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又一次大举做空美债 日本投资者抛售美债的钱都去哪儿了

日本经济又一次大举做空美债 日本投资者抛售美债的钱都去哪儿了

3年前

来源:腾讯

路透社7月9日报道,日本财务省周一公布,日本投资者在今年5月抛售了2.071万亿日元(约为187.6亿美元)美债。BWC中文网近期提及,美国财政部本月发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报告惯例是延后两个月公布),日本在去年4月至今年4月的一年间,累积减持美债总数更是达到了惊人的757亿美元。

也就是说,加上日本财务省最新公布的数据,在截至今年5月的十几个月中,日本或累计抛售的美债数量或已高达944.6亿美元,那么,日本投资者抛售美债的钱,都去哪儿了呢?

值得玩味的是,据美国财政部近日最新公布的另一组数据显示,日本投资者购买了大量美国企业股票、美国企业债和机构担保的抵押债券,这些资产的投资总额在今年4月首度超过1万亿美元。

其实,这看起来存在投资方向的自相矛盾,但却并不意外。反而恰恰说明,日本投资者对美元信用的担忧在加剧。华尔街日报曾表示,日本投资者正在大举做空美债。

我们知道,美债是建立在美元和美国经济信用基础上的投资标的,一旦这一信用不断下降,则意味着即使它看起来可能有较为保值或稳定的收益,也可能被大举做空。而从美债收益率来看,现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2.83%这一水平,但如果把远期外汇合约成本算进去,日本投资者所能获得的实际收益率却只有约0.3%,瑞穗证券固定收益部门的美国策略师Tetsuo Ishihara认为“因美元避险成本攀升,这是日本投资者放弃美债、转向风险资产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一些全球性企业的股票、企业债等承载的不仅仅是美元资产,更多的是某一行业领域的发展,而无论美国联邦的资产负债黑洞有多么严重和美国经贸举措如何变幻

但一个具有前瞻性特别是一些独角兽级的企业全球化的步伐却不会停止,通过近期美国著名的哈雷摩托公司欲撤出美国本土,而出走海外建厂就可以说明问题。

其实,我们从日本央行的货币举措上,也可以洞察到日本经济对美元的不满,毕竟美元进入不断加息的通道以后,日元如果不跟随美元的加息举措,则意味着日元将进一步贬值,但为了刺激日本经济,即便在美联储今年已二度加息以后,日本央行几乎第一时间宣布该行维持现行的货币政策不变,采取不贴随美元加息的策略。

包括抛售美债在内,这些都传递了日本正在发力加速去美元化进程,并为对抗美元强周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投资者不仅在做空美债,同时也在大举抛售德债,根据日本财务省同时公布,日本投资者5月卖超7,121亿日元(64.5亿美元)德债,这说明欧元区一些脆弱国家已严重拖累了欧洲债市,毕竟德国经济在这一经济体中的体量最大。

与日本投资者抛售美债和德债不同的是

2018年以来,日本一些知名银行和金融机构纷纷发行人民币债券(熊猫债),并大举涌入中国市场。比如,今年早些时候,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和瑞穗银行分别在发行人民币债券后,围绕谁是“首发日本银行”大打口水仗。再比如,据日本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日本野村控股已向中国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希望进驻中国市场,其他的日本大型券商的高管也表示,“正在面向进驻(中国市场)推进调研”。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11 4:00

跟贴 0

日本投资者5月卖出大量德债和美债

日本投资者5月卖出大量德债和美债

3年前

来源:REUTERS

路透东京7月9日 – 日本财务省周一公布,日本投资者5月卖超7,121亿日圆(64.5亿美元)德债,当时政局不稳引发的忧虑情绪扰动了欧洲债市。

日本投资者还卖出2.071万亿(兆)日圆(187.6亿美元)美债,并买入3,971亿日圆英债。(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10 4:25

跟贴 0

日本再次重手抛美债,多国运回存美国的黄金,再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日本再次重手抛美债,多国运回存美国的黄金,再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3年前


日本再次重手抛美债,多国运回存美国的黄金,再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张圣_HS91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6-16 5:07

跟贴 0

美联储或缩表在即 长期美债有望上行

美联储或缩表在即 长期美债有望上行

4年前

来源:上海证券报


美联储总资产与10 年期国债收益率(2000 年左右)


美联储总资产与10 年期国债收益率(2009 年)

美国国债期限利差位于低位(%)

