的神化崇拜,人们不愿相信涅槃意味着陷入彻底的寂灭虚无,涅槃的观念有所发展,它既是凡夫的终点,同时又是一种新的“有”—不生不死的状态的起点,于是,佛性和佛身等概 巴利语佛典中已经出现了用“不死”(amata)来描述涅槃的例子,还有“不死之境”(amata-pada),即“某种持续和非变易状态,某种安稳状态,……其中既无再生亦无再死。”

佛性当然是圆满的。正如人类所有的哲学在对“圆满”进行界定时都不能遗漏“永恒”这一属性,在大乘佛教哲学中,佛性被界定为“常”(恒常)、“乐”(安乐)、“我”(自在)、“净”(清净)。如此,具有时间性起点的,自无中生有的佛性观点就不得不被抛弃。于是,在 原始佛教的涅槃观念在逻辑上较为清晰,构成轮回的业因消解后,业报之果自然也不再出现,涅槃成为轮回的终点。佛性观念在理论上则存在一些两难,因为它在轮回现象(有为法)之外设置了超越经验的佛性(无为法)作为涅槃的逻辑前提,但佛性既然是一种圆满的“有”,它就应该是超越时间的永恒。故而众生本来具有的佛性是如何发动的?这是本有说的困难;后天生起的佛性如何可能?这是始有说的困难。因此,佛教哲学家(义学家)最终不得不以相即相非的论辩方式来说明二者的关系。

由此可见,在大乘思想的推动下,佛教从一种渴求出世的宗教变成了积极入世的宗教,佛教的历史哲学也从对历史问题的不置可否变成了对历史意义的积极肯定。关于入世这一点,笔者希望再进行一点儿补充,因为基督宗教尤其是新教也强调入世的精神,很多人会将二者混同,只有通过比较,我们才能了解大乘佛教入世精神的独特性。在大乘佛教的叙事中转变成一种自发自愿的投入,最终演化为以地藏菩萨“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为代表的菩萨道精神。在这样的菩萨道精神的感召下,人生不再是“三界火宅”,而是勇猛精进的“选佛场”,历史不再是无意义的无尽循环,而是追求觉悟的过程。所以我们说,大乘佛教对于佛教历史哲学的阐发,其逻辑起点在于对涅槃的全新解释,由涅槃而佛性,由佛性而及菩萨道。由此,在大乘佛教信仰的推动下,人生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因上努力、果上随缘的旅途,历史变成了自利利他的实践过程。

小结:

综上所述,佛教的历史哲学有下列一些特点:首先,佛教与很多宗教、哲学不同,并不强调人类的优越性、特殊性。大乘佛教为了实现人间净土的理想,强调人的向道性,但 例如基督宗教认为,上帝依照自己的形像造人,赐予人类执掌大地的权柄,故而万物之中人最为尊贵;而佛教则认为,人不过是六道众生中的一种,六道因业力的作用而轮回往复,在居凡向圣的层面是平等的。这终归不过是引领凡夫发心的方便施设而已。所以,佛教反对极端的人类中心主义,反对地球中心主义,也反对人类历史的中心主义。

其次,佛教以众生的自业和共业作为改变历史方向的力量,反对所谓神意和天命,反对目的论,也不预设任何先验的历史发展模式。同时,佛教本着缘起性空的理论,认为包括人类历史在内的一切事物都有其生住异灭的过程。所以,佛教既拒绝庸俗的历史进步观和有害的社会进化论,也反对天堂和地狱的实在性,反对末世论(eschatology),也反对宿命论等一切悲观主义的历史哲学。

第三,佛教反对历史目的论,反对外在赋予的历史意义,但并不否定历史意义本身。佛教肯定人生进取,肯定人类一切向善的行动,佛教认为:历史意义是由构成历史主体的众生所共同赋予的。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8 2:51

跟贴 0

生而为魔?不,哪吒的故事从佛教开始

生而为魔?不,哪吒的故事从佛教开始

4 週前

来源:中华禅院

关于国漫崛起这个话题,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不断被提起。《大圣归来》、《大鱼海棠》、《风语咒》、《白蛇缘起》等这些国产动漫面世后,向所有支持他们的粉丝们交上了一份份满意的答卷。这是国产动漫向世界一流前进的标志,也是国漫崛起的一座座里程碑。而在今年的7月26日之后,里程碑上还应该提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名字。

《哪吒之魔童降世》讲述的是魔丸投胎的哪吒“逆天而行斗到底”的成长经历。全片以动画手法,讲述了一个全新的反英雄、反主流的玄幻故事。

作为剧本创新,《哪吒之魔童降世》为哪吒重新编撰了一条故事背景,将他的出生在《封神演义》的基础上进行了另类创造——生而为魔。但是关于哪吒的身世,有人说他是佛教出身,也有人说他是道教中人。那么在历史记载里的哪吒,究竟是以何种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呢?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探寻探寻哪吒的身世起源吧!

