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不是观光财:日本争议的「爱努人新法」

原住民不是观光财:日本争议的「爱努人新法」

2年前

来源:udn

长年饱受剥削与歧视的爱努族,在日本政府推动的爱努法新法案之后,将迎来曙光?图/欧新社
「将白老町(注:北海道爱努族聚居地之一)打造为传播爱努文化的据点,让爱努人能作为原住民族,有尊严地生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今年一月国会的施政方针报告中,首次将爱努族称为原住民族,而内阁也推出了爱努法的新法案,在法案中将正式承认爱努族为原住民族。爱努族原居于今日桦太、千岛与北海道,在家园被日本与俄罗斯瓜分占领之下,土地被收归国有,渔猎也无法进行,传统文化、语言皆在同化政策下遭禁绝。长年饱受剥削与歧视的爱努族,在首相的宣言之下,似乎终于迎来曙光。

但在镁光灯之外,却少有人注意到,安倍这番关于爱努政策的发言,其实是与扩建机场、开发体验行程等政策,一起放在「观光立国」项目当中的。

爱努族原居于今日桦太、千岛与北海道,在家园被日本与俄罗斯瓜分占领之下,土地被收归国有,渔猎也无法进行,传统文化、语言皆在同化政策下遭禁绝。图为收藏于美国国立自然史博物馆的爱努族图画。图/美联社
▌奥运拼经济,爱努发大财?
三月九号在北海道札幌市,举办了一场「省思原权、反对新法」的集会,约有近两百人参加。爱努部落协会会长清水裕二愤怒地表示,坚决反对将爱努「观光资源化」,爱努人与爱努文化不是吸引「百万观光客」的工具,历史正义跟原住民族权利,才是爱努人真正需要的。

清水会长愤怒的理由,就在日本政府对爱努新法法案的说明文件当中。法案的主要重点之一,就是安倍首相提到的,将在白老町设立「民族共生象征空间」(下称「空间」),取代既有的白老爱努博物馆。「空间」将包括博物馆、公园,以及历来被研究者挖走的爱努人遗骨的收容设施。至于这样的政策如何实现其立法目的:「让爱努人有尊严地生活」?日本政府提出了两个KPI:2024年让90%的日本人知道爱努族是原住民族、「空间」在2020年开馆年,入馆者能破百万。

与会的澳洲国立大学莫里斯(Tessa Morris-Suzuki)教授指出,首先在程序上,由于被设定为2020东京奥运观光政策的一环,草拟过程相当仓促,事前资讯公开不足,许多爱努团体均未及参与。莫里斯质疑:「为什么该花时间讨论的原住民政策,要配合奥运匆促上路?一开始就不该把原住民政策,附属于观光政策之下。」

「如何让爱努人有尊严地生活?」图为北海道东部的阿寒町爱努村落。图/欧新社
莫里斯进一步指出,即便时间仓促,公听会议记录中仍可见爱努人提出了许多意见。根据莫里斯的整理,发言内容包括:自然资源利用权、设立爱努基金、设置原住民议会席次、复兴爱努文化、保护爱努的智慧财产权、在教育中加入爱努文化、对学生与老人等弱势提供支援、改革补助金与房贷发放方式、反歧视等等,大多是爱努权利运动长年来的主张。

在文化、观光为主轴的法案架构下,确实有助爱努文化复兴,也有可能处理智慧财产权问题,以及增设一些相关设施,但对其他议题仍旧付之阙如。「政府说须以『现实可行性高者优先』,但可不可行,还是政府说了算。而且困难的问题,难道就不用解决吗?」

莫里斯分析,全篇法律只有四次提及「权利」,却有数十次提及「管理」。原本白老爱努博物馆,是由在地的爱努团体营运,但「空间」的营运权限则在中央政府手中。新法中制定爱努文化复兴计划的主体,仍是各地方政府。这部法律别说是保障爱努权利了,实际上根本是在加强政府的管理权限。

爱努权利运动长年来的主张,包含复兴爱努文化、在教育中加入爱努文化、反歧视等等。图/路透社
▌爱努人的「幸福」,谁来决定?
爱努遗骨诉讼律师团的团长市川守弘律师,进一步解释了日本政府如何正当化这部「没有原住民族权利的原住民法」。由于原住民族权利是「集体权」,权利主体不是属于原住民个人,例如并非只要具有原住民身份的个人,就可在全国各地任意渔猎、占地。土地与自然资源,都必须要是拥有该传统领域的民族或部落才能主张。

而日本政府主张,目前日本并不存在足以成为集体权权利主体的爱努部落,因此无需、也无从保障原住民族集体权。爱努相关法案的宪法根据,是根据日本国宪法第十三条概括性的「幸福追求权」而来,权利主体为「全体国民个人」。至于有权追求的「幸福」范围该如何界定,由于是概括条款,政府拥有很大的政策裁量空间。

