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人数翻二十倍!日本高中海外教育旅行疯台湾他们来学什么?

书摘》人数翻二十倍!日本高中海外教育旅行疯台湾他们来学什么?

3か月前

来源:新头壳

野岛刚的新书《看见不一样的日本》。图:时报出版/提供
更多影片
[新头壳newtalk] 日本的学校会举办「教育旅行」,这样的固定活动世界少有,通常是在国中、高中各办一次。

在我参加教育旅行的一九八0年代,多半是去京都、奈良参访古都。年轻人对古都没什么兴趣,白天看了什么,我没印象,但晚上在旅馆和同学熬夜「枕头大战」却是快乐的回忆。

最近,教育旅行的地点愈来愈多元,选择海外旅游的学校也变多了。把教育旅行拉到海外举办的学校里,公立高中占了10%,私立高中则超过三成。

学校把海外教育旅行变成招募亮点的也不少。美国、澳洲都是热门选项,但大批学生一起出游,还是以邻近国家较为理想。

其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的现象是:前往中国、韩国的团数锐减,以台湾为目的地的团数急速增加。

前往中、韩的教育旅行减少,理由很简单。除了双方政府层级的对立,把孩子送到那里,偶尔还会碰上抗议日本的游行,让家长或学校担心,因此无法成为理想的校外旅游景点。

而对日本抱持善意的台湾,则令人安心,较受欢迎。故宫博物院、九份等,都是可以轻易到达的大型热门景点。美食、夜市等,也是吸引年轻人的要素。

因此,常有素未谋面而貌似老师的人,透过脸书等管道来问我,教育旅行应该带学生到台湾哪里看看。找我去演讲的请托也常有,最近一次的教育旅行行前演讲,就是在我从未去过的兵库县丹波市。

这里保有古风的街道,是日本知名栗子、黑豆产地,还有兵库县少有的名门学校—柏原高中。

柏原高中二年级的两百四十位学生,要在(二0二0年)十一月中旬到台湾教育旅行。他们以行前准备之名,请我去演讲。特别的是,为了教育旅行,所有学生还预先购买了我的书《台湾十年大变局》。

这本书原先设想的读者是大学生以上的族群,但从这批学生会前给我的提问来看,演讲前就拿到书的他们,几乎都认真读完,对台湾的历史、政治、国际关系有一定的理解。

两个小时的演讲,话题从台湾美食到政治、两岸关系一应俱全。

「被视为台湾名产的小笼包,其实不是台湾原有的料理,而是上海菜,但为什么会变成台湾菜呢?」

「台湾总统府明明是日本人盖的,为什么台湾跟韩国不一样,没有破坏日本时期的建筑,而是延续使用至今?」

「为什么渡边直美、莲舫这些台裔艺人、政治家会在日本成名?」

我从贴近生活的话题中抛出疑问,牵引出背后的大哉问。认真听讲的他们,眼中散发着光芒,让演讲的我也感到这段时光非常有意义。

我在演讲中也特别强调,我们日本人需要思考台湾问题的重要性。

现在,日本的一切都算稳定。「只要交给首相安倍晋三,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气氛正在日本社会蔓延。不管是年金、国债或中国议题,好像什么都不去想也没关系。这股「温水般的空气」正在扩散。