哪吒——起源得名

哪吒,本是印度佛教中的一个神,为毗沙门天王的第三子。“哪吒”是梵文音译,初译作“那吒”,元代时方更名为“哪吒”。

初唐长安大兴善寺不空和尚翻译的《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军护法真言》,首次出现哪吒的名字:“其塔奉释迦牟尼佛,教汝若领天兵守界拥护国土呵护吾法,即拥遣第三子那吒捧行莫离其侧。”

在不空翻译的另一部佛经《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军护法仪轨》中,也有少数描述涉及哪吒,如“昔防援国界,奉佛教敕,令第三子那吒捧塔随天王”、“尔时那吒太子,手捧戟,以恶眼见四方” 等。

从这些零零碎碎的佛学经典记载中,我们能得到一些关于哪吒的简略信息,而这正是哪吒神话传说的发展源头。

佛经典籍到神魔小说

晚唐至明清末期间五个朝代世纪,哪吒的形象逐渐被道教化,就从《三教搜神大全》开始,诞生出现有的道教神形象,其后主要定格于明代长篇小说《封神演义》中。

在《封神演义》中关于哪吒的故事主要有大闹东海杀龙抽筋、误射石矶引父责怪、剔骨还父剜肉还母等,而这些情节都能在曾经的佛经典籍中找到类似的典故。

大闹东海杀龙抽筋在《秦并六国平话》卷中、《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卷中以及《古今图书集成》等中都有过类似记载。

误射石矶引父责怪则对应哪吒误射石矶娘娘之徒碧云童子事,与《佛本行集经》中悉达太子弯弓射箭也有类似之处。

剔骨还父剜肉还母的情节更是在《五灯会元》中记载到:“那吒太子析肉还母,析骨还父,然后现本身,运大神力,为父母说法。”

这些脱胎于佛教典籍的故事被民间小说改编成更加本土化的演义,只能说受到了当时潮流趋势的影响。

佛道融合的体现

宋、元、明这几个朝代所历经的百年时间,是中国儒、佛、道三家彼此对立却又互相融合的“特殊时期”,最终结果就是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而类似于哪吒、关帝这些在多教派中都有体现的形象,也是各教派教义民间化的结果。

人们总是喜欢那些拥有美好品质的事物,也更希望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所以究竟哪吒出身何处,人们喜爱他的原因永远是他与命运做斗争的不屈精神,即便他的形象是一个头顶锅盖刘海、化着烟熏妆、走路两手插裤兜、痞气十足的模样。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7 2:53

跟贴 0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佛教里常见的植物有哪些?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佛教里常见的植物有哪些?

4 週前

来源:中华禅院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佛陀成道的过程中,很多时刻都与植物有关。例如佛陀在无忧树下诞生,在菩提树下成道,娑罗树下涅槃。另外,佛教中的植物还往往被赋予不同的寓意。如莲花,尊贵高洁,也是诸佛菩萨的宝座。佛教常见的植物还有哪些,一起来了解下吧。

