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走清纯少女风时,日本偶像行业早已群魔乱舞

我们还在走清纯少女风时,日本偶像行业早已群魔乱舞

3年前

来源:娱乐硬糖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男有TFBOYS,女有SNH48,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内地的偶像团体也算出了几个标杆,随之带动大量入局者。与矜持的男团相比,据说去年国内出道的女团数量达30个以上,已经超过了之前所有女团总和。

不过,数量上虽有突破,风格却原地踏步,大部分延续了SNH48的甜美系和二次元风,偶像组合严重同质化。也有人推出主打“运动系”和“帅气风”的FFC-Acrush,点子是好的,但发展状况跟SNH48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反而是主打“颜值丑出新低”的Sunshine以哭笑不得的“审丑”话题吸引了眼球。

要硬糖君说,还是得回到中国偶像组合的精神导师——日本那里,去寻找新灵感。然而……看到日本这些新团,硬糖君震惊了,你们是偶像组合,还是百鬼夜行啊!

不过,想走Sunshine路线的国内公司,应该还是能从中汲取不少灵感的。

欢迎来到戏精的世界

这些以千奇百怪设定行走江湖的日本偶像组合,能唱能跳是基本,“会修手机会念经,生病欠债有老公”才是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根据硬糖君不完全统计,有普法号召类、实用广告类、特殊技能类、负能量类、苦中作乐类和无法归类。

首先是普法号召类偶像,普及的不是法律而是佛法。号召的也不是来看演出,而是上街打扫卫生。

TeraPalms,这是一支以菩萨为团体设定的佛教风偶像组合,5位成员分别担当势至、文殊、观音、普贤、弥勒菩萨的头衔形象,粉丝的应援方式是敲木鱼……敲木鱼……

成员都是附近艺术系大学的学生,大概艺术系出身的都有一个行为艺术的梦。据说5位小姐姐的目的是为了宣扬佛法。日本网友表示,让菩萨们为自己表演,还是有一点心理负担的。

可惜的是,Tera Palms已于今年4月8日解散。小姐姐们表示要好好学习了,毕业live是在京都的龙岸寺办的,担当势至菩萨的成员表示:“虽然现在‘往生’了,期待有一天能再‘显灵’。”直到最后还坚持着佛教的设定啊!

佛教偶像还不止一位,这位是真正的佛教人士——奈良净土宗西迎院副住持,戒名光誉裕华。因为原来想当歌手,颜值也不错,继承了自家寺庙之后,将音乐与佛法进行结合,发了《菩萨calling》等2张专辑。

光誉裕华从2007年开始在寺庙和live house进行演出,称为“法事”,唱歌之余还进行布教演说。继可以结婚的和尚之后,日本尼姑又让我们大开眼界。

佛教偶像副业的色彩还是比较浓厚,而接下来的“清扫偶像”则更接近我们印象中的少女组合。

CLEAR’S团如其名,是在日本多地设有分部,号召市民保护环境的偶像组合。成员必须获得由日本清扫能力检定协会颁发的“清扫能力检定士资格”,至少也得有接受这个检定的打算,才能加入当练习生,转正则要求检定要过5级以上。

除了一般的粉丝活动,每周三,成员要公示各自最近进行的清扫活动,粉丝也会通过社交媒体向偶像报告,自己最近做了哪些环保。多么正能量!

接下来是实用广告类偶像,偶像不仅是粉丝的精神支柱,更要渗透到日常生活。企业办自己的偶像组合,在日本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事。能走向全国不错,如果不能,作为一种宣传手段,也已经达到了目标。

最近日本秋叶原出现了一个能修手机的女子偶像组合,叫GEO偶像部,是日本电器公司GEO成立的。

比起常规偶像,这简直就是公司的新部门,5个成员都是GEO手机修理店的员工,日常修手机,出差办Live。组合中的某位偶像会去特定的店铺里修手机,签售会变成了手机修理会,还有换屏表演,想想AKB48还得建自己的专属剧场,GEO偶像部连场子都省了。

据说GEO偶像部还将在全国连锁店中巡回修手机。如果你想故意把手机摔坏去见萌妹子,硬糖君友情提示:人家专修苹果。

说到实用就不得不提日本药妆店,“大国药妆”也创办了自己的偶像组合,叫“异国的farmacista”,“farmacista”是意大利语“药剂师”的意思。按照天朝女性对药妆的热爱程度,这组合也许有点进军中国的潜力。

异国的farmacista是为了宣传大国药妆运营的药妆店兼咖啡兼剧场的复合设施——“AKIBA药妆&咖啡”而存在的。

AKIBA药妆&咖啡

日本偶像分地上和地下两类,AKB48这种就属于地上,没有电视曝光只办live就是“地下偶像”。而异国的farmacista宣称自己既非地上也非地下,是“天空偶像”,简直谜之设定,发的专辑叫《通向异国的处方签》,看包装还是挺专业的。

《通向异国的处方签》

然后是特殊技能类偶像,比如钓鱼和打麻将,没有一技之长连偶像也不好当。

TSURI×BIT,是2013年成立的5人女性偶像组合,组合名直接是日语“钓鱼人(tsuribito)”的谐音。除了常规的偶像活动,TSURI×BI还要从零开始学习成为钓鱼达人,并举办粉丝钓鱼活动。

“通过钓鱼,学习大自然的重要性以及竞技精神,成长为情绪丰富的出色女性”,这种主题哪是偶像,分明像名门女校的校训。

每年10月10日会发售单曲,其C位也要评选,与AKB总选举不同,这个组合是靠钓鱼的现场考察、笔试、一年参加的钓鱼活动、粉丝投票的综合评价来决定的。TSURI×BIT靠新奇的概念圈了不少粉,包括很多艺人都是粉丝,比如在《银魂》里给伊丽莎白配音的山田孝之,算是日本偶像界比较活跃的小众偶像。

