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黑泽清19年前作品《回路》 网民封为最不敢翻看的日本恐怖片

重温黑泽清19年前作品《回路》 网民封为最不敢翻看的日本恐怖片

4か月前

来源:香港01

说起日本恐怖电影,相信许多影迷第一时间都会想起《咒怨》、《鬼来电》及《午夜凶铃》系列电影等,贞子及伽椰子成为许多影迷的恶梦。然而早前凭《Wife of a Spy》(暂译:《间谍之妻》)夺得第75届威尼斯影展最佳导演的银狮奖的日本导演黑泽清,其19年前作品《回路》被认为是最被低估的恐怖片,其实当年电影曾还获得康城影展的肯定。

说起日本恐怖电影,相信许多影迷都会想起《咒怨》。(《咒怨》剧照)

虽然恐怖电影一直都不是各类型颁奖礼的常客,但《回路》却成功获得国际影展的肯定。电影在2001年的康城影展上,获得国际影评人联盟奖。除了《回路》外,康城电影节的艺术总监Thierry Frémaux对导演的其他作品一直都推崇备至,除了2001年外,导演在2005年再凭《身后恋事》获得康城影展一种注目单元最佳导演奖,之后他在2008年,又以《东京奏鸣曲》夺得康城影展一种注目单元的评审员大奖。

《回路》被认为是最被低估的日本恐怖片,或者是欠缺一幕让人铭记的画面。(豆瓣图片)

《回路》由黑泽清执导兼编剧,并由第22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配角奖及新人奖双料得主麻生久美子及加藤晴彦主演。电影讲述大学生亮介与办公室女职员美智的生活不知为何慢慢地起了极大的转变,前者从电脑获得莫名其妙的灵异讯息;而后者需要面对同事自杀,恋人、朋友及家人又离她而去,最终亮介与美智相遇,一齐面对这场恐怖挑战。

黑泽清早前凭《Wife of a Spy》夺得第75届威尼斯影展最佳导演的银狮奖。(《Wife of a Spy》剧照)

《回路》看似是以是讲述鬼魂征服人间而毁灭人类的故事,但其实导演透过电影告诉观众,人类真正的敌人是内心的孤独感。电影对鬼魂的描绘可算是非常深入,而没有血腥及残忍的恐怖画面,成功让观众喘不过气来。难怪有不少网民认为《回路》是一部不敢再看第二次的电影,更有人认为电影的人气不及《咒怨》、《鬼来电》及《午夜凶铃》等,是一部最被低估的日本恐怖电影。

《午夜凶铃》等日本经典恐怖电影获荷里活翻拍。(《午夜凶铃》剧照)

其实《回路》与《咒怨》及《午夜凶铃》等经典系列电影一样,获得荷里活垂青,翻拍成《猛鬼宽频》(Pulse)系列电影。可是荷里活版在2006年上映时,电影虽然获3,000万美元全球票房,但电影在IMDb及烂番茄分别仅录得4.8分及3.73分,可见电影的口碑极差。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1-5 4:56

跟贴 0

黑泽清之美到让人不想自杀的《回路美到让人不想自杀的《回路》

黑泽清之美到让人不想自杀的《回路美到让人不想自杀的《回路》

1年前

来源:udn

相较于片中过时的科技设定,或者是阴郁的故事情节(一种大家都不想活,却又后悔不想活的设定)漂亮的构图与光影,让这部电影在2020仍然强烈的震慑了我,也让我忘记了这是一部诉说人类投向死亡拥抱,尝试摆脱孤独却更加孤独的日本式故事,为什么?因为在日本,不是正是人太多了吗?太多的空气要去读不是太多烦恼了吗?

难道在无人的世界有伴一起逃亡,不是最浪漫的事情吗?

或许这是为什么在本片中角色们担心的「阿不想活了,因为活着好孤独好无助,还是死掉好了」,结果死掉之后发现「哇勒死了事情居然还没结束,而且阴间有够挤,都要满到被赶到阳间了,根本是诈骗嘛。」让我看了其实觉得有点滑稽,因为我认为重点不在死了能不能去更好的地方,而是死了万一去了更糟的地方怎么办?然而片中的幽灵每一个都跟被诈骗的可怜虫一样,不甘愿就这样被诈骗到阴间,还要继续把一个又一个本来活的好好的人骗到阴间,差不多就像直销,只是是以一对一的形式的直销(咖啡厅常常见到的那种)你知道的,他可能家里囤了很多货,但他绝不会跟你说,而是穿的漂漂亮亮戴一条名表(这还可能是他卖掉一颗肾脏买的)来劝说你一起加入

「快点加入黑影俱乐部呦!」

但说真的这部片的气氛塑造真的非常好,要不是因为我一直在将自己的逻辑,与这部片对接的过程失败感到沮丧,导致气氛不太进的去故事逻辑(就像很多人进不去奈沙马兰那部《破天慌》一样)

不过这部电影的美学说服了我让我爱上这部片,即便我看到无人的电子游乐场还有无人商店,还有无人捷运的时候,第一当下直觉是:「太好了,现在不用付钱了。」(当然如果细想很多服务,也会消失是蛮令人烦恼的,比如因为没人开捷运你就得自己开了,希望驾驶员有放本手册在座位旁。 )

那些或灰阶或白皙或黑色的过于笨重的旧电脑躯壳,今日看来反倒有一些性感,如同第二女主教男主怎么把网页加到我的最爱跟列印出来时,有一种新鲜感(想想看,片里的事情如果发生现在肯定会马上被以各种社交软体的通路广传。),又或者是研究室那些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在地上的一团管线,将门框框起来的红色胶带,将画面整整齐齐切割的窗户框架,还有像是图书馆那样排列整齐,却又可以因为镜头的摆放方式,让人觉得好像会迷路的空间,你在细缝中产生了可以洞穿整个空间的错觉,光透过窗户再透过缝隙进入这一切,使得做为主色的阴影,一旦被驱散画面就会变得非常漂亮,正因为这部片阴影给的非常重,所以只要一点点光就会很明显。

所以麻生久美子才被拍的这么漂亮,这是令人惊讶的,在一大​​片土黄色为主的电影里,一点阴影,配上一点光,她的脸庞就被拍的非常立体,非常漂亮,我不知道这要归功于哪些技术组,打光?摄影?背景设计?

总之因为这样的美感理由,我可以不去问「所以为何片中人物在家用电脑都不开灯?」

我不知道黑泽清是怎么看待这部作品的,至少我不觉得他是只为了惊悚在拍,毕竟当我看到男主去触碰从黑影浮现的人形,结果发现真的碰的到的时候,我感到的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有点爆笑,因为说真的男主角怎么会觉得抓住鬼就行了,至少很明显的本片就不认为男主的那种逻辑「我们在一起吧!这样就可以对抗……」是对的,但也没说他是错的(虽然他最后也慢慢消失,但也撑够久了)

可能这样写那场戏才符合男主的乐观主义,但是我们也很难说最后女主就算活下来,而在她身上代表着某种价值取向,毕竟谁知道乐观主义的男主死后,女主就算精神不受影响,会不会也像他一样先慢慢变成黑影消失。

或许结尾在海上这种液态性的展现才是宗旨,人生而注定漂流。

但麻生久美子已经烙印在我脑海里了。

当然如果要放在今日来拍,我想我会选择更鲜艳更高清的方式来呈现鬼(意思是比人更高清,比人更鲜艳),可能会让他们随着音乐跳舞,而不是在墙上写满救救我,那样是要怎么骗还想活的人与他们作伴阿?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2-23 3:0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