无忧树

摩耶夫人回娘家待产,途中经过蓝毗尼园休息,见园中有一株大树,名为无忧树。无忧树正绽放着美丽芬芳的花朵,摩耶夫人情不自禁伸手摘取时,诞生了佛陀。

阎浮树

佛教所阐述的世界以须弥山为中心,南部有大洲名为阎浮提,此洲中心长满阎浮提树林,因此而得名。佛陀少年未出家前,即在此树下沉思冥想。

菩提树

菩提树,原产印度,“菩提”本是梵语Bodhi的音译,意为觉悟、智慧。佛陀在此树下成道,此树便被称为菩提树。

尼拘律树

佛陀即是在尼拘律树下,接受梵天的劝请而住世说法。

娑罗树

佛陀于拘尸那揭罗城外娑罗树林涅槃。

贝叶棕

佛陀涅槃后,佛弟子举行集结活动,将佛陀宣讲的教法刻写在贝叶上,统称为“贝叶经”。

古印度的佛教徒,没有固定住所。后来,迦兰陀长者用自己的竹园供养佛陀,迦兰陀竹园便成为佛教寺院的起源。竹林精舍,也成为后来佛教寺院的代名词。

莲花

从水中出现的莲花,象征尊贵、清净。佛陀创立佛教时,依据印度当时的文化习俗,便将莲花置于尊位,佛教中的极乐世界中也遍布着美丽纯洁的莲花。莲花在佛教中是十分受到珍视的植物,诸佛菩萨大多以莲花为座。

吉祥草

佛陀在菩提树下成道时,敷此草而坐。因此,一切世间皆以此为吉祥,修行人以此草为座,则种种障碍不生,一切毒虫都不会靠近。

优昙花

优昙花三千年乃一现,佛陀出世时花始开。优昙花开,如佛陀出世的稀有难遇,故佛经中常以优昙花比喻稀有之事。

曼陀罗花

曼陀罗花经常为诸天用来作为供养佛陀,例如帝释天主化现曼陀罗花,盛满自己的双手,然后以曼陀罗天花散洒佛陀,来供养佛陀。

曼珠沙华

佛陀在菩提树下成道时,天人生起大欢喜,纷纷以天音乐及曼珠沙华等上妙天华,及妙香,遍洒佛陀。佛陀在宣说完“妙法莲华经”后,结跏趺坐,此时也天降曼珠沙华,以示祥瑞。

其实,佛教中的植物还有很多种,除了在古印度就有的以外,传入汉地之后,还出现了一些用于美化寺院景观的植物。如松柏、银杏、菊花、丁香等。

松柏四季常青、挺拔伟岸,与庄严的寺院氛围也正相契合;而菩提树在温带和北寒带难以生长,高僧大德则以银杏代之,故有“逢寺必栽银杏树”一说;西北地区又以丁香花代替菩提树,因此丁香花亦有“西北菩提树”之称。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6 2:54

跟贴 0

佛教常识丨佛教“缘起”怎么讲?

佛教常识丨佛教“缘起”怎么讲?

4 週前

来源:温州市护国寺

佛教教义“缘起”,亦名缘生。“因缘生起”的略称。缘,意为关系或条件,所谓“缘起”即诸法由缘而起;宇宙间一切事物和现象的生起变化,都有相对的互存关系或条件。佛教常用“此有则彼有,此生则彼生,此无则彼无,此灭则彼灭”来说明缘起的理论。

缘起说是原始佛教针对当时各种宗教哲学主张宇宙是从“大梵天造”、“大自在天造”,或从“自性生”、“宿因生”、“偶然因生”、“生类因说”等理论而提出,用以解释世界、社会、人生和各种精神现象产生的根源。

最早的缘起说是“业感缘起”即十二因缘说,主要用以解释人生痛苦的原因。但后来各派对缘起的认识和解释各有不同。

中观派和三论宗主张“性空缘起”,认为只有一切事物的本性体空,才能生起一切事物。《中论》称:“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

瑜伽行派和法相宗主张“阿赖耶缘起”,以“三界唯心”、“唯识无境”来说明世界的本原。

《大乘起信论》作“真如缘起”,《胜鬘经》等作“如来藏缘起”,均以佛心、法净心为世界的根源。

华严宗把各家关于缘起的学说,用判教形式概括为四种:

1、业感缘起、由烦恼恶业招苦果,因果相续,六道展转,生死轮回,为小乘之缘起观。

2、阿赖耶缘起、由阿赖耶识之种子起现行,现行又熏种子,以现行诸法为缘,生烦恼恶业而招感苦果,三世因果辗转相续,为大乘始教之缘起观。

3、如来藏缘起、又名真如缘起。真如或如来藏为染净之缘所驱,生种种事物,其染分现六道生死轮回,其净分现四种圣人,为大乘终教之缘起观。

4、法界缘起、法界通常指真如、实相等,即真如法性之本体为一法界。又为一切法缘一切法成一大缘起,以一法成一切法,一切法生一法,一与多、心与境等圆融无碍,为圆教之缘起观。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5 2:52

跟贴 0

即使佛教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因果规律也永远存在

即使佛教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因果规律也永远存在

1 個月前

来源:中华禅院

浊世已经来临,佛陀对末法时代众生预言正在变为现实。如果我们这些佛弟子不将伟大的佛法推广出去,不仅我们自己会深陷在无底线的世界中,而且,我们的后代怎么办?

