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连系了台湾原住民与日莲宗的日台宗教交流

北极星连系了台湾原住民与日莲宗的日台宗教交流

4週間前

来源:日本网

拉黑子.达立夫是台湾原住民阿美族出身的艺术家。长年以台湾东海岸为创作据点,利用漂流木或海废拖鞋沙滩凉鞋等自然产物或量产过后的废弃物,做出以阿美族传统海洋文化反思或自然灾害为主题的作品。2019年秋天在能势电铁公司主办的「能势电铁艺术节」中,于信仰北极星的日莲宗灵场,能势妙见山境内展出大型雕刻装置。虽然拉黑子.达立夫与日莲宗有着不一样的思想与价值观,但最终却找到了互相认同的共通点,实现了日台宗教的交流。

横跨京都府.大阪府.兵库县的妙高山标高有660公尺。这座美丽的山除了有山毛榉原生林以外,还覆盖着各式各样的树种。能势妙见山的山顶附近就是日莲宗的灵场。在参拜道路边的广场上,竖立着一座高3公尺宽8公尺的木制雕刻装置作品。

这个由几百片木片所做成的拱形作品从树干底部的剖面延伸出去。就像海上的波涛或是像乘着强风的草木,抑或是像一道彩虹。在上方有一艘船,面向着北方的天空。

作品的名称是「Facing toward the north, the place to which I return」。意思是面向北方的方向就是回家的方向。此作品为台湾原住民族阿美族出身的艺术家拉黑子.达立夫在2019年10月起身为「能势电铁艺术节」长期驻扎艺术家的一员时所创作,之后成为公共艺术,继续摆设在原地。

「Facing toward the north, the place to which I return」(林柏梁摄影)

「日本的刀最棒了」
我与拉黑子一同行动了三天。那三天我们做了即时翻译的访谈、协调统整访谈内容,还有很多闲谈夹杂其中。我也研读了他用阿美族语、中文、英文写的著作《Journey in the space of 50 steps》,一点一点了解这位艺术家的个性与思考。

有一天我们租车一起去买工作用的道具还有生活用品时,偶然发现一间很小很旧的个人经营的刀刃店。进去后拉黑子的眼睛一亮,物色起雕刻刀和凿子,最后大概买了快11万日圆。拉黑子带着满足的表情说「日本的刀刃品质是最棒的了。感觉都可以做出很好的作品呢。」

在吉川刀刃店(大阪府池田市)购买工作道具的拉黑子.达立夫(笔者摄影)

1962年出生在面太平洋的花莲丰滨港口部落的拉黑子,其父系家族长辈曾为祭司,母亲那边则有担任巫师的长辈,因此他是在浓厚的阿美族传统文化与思想中长大的。15岁时他前往都市学习木工,又因为家庭环境前往远洋捕鱼,30岁时回到故乡,从2011年开始在东海岸的阿美族部落.都兰的日治时期建造的制糖工厂遗迹区盖了个人工作室持续创作。

拉黑子的作品所用的材料很一致。有从海边捡到的漂流木、海废拖鞋、渔网、宝特瓶、或已经成为废墟的制糖工厂在日治时期萃取甘蔗汁液时使用的麻布等等,都是大自然的素材或是曾经大量生产后废弃的物品。

拉黑子说他创作的原动力来自丰富广大的海洋。对大自然力量的敬畏、以及对自古以来代代相传下来的阿美族思想与生活方式的敬爱。他抱持着对现代社会的烟波将他所爱的大自然与阿美族传统文化消灭的危机感。因而立志用他的作品重新审思大自然所赋予的丰富资源与传统文化的智慧,将那些失去的部分找回来。在这个大自然不断被破坏与少数民族文化不断衰退的世界中,拉黑子立基于表现阿美族传统思考而创作出一连串的作品,带着现代人必须有所省悟的强烈讯息。

俯瞰能势妙见山境内的山毛榉原生林的拉黑子.达立夫(笔者摄影)

以自然灾害为题目
这次能势电铁艺术节的主题是「避难训练」,10几年前就开始创作如台风等自然灾害的作品的拉黑子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令人惊讶的是,艺术节会场的日莲宗灵场.能势妙见山和阿美族的传统观念,都有着崇拜天上繁星的文化,这真是很偶然的巧合。

