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日本“蛰居族”成效仿对象

疫情之下,日本“蛰居族”成效仿对象

1年前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许黛如 文竹】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下,各国政府鼓励人们尽量减少出行,待在家中,很多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日本上班族终于过上了在家办公、不用应酬的生活,但蛰居久了,不少人感觉快被憋疯了。不过,对日本“蛰居族”而言,足不出户几十天,是“小意思”。《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社交网上看到不少“蛰居族”表示:“在家待了两年的我,觉得毫无压力。”“几十天不出门而已,很容易做到。”日本“蛰居族”的生活方式,过去饱受争议,疫情来了,“蛰居”竟然成了一种主流选择。

“蛰居族”的日程表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定义,持续6个月以上待在家里不出门,几乎和外界断绝联系的人群,被称为蛰居族。他们不工作、不上学,每日在家与电视机、漫画书、游戏为伴,过着自我封闭的生活。蛰居在家10年、20年,甚至40年不出门的日本人不在少数。当家里实在没有存粮时,才会出门去超市或便利店购买泡面、薯片等速食食品。据统计,日本大约有100多万人属于蛰居族。

一个蛰居族的一天的日程表是这样的:15∶00起床;15∶00—17∶30上网;17∶00—18∶30发呆;18∶30—21∶00吃饭;21∶00—22∶00上网;22∶00—23∶30洗澡;23∶30—24∶00吃零食;1∶00—3∶00上网;3∶00—3∶30看漫画;3∶30睡觉……为满足如此庞大的蛰居群体的需要,面向他们的网络平台应运而生。

学做“蛰居族”

现在,因为疫情,不少家庭平时忙于工作与上学的大人孩子也正过着蛰居族晨昏颠倒的生活。很多日本家长表示,每天宅在家,不仅孩子容易情绪崩盘,自己也面临挑战。但日本媒体在调查中发现,原本有“蛰居族”孩子的家庭反而很从容。有位母亲曾表示:“儿子因为太过活泼好动,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不愿去学校了,只好自己在家教育,每天带着他读书,与他一起成长。”在疫情发生后,这位母亲说:“原来孩子蛰居在家也并非全都是坏事,当灾难来临时反而能够从容应对。”

为了帮助那些不适应蛰居生活的人们,日本媒体温馨提醒,可从五方面填充大把的宅居时光:多利用网购和外卖软件,购买食材后学习烹饪;看自己忙碌时一直想追的剧或动漫;和朋友一起玩网络游戏;读自己感兴趣的书;利用网络自我充电、学习。

流行“轻蛰居”

倡导“轻蛰居”的畅销书。

其实,日本除了蛰居族,还有一种接近蛰居的“轻蛰居”群体。近年来,日本流行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极简轻型“蛰居生活”,拒绝频繁加班和高强度工作,拒绝奢侈品和欲望,拒绝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交、应酬等。2015年出版的《二十几岁隐居》一书就讲述了这种理念,受到众多想辞职的人的追捧,并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广泛关注。

相比获得高薪和进入大企业,不少日本年轻人更渴望能拥有自己的喜好、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这种新型的极简主义“蛰居生活”渐渐在日本流行开来。该书作者大原扁理高中毕业后在家做了两年无业游民,后来短暂工作,25岁时辞掉工作,开始了在东京郊外每周工作两天、休息五天的隐居生活。

现在日本年轻人被称为“无欲无求”的一代,有媒体称日本进入了“低欲望社会”,丧失成功欲和购物欲,对房、车、奢侈品等不屑一顾,不愿结婚也不愿努力工作,“宅”文化盛行,“蛰居”问题严重。

很多日本年轻人沉浸在虚幻的二次元世界中,宁可与虚拟人物做朋友也不愿去聚会社交。推特上关于“渴望蛰居”的评论很多:“懒得应酬,想要过隐居生活”“不想工作,不想社交和升职,够基本花销就可以了”……为了维持基本生活,一些日本人开始选择“打短工”的方式,不再过每天朝九晚六的生活,也不用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每周打工两三天、攒够基本生活费就待在家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3-19 4:42

跟贴 0

日本将有1000万“蛰居族”

日本将有1000万“蛰居族”

2年前

来源:新浪新闻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日本人性格内向,而且从小就受到教育不要给他人添麻烦。注重团队精神,强调和为贵,因此稍有不顺利,就容易被看成不合群,导致部分人拒绝和社会接触。日本把这种拒绝接触社会的人群称为“蛰居族”(Hikikomori)。近日有专家估计,这一数量将高达1000万。