绝大多数的现代人,没有任何敬畏感。没有宗教信仰,天不怕地不怕,不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灵”的说法,伦理道德、传统文化等等也一并丢失。为了钱不受任何约束,即使有法律的惩罚,也抱着不会被发现的侥幸心理,以致满世界充斥着不放心的产品。农民不敢吃自己种的菜商家不敢吃自己销售的食物,厂家不敢用自己生产的商品,这都是敬畏心缺失的表现。

有因就有果,大自然、人的身体、精神等万事万物,都在因果当中循环。相信因果,不是相信释迦牟尼佛;尊重因果,也并不意味着学佛。相信因果,就是相信自然规律;尊重因果,就是尊重自然规律。

《稻秆经》,是以水稻为例,来讲解因果自然规律的佛经。其中有一句话非常重要:“如来出现若不出现,法性常住”。意思就是,不管释迦牟尼佛出现也好,不出现也罢,自然规律永远都是这样。这充分说明,因果规律是自然规律。释迦牟尼佛的出现与否,与自然规律没有关系。哪怕佛教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因果规律也永远存在。释迦牟尼佛不是因果的创造者,而只是因果的发现者与宣讲者。

佛教认为,外在大自然与内在意识的变化,都取决于因和缘。比如,一个人的生命形态,是由因来决定的。而这个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的性格、脾气、成长环境、家庭条件,父母的文化程度等各种因素,则是以缘来决定的。

决定着万事万物的自然规律,只能是因和缘。任何事物的变化,都与因缘之外的其他事物没有任何关系。自然规律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且必须遵循的。

信佛重要,还是信因果重要?

我个人认为:宁可以不信佛,但不能不信因果。因为不信佛,佛祖不会气恼怨怪我们,所以信佛固然对人生有很大的助益,不信佛也不会产生不好的后果。但是不信因果、不明因果、不知因果、不顺因果而行,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因果”是亘古今而不变,历万劫而常新的直理。大至国家兴衰,小至个人得失,追根究底,其中的一切过程,惟有“因果”二字才能予以说明。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即使是变种接枝,也有变种接枝的结果。像三皇五帝、文武周公、孔孟诸子,并非出身权贵世家,但由于懂得“因果”,知有所为,所以能成圣成贤,模范千古。夏桀、商纣、周幽王、秦始皇,乃至大建佛寺、拥护佛教的石虎、隋炀帝等,虽然掌握政权,坐拥山河,但由于违背“因果”的善恶法则,专制暴虐,残忍成性,所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最后逃不过“因果”定律的制裁,所以不但自己丧失性命,遗臭万年,甚至招感国家灭亡、朝廷倾覆的厄运,宁不悲乎!

犹有甚者,因果报应延及生生世世,乃至恶业尽消,方得休止,即使以“神通第一”著称的目犍连,也无法敌过宿世业障,被外道梵志以瓦石击死;而至尊佛陀,虽已圆满菩提,但由于夙业犹存,所以有木刺穿足、空钵而回、头疼背痛等灾难。

经云:“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此生空过,后悔无追。”所以智者无不以因缘果报之理则作为殷鉴。

过去一个小偷在偷椰子的时候,被椰园的主人逮个正着,小偷辩解道:“我没有偷你的椰子,因为我偷的是树上的椰果,你种的是地下的椰种。”树上的椰果和地下的椰种难道没有关系吗?自古以来,许多人正像那盗取椰子的小偷一样,只看到结果,而不追究原因,以致于滥起无明迷惑,再造新业罪殃,致使受苦无穷。“惑业苦”因果循环,无有止期!

像目前全球犯罪年龄普遍降低,青少年作奸犯科者日益增加,许多人指责老师不善诱导,但父母的身教又如何呢?目睹世风日下,许多人慨叹人心不古,但谁能体会媒体也有责任呢?政经动荡不安,许多人迁怒于彼,但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吗?各地天灾人祸不断,许多人怪这怪那,但人类是否洞察到杀业深重的原因呢?

