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用「国籍」或其他条件选择客人吗?从拒绝日本客的拉面店谈起

可以用「国籍」或其他条件选择客人吗?从拒绝日本客的拉面店谈起

2 年前

来源:udn

日本石垣市闹区商店街内的拉面店「面屋八重山style」七月公告表示至9月底止都拒绝日本客人入店,原因是「日本人观光客的礼貌一年比一年差」,这件事引起台湾民众的关心,因为这违反了大家的刻板印象:「被拒绝的奥客」不是一向是「陆客」的「专利」吗?

照片取自面屋八重山style 脸书
就台湾的社会氛围来看,媒体一向爱报导陆客被排斥,各主流媒体也把台湾商家排斥陆客以「霸气」或「红了」报导。例如在高雄新堀江附近的日本料理餐厅曾公告「因为本店师傅为日本人,十分重视礼节…由于近日接待陆客造成的不愉快,恕本店将不再接待陆客」,还引起了部分网民的追捧。但当日本人也容忍不了「自己日本人」的「礼节」时,我们该如何看待店家拒绝客人的「主张」?

图/截自●【爆料公社】● 引自联合新闻网不接待陆客!高雄餐厅这张公告红了…
由于该高雄日本料理餐厅并未说明日籍料理师傅如何不满陆客的礼节,我们就以日本拉面店「面屋八重山style」老板有马明男说的说法来讨论:他说店内空间有限柜台区只有8个座位,所以公告要求入店客人每人必须点一碗面,也拒绝婴幼儿入内。但日本客人仍带婴幼儿入店消费,被工读生告知上述两项规则更暴怒说「我从奈良来的耶,也付了旁边停车场的费用了」、「你们是做什么生意啊」。还有禁带外食规则也被大学生无视,当店家劝告时,大学生强辩说「店内没写不行就是可以吧」!

42岁的店长有马明男因此感叹「日本人观光客的礼貌真是一年比一年差」,日本人所谓「顾客就是神」让他精神上跟体力上都已到了极限,工读生因疲于应付日本客人的抱怨,纷纷请辞而只剩他一人苦撑,日本人观光客违反他订的规则已超过他的忍耐限度,他甚至考虑未来日本客人采会员制方式消费。

由于「面屋八重山style」老板有马明男表示「相较于日本客人,外国观光客的礼貌就好得多」而未排斥陆客,许多对陆客有负面观感的台湾人因此十分讶异,尤其近来又常报导日本的「珍珠奶茶之乱」,也就让人讶异日本人的「礼节」是否不同于台湾人的想像。

老板有马明男说的说法,取自八重山style 脸书
无论如何,本文想要讨论的是,可否因为某些因素,店家就预先排除客人呢?我们先从外国的例子来看。

第一个例子是英国的例子:2015年,经营「Blinks of Bicester」美容院的老板在脸书上说无论客户是否拥有英国护照,该店主张’no Muslims’而将不再接受任何穆斯林客户的预约,又说「抱歉,是时候把国家放在第一位了、我希望你家能被ISIS炸掉」,随后因违反英国公共秩序法第19条「散播威胁,辱骂或侮辱并挑起种族仇恨」而遭到逮捕。

第二个例子是美国的例子:2012年,科罗拉多州「杰作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shop)老板菲力普斯,于2012年时拒绝替同性恋伴侣设计制作结婚蛋糕,美国最高法院于2018年6月4日裁定老板胜诉,菲力普斯有权利因宗教信仰而拒绝,并非控歧视同性恋。在七比二的票数中,受瞩目的是曾裁定同性婚姻合法的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他表示民权委员会侵犯了菲力普斯的宗教信仰自由、「科罗拉多州法律保障同性恋者享有与其他公民一样的权利与服务,但这些必须以宗教中立为准的来施行」,他对双方也补充说「这些纠纷都需要以宽容来解决,不得蔑视他人真诚的信仰,也不得让同性恋者在市场上寻求商品和服务时感受到侮辱。」

