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赌博业的解禁 谁会是日本博彩业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

面对赌博业的解禁 谁会是日本博彩业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

3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按照日本现行法律,是不允许开设赌场但允许赛马、赛艇等形式的体育博彩,日本黑社会势力在法律范围外经营地下赌场。

在不少日本人特别是政客看来,赌场合法化被认为是刺激日本经济复苏的“重要招数”。首相安倍晋三2014年曾表示,兴建赌场是推动经济政策重要一环。自民党很多议员也支持开设赌场为“安倍经济学”注入外部活力。

根据测算,如果允许在东京等大城市开设赌场,每年可为日本带来至少400亿美元经济收入。但自民党的执政盟友公明党及其他一些在野党担心,兴建赌场会使赌博成瘾、犯罪等社会问题更加严重。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2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应慎重讨论(赌场解禁问题)。”一些公明党议员认为,贸然在日本解禁赌场,可能让日本经济患“赌场依赖症”,在相关对策不完善的情况下,先不要“涉足禁区”为好。>>>详细

针对是否可以从法律上对开设赌场解禁,日本国内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本期内容就试着盘点日本赌博业的解禁之路,梳理法律出台的进程。(策划:刘戈)

支持派 VS 反对派

支持派的声音

自2014开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大力支持发展日本博彩业,甚至被认为是“安倍经济学”的一支利箭。

日本赌场合法化法案通过后,不少看好日本旅游业的海外博彩公司已经表示有兴趣在日本投资兴建赌场,当中包括美国赌场酒店集团永利度假村和米高梅度假村等。“这是划时代的机遇,投资人的信心如虎添翼,大型博彩公司都可能进入日本市场,”联盟游戏分析师格兰特·加沃斯汀说。

中信里昂证券有限公司分析,日本赌场年营业额可能达到400亿美元,有望在亚洲赌博业占据重要席位,横滨和大阪或是日本赌场度假村的热门地点。

不过,日本大和研究所的预测比较谨慎,认为未来日本只有3家赌场的年利润可达100亿美元,考虑到亚洲的消费者还可以选择光顾新加坡、中国澳门、菲律宾和韩国的赌场。

反对派的观点

反对者担忧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赌博合法化后可能使“赌瘾者”更加无法自拔——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国内共有536万人患有赌博依赖症;另一方面,赌场可能沦为不法分子洗钱基地,进一步导致治安恶化。

日本放送协会NHK的调查显示,日本只有12%的人赞成通过赌场合法化法案,44%的人表示反对,34%的受访者没有意见。>>>详细

漫长的立法过程:两种声音在日本国会的角力

所谓“综合度假设施整备推进法案”的核心是允许在日本国内综合度假区设立赌场,进行合法的赌博活动,日本媒体因此将其称为“赌博法案”。

日本早于2002年有议员组成联盟,着手为赌场合法化铺路;

2011年公布赌场法案的内容;2013年12月,自民党、日本维新会、生活党(现改名自由党)等跨党派议员联盟向众议院提交了第一份整备推进法案;

2016年12月,日本国会通过备受争议的赌场合法化法案。

面对赌场解禁的大势所趋,监管措施提上日程

赌场法案为建设赌场、国际会议场地、住宿设施等综合度假区(IR)的基本法案,政府一直希望兴建赌场吸引投资。但在日本兴建赌场前,接下来需先拟定法案第二部份综合度假村的细节,意味着第一间赌场将难以赶及在2020年东京奥运时开业。>>>详细

2017年5月,针对以赌场为中心的综合度假区(IR)的选址区域批准时间,日本媒体预测称最快在2020到2021年。区域数量控制在少量,预计为两三处。

由日本国土交通相对都道府县或政令指定都市申请的计划进行审查并批准,批准条件是具备举办会议和住宿等4项功能。计划中除写到所带动的经济效应外,还必须包括针对赌博依赖症的防范应对措施。>>>详细

在今年5月10日召开的综合性度假胜地(日本简称IR,Integrated Resort)推进会议上,日本重申了向国家申请建设含有赌场在内的综合性度假圣地时,地方都道府县必须提交整体性的项目建设规划。

这一要求将要纳入今年秋天召开的临时国会,届时将审议IR实施法案。

日本在讨论IR法案的过程中,曾经也有过相关的方案,就是在定下建设综合性度假胜地的具体地方后,需要选定度假村的具体经营者,但考虑到社会对解禁赌博这一做法的谨慎态度,最终明确了地方自治体负有监管IR度假胜地收益用于公益事业的职责。

在2016年12月实施的IR推进法中,对赌博这样的规定:赌博必须“基于地方公共团体的申请,通过国家的审核”。对待申请主体,日本政府坚持原则上以都道府县为主,地方的政令指定市必须与都道府县签署协议。

如果按照日本刑法规定,在日本赌博是被禁止的。因此,在推进赌博合法化的过程中,必须明确收益的公益性目的。有观点认为,如果将IR度假胜地的运营交给企业,很难监管收益的用途。因此,日本政府强调必须加强地方自治体对IR度假胜地的监管力度。>>>详细

谁会是日本赌场的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

近畿地区:多个地区说收招商

日本近畿地区的许多地方都计划积极进行招商引资,包括大阪府、大阪市、和歌山县、和歌山市、以及大阪府的泉佐野市。

中部地区:中部国际机场周边

爱知县计划于2019年秋季在空港岛设立6万平方公里的国际展览中心,如果在其周边地区建设IR度假区,不仅能带动国际机场周边地区的发展,还能吸引中国等地的富人阶层,能有效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振兴当地观光事业。

同时,由于IR远离市区,在预防赌博上瘾及治安管理方面有一定的优势。>>>详细

九州地区:长崎“豪斯登堡”

日本长崎县佐世保市大型度假设施“豪斯登堡”社长泽田秀雄表示,如果制度完善,考虑建造赌场设施。已经与多家海外的赌场经营者接触等,着手收集信息。>>>详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希_HS1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1-2 4:08

跟贴 0

日本赌博业界对政府法案失望 投资额或将减半

日本赌博业界对政府法案失望 投资额或将减半

4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人民网东京8月2日电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政府于7月31日公布了综合型娱乐设施(IR)的限制法案。该法案对赌场的面积设定了上限,这方面招致巨大不满。此前对于一个IR设施,其投资预算可高达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此次则有声音表示“不得不降低至5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0亿元)”。

或许因日本国民普遍对赌博依赖症现象感到十分忧虑,所以日本政府制作了一份“世界最高标准的限制法案”。对于此次日本政府出台的限制法案,日本某大型外资IR企业的相关人士感到十分失望,他表示“日本政府不准备把IR发展为商业吗?”。

对于给赌场的面积设上限这一规定,娱乐俱乐部业界表示十分担心。这一规定似乎是参考了新加坡的相关法案,新加坡规定赌场面积的上限为1万5000平方米。对此,美国IR巨头凯撒娱乐(Caesars Entertainment)的经营干部批评称“比起新加坡来,日本更具有吸引游客的潜力。但限制案一推出,市场真正有需要的大型设施也无法成形了”。

另一个IR大公司以限制赌场面积为前提,在公司内进行调查,并修改了本公司预算。该公司表示,若以大城市为投资对象,投资额需要从“最多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降低至“4000-5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0-300亿元)”。

业界有许多声音表示,过度的限制可能与设置IR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将无法振兴旅游业或是拉动地区经济。某相关人士表示“仅仅限制赌场在IR整体内所占面积的比例不就够了吗?”,并希望日本政府能够修改这一规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8-4 4:4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