中国谚云:“顺天则昌,逆天则亡。”“天理昭彰,疏而不漏。”日本楠正成将军在行刑临死前,也写下“非、理、法、权、天”五个字。其中“天”,指的就是因果。《华严经》则直接简明地指出:“因该果海,果彻因源。”世间一切成败得失、成住坏空既不是鬼神所能操纵,也不是权势所能左右,而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因果”法则。

佛教的精义在明因识果,佛教的目的在教化人心,所以信仰佛教很好;明白“因果”的道理更好;明白“因果”的道理很好;奉行“因果”的法则更好。所以,我说:“你可以不信佛,但不可以不信因果。”

《华严经》上说:“了知众生种种异。悉是想行所分别。于此观察悉明了。而不坏于诸法性。智者了知诸佛法。以如是行而回向。哀愍一切诸众生。令于实法正思惟。”

众生起惑、造业、受报,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这是自然的道理。譬如,种佛因,就结佛的果;种菩萨因,就结菩萨的果;种缘觉因,就结缘觉的果;种声闻因,就结声闻的果,这是四圣道。还有六凡道,就是三善道–天、人、修罗;三恶道–畜生、饿鬼、地狱。总之,种三善道的因,就结三善道的果;种三恶道的因,就结三恶道的果。

这种因果的道理是丝毫不爽,千真万确的,绝无迷信的色彩。愚痴的人不知道因果的厉害,随便错因果,甚至不相信因果,拨无因果。有智慧的人知道因果报应的厉害,就怕错因果,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三思而后行。出世圣人修行为“了因果”,一般凡夫就“造因果”,没有罪过,他要造出罪过。造出罪过,自己还不承认是罪过,反而认为理所当然,没有任何惭愧之心……众生有种种的异别,包括善恶的种子,都是各有不同,各造各的业,各受各的报,这些都是在色受想行识五蕴法中,所分别而成就的。若能在种种业果报应之中,观察明白,就能了知一切法性而又不破坏它。

有智慧的人,明白、了解诸佛所说的法,修菩萨行,把所聚集的善根为众生回向。为什么为众生回向?

因为哀愍一切众生。菩萨看众生太愚痴了,所做的事都是颠颠倒倒,怎么样教化,也不明白。教他“舍己为人,舍末求本,拥护正法,令正法住世。”他不相信。所以众生是可怜愍者。劝他“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对于真实法,应该往对的来做。

怎样是不对?应该反省一下,仔细想一想,不是只想一次,要时时想,自己是不是错了因果?真正信佛的人,首先要做一个有底线的人,绝不能嘴巴上说信佛,行为上却造作很多恶业,这样就是跑到佛菩萨面前自欺欺人,想以迷信给自己开脱罪过,这是愚昧的。

如果你认为犯了错,犯了法,做了坏事,只要临时抱抱佛脚,到庙里祈福一下就万事大吉了;把佛菩萨当成会接受你贿赂的贪官污吏,把因果弃之不顾,这样的“信”对你毫无意义。有些人生前作恶多端,嘴上总说,“我是信佛的,我做很多好事的……”以为好事坏事可以相抵,却不知道因果历历分明的道理。有的人生前不学佛,将死之时拿很多钱出来给自己做超度,有没有用?一定有一点用。但是活着的时候,不愿意向善,做尽伤天害理的事,自己不想忏悔,没有净化恶业,死后就会马上听劝向善吗?效果会很小很小,而且所用的都是肮脏的钱财啊!

在没有遇到人生真正的难题之前,你驾驭自己的能力其实是很弱的。坦白来说,在红尘俗世中的你们,很多人的信仰是非常脆弱的,这与在藏区根深蒂固的信仰环境,传统的道德和文化完全被佛教影响,是不一样的。虽然不能说所有的藏族人都是好人,但是只要他真正信佛,做事一定会有底线。如果没有信仰,道德会衰败到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真正信佛的人绝对不会因为看到别人的手机好,就杀人抢手机;不会拐卖小孩去卖钱;不会在食物里放三聚氰氨等毒物去害人;不会把豆腐泡在福尔马林里。那些拐卖孩子的人,连鬼都不如。在鬼母曾经偷人家小孩的时候,佛陀教训她:“如果你的小孩被人家偷了你会怎么样?”鬼母还知道说:“我会很心疼。”佛陀告诉她:“既然你心疼,就不要吃人家的小孩。”她又说:“我是没有食物才需要吃他们啊!”后来佛陀让出家人每天都做施食来喂她们,不让她们去伤害别人的小孩。

