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记录台湾20年酒井充子反思日本社会[影]

用镜头记录台湾20年酒井充子反思日本社会[影]

2年前

来源:中央社

日本导演酒井充子受邀在全台各地独立书店巡回放映她的纪录片「台湾三部曲」最终章「台湾万岁」,日前她接受中央社专访表示,除了记录台湾,也透过镜头下的台湾思考日本社会。中央社记者洪健伦台北摄108年4月3日

(中央社记者洪健伦台北3日电)日本导演酒井充子巡回全台放映纪录片「台湾万岁」,日前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她以20年完成「台湾三部曲」。酒井充子表示,她除了记录台湾演变,也透过镜头下的台湾思考日本。

日本纪录片导演酒井充子,受到「晃晃二手书店」邀请,巡回全台各地独立书店放映她2017年发表的「台湾三部曲」纪录片最终章「台湾万岁」。

在「台湾三部曲」的「台湾人生」、「台湾认同」以及「台湾万岁」3部纪录片中,酒井充子跟着日语流利的台湾长者,认识从日治、光复直至今日的台湾,也记录台湾与日本两地社会从未中断的深厚情感。

在「台湾万岁」中,酒井充子来到台东成功港,跟着退休的旗鱼船老船长下田、唱着来自日本的渔夫之歌,登上渔船拍摄渔民用琉球传来以长鱼叉镖猎旗鱼的画面,她也跟着中年布农族男子深入山林,拍摄布农族人进行传统狩猎的过程。

晃晃二手書店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26日火曜日

酒井充子说,聚焦日治时期台湾的「台湾人生」与讲述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的「台湾认同」讲的都是过去的历史,台湾人以坚韧生命力走过这些时代,她很好奇这些长者们今日的生活样貌,于是「台湾万岁」便希望捕捉这些人的生活气息。

酒井充子在拍电影前,就是资深影迷,她因为爱上蔡明亮「爱情万岁」中描绘的寂寞都市氛围,于是在1998年第一次来到台北,想亲自感受这个城市,回程前,她在九份的公车站牌前遇到一位老先生,用流利的日语请她帮忙打听小学老师的消息,这样的邂逅,也开启了酒井充子好奇台湾过去与日本的关系。

她说,求学时期,关于殖民台湾的历史,日本的课本上仅一段提到,中国在1895年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此后再无下文。因此,关于台湾在日本统治下的历史,以及台湾人如何走过不同政权的高压统治,都是在拍摄纪录片过程中学习到的。

除了补齐过去的历史空白,酒井充子也曾撰文表示,透过拍摄「台湾万岁」,在台湾找到日本人正在失去的东西,「一种回到原点的精神」。她说在台湾家庭中看见台湾人对家人的珍惜,以及慎终追远的美德,在原住民文化中看见土地上的子民对万物生命的尊重。这些都是日本社会正不断失去的,她很高兴身为日本人,在台湾拍摄了这些影片。

酒井充子从1998年开始不断往来台日两地,看见20多年来就认识、走过日治时代的台湾人,正随着岁月逐渐凋零。她也表示,台湾至今仍面临难题,「两个中国」就象征着台湾今日的困难,并指出中国近年对台湾打压的程度前所未见,但她认为,台湾就是台湾。

日本皇室在4月1日公布新年号,明仁天皇的「平成」时代将在5月1日走入历史。谈到她对平成时代的记忆,酒井充子说,30余年的平成时代,有20年都在拍摄与台湾相关的纪录片,她的平成时代与台湾缘分极深。

同时,对于酒井充子而言,平成时代也是她愤怒的时代,当时日本在个人与社会层面都出现许多问题,例如核电厂的出现、琉球美军基地等;对她个人而言,有部分是自己的愤怒,来自于自身对台湾的不认识,但这些愤怒也成为她拍摄「台湾三部曲」的重要动力。

完成「台湾三部曲」后,酒井充子也希望未来能认识更多台湾的电影工作者,目前她正在拍摄关于兰屿的纪录片,看到兰屿成为接收台湾电厂核废料的处置地,达悟族年轻人想离开岛屿,却又不知从何而去,在她充子眼中,台湾与兰屿的关系,就像是日本本岛与琉球的缩影。(编辑:张芷瑄)1080403

电影「台湾人生」预告片。影片来源:アジアン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ズYouTube频道

电影「台湾认同」预告片。影片来源:uzumasafilm YouTube频道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6 4:15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