但在台湾,不管是两岸关系、身分认同、国家的未来等,都无法轻易找到解答,许多难题都让台湾民众议论不绝。

此外,同性婚姻、反核、如何与外国人共处等,这些日本缓步处理的问题,却在台湾进展快速。

这应该是刺激这些年轻人思考的大好机会,让他们针对日本没有而台湾做到的,提出「为什么」的疑问。

我认为,平常对高中生来说,听两小时的演讲非常困难,但这次的演讲他们好像全程精神贯注,甚至还有几位学生主动举手发问。

其中一题问到「怎么在台湾的夜市杀价?」,也让我笑了出来。

从日本到台湾的海外旅游人数正大幅增加。二00五年不过二十五所高中,总计两千多人。二0一六年却增加到两百六十二间学校,共计超过四万人。

以海外为目的地的教育旅行里,近四分之一的参加者到了台湾,是理所当然的首选地,这个数字至今仍在增加。

为提供协助,在日本几位学者与日本台湾学会合作之下,也成立「日本台湾教育旅行支援学者连线」(SNET 台湾),针对高中和参加旅行的学生持续举办讲座。

学生们即将要体验的台湾之旅,也许会改变他们的人生,让他们此生都

变成台湾的粉丝,支持台日关系往前迈进。或许,说不定也会成为我的忠实读者。

总而言之,万事万物的「初体验」都很重要。我们对人的看法,某种程度都受到第一印象的影响。我的「台湾初体验」是一九八八年。

大二的我,参加台湾政府举办的国际交流活动,邀请日本年轻人到台湾两星期,跟台湾的大学生一起走访各地。欢迎活动上,我还跟当时总统李登辉握手,是很快乐的旅行。此后三十年,我对台湾的好感,至今没有动摇。

柏原高中举办的台湾教育旅行,今年是第八届。二0一一年东日本大地震后,隔年就开办至今。在那之前,他们是到长野滑雪,后来改至台湾旅行获得好评,未来也会持续办下去。柏原高中于一八九七年创立,是日本开始统治台湾的两年后。种种因素,让该校与台湾结缘。

我期待,他们到台湾教育旅行能延续十年、二十年,进而培育出促进台日关系的优秀人才。

本文转载自时报出版《看见不一样的日本》/作者:野岛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2-4 4:28

跟贴 0

【野岛刚番外篇】曾以为爸爸「不关心他」 回家发现每篇报导都被剪贴搜藏

【野岛刚番外篇】曾以为爸爸「不关心他」 回家发现每篇报导都被剪贴搜藏

2年前

来源:镜周刊

青春时期的野岛刚,曾是成天飙车鬼混的暴走族,后来发愤考上新闻系,踏上记者之路,从此,挖掘真相成了他一辈子的兴趣。

野岛刚高中时期在横滨居住,父亲是企业公关,母亲是家庭主妇,平时不太管小孩,是自主度比较高的家庭。高二时,他因为在学校被人霸凌,加上没兴趣读书,最后加入暴走族,成天跷课在街头飙车、鬼混、打架,甚至跷家在外跟大自己6岁的女朋友同居。

母亲气得忍不住骂他,但父亲却纵容他说:「随便他,让他去。」他说,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爸爸不管教?「可能他不太关心我。我后来跟我小孩相处也一样,小孩想要当建筑师,我没有什么意见。我觉得台湾比较特别,日本跟欧美家庭有一点类似,比较独立或是说比较冷漠,这很难形容。华人社会里面的纽带(羁绊)确实比我们强,这可能是文化差距。」

「我还有一个哥哥,我们不管加入哪一个社团或考哪一间高中或大学,都没有跟爸妈商量过,全部由我们自己决定。爸爸太忙,他是昭和时代典型的工作狂,不过跟我不一样的是,他一辈子在大企业里面,上面要求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他也很喜欢这工作,几乎都不在家,连周末也不在,当然我小时候,也有一起去吃牛排或去旅游这样的经验,但爸爸是不太会说话的人。」

就读小四的野岛刚与父亲。在大企业任职的父亲,从来不曾当面赞赏过他,但却默默把儿子写的报导做成剪报收藏,也会去书店买儿子的书,以行动表示支持。(野岛刚提供)
母亲喜欢手工艺,开了间工艺小教室,经常举办活动。哥哥性格外向,都在外面活动,他也一样,从国小到国中都打棒球,高中是打网球,周末忙着参与社团活动,也因此,家庭之间的对话或互动相当稀少。「但我完全没有寂寞感。」这对他人格影响甚深。后来当了记者,长期在海外一个人采访或出差,他很少感觉寂寞,因为早已习惯了独立生活。

「我跟爸爸很少深入好好聊天,因为我在家时他一直都很忙,他退休后换我一直在外面忙。」3年前父亲病逝,过世前不久把他叫回老家,叮嘱道:「请好好照顾妈妈。」这句话他一辈子也不敢忘记,「妈妈一个人住在横滨,我住在东京都区,一个月回去陪她一两天,工作再忙也一定要回去,妈妈现在很健康。」