由此可见,现在有很多人缺德已经缺到比鬼还可怕了。鬼是不得已做的事,有些人是心甘情愿高高兴兴去做——盗人家的坟墓,把老太太的尸体挖出来,化妆后,卖给那些没有老婆就死掉的男人,连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

现在人们非常关注食品安全,其实,食品本来就应该是安全的。如果连婴儿奶粉,连小孩都不放过,人类还怎么有未来?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敢喝,什么都敢做。明明知道对身体不好,硬是要去做。嫖、赌、毒更严重,多少人倾家荡产,身败名裂。不是用麻将赌,就是用扑克牌赌,或者拿个空碗在那儿摇色子,色子找不到,就拿几个木棍玩儿。害人害己,缺德还要缺成什么样?

现在很多父母都说子女不听话,子女进入叛逆期,爱上网。我看那些做父母的人,大部分自己爱上网远远超过小孩子。一天到晚都在看手机,大部分时间占着电脑,不准小孩上网,自己却在那里“以身作则”,怎么让小孩服你?所以,反省要从自身开始。

因为是佛教徒,最起码的底线是不能杀人。一个游牧民族,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种植农作物,唯一的生活来源,除了牛奶提炼出的奶渣外,就是牛肉。但他们不会杀母牛,不会杀还有用的牛,只会杀那些没有用的牛;但杀的过程,也是一个很悲惨的情景。

我记得15岁时,有一次看到一个游牧家庭请了个内地来打工的在那儿杀牛。他们一家三口人,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小孩,站在一边念“嗡玛尼呗美吽”。我告诉他们:“指使别人杀生也是有罪过的,一样有罪。”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们做不到自己杀生,还是有一个底限在那里的。

在藏区,以前人们饥饿时,也许会不得已杀野生动物,但那是在没任何条件维持生命的情况下。有的人听说藏传佛教的喇嘛是吃肉的——我们所有的喇嘛,从小在佛学院长大,一年到头也没看见几次肉。不要说肉,很多师兄弟连糌粑、面粉都没得吃,我们还要经常资助他们。

如果没有信仰,人心的底线会不断堕落,没有尽头。如果我们这些佛弟子不将伟大的佛法推广出去,那我们自己也会深陷在无底线的世界中,我们的后代怎么办?佛教徒要好好反省啊!为了改善这个世界,自己是不是做了力所能及的积极努力。多一个人努力,多一个传播弃恶行善的人,这个世界就会多一点美好!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2 2:53

跟贴 0

谁说学佛无所求?这三件事一定要求

谁说学佛无所求?这三件事一定要求

1 個月前

来源:中华禅院

在很多人的主观认知里,佛教是一种避世的、离群索居的、山林文化的宗教,实际上他们只是看到了佛教的“相”,并不了解佛教的“心”。真正的大乘佛子,尤其是出家人,虽然走的是辞亲割爱、离世出尘,与世人背道而驰的道路,但一颗心却是多情的,甚至是入世的。当然这个多情不是眷恋红尘的多情,入世不是贪着五欲的入世,而是“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菩萨道精神与世人世相的同体连接。

民国年间,有一位高僧写下了这样一首诗偈:

出世犹垂忧国泪,居山恒作感时诗。

当时正逢九一八事变爆发,东三省沦陷,这位高僧用这首诗表达一个居山出世的出家人心系国家命运,忧国忧民的悲悯情怀,并且通告全国佛教徒,启建“护国道场”,又写信给日本佛教界,谴责日本人的暴行。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他再次号召全国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工作,组织了一支青年僧侣救护队,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中出生入死,救护伤员。还把他讲经的讲堂开辟成难民收容所,成立了佛教医院和尸体掩埋队,还到处奔走募集抗日资金,在那样一个苦难的年代,佛教人士的身影没有缺席,在这位高僧的领导下,将佛教精神用生命和行动无畏的展现出来。

这位振臂一呼的高僧就是一代佛教领袖:圆瑛法师。后来有歹人给日本人告密说圆瑛法师是抗日分子,日本人闯进法师成立的莲池念佛会,将他和一位弟子逮捕,面对日本人的穷凶极恶,法师只是一心念佛,经过二十多次审讯,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他不是从容陈辩,就是闭目打坐,他那种超然生死的高僧风范折服了日本人,反而对他优待起来,最后还把那个告密的歹人给抓了起来。