7月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如果经济符合预期,美联储将很快缩表,这将对美国债市产生一定的影响。从历史经验来看,国债走势与缩表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具体要看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基本面预期等。其中,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平稳推进,中长期美债有望上行,期限利差趋于走阔,但影响程度还取决于基本面和市场情绪等因素。缩表对MBS影响或大于国债,缩表将抬高MBS利率,进而影响房地产市场。

 

美联储或缩表在即

1.FED资产结构扭曲、久期过长。

  从规模上看,美联储资产绝对规模、相对规模均较高。为了应对2008年危机,美联储开启了三轮QE(量化宽松),美联储资产规模迅速扩张。截至2017年8月9日,美联储总资产规模达到4.5万亿美元,相比于QE之前9000亿左右的规模,上涨近5倍。美联储资产规模占GDP比重由QE前的6%持续上涨至2015年的25%,之后小幅下降。目前,美联储资产规模占GDP比重为23%。

从资产结构上看,美联储资产结构扭曲,长期国债和MBS(抵押支持债券)主导。美联储持有资产结构在危机后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危机前,美联储持有资产主要由短期国债和中长期国债组成,两者占总资产比重为32%和53%左右。量化宽松以后,中长期国债占比依旧维持在53%左右,而MBS则取代了短期国债,占比持续上升到40%。

从期限结构上看,美联储的资产组合久期过长。经过几年的扭转操作后,美联储持有的短债(Bills)规模已经降至0,而国债和MBS的久期普遍较长。目前美联储持有的1年以内到期国债占总资产的比重仅为14%,而5年及以上到期国债占比40%。美联储持有的MBS的到期期限主要分布在10年以上,占比99%。

2.缩表势在必行。

早在2014年9月美联储披露《PolicyNormalization PrinciplesandPlans》就提及缩表。2016年4月,耶伦表示美联储已有缩表计划,将在利率略升之后启动缩表进程。经过四轮加息,目前联邦目标基金利率已经达到1.25%,缩表成为美联储政策的焦点。

在今年6月议息会议中,美联储公布了年内缩表计划,缩表将以减少到期本金再投资的方式进行,起初每月缩减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MBS;之后每季度增加一次,直到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200亿美元MBS为止。7月会议纪要显示,如果经济符合预期,美联储将很快缩表。

美国经济稳定复苏,长期利率过低导致资产价格过高,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势在必行。美国GDP同比增速稳定在2%附近。一季度经济增速短期下滑,环比折年率仅为1.2%,但二季度经济增速上行,环比折年率为2.6%。经济稳定复苏使得就业数据整体向好,7月新增就业岗位20.9万个,失业率为4.3%,接近自然失业率水平,平均时薪同比增速为2.5%,与上月持平,但好于预期。经济持续稳定复苏,长期维持低利率使得资产价格偏高,会推升通胀和经济过热风险。尽早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也可以为未来政策宽松预留空间。

MBS资产持有规模过大,影响美联储资产的资质水平,扭曲了信贷资源配置。MBS源于对房地产行业的信贷支持,本质上具有违约风险,40%的资产占比过高,严重影响了美联储资产的资质水平。此外,危机发生后,美联储大量购买MBS,压低抵押贷款利率水平,使得2015年期抵押贷款利率从危机前的6.44%持续跌至2013年的2.56%,以缓解房地产行业的信贷压力。然而,随着危机的解决,对房地产行业的临时性信贷支持应当暂停,继续持有大规模MBS,或将挤压其他行业的信贷资源。

准备金规模过大,也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增加经济过热风险。危机发生之前,由于银行准备金规模较少,美联储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调节准备金规模来控制市场利率。而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以后,银行的准备金规模一度上升到2.5万亿美元,美联储难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影响市场利率,货币政策有效性受到限制。此外,在市场利率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大量超额准备金随时都有可能转化成为投放的基础货币,增加经济过热的风险。

 

缩表对美国债市影响不一

1.回顾历史,缩表影响国债走势上下都有。

从历史经验来看,国债走势与缩表没有必然的联系,如美国2000年和欧洲2012年缩表时国债收益率下行,但美国在2009年和日本在2006年缩表时国债收益率上行。具体还要看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基本面预期。

2000年,主动缩表+加息中后期,避险情绪和经济下行预期,导致美债下行。2000年,互联网泡沫引发经济过热,美联储公开市场回购操作停止续作,且当时处于加息中后期,1-5月资产规模从6689亿美元缩减到5786亿美元,缩减幅度约为14%,但同期10年美债收益率却从6.45%下行16BP至6.29%,源于互联网泡沫破裂,避险情绪升温,市场担忧经济前景。