父亲死后,火化尸骨的时候,母亲把野岛刚的书丢进去一起火化。「因为每当我出了一本书,他就会自己买来看,我也会送他,但他还是会在书店订,也许他从前跟媒体工作的时间比较多,所以蛮欣赏我做这个工作。」他会跟你聊读后感吗?「没有。」当年你在伊拉克战地前线采访,每天写一堆头版报导时,他有很引以为傲吗?「没有,他没有称赞过,也没有批评过,可能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评价我的工作。」

会希望得到父母肯定吗?「当然希望父母都看到我的工作表现很好,不过很奇怪,他们,尤其是我妈妈,我写了几本书她都不看,因为她不喜欢看书,不过我上了电视,她会录起来,然后打电话跟我说,这样子可能也是一种关心的表现。」

聊着聊着,野岛刚回忆起一件往事。「考上上智大学新闻系的时候,爸爸因为一直在企业里做公关,所以记者朋友很多,他突然说要带我去银座的寿司店,他请了2个资深记者一起来,叫我问他们,未来如果要做记者需要什么准备?但我刚进入大学,什么都没想到,所以那一天很尴尬,不过我感觉他很期待我未来做记者的工作。我记得我只问了老记者一个问题:『我的个性适不适合做记者?』他跟我说:『你是野岛先生的儿子,所以一定会成为好的记者。』应该是客套话,不过我看到爸爸的表情有一点骄傲感,应该是真心期待我当一个记者吧。」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朝日新闻》,前几年派驻九州地区,一年才回家一、两次。过了几年他在家发现,自己写过的报导,全部被退休后的父亲剪报下来,收藏在一个资料夹。父亲甚至还会帮他剪报一些采访相关的素材,那是父亲无言的疼惜。「那时候已经有网路的google资料库,当然他不知道怎么样用电脑,我也不好意思跟他说不要再剪了。这些剪报,在他身体坏了之前一直都有持续。他过世后,我整理他的东西,很多东西都丢掉,不过这些剪报我没办法丢。从这个部份,也是我感受到他的期待,而且不只是期待,是他想要给我一点帮忙。他做一件事,比较不敢跟家人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讲话比较不多,可是我感受到他很认真。」

聊起回忆,虽然口吻淡淡的,但野岛刚酷酷的脸颊线条,一下子变得柔和好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25 3:18

跟贴 0

【野岛刚番外篇】22岁留学后爱上台湾如今每月来台在六张犁租房写稿

【野岛刚番外篇】22岁留学后爱上台湾如今每月来台在六张犁租房写稿

2年前

来源:镜周刊

对独家新闻很敏锐的野岛刚说,当记者是他天生的职志,哪怕遇上再大的挫折或悲剧,​​也不会轻言放弃。

野岛刚22岁来台留学,从此爱上台湾。他用淡淡日本腔的中文开玩笑:「可惜我娶了日本老婆,没办法再娶台湾老婆。」如今他每个月从东京飞台北,为了省住宿费,干脆在六张犁租下2房1厅的公寓。

他说自己每个月里面,有3个礼拜待在东京,一个礼拜待在台北。3年前,他离开干了24年的《朝日新闻》,成为独立记者,白天专心写作,下午采访或搜集素材,晚上小酌休憩,按时上床,作息全是为了配合工作。「对我的朋友或家人来说,这个人太喜欢工作,可能不关心人际关系或家庭。」

「我有2个小孩,儿子读大学,女儿读中学。」他们曾抱怨你是工作狂、疏于照料家庭吗?「好像他们已经放弃了!但很莫名其妙,我跟小孩感情非常好,经常用line传讯。他们也理解我(的工作型态)啊,我有跟他们说过,他们也有一定的接受度吧,大家也都习惯这情况,所以看起来也没有很大矛盾。」

你自认是哪一种个性的人?他坦言:「很自私嘛!因为只关心我的工作,我不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少,不过我活在这世界,应该把才华用到最后,离开这世界的时候,要有一种『我做完了该做的事』的感觉。」