当走在能势妙见山的寺庙境内时,到处可以看到十字型的记号。笔者当时联想到了基督教的十字架,但是他们告诉我这是从镰仓时代以来治理这块地区的能势家族的家纹,现在则变成象征北极星的图案了。至于为什么日莲宗寺庙信仰北极星,是因为从平安时代以来,一直祭祀着神化北极星的「妙见大菩萨」。

能势妙见山的象征为北极星(提供:能势妙见山)

阿美族的象征来自太阳(转载自https://www.wikiwand.com/zh-tw/阿美族)

另一方面,阿美族所崇拜的大自然万物中,最高等的神明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太阳。而太阳系的「八角星」与能势妙见山的象征记号不可思议的形状竟然一样。另外,月亮在神话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对此,拉黑子说了故乡谣传久远的神话。

「很久很久以前,祖先两兄妹划船到海上捕鱼,但一不注意他们却迷失了回家的方向,这时候哥哥想起了父母曾经教过的话。『如果在航海的途中迷失方向的话,就朝着月亮的方向行驶。』兄妹两人等到夜晚来临后,朝着月亮的方向划船,在月亮快要隐没在山后时,他们也抵达了陆地。后来他们将船的木板夹缝中残存的粟种子播种栽培,靠此就地生活下去。而那块土地就是我出生的港口村落。」

这次制作出的木雕刻,就是以这个神话为主轴完成的。

佛教与阿美族信仰的交流
在能势电铁艺术节的闭幕典礼上,拉黑子穿着以苎麻编织的传统服饰,配戴刻着太阳和月亮图案的木头饰品,配带着由家中母亲亲手制作色彩鲜艳的背袋,绕著作品缓缓步行,并献上两首阿美族传统歌谣。一首是为了安慰这次强台的牺牲者之魂,另一首是送回当时开幕式时招唤来的祖灵的歌。阿美语的歌清澈又有力量,响彻了整个被山林环绕的广场。

歌曲结束后,拉黑子将寺庙屋檐上发芽的枫树幼苗种到能俯瞰作品的位置,随后寺庙的执事长新实信导上人读了法华经。

原本对于日莲宗的印象是,他们对其他宗教跟教派很严。但是当我看到他们让拥有台湾原住民传统信仰的作品在境内长久设置,甚至还会朝拜的样子,我的想法因此而改变。

两个思想与价值观相异的文化,并不争论真伪或优劣,反而重视双方的共通点,从中互相认可认识,建立良好的关系。我认为透过这样的交流而完成的这个艺术计画,在异国间的思想交流上是个很成功的实例。

在植树后的枫树前念经的新实信导上人(Ai Nakagawa摄影)

拉黑子与日本的关系
某天我们去食堂吃午餐,拉黑子对我述说了他的祖先与「日本」的关系。

日本的人类学学家长期将拉黑子家族视为研究对象,而且研究范围有四个世代之久。现在在大阪的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里收藏着拉黑子家族代代相传的祭祀器皿跟苎麻衣(同拉黑子在举行仪式时所穿着的服装) 。

拉黑子说:

「我的父亲出生在日治时期,当时学校的老师也是日本人。也因此我从小就被深受日本影响的父亲教导着各种礼仪与恰当的言语表达方式,还有要有诚实面对人事物的态度。记得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爸爸的日籍老师竟然专程从日本来看他。但是当老师看到我父亲每天很辛苦得从事粗工的样子,他非常失望。我想是因为我父亲小时候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孩子吧。父亲本来曾经梦想过能踏上日本的土地来看看这个地方,但很可惜没有达成。所以我来日本也算是替父亲原了梦想。关于那位日籍老师,除了知道他是九州出身以外,没有其他资讯了,不然是有想要去扫墓参拜的。」

拉黑子的多数作品在台东县的「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都历游客中心」展示。另外,从3月12日到4月12日为止在台南市友爱街的画廊「Inart Space」的展览中,也展出很多作品,像是拉黑子花了数年才完成的在上述制糖工厂的大麻布上以海边捡拾到的海废拖鞋拓写心得的绘画作品等等。若有机会的话,欢迎前往参观。

标题图片:穿上阿美族的正装举行仪式的拉黑子.达立夫和笔者(笔者提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1-3-18 4:3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