2009年,缩表+降息及对赤字和通胀的担忧,导致美债短期上行。2008年12月中旬至2009年8月初,由于美联储与外国央行流动性互换退出,美联储资产总额从2.26万亿美元缩减至1.99万亿美元,缩减幅度约为13%,尽管同期美联储持续降息,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却上行160P至3.8%,或与奥巴马的巨额经济刺激计划、美国财政赤字大增和通胀担忧有关。

2006年,日本央行主动缩表+加息,引起日债上行。2006年,在经济复苏、通胀上行的背景下,日本央行主动缩表,停止购买ABS(资产抵押商业票据)和ABCP(资产抵押商业票据),停止续作大量到期的短期国债,并进行了25BP的加息操作。2006年3月至6月,日本央行资产总额从153万亿日元缩减至108万亿日元,缩减30%,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33BP至1.96%。

2012年,欧央行被动缩表,导致欧债下行。2012年第四季度至2014年年底,随着欧债危机缓和,银行提前偿还大量LTRO(长期再融资计划),欧洲央行也未积极续作,总资产从3万亿欧元缩减至2万亿欧元,缩减幅度达到三分之一,欧元区10年期公债收益率大幅下行135BP至0.65%。

2.对比2013年削减所引起的市场恐慌,当前美联储更加重视预期管理。

2013年退出QE大超预期。2013年5月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一直强调其鸽派立场,美联储并没有向市场传递退出QE信息。3月21日,美联储在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决议宣布利率和资产购买规模不变。5月2日,美联储的FOMC会议以压倒性多数决定继续购债计划,维持利率和资产够买规模不变,同时提到“将根据经济前景变化来提高或减少资产购买规模”,而市场更多着眼于“提高”而非“减少”。但5月22日,美联储陡然由“鸽”转“鹰”,伯南克在国会听证会中提到未来可能削减资产购买规模,放缓或者退出QE,大大超出市场预期,引发了市场剧烈动荡。

股指下跌后迅速反弹,国债收益率大幅上行。但退出QE过程中美债则大幅下行。2013年5月22日至6月,标普500指数下跌了96点,随后反弹。2013年5月22日至9月,美国、德国和英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上行了97BP、66BP和105BP。从美联储在2013年12月宣布退出QE到2014年10月退出完成,美国、德国和英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下行89BP、134BP和130BP。

退出QE,引发全球资本流动逆转,冲击新兴经济体。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纷纷采取多轮QE政策,市场流动性异常宽松,大量资本流进新兴经济体,带动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外汇升值与信贷扩张,进而导致经济过热和资产泡沫膨胀。然而,随着美国宣布退出QE,资本流动发生逆转,新兴经济体国家货币贬值压力加大,外汇储备出现大量流失,导致债市和股市大幅下跌。2013年5月22日到6月24日,MSCI新兴市场指数下跌165点,跌幅为16%。同期,MSCI发达市场指数下跌112点,跌幅为7%。此外,印度卢比大幅贬值22%,南非、马来西亚、墨西哥货币贬值幅度也超过10%。

当前,美联储重视前瞻指引,政策冲击减弱。相比于2013年货币政策陡然扭转,2017年美联储更加重视预期管理,与市场反复沟通,不断传递缩表具体细节。3月FOMC纪要预告美联储已经开始讨论缩表;6月FOMC公布了初步的缩表计划,包括缩表方式、缩表路径、上限等;7月FOMC暗示了缩表启动时间,提到美联储会相对较快地开始执行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项目,市场预计在9月和10月开始缩表的可能性较大。美联储通过前瞻指引,不断引导市场预期,并按照市场可预测的方式逐步推进缩表,大大降低了政策的不确定性,也减少了对市场的冲击。我们看到,2017年以来美国股指稳步攀升,股市波动率指数位于低位,债券收益率呈震荡局势。

3.长期美债有望上行。

美国经济稳步复苏,失业率不断下降,但仍然存在不确定因素。主要是通胀表现仍然欠缺,美国PCE(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同比从2月的2.18%持续回落到6月的1.42%,核心PCE同比从1月的1.89%持续滑落至6月的1.5%,始终处于目标值以下。市场通胀预期持续回落,国债隐含通胀预期从年初2%持续跌至1.6%附近。

中长期美债向上压力更大,期限利差走阔。在QE期间,美联储在国债市场上大量进行买长债券、卖短债的扭转操作,使期限利差从2011年290BP的高点持续降至76BP。当前2年至10年期限的利差在90BP左右,远低于2000年以来的历史均值(144BP)。本轮缩表计划,美联储采取反向扭转操作,减持长债,对中长期利率形成压力,将使得收益率曲线变陡,抬高了期限利差。另外,从预期差来看,今年以来美元大幅走弱,美债震荡下行,市场或已消化了通胀疲软等带来的负面冲击,叠加预期美联储在9月缩表在即,中长期美债向上压力或更大。