听起来很义无反顾。你从小就志愿当记者吗?「我爸爸是大企业的公关,家里经常有记者来访问,小时候很习惯看到记者这些人,觉得记者是蛮随便、蛮快乐的一群人,因为不知道他们在干嘛,上来聊聊天然后就走了,我觉得很意外也很有意思,所以可能对这工作有一点好感,也有兴趣。后来读新闻系4年,做《朝日新闻》记者24年,离职之后,又做3年独立记者,都没有想过要换工作,这是我的天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20 3:18

跟贴 0

【独立记者野岛刚3】职业生涯有遗憾阿富汗记者因他遇上恐怖攻击

【独立记者野岛刚3】职业生涯有遗憾阿富汗记者因他遇上恐怖攻击

2年前

来源:镜周刊

记者随时拿着笔和镜头丈量世间真相,但野岛刚说,不能忘记文笔有时会间接杀人,必须保持客观,小心翼翼写下每一篇报导。

为何离开报社?「上司要我做管理,我不喜欢,也没办法关心别人的心里感受,包括如何鼓励属下、让大家开心工作。做报导应该自己采访、自己写,所以我没办法把东西交给属下,不是不信任而是没办法。加上每个人能力不一样,有时我会要求别人跟我同样表现,这是我的人格缺点。反正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做管理不快乐,下面的人也不快乐,就不做了。」

野岛刚出生于九州福冈,在关西奈良成长,高中搬到东京横滨定居,上面有一个哥哥,父亲是企业公关,母亲是家庭主妇。「小时候很习惯看到记者来访问爸爸,觉得记者是蛮随便、蛮快乐的一群人。」父亲是昭和时代典型的工作狂,妈妈不太管小孩,兄弟俩的任何志愿都是自行决定。

就读横滨市立南高校时,他加入网球校队,因为太出锋头被前辈们霸凌,「我不爽就走了,对读书也没兴趣,开始旷课、跷家,加入暴走族,每天骑改装重机上街找人打架,还跟一个大6岁的女友同居,妈妈骂我,爸爸却说:『随便,让他去。』我几乎大半年不在家,偶尔假日才露脸。」

18岁时,就读上智大学新闻系的野岛刚。(野岛刚提供)

高二考全校最后一名,濒临退学,碰巧女友也提出分手。「我莫名其妙想学习中文,在中华街找一个研究生教,每礼拜上一次课,自己打工付学费,学了一年,中文有了基础。」升上高三,他痛下决心发愤,考入东京的私立上智大学新闻系。

21岁他到香港中文大学留学,22岁,为了磨炼中文和台语,又来台湾师范大学留学,在浦城街租屋,晚上去中山北路的企业教日文会话。「我每天搭公车通勤1小时,回到家10点、11点,在师大路买盐酥鸡、带台湾啤酒回家喝一杯就睡觉,第二天又开始,这种生活很怀念。那年代台湾很好,李登辉刚上任,许多事情开始改变,充满了希望跟理想。」青春记忆让他卸下心防,浅笑出声。

生涯遗憾间接促成悲剧

回顾记者生涯有没有什么遗憾?时空一下子绕回危急存亡的战地。当年,他代表《朝日新闻》在阿富汗喀布尔设立分局,召募一位懂英文又聪明的当地人积极培训,战争结束后,2人保持联系成为朋友。「4年前,他姊夫带2个孩子跟他一起在阿富汗餐厅吃饭,突然大爆炸,客人全部被恐怖分子杀死!他那时候已经离开《朝日新闻》,进入法新社做记者,所以被恐怖分子锁定。他的死亡也是我间接造成,因为我引导他踏进这一行,他才有今天!」

「我在阿富汗时,悲剧没发生;我离开之后,悲剧却发生了。类似的遗憾还有好几个,但我超爱记者这工作,所以发生什么悲剧我也不会放弃,我要面对每一件让我心痛的事情。」沉吟半晌,又说:「他还留下一个儿子。我本来要带100万元去给他当教育费,这是我的义务,不过后来阿富汗情况危急,日本政府禁止日本人过去,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儿子在哪里?」

无解的疑问,回荡在南国湿热的空气中。自诩被讨厌也无所谓的记者,终于露出了一丝情感破绽。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20 3:12

