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同盟“正走向终结”的说法是否靠谱?

日美同盟“正走向终结”的说法是否靠谱?

2年前

来源:news.jxcn.cn

邱林

从日美两国近期在安保领域的动作和表态看,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近两年来,日美同盟关系发生了“异变”,主要体现为驻日美军的功能转换和日本所谓“自主防卫”的强化。而这种“异变”,或将给日美同盟关系带来深刻影响。

《日本经济新闻》2018年12月31日发表该报首席评论员秋田浩之题为《理所当然的日美同盟关系在终结》的文章称,对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来说,与美国的同盟关系长期以来都犹如空气一般重要,同盟的存在一直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这并非常态——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019年1月的辞职印证了这样的现实,日美同盟难以高枕无忧,苗头已经出现。

作者进一步写道,在将日本首相安倍作为目标前,特朗普虽然没有公开批评过日本,但也曾对同盟国的“搭国防便车”的行为进行过批评。即便不会如此极端,但接下来的美国政府或许也将持续保持冷淡的同盟观……视日美同盟为理所当然的时代正在走向终结,令世界认识到这一点可能成为特朗普的历史性作用。

虽然《日本经济新闻》关于日美同盟“理所当然的正在走向终结”这种说法有些激进,但也说出了许多日本人想要说的话。实际上,不仅现在的日本人,甚至连60多年前的日本政治精英也意识到这一点。

1951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吉田茂与美国政府签署《日美安保条约》,日本选择了在防卫上依赖美国、加快复兴的道路。但吉田茂晩年在撰写的《激荡的百年史》一书中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对永远指望他国的力量抱有疑问”。可见,他已经认识到无法通过搭美军的“便车”来维持日美同盟。

过去,日本的错误就是过于迷信美日同盟可供日本利用的力量。日本渴望加强与美国军事合作的原因很简单,而且是明摆着的——对中国的畏惧。日本人担心,美国考虑到与中国的关系和中国的实力,不会因为领土争端而与中国的关系尖锐化。美国已经暗示,他们反对开始这样的冲突,也没有特别想在其中干预的愿望。

分析人士认为,任何一个同盟关系内部存在着两个安全困境:第一个是通常意义上的安全困境,也就是一个同盟的形成会导致另外一个与之对抗的同盟产生;另外一个安全困境是,同盟内部成员因为实力不均衡而容易产生被抛弃和被连累两种战略担忧,即同盟的“两难困境”理论。

解释这个理论只用国民性中的所谓“强者意识”,认为日本人就是欺软怕硬,是过于简单的。当初,美国要求日本签署了相关协定,而日本承诺驻日美军的各种特权。尽管如此,日本还是担心一旦发生紧急事态,美国是否靠得住。

日本政府过去多次试图改变这种局面,要求平等的双边关系,却每每遭到美国的反对。因此,安倍2012年9月第二次上台后极力主张修改“和平宪法”,其目的就是想摆脱美国的压制。可以想象,一旦日本“修宪”成功而成为“正常国家”,和美国的关系就会从现在的无奈依附变成完全平等和独立,东亚也必将形成多极化的格局。

美国的综合实力相对下降,在东亚安全战略上希望日本分担更多的责任,日本正是利用此点,在实际操作中有意识地不断提高安保方面的自主性,以求在必要时彻底摆脱美国的控制。所以,这一看似对美国的“向心”行动,实际却是日本在为对美的“离心”动向掩人耳目。

现在,美国并不会主动放弃日美同盟关系,但特朗普的同盟原则,不是平等伙伴,而是统属关系。这是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保守主义做派,而这种保守主义通常最先在经济利益领域上发作。“美国优先“的内涵,是美国以同盟领袖自居,具有管理的强力形式,各自的利益分配将宣告相对均衡的终结。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9 4:06

跟贴 0

理所当然的日美同盟关系在终结

理所当然的日美同盟关系在终结

2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秋田浩之:对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来说,与美国的同盟关系长期以来都犹如空气一般重要。一旦消失将是大事,但同盟的存在一直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很难一直这样说下去。在我看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019年1月的辞职印证了这样的现实。

作为曾经的将军,马蒂斯熟知战争的残酷性。正因为如此,他一直说服一个劲朝着美国最优先奔去的总统特朗普,使其与他国保持合作。随着这样的“守护神”的离去,担心同盟未来走向的声音正在增加。

但是,马蒂斯的离去并非问题的起因,而是结果。换言之,并非他的卸任导致同盟动摇。由于特朗普坚持轻视同盟的态度,他已经没有用武之地。

那么,会有哪些影响在多大程度上波及亚洲和欧洲呢?要弄清答案,必须了解他为什么不得不辞职等内幕。

“我绝对不会主动辞职”,美国国防部的前高官表示,马蒂斯在2018年春季以后,对身边人士表达了这样的决心。前高官透露称“他明白如果自己辞职,将成为严重事。因此只要不被解职,就将留在政权内。他具有犹如修道僧的决心”。

马蒂斯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特朗普的同盟观伴随着危险。特朗普认为美国保护其他国家是可笑的,希望从海外撤回美军。据美国媒体报道,他还曾下令就撤走驻韩美军进行讨论。马蒂斯劝说特朗普,在背后保护着同盟。

例如,在6月12日美朝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特朗普提及将来撤走驻韩美军的可能性之际。据日美外交人士透露,马蒂斯立即致电日本方面,暗中作出保证称,“只要没有非常明显的局势变化,驻韩美军一个士兵也不会撤走”。

在南海问题上,马蒂斯在特朗普的身旁,悄悄推动美军参与其中。在就任之初,他就让国防部制定参与南海事务的战略,比此前更加频繁地派遣美军舰船。不过,他之所以辞职,是因为特朗普的态度没有改变。