欧洲货币政策正常化影响美债。随着欧元区量化宽松政策持续推进,德国、冰岛、葡萄牙等国可购买债券量逐步减少,资产购买接近购债规模限制。7月,虽然欧洲央行议息会议没有提到退出QE,但德拉吉在会后表示,政策制定者计划在秋季开始讨论可能的量化宽松收缩计划。这表明,欧洲央行将随美联储的步调,开始逐步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欧洲央行按照资本额比重来购买政府债券,购买德国国债已超过4000亿欧元,一旦退出QE,德债收益率将会走高,进而影响美债。

4.削减MBS影响地产市场。

从持仓比例来看,缩表对MBS影响或大于国债。美债持有者结构多样化,截至2017年一季度,美债最大的持有者是海外投资者,占比达39%,货币当局持有的比重为16%。但美联储MBS持有金额占MBS存量的比重稳定在20%左右。

MBS利率或受影响,进而影响房地产市场。在QE期间,美国15年期抵押贷款固定利率从6.19%降低至2.56%,30年期抵押贷款固定利率从6.63%降低至3.31%,家庭住房抵押债务增速自2013年三季度由负转正,2017年一季度保持3%的增长。此外,美国房价指数自2012年以来持续走高。美联储缩表,将抬高MBS利率,进而影响房地产市场。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 4:25

跟贴 0

美/日紧跟美债步伐 下周日本CPI或打压日元

美/日紧跟美债步伐 下周日本CPI或打压日元

4年前

来源: 快讯通财经

 

本月,美联储继续收紧政策,日本央行则按兵不动。如果日本下周公布的通胀数据可以证实,两大央行的货币政策分歧成为市场主旋律,那么美元兑日元将恢复近期涨势。

截至目前,美联储和日本央行的政策分歧似乎愈发明显:美联储指出,预计今年还将进一步收紧政策;但在最近召开的货币政策会议中,日本央行甚至都未讨论任何削减购债计划。

日本央行表示,如果消费物价指数(CPI)仍低于至少2%的通胀目标,该行将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随着日本国债收益率持稳于零附近,这有益于帮助美元兑日元走强。

据彭博报道,经济学家预期,日本5月CPI年率料为0.5%(该数据将于6月30日公布),美元兑日元或突破首个阻力位112.13,即5月24日高位。

其他支撑该货币对走强的因素还包括国债收益率价差扩大、动能指标和空头头寸。

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企稳于近1.30%支撑位上方,近期突破年内高点1.3971%可能推动美元兑日元走高,因美日国债收益率价差扩大。动能指标方面,MACD指标涨至信号线上方并接近于零,慢步随机指标仍看多,这也预示着美元兑日元有上涨空间。CFTC数据显示,截至6月13日当周,杠杆基金日元净空头持仓为21301手,远低于截至1月3日当周创下的73962手年内高点,表明投资者还有增持日元空头头寸的空间,这将令进一步令日元承压。紧盯美债  荷兰国际集团(ING)外汇策略研究指出,美元兑日元持续与美债收益率联动,若美元出现任何周期性的强势之势,料基本体现在美元兑日元,一个月目标上看115。

该行表示,美债收益率可能于2.10%-2.15%区间筑底,三季度末料涨至2.50%,可能主要归因于新财年前,美国政府实施部分温和扩张财政政策,以及美国经济数据进一步温和改善。通常每年10月美国将进入新一财年。

法国兴业银行(601166)外汇策略研究指出,美元兑日元仍在追踪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压制了美元/日元上行。

如果10年期美债实际收益率已在30基点见底,而下行阻力线目前为50基点,则美元/日元看起来似乎在108水平获得主要支撑位,但上方阻力位目前位于112左右;如果10年期美债名义收益率在未来几天继续下跌,并再次测试今年低点2.12%,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美元/日元在再次上升至近期区间顶部前将再测108支撑位。  对日元空头来说,一个可能的利好消息是,日本债券和股市资金外流正在恢复。在过去3个月里,净流出的年化规模几乎达到了5万亿日元。

美元兑日元周五(6月23日)亚盘窄幅震荡,截至北京时间11:57,美元兑日元上涨0.01%,报111.34。

美元兑日元15分钟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2017-6-23 16:4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