日本政府主张,目前日本并不存在足以成为集体权权利主体的爱努部落,因此无需、也无从保障原住民族集体权。图为1904年的爱努族照片。图/美联社

爱努人的「幸福」,谁来决定?图/欧新社
因此,律师团与各部落协会在近年来,持续以部落名义发起诉讼,要求各大学将挖走做研究的爱努人遗骨还给部落,除了要回遗骨本身外,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希望法院能承认,现存的爱努部落,仍可以作为权利主体。可惜至今为止的诉讼,都是以和解作收,虽乐见法院愿意促成遗骨归乡,但对部落的权利主体问题,也因此仍未定论。

部落协会副会长葛野次雄进一步指出,每个爱努部落,都有各自的传统习俗,遗骨全部集中在白老,照白老爱努的传统祭祀,那其他部落的先人怎么办?希望透过遗骨议题,能让各部落开始找回主体性,并加强部落间的串连。但他也坦言,这些议题虽然重要,但几乎都被埋没在举国迎接奥运的热烈气氛下,越来越少人在意了。

葛野的喟叹其来有自:近年有许多爱努人致力于跨部落串连,但与权利议题无关,而是希望合组一个爱努大舞团,争取登上奥运舞台。就在前几天,舞团的对外展演上了新闻,负责人表示,希望政府能看到他们的努力,愿意给爱努文化一个机会。

部落协会希望透过遗骨议题,能让各部落开始找回主体性,并加强部落间的串连。图为2017年爱努族遗骨返还仪式。图/路透社

近年有许多爱努人致力于跨部落串连,争取登上奥运舞台。图为在阿寒町的爱努族传统音乐表演。图/路透社
▌在自己的土地上跳舞
在讨论时间中,有Enchiu(注:桦太爱努族的自称)发言,他们因日俄间的国界变动,在日本以桦太岛跟俄罗斯交换千岛群岛后,被迫南迁到北海道,颠沛流离至今。如果主张原住民族权利需要原乡部落,桦太岛现在是俄罗斯的领土,人在日本的Enchiu们该如何实现原住民族权利?但日俄间领土问题谈了几十年,也从未论及原住民族问题。

也有迁居都市工作的青年爱努分享,自己虽然受惠于爱努协会的奖学金,但本来爱努认同并不强。不过在相关法案提出后,在网路上出现了大量针对爱努的仇恨言论,指责爱努人「都想骗补助」、要爱努「不当日本人就滚出去」之类的。这让他反省,如果爱努内部不认真讨论政治问题,觉得与自己无关,说不定哪天歧视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集会最后朗读了反对爱努新法的声明,并预计将声明递交给政府,但面对奥运的威力,能有多少效果,实在不敢乐观。努力跳舞的爱努,争取权利的爱努,本来都是为了自己的民族,在日本政府将爱努「观光化」的政策之下,彼此间却产生了矛盾。这不只是爱努自己,也是全体日本人的责任。

希望有一天,爱努人能在自己的土地上,真正有尊严地,尽情歌舞。

希望有一天,爱努人能在自己的土地上,真正有尊严地尽情歌舞。图为北海道浦河町出身的爱努长老浦川治造。图/欧新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3 4:25

跟贴 0

日本乡下靠动漫圣地大赚观光财

日本乡下靠动漫圣地大赚观光财

2年前

来源:经济日报

日本出版界巨擘角川集团与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联手推出活动,希望吸引全球动漫迷前往日本动漫圣地,不少景点位于日本郊区或乡间,这些地区可望因此大赚观光财,带动地方经济成长。

日经新闻报导,角川上月在东京千代田区旗下办公大楼成立旅游咨询服务中心,在动漫旅游协会(ATA)推荐的日本88处必访动漫圣地中,如今这个服务中心已被列为朝圣之旅第一站,朝圣者可在这里取得地图、景点手册等资料。

角川也与日本航空合作,向香港人推出动漫旅行方案,日本航空负责规划行程,角川则在旗下杂志Hongkong Walker上促销。

去年前往日本旅游的香港观光客人次一口气冲到220万人,改写历史新高,几乎占香港总人口30%。日本观光厅的数据则显示,这些香港观光客中,有20%的人至少赴日旅行10次,比率高于中国、台湾及南韩。

业者为何重视这群赴日旅游次数频繁到如同「走厨房」的香港观光客,原因是他们避开大城市、走访乡间的可能性较高。

这些动漫朝圣景点包括茨城县大洗町,原创动画作品「少女与战车」融合许多当地真实存在的场景,埼玉县久喜市也入榜,人气动漫「幸运星」女主角居住的神社原型就是久喜市鹫宫神社。成田机场被评选为朝圣第0站,而东京都厅舍是第88站,东京观光咨询服务中心位于东京都厅舍。

日本积极推动动漫观光。美联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29 4:01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