据日本网17日报道,日本政府预计15-64岁的蛰居人口达115万。不过,日本心理学家斋藤环认为日本政府低报了这一数字,他预计日本约有200万蛰居族。他还表示,不同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些社会“隐士”常与父母同住,并不需要为衣食担忧,许多人年纪变大也会继续保持这样的生活方式,因此他认为,这一人口数量最终可能会达到1000万。

据报道,在政府预计的115万蛰居人口中,40岁到64岁之间的人口大约有61万,其中70%都是男性。由于日本“在家自闭”的人逐渐走向高龄,日本80岁老人照顾50岁子女的“老老看护”现象也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孙秀萍)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9-22 4:41

跟贴 0

关注:日本政府欲完善支援“蛰居族”体系 一线人手不足

关注:日本政府欲完善支援“蛰居族”体系 一线人手不足

2年前

来源: 共同社, 社会生活, 参院选举

【共同社电】日本内阁府今年3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估算40至64岁中老年“蛰居族”全国有61万人。此次参院选举中,执政党强调要构建全面咨询体系,然而工作一线却感叹咨询过后负责支援工作的人手不足。

“没有可以拜托的地方”、“如何照顾蛰居家中的儿子……”,有蛰居倾向的人及同住家属会前往香川县的蛰居族地区支援中心“Andante”,而应对一年约500件咨询的人手仅有3人,且均兼办其他业务。

政府力争对存在护理、疾病、蛰居等多种问题人群实现一体化应对,推进完善市区町村能够在一个窗口受理咨询的“不拒绝式咨询”。自民党与公明党也在竞选承诺中提出推进该工作。

另一方面,为蛰居族回归社会提供援助平台的一线工作人员则提出要求,表示“人手严重不足,希望这方面也得到改善”。

受香川县政府委托开展帮助蛰居族就业项目的一般社团法人“hito.toco”代表理事宫武将大(33岁)指出:“除了受理咨询的人之外,还需要实际上门走访进行应对、与支援团队对接方面的人员。”

宫武在参与援助项目的过程中体会到蛰居族回归社会至少需要半年,平均要花3年时间。据估算若包含39岁以下人群,蛰居族人数为115万人,就业方面的支援也被视为课题。

宫武担忧地表示:“就业是切实回归社会的一种形式。另一方面,对于许多蛰居族而言门槛高。”他强调要解决问题,增加走出家门能够与人交流的场所很重要。(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7-20 4:47

跟贴 0

日本蛰居族也“老龄化” 中高年多于年轻人

日本蛰居族也“老龄化” 中高年多于年轻人

2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本内阁府3月29日发布调查结果显示,关于在自己家里半年以上闭门不出的“蛰居族(Hikikomori)”,40~64岁的人在日本全国范围预计有61万3千人。7成以上为男性,蛰居超过7年的占半数。高于15~39岁的54万1千人。可见日本蛰居族的老龄化和长期化日趋明显。以中高年阶层为对象的蛰居族调查在日本属于首次。

日本内阁府将蛰居族定义为几乎不走出自己房间和家里的状态、以及除满足爱好和去附近便利店以外不外出的状态持续6个月以上的情况。专职主妇和主夫在过去的同类调查中并未被纳入,但此次与家人以外接触较少的人也被纳入蛰居族。

相关调查于2018年12月以日本全国范围内随机选取的40~64岁男女5000人为对象,通过访问实施。从其中的3248人(65%)获得了回答。以结果乘以人口数据,推算了整体的人数。

相当于蛰居族的人占回答者的1.45%。从成为蛰居族的年龄来看,“60~64岁”为17%,比例最高。契机以“离职”为最多,“人际关系”和“疾病”次之。

关于蛰居持续的时间,在提供的11个选项中,回答最多的为“3~5年”,占21%。达到7年以上的人合计占约5成,“30年以上”也有6%。首次蛰居的年龄从20~24岁(13%)到60~64岁(17%),年龄层没有明显倾向。

除了小时候起维持蛰居状态的情况之外,可以看到存在以退休为契机失去与社会接触的情况。日本内阁府的负责人指出,“需要采取与以往将年轻蛰居族视为对象的援助措施不同的支援方式”。

关于平时在自己家做什么事,“看电视”和“上网”等回答少于并非蛰居族的人。关于烦恼的倾诉对象,表示“不向任何人倾诉”的回答超过4成。

虽然存在调查时期的差异等,但内阁府认为,加上15~39岁的人,日本的蛰居族总人数超过100万人。

日本内阁府以往将蛰居族视为年轻人特有的现象,将39岁以下作为调查对象。针对此次首次调查中高年阶层的情况,内阁府的负责人表示,“随着国家承认40岁以上也存在蛰居族,希望传播需要支援的不仅仅是年轻人这一认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3 4:24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