圆瑛法师和民国另一位高僧太虚法师是金兰之交,两人在天童寺学修的时候相识,彼此惺惺相惜,结为盟兄弟,为此圆瑛法师还专门写了一封文采飞扬的盟书。1929年的时候,他和太虚大师共同发起成立中国佛教会,圆瑛法师连续数届当选主席,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他是第一任会长,后来又历任多个大寺的住持,一生讲经说法,著书立说,推动佛教事业进程,可以说无论从名头还是作为上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佛教领袖。

圆瑛法师十九岁出家,先是在禅宗用功了八年,后研究教理和天台宗、贤首宗,三十六岁时,读到永明延寿祖师和莲池大师的著述,才开始相信净土宗是无上法门,从此开始禅净双修。他有一个自号叫“一吼堂主人”,六十岁的时候,开始专修净土,并且另立自号“三求堂主人”。他说他一生唯有三求,是哪三求呢?求福、求慧、求生净土。对于那些常常喜欢谈玄说妙,其实多是说在空中,行在有中的人来说,圆瑛法师这样一位高僧的三求显得尤为踏实和珍贵,也更能彰显他深厚的智慧和福德。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好好的求福,求慧,求生净土,实际上求生西方净土之际,就是福慧圆满之时。南无阿弥陀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19 2:54

跟贴 0

很多人不知道,这些词其实都来自于佛教

很多人不知道,这些词其实都来自于佛教

1 個月前

来源:中华禅院

当我们目睹美丽的事物仅仅停留片刻便悄然泯灭,我们或许会遗憾的感慨“这可真是好景不长,昙花一现。”

当我们了悟生命的真谛,心自清明,了然无尘,我们会道一声:“我已豁然开朗,大彻大悟。”

当我们听得一席智慧之言,并对此深有领悟,我们会惊喜的赞叹:“听君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

可是你知道吗,这些朗朗上口,优美至极的词汇,其实都是佛教词语,他们大多来自于佛经佛法,经过中国人千年的传承和使用而成为了我们生活中最常用的日常用语。

佛教向来注重哲理思辨精神,因此,佛教的词语总是充满着无穷的智慧与神秘的美感,其中往往凝聚着佛家智慧,大繁至简,大音希声,寥寥几字,往往便能让人体会到无尽的禅意和佛法意趣,令人念后读后,清净自生,心境安然自在,仔细品味,我们会发现,佛教语言有着能够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特殊魅力。

《楞严经》云“何名为众生世界?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汝今当知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上下为界,过去、未来、现在为世。”“世”与“界”,仅仅用两个字,便将我们所能观察到、体悟到的宏观上广阔无界,宇宙无疆的时间与空间表现了出来,多么精妙,多么准确,佛法的智慧实在是令人叹服!

当然,不仅仅是对大世界的观察和思考,佛经对于极细极微的短暂的时间也有着自己的计量和说法,《僧祗律》:“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间,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在《妙法莲华经》中也有“深入禅定,了达诸法,於刹那间,发菩提心。”“一刹那”,“一瞬间”,“一弹指”,“一须臾”,也成为我们形容时间短暂的常用词语。

佛教谓色、声、香、味、触、法为六尘,如果六根不染六尘,修行中能够一直保持心底纯净的话,便是“一尘不染”;镜中花,水中影,纵然美丽,但皆为虚幻镜像,都是空灵幻境,执着追逐“镜花水月”,则更难以看破红尘,参透真实;对待他人,既不要太过亲近,也不要太过疏离,而要保持“不即不离”的距离;尘世的痛苦,就如同大海一般,无边无际,宽广无垠,但只要肯修行悟道,便能够获得解脱,实现涅槃,是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提起佛教文化,或许有很多人觉得神秘莫测,事实上,佛教已经在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中深深的浸透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赵朴初老先生说:“……一张嘴说话,其实就包含着佛教的成分。”而由丁福保先生编纂的《佛学大辞典更是收录了三万余条词条,我们就能想到有多少佛教词语已经深入我们的通用词汇当中了,如赞叹、缘分、成就、忏悔、觉悟、烦恼……很多我们见之如常的词语,其实都来源于佛教,得益于古代高僧对佛经绝妙又精准的翻译和禅师们对佛经佛法的传播,这些词汇也变得充满了中国式含蓄的神秘美感,仔细思索品味,更令人惊叹于其殊胜的佛教智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18 2:51