第三个例子仍是英国的例子:2014年,北爱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加里斯•李在贝尔法斯特的Ashers蛋糕店订购一个蛋糕,蛋糕上面有芝麻街的伯特和恩尼两个布偶图案,上面写着「支持同性婚姻」的字样。Ashers蛋糕店一开始接受这个蛋糕预订,也收了钱,但两天后蛋糕店通知顾客加里斯•李,表示蛋糕店不能制作这样的蛋糕。2018年英国最高法院判决说,信仰基督教的Ashers蛋糕店店主拒绝制作一个带有支持同性婚姻口号的蛋糕,并不算是歧视。最高法院5位法官全体一致同意达成这个判决。

这三个例子都可以视为是店家老板主张「言论自由」的一种表现,除了第一个例子因为涉及挑起种族仇恨而被否定其主张外,后两个「同志婚礼蛋糕案」在美国、英国的案例中,最高法院的法官都把天平偏向了言论自由的那一方。

台湾在面对这些形同对特定族群特别是陆客排斥乃至于有「歧视」疑虑的限制时,媒体「乐观其成」外,虽有律师质疑疑这种言论已经违反了《公民政治国际权利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消除一切形式对妇女歧视公约》这些具有内国法效力的国际人权公约,但我们也未曾听闻过此起彼落「排斥陆客」的任何商家有受到任何来自官方处罚或关切的案例或报导。

从德国的实证法来说,可能因为德国过去歧视犹太人的历史所致,他们对于这类行为特别「警戒」:在德国的《一般平等待遇法》第19、20条规定私法上的债之关系中,均不得因为种族、出身、性别、宗教、世界观、身心障碍、年龄与性倾向而为差别待遇。换句话说,上述无论是蛋糕、美容、餐饮之类的交易并不能以「契约自由」而由店主任意限制。

台湾应该思考的是,当「不得歧视」变成限制私法行为的法律时,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退步呢?我们该学英美还是德国?

我们再看两个例子。

2013年,患有唐氏症的王姓女子到麦当劳高雄右昌店用餐,高雄麦当劳报警「有流浪汉大声咆哮」,但事实是王姓女子一点声音也没有。当时到场处理员警指麦当劳店家认为王姓妇女会「影响其他客人观感、不然我们干什么要报警」而坚持要警方把王女带走,警方虽然觉得「她没有违法呀!就很安静坐在那边!」,但还是只好联系王妇的家人把她接回。此事引发社会关注后,台湾麦当劳公关部襄理蔡佳潓先表示「麦当劳不会道歉,欢迎唐氏症女继续来用餐」,三天后,台湾麦当劳才对王女士及其家人与社会大众郑重致歉。

2018年,美国费城两名非裔男子在星巴克等人要用店内厕所,店员以没有消费为由拒绝,并要求他们离开及报警逮捕。此事引起全美愤慨,星巴克执行长强生(Kevin Johnson)除希望能「面对面」向两名非裔男子道歉外,并于5月29日下午关闭他们美国8000间咖啡门市,让17万5000名员工接受种族包容训练。

本文认为,很遗憾的,「歧视非我族类」是一种「人类的天性」,尤其台湾时常发生种种形形色色的歧视行为。2004年,北县某社区主委当街以狗链套住八岁台越混血男童脖子拖行,其表示「当时只是想和小男孩玩游戏,展现台湾人的亲和力」。2018年,一名远从上海到高雄读书的女大生到某知名发廊剪发时,当场被设计师叫「426」(”死阿陆”的谐音)…。

以上这些无所不在而不断发生的歧视行为,光是靠「儆醒」是没有用的。或许店家因为态度极差「顾客」发生经营上的困难,但应该采取的方式是拒绝这些客人不当的消费行为,而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歧视」,像「面屋八重山style」老板未来只做熟客的考虑就比拒​​绝所有日本客的公告还好。

或许有人要问,我们不是应该追求「100%的言论自由」吗?

这些因为特定因素而拒绝客人的行为除了言论还包括「行动」,并且也使相对人感觉「被歧视、被冒犯」,上面处理同婚蛋糕案的大法官说「这些纠纷都需要以宽容来解决」,但有些事情是「宽容」无法解决的。

至少歧视就不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18 4:47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