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日本希望谁当选?

美国大选:日本希望谁当选?

5か月前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23 分钟

11月3日,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日。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估计将有1亿5000万选民投票,投票率创1908年以来112年最高纪录。但是,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美国都面临的新型冠状病毒流行不可控制,社会发生巨大的分裂,原来以为美国为中心的国际社会秩序崩溃,中美对立加深,世界面临新的大战的危险,而作为美国的同盟国日本。希望谁能当选美国新的总统呢?

第一,日本非常希望避免中美对立的激化,从军事上来看,中美无论在南海、东海还是在台湾海峡发生冲突,日本都是美国军事出击的基地。

2015年7月16日,日本众议院强行通过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两个月后的9月19日。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强行通过了新安保法案,

根据日本政府的一贯解释,日本拥有集体自卫权,但由于有宪法九条,不能行使,能够行使的仅是“个别自卫权”,而通过的法案将上述第一条改为“日本或与我国有紧密关系的其他国家受到武力攻击,且明显对我国国民生命等形成致命威胁的场合”,并认为这是现行宪法所允许的,由此改变了战后日本一贯的宪法解释,使日本可以有限度地行使集体自卫权。把向美军等向外军提供军事支援范围扩大至全球,因此一旦中美开火,日本必然卷入,中国将向日本发射破坏美军基地和战机起飞跑道的导弹等,日本75年的和平环境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在对华关系上,日本在新冠以后表现出了要在中美之间做“调节人”的姿态,在中美在新型冠状病毒于世界蔓延中尖锐对立之后,日本当时的官房长官菅义伟在7月27日的记者会上,针对中美关系对立不断升级指出: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全世界蔓延,国际合作愈发显得重要,世界第一、第二经济大国的美中关系之安定对国际社会是极其重要的。

第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10月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最近7天平均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74,532例,创下疫情暴发以来7天平均日增数的最高纪录。美国商务部10月29日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继今年第二季度按年率计算创纪录下跌31.4%后,第三季度增长33.1%,但是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美国经济前景难以看好,而日本现在对于经济稳步恢复,疫情治理平稳的中国在经济上的依赖性很大,日本不希望在美国的单边主义的影响下,以中国为首的世界产业链断裂,因此日本希望恢复多边主义的国际关系。

最近,菅义伟首相也在多种场合强调多边主义。菅义伟在9月24日上午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进行了电话会谈中指出:日本重视多边主义,并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为目标。菅义伟9月26日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中发表视频演说,这是他担任首相以来首次在多国间的国际舞台上发表演说。在这次演说中,他也多次强调多边主义的重要性。

第三,日美两国政府10月15日,已启动决定2021年度起5年间驻日美军驻留经费负担(温馨预算)的工作谈判。该谈判计划持续至16日,正式谈判将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展开。美国前总统助理博尔顿在今年6月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特朗普要求日本负担每年80亿美元,在5年前美日达成的防卫约定,日本每年都会向美国支付近20美元的防卫费,而特朗普要求日本政府提供的防卫费,每年不低于80亿美元,这对日本将产生巨大的经济负担。

从上面的三点及特朗普和拜登在这次竞选中所表现出的政策来看,特朗普当选将与日本所希望的整体方向背道而驰。特朗普当选,将继续强化对南海和台湾海峡的攻势,全面围堵中国,使战争一触即发。而随着本届总统选战的进一步展开,人们普遍认为拜登和习近平“私交甚笃”。2011年,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访华时受到时任中国副主席的习近平接待,2015年习近平作为国家主席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拜登(Joe Biden)当时和妻子前往机场迎接。到目前为止,拜登最后一次访华是在2013年。当时他曾向媒体表示,如果美中两国能处理好双边关系,就会“机会无限”。虽然在总统大选中拜登对中国的论调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得很严厉,但是他强调在环境问题等与中国合作,不会把中美关系推到战争的边缘。

第二,拜登不是一个“美国第一”主义者,强调和同盟国之间的合作,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对传统盟友也是打压、欺负、要钱。拜登当选总统,会修补这些关系,也可能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要求日本和韩国增加驻日韩美军经费。

第三,日本是一个贸易立国的国家,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日本担负起“自由贸易”旗手的角色,并积极领导并签署了没有美国参加的11国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并正在积极推进中国和东盟(ASEAN)等16个国家参加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日英两国政府也于10月23日签署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与特朗普政府的高度保护主义的贸易策略不同,拜登是主张推动自由贸易的,拜登在国会的30余年来一直支持自由贸易,拜登支持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应对中国和日本等同盟国的政策也必须与以往他坚持自由贸易的观点保持一致。

因此,日本人多希望拜登当选,据美国民调机构和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现地时间9月1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仅有25%的日本人信任特朗普。

BBCNEWS在11月2日在网络新闻上指出:和一部分亚洲国家不同,日本人大多数期待拜登当选,日本人相信,拜登会采取和特朗普不同的方式,构筑同盟国之间的关系,回归TPP,在经济和军事两方面与日本更加紧密地相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1-7 4:3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