跟贴 0

ラベンダーの丘にちょこっと顔を出す頭大仏殿(北海道札幌市南区)【連載:アキラの着目】

ラベンダーの丘にちょこっと顔を出す頭大仏殿(北海道札幌市南区)【連載:アキラの着目】

1 個月前

大仏様といえば、奈良・東大寺の大仏様や鎌倉の大仏様、茨城県牛久の大仏様が有名だ。

しかし、これらの有名な大仏様は人気観光スポットでもあり、常に観光客がごった返して、参拝するのが大変だ。

札幌市南区にあり、札幌中心部からクルマで約45分の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は、前述した人気の大仏様とは異なって、かなり穴場で空いており、参拝しやすい。

そのうえ、大仏様としてはかなり異色の存在で、参拝客に幻想的なイメージを抱かせるのだ。

それというのも、ラベンダーの丘にちょこっと顔を出す大仏様だからだ。
ラベンダーの丘にちょこっと顔を出す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

紫色に包まれた小高い丘に頭だけちょこっと出している頭大仏殿は、他に類を見ない大仏様だ。

では、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を訪れてみる。

まず門を抜けると、何体ものモアイ像がお出迎えだ。
モアイ像

両脇がラベンダーの、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正面入口。

さらにその先を進むと、「三途の川」をイメージしているかのような、流れる水面(みなも)に出くわす。

この「川」が、現世と仏界とを仕切る境界線の役割を表現しているのだろう、水で心を清め、日常から非日常へと心を切り替えるのだ。

左右いずれかに回り込んで「川」を回避し、頭大仏殿を目指す。

やがて平たいコンクリートのトンネルのような建造物の中に導かれるように入ってゆくと、その奥に鎮座しているのが頭大仏殿だ。

ドーム状のコンクリート建造物の中に鎮座している頭大仏殿は、頭部だけ天井部分がなく、自然光が頭から降り注ぐ構造になっている。
ドーム状のコンクリート建造物の中に鎮座している頭大仏殿ドーム状のコンクリート建造物の中に鎮座している頭大仏殿

木造建造物ではなく、ドーム状のコンクリート建造物の中に鎮座している大仏様は筆者の知る限り、この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だけではあるまいか。

未来的というか、ハイパーというか、とにかく全体としては歴史的部分を感じさせないところが、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の最大の特徴であるかと。

ドーム状建造物が覆いかぶさっているので、話し声も反響し、それがさらに幻想的イメージを増幅させている。

賽銭は、頭大仏殿の真下に据えられた賽銭箱に入れても、あるいはその手前の階段下に敷かれたゴザに置いてもよい。

筆者は、敷かれたゴザの上に賽銭を置くことにした。

定番の観光スポットを巡るのも悪くはないが、まだそんなに知られていない真駒内滝野霊園・頭大仏殿に行くと、自慢もでき、心も清められ、穏やかな心持ちになるので、札幌観光の際は訪れることを推奨する。

【頭大仏殿 詳細】

・所在地:〒005-0862 札幌市南区滝野2番地
・頭大仏:高さ 13.5m 総重量 1,500t(原石4,000tより選別・加工)
・拝観時間:4月~10月 9:00~16:00 11月~3月 10:00~15:00
・閉殿日:年末年始(12月29日~1月4日)ならびにメンテナンス日は閉殿
・問い合わせ:TEL.011-592-1223(受付時間 9:00~16:00)
※水庭は冬期(11月~4月頃)凍結のため、参拝不可
※路線バスで頭大仏にアクセスする場合は、札幌中央バス真108便を利用のこと(地下鉄「真駒内」駅2番乗場より出発)
 路線バス運賃 370円(年末年始運休)4~11月・12~3月でダイヤ異なる
※自家用車でのアクセスは頭大仏周辺の南駐車場・北駐車場を利用のこと(245台)

■頭大仏殿(Hill of the Buddha)_English|【公式】真駒内滝野霊園
https://www.takinoreien.com/publics/index/108/

FJ時事新聞
責任編集:拡輪 明-HS099

2019-7-13 4:5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