跟贴 0

【独立记者野岛刚2】不怕死前进伊拉克战场虚荣过后是虚无

【独立记者野岛刚2】不怕死前进伊拉克战场虚荣过后是虚无

2年前

来源:镜周刊

野岛刚22岁来台湾留学,从此爱上这里,记者生涯也替台湾写下非常多报导。

「可能写太严厉害他自杀,文笔有时会杀人,间接杀人嘛,当然我做了我该做的,结果发生悲剧,这事情我不该忘记!」他说,媒体工作会制造「牺牲者」,有一种道德原罪,但在新闻伦理或专业上,只要程序对了,被人骂也无妨。「当时日本记者的缺点是跑警察线只采访警方说法,不一定跟本人确认。后来我每一次写报导,很重视到现场听当事人交代,了解更多背景。」

为了独家,背负原罪,也为了独家,豁出性命。2001年美国攻打阿富汗,隔年又部署进攻伊拉克,他从原本驻守的新加坡,被调派战地前线,前后待了1年半。「战地记者在日本是一个记者的最高段,我每天跟美军一起走,写的报导都是《朝日新闻》头版头条,全日本社会很担心我安危,但我一点都不恐惧,反正记者生涯到了极点,万一死了也没关系。回到日本后,天天上电视,真的好像英雄,到目前我最卖座的书还是《伊拉克战争从军记》。

野岛刚代表《朝日新闻》派驻阿富汗、伊拉克战地前线采访,写的报导几乎都是头版头条,受全日本关注。(野岛刚提供)

不料,虚荣过后是虚无。从伊拉克归国后,「才三十多岁,接下来人生要做什么?我当时是新加坡(分社)的主任记者,没有人管我的环境更加怠慢,每天身体感到奇怪的疲劳,上班不想写稿,在公司沙发躺着看书,中午吃饭去按摩,很早开始在酒吧喝酒。倒不是严重的病态,只是经过(战地)有点不正常的紧张生活,整个精神累了。」工作逐渐失常,上司把他调回东京本社,改跑政治新闻。

东京待3年,2007年又派驻台北长达4年,这正是为何他对台湾政治、历史和文化了如指掌。其实早在1997年,报社提供留学制度,他原本要来台大留学,连指导教授都找好,却被上司告知:「台湾跟日本没有邦交,如果去了中共可能不开心。」临时改去厦门大学学中文,让他十分挫折。「因为政治理由不让我来,我强烈的反感,应该要改变。」

立场惹议亲台派有原则
2007年至2011年,他在台北写了5、600篇关于台湾的报导。一般记者一年写50篇算多了,可他是工作狂又是完美主义,累跑了2个助理,「后来大家都说《朝日新闻》真的改变了,到现在一直很重视台湾,这是从我那时候开始。」

人如其名,一匹又野又刚的战马。他从不避讳自己是「亲台派」,但立场忽蓝忽绿,往往惹来非议。「民进党的朋友看到​​我写韩国瑜,很难过;国民党的人看到我写赖清德,又说我是绿的,我已经习惯了。我有自己的原则,没办法被人家理解也就罢了,不可能一个一个解释。」

「台湾人的缺点是玻璃心。」他无奈地说,台湾经过3次政党轮替,仍担心未来被统一,对自己的民主不够有信心。「我在脸书或报导称赞台湾多好,一大堆人留言说不可能;我批评台湾,又骂说外国人凭什么!我可以理解台湾国际地位不稳,在两岸问题被威胁,但我呼吁台湾人要有信心,否则会被舆论操作。」

聊着聊着,他感叹民进党早已经失去了理想。「民进党可能过一年就会下台,可是我还是喜欢台湾。我喜欢的台湾,包括民进党和国民党,包括独派也包括白狼,全部都喜欢,台湾那种复杂性,让我感到魅力。」他补充,台湾人乐观随和,不像日本人习惯以名片上的头衔,衡量人的高低。「我离开《朝日新闻》后,台湾人对我的态度一点都没变;在日本,很多朋友就离开我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19 3:14

跟贴 0

【独立记者野岛刚1】他不顾一切挖掘真相没想到笔下人物却自杀了

【独立记者野岛刚1】他不顾一切挖掘真相没想到笔下人物却自杀了

2年前

来源:镜周刊

在台湾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野岛刚,目前每个月都从东京飞台北,为了省住宿费,干脆在台北租下2房1厅的公寓。