马蒂斯最近与特朗普会面,建议其打消将美军撤出叙利亚的想法。但是,据称他的建议没有被接受,于是当场表达了辞职之意。

“必须对同盟表达敬意”,马蒂斯在辞职书中如此写道,暗中批评了特朗普。据称这招致特朗普的不满,当初定在2019年2月底的辞职日期被提前了2个月。

基于这一来龙去脉,日澳韩和欧洲应该从中吸取哪些教训呢?首先应该铭记在心的是,以得失来看待同盟价值的特朗普的言行今后也不会改变。随着2020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临近,这样的举动或将进一步增加。日美同盟也难以高枕无忧。苗头已经出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下旬在纽约2次与特朗普会谈。据称,在被低调处理的交流中,存在如下的紧张的一幕。

“应该让同盟的负担变得更加公平”,特朗普流露出对日本的不满。安倍说明了日本支付的美军驻扎经费的巨大规模,反驳称“与加利福尼亚州相比,在日本驻扎的美军花费更低”。

事实上,这并非第一次。据称,在将安倍作为目标前,特朗普虽然没有公开批评过日本,但也曾对同盟国的“搭国防便车”的行为进行过批评。

即便不会如此极端,但接下来的美国政府或许也将持续保持冷淡的同盟观。在“9·11”恐怖事件以后,美国在近20年里在中东和阿富汗参与战争。在美国近代史上,几乎没有如此漫长的战争,美国已疲惫不堪。宣称美国已不再是“世界警察”的正是前总统奥巴马。

即便如此也要和美国保持强有力同盟关系的各国需要付出2项努力。第1是加强自力更生,逐步改变对美国全面依赖的局面。在特朗普对同盟的批评中,对事实的误解不在少数,但不得不承认有一定道理。

例如,美国可能为保卫日本而战,而日本却没有为保卫美国而战的义务。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NATO)彼此能启动集体自卫权,但全部国防支出的7成依赖美国。

在美苏冷战期间,美国有理由慷慨地帮助处在最前线的日欧韩。但冷战已经在30年前结束。

第2个对策是为弥补美国的军事参与减少,扩大与美国以外国家的安全合作。从日本的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印度和东南亚的海洋国家成为优先度高的伙伴。虽然已开始推进合作,但需要进一步加速。

1951年,时任日本首相吉田茂与美方签署《日美安保条约》,选择了在防卫上依赖美国、加快复兴的道路。他在晩年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对永远指望他国的力量抱有疑问”。可见,他已经认识到无法通过搭美军的便车来维持同盟。

视同盟为理所当然的时代正在走向终结。令世界认识到这一点可能成为特朗普的历史性作用。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评论员 秋田浩之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2-31 4:22

跟贴 0

详讯:日本外相正式宣布对华ODA将终结

详讯:日本外相正式宣布对华ODA将终结

2年前

来源:共同社, 日中关系

【共同社10月23日电】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23日的记者会上正式宣布,持续了约40年的对华政府开发援助(ODA)将以本年度的新项目为终点画上句号。他表示:“考虑到中国的经济水平,恐怕已不需要。”河野还强调:“将在对第三国的开发援助和人道援助方面与中国合作。”(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0-27 4:43

跟贴 0

快讯:日本外相正式宣布对华ODA将终结

快讯:日本外相正式宣布对华ODA将终结

2年前

来源:共同社, 日中关系

【共同社10月23日电】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23日的记者会上正式宣布,对华政府开发援助(ODA)将以本年度的新项目为终点画上句号。(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0-27 4:33

跟贴 0

分析:近十年的货币宽松即将终结 流动性大潮将要转向

分析:近十年的货币宽松即将终结 流动性大潮将要转向

3年前

来源:REUTERS

路透伦敦8月16日 – 在超级宽松的货币环境主导的很多年内,投资者一直在讨论当央行的慷慨注资最终结束时全球市场将作何反应。现在流动性的大潮即将转向,他们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来适应。

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和英国央行在内的全球四大央行已向全球经济注入约13万亿(兆)美元资金,使得其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急剧膨胀。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8-21 4:00

跟贴 0

日本对华ODA援助终结 持续38年提供3万亿日元

日本对华ODA援助终结 持续38年提供3万亿日元

3年前

来源:参考消息

日本《东京新闻》9月27日刊发题为《日本对华日元贷款实施结束》的文章称,日本政府作为面向中国的政府开发援助而提供的日元贷款于26日实施结束。

文章称,今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日本这一累计超过3万亿日元(按近期汇率折算约合1770亿元人民币——本网注)的有偿资金合作完成了历史使命。它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是日中友好与合作的象征。

文章还称,在2007年度以后,日本不再提供新的日元贷款援助,但对已有的项目仍继续提供贷款。最后结束的贷款项目是青海省环青海湖流域草地生态综合治理工程,涉及5.3万公顷的植树造林、防沙坝、水利设施等,资金总额达到63亿日元。据说因为实施这一项目,困扰邻近村庄的泥石流灾害得以减少。

文章指出,日元贷款以援助中国改革开放为目的,于1979年开始实施。迄今,对华日元贷款共涉及367个项目,援助金额累计达到33165亿日元。对华日元贷款被广泛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得到发展和军力增强,日本国内要求调整对华援助的呼声高涨,贷款援助金额在2000年达到2000亿日元的峰值后开始减少。

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中国事务所负责人中里太治指出:“近些年来,中国每年平均偿还资金超过1000亿日元,还本还息都没有延迟,是优等生。”他还强调说,日元贷款“曾长期支持中国,为企业、政府、大学的交流提供了机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希_HS1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4 4:0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