而以“麻将”为主题的偶像组合叫“More”,其成员全都是日本专业麻将团体旗下的专业人士,她们的目标是“作为麻将界与音乐界的桥梁,追求娱乐无限的可能性”,虽然有点不明觉厉,不过与粉丝凑桌麻将还是挺有看头的。

还有主打暗黑风格和负能量的组合。

“JyuJyu”是由日语“诅咒”读音变化而来的组合名,这是一个表现世间的不合理、嫉妒、网络的黑暗等内容的偶像组合,从2014年3月29日开始活动。

“yandoll”直译“病偶像”,“有病”是加入的必要条件,logo是有5个眼睛的幽灵。目前5位成员的“病症”分别是家里蹲、不相信人、超绝消极、窝囊废、逃避现实。

yandoll经历过成员脱退和变动,其中有个成员的毕业理由是主治医生判断其无法继续活动。都说现在偶像要与粉丝形成情感共鸣,试问还有比这更能引起粉丝同情心的组合吗?

偶像早已不是梦中的人物,日本还诞生了一种苦中作乐的欠债偶像,叫剧团Margarines,成员全是背着债的女性,有班长、工厂长等头衔。官网上竟然把成员欠债的数额和理由都标注得清清楚楚,现在一共7位成员,欠款总额1亿2350万日元,约人民币733万。

像下面这位1983年出生的成员,我们先不讨论她这个年纪是否适合当偶像,她的欠款金额是1亿日元,占了整个组合欠款额的大部分,理由是老家的工厂倒闭了,在这之前因为家里有钱一直啃老到30岁,还款的决心是:“想成为堂堂正正的纳税者”。

最后这个走“一夫多妻”概念的偶像组合,可谓是遗世而独立,根本无法归类。

2014年活动到今年6月的“清龙人25”,是创作歌手、音乐制作人清龙人打造的新式偶像组合,成员有他自己,和他6位冠夫姓的“妻子”,比如清亚美、清美咲、清优华等等。

清龙人的才能颇受音乐界认可,这个组合的音乐性和人气还是可圈可点的,就是设定实在奇葩了点。上图只有5位夫人的原因是,剩下那一位在现实中真的结婚生孩子去了。

2016年,第2夫人清桃花因为腰伤停止活动,坚守设定之后的对外理由是,要专心当清龙人的“专业主妇”。

中国有没有概念比较鲜明的偶像组合?硬糖君倒是发现了一个叫“56朵花”的,自称“新一代中国偶像少女组合”。“日本有AKB48、韩国有少女时代、中国有社会主义天团56朵花”,打开官网,一种乡镇文工团气息扑面而来。

知乎网友对其真实性相当怀疑,表示是“演艺公司打‘官方’擦边球,以蠢、红、丑、乱的独特设计,放大红色宣传的违和之处,利用网友对此类的嘲讽厌恶情绪,来激发网友好奇心和逆反心的公关举动。”论奇葩程度,赢了。

只是没想到这组合还传到日本去了,2ch论坛网友表示:“应该还有更好的名字吧。例如天安门五十五或者阿房宫五十五之类的。”

无概念,不偶像

千奇百怪的偶像概念和设定,是行业极端饱和造成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偶像还在走清纯少女风,而日本偶像行业早已群魔乱舞。偶像在日本不再是新鲜的东西,据说日本女团数量超过1万个,正处于“偶像战国时代”,不出名的偶像甚至很难称得上是艺人。

今年5月初举办的日本“武道馆偶像博览会2017”,有超过200组以上的偶像参加。偶像都可以开“博览会” 了,跟大卖场的打折商品有什么区别?只有换个包装换个口味,想出一些更有独特的标语和噱头,才会有人愿意看一眼。

别说那些地下偶像要搞新概念,现在连AKB都被逼得要自我升级,稳中求变,拍了电视剧《真假陪酒学园》和《豆腐摔角》,剧中AKB全员变成了陪酒女和摔角选手。

AKB不能真去风俗业陪酒,但上场摔角还是可以努力一下的。《豆腐摔角》还真衍生出了让AKB成员扭打成一团的活动《豆腐摔角 The REAL 2017WIP CLIMAX》,当年穿着水手服的少女成了互扇巴掌、锁喉绞手的女战士。旧瓶装新酒,对当下的AKB来说是无比迫切的需求。

日本新概念偶像的出现,除了应对竞争激烈的市场,还有别的商业目的,即作为一种营销手段,宣传特定的公司或产品或地域。当地偶像(local idol)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分类。

当地偶像是指在特定地域进行活动的偶像。根据日本当地偶像活性协会记录在案的组合,截至今年6月17日,东京有500组,其他46个都道府县有942组。

当地偶像的运营主体除了经纪公司,还有与娱乐圈无关的民间企业、工会、NPO等组织。比如青森县的偶像组合“苹果娘”,就是本地的志愿组织H.A.S.P以农业活性化为名成立的,而青森县的特产就是苹果。

同时,东京大阪等地的大型经纪公司,因为偶像市场饱和、概念设定重复,也开始“从城市包围农村”,运营地方偶像,以反哺整个偶像行业。

与挤破头的日本偶像市场相比,国内的这一领域才刚起步,面临的是不成熟的体系带来的困惑,只要过了这个坎,前方的领域还是相当广阔。毕竟偶像文化需要粉丝基础和运营思路相互配合,达到这一步需要时间,而我们关于偶像概念的脑洞,还并没有完全打开。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希_HS1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2 4:5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