野岛刚说,记者的工作是服务读者。近30年职涯,他挖掘真相,犀利针砭,哪怕被受访者讨厌,也要有勇气面对。回顾初出茅庐,他揭露一桩诈骗弊案,流程无误,可惜笔锋太锐,导致当事人走上绝路。身为记者,他很抱歉。唯有更小心翼翼查证,客观写下每一篇报导。

他出身地方调查记者,又转派战地前线,为了独家,差点客死沙场也无怨。其后改跑政治线,派驻台湾多年,在台、日2国穿针引线,他既是外来者,也是局内人,视角多元而有趣。去年,他成为史上第一位获得「卓越新闻奖」的外国人,尽管内心背负道德原罪,也目赌过无数悲剧,却始终浇不熄他的记者魂。

冷血是一种专业吗?野岛刚说:「不一定要冷血,不过不要刻意做好人,记者的工作目的是服务读者,不是为了令人喜欢,认真工作结果被人讨厌是要接受的。」他有一张情报员般的面孔。说话冷静少笑,看似人畜无害,黑色镜框底下,却掩藏不住「我可不是省油的灯」的狡黠目光。

写出事实却老是得罪人

4月下旬,他在光复南路的独立书店举办新书《漂流日本:失去故乡的台湾人》座谈会。他说,每一次写报导未必让受访者认同,每出一本书就得罪朋友,十几本书下来突破半百数目。隔天他接受我采访,劈头便说:「我尊重受访者,就是写出事实。我要写别人不能写的东西,至于内容能不能让对方开心,是另一回事。」

51岁的野岛刚,在《朝日新闻》当了24年记者,2016年辞职成为独立记者。2018年,他在台湾《天下》杂志的专栏,荣获第17届卓越新闻奖「最佳新闻评论奖」,是史上第一位荣获此奖的外国人,评审赞许:「从台湾理解日本,也从日本理解台湾,深入浅出。作者没有台湾人的包袱,加上有能力保持心理距离,自然容易避免写出义愤填膺的文字。」

野岛刚当了快30年记者,仍锲而不舍挖掘新闻真相。他说自己只要活着,就要把才华用到最后一刻,等到哪一天离世,才会有种「终于把该做的事做完」的痛快。
他的报导描述生动,论点也够犀利。《漂流日本》中,他采访了一票在日本定居、活跃于各行各业的「台湾之光」,比如原本可望问鼎日本首相大位的政治人物莲舫,因台湾国籍争议导致声势败跌, 「失去台湾人的信赖,想必是她最大的损失。」又戳破了在台湾出生、日本长大的作家东山彰良,作为外省第二代的国族认同「比较接近浅蓝」。「应该不会投给民进党的蔡英文吧。」对于台裔女星翁倩玉,更毫不讳言说她歌艺不错,但被成名曲给束缚,「可能也就是她的极限了。」

很多名人接受采访要求看稿,他都拒绝,难免让人觉得不近人情。「我跟翁倩玉关系本来很好,后来她(看完报导)到现在没有说要见我。我写她在日本一直唱那首歌〈魅せられて〉(爱的魅惑)有点无聊,可能某种程度伤害到她痛处。」

漫长资历中,他曾外派新加坡和台湾,也曾在美国攻打伊拉克阶段,远赴战地前线采访。他在台湾出版了十本书,从历史、人文到电影,几乎是台湾通。他的好友、联经出版公司发行人林载爵说:「野岛刚作为记者很敏锐,可以快速寻找新题材。有些记者采访是对方怎么说就怎么写,但他永远觉得不够,除了把采访当研究对象,更要挖掘背后的真相,文献考证很扎实。」

回忆菜鸟阶段,在日本九州各地跑新闻,有一天,野岛刚揭发福冈一家医院虚报医师人数诈领医疗费,出刊后,检警涉入调查,医院跟着倒闭。「我拿到警方透露的内部资料天天写、天天批评,社会很轰动,然后我很开心,我得意忘形,好像英雄一样,大家都称赞。不过有一天,医院老板自杀了,我真的是…嗯,发现…当然那报导应该要写,不过如果我没写,他不会死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17 3:1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