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三赴日本参与细菌战诉讼

我曾三赴日本参与细菌战诉讼

3年前

来源:金华新闻网

提示: 9月25日,本报3版推出“艰辛诉讼路 风雨二十载”系列报道的第一篇《二十年过去了 三十名原告团成员仅九人健在》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目前,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媒体全文转载了本报的报道,不少有识之士呼吁社会各界加大对在世的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的关注和关爱。

hbl7993

 

【核 心 提 示】

9月25日,本报3版推出“艰辛诉讼路 风雨二十载”系列报道的第一篇《二十年过去了 三十名原告团成员仅九人健在》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目前,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媒体全文转载了本报的报道,不少有识之士呼吁社会各界加大对在世的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的关注和关爱。

近日,记者再次前往义乌市稠江街道崇山村,采访了该村唯一3次赴日诉讼的原告团成员王晋华,听他讲述自己家里的受害情况以及对日诉讼经过。

■本报记者 何百林 文/摄 黄露 制图

5天内3名亲人

死于鼠疫

个子不高,但身体结实;年过八旬,但思维敏捷;待人友善,但爱憎分明……这是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王晋华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接触王晋华,是今年9月18日在义乌市稠江街道曲江祠堂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举行的“正确的历史认知”座谈会上。当时,82岁的王晋华负责在展览馆门口对参会人员进行签名登记。当天参会的人很多,但他思维清晰,登记工作做得有条不紊,一点也不像是80多岁的老人。

第二次见面是这次到他家里采访。依然是和蔼的微笑,依然是清晰的思维,但说到75年前那场刻骨铭心的伤痛和对日细菌战诉讼时,他的神情就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王晋华告诉记者,1942年10月,崇山村暴发鼠疫后,他的伯父一家三口在5天时间里先后离世。当时,伯父只有42岁,平时身体非常健壮,是义乌火车站的一名搬运工。但身体再好,也敌不过鼠疫的毒害。伯父感染鼠疫后高烧不退,第二天就去世了。紧接着,40岁的伯母也感染鼠疫去世。之后,年仅9岁的堂兄也被传染,不到3天就夭折。就这样,在5天时间里,伯父一家三口全部死于鼠疫。当年11月,38岁的叔父也感染鼠疫,出现发烧症状,几天后就去世了。

崇山村暴发鼠疫时,王晋华只有7岁,平时寄养在姑姑家里。当崇山村鼠疫横行时,姑姑家所在的村子因为离崇山村较远,没有被波及,王晋华因此逃过一劫。尽管如此,伯父一家及叔父遭受的飞来横祸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阴影。即使到75年后的今天,每次回忆起当年的那场灾难,他都会悲痛不已。

3次赴日本参加对日诉讼

记者了解到,在崇山村9名在世的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中,王晋华是唯一3次赴日本参与诉讼及相关宣传活动的成员。

1997年8月11日,崇山村村民联合宁波、衢州、湖南常德等地的细菌战受害者及遗属代表,组成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到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递交正式诉状。当时,除原告团团长王选外,义乌只有两名原告团成员到日本参加开庭并出庭作证,分别为王晋华和王锦悌。现在,王锦悌已去世多年。

王晋华回忆说,1997年8月到日本,主要目的是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递交起诉状。之后,原告团又到日本首相府内阁亚洲司外事审议室请愿。考虑到原告团成员较多,经与日本有关方面商议,中方决定派3名原告团成员作为代表,与日本首相府有关人员会面。当时,中方派了王选、王晋华、何英珍(湖南常德细菌战受害者代表)3人,日方派了两名代表。

“当时,我被安排发言两分钟。考虑到时间有限,我简要说明了这次来日本的目的,并介绍了崇山村遭受细菌战的相关情况。我用义乌方言介绍,王选在旁边用日语翻译。我发言结束后,对方答复说,会把我说的情况向首相报告。”王晋华说。

这次赴日诉讼期间,王晋华还与原告团其他成员一起,到福井、金泽、东京、名古屋、大阪等日本多个城市参加宣讲活动,积极向日本民众控诉侵华日军细菌战的暴行。

2001年和2005年,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再次赴日参加诉讼及相关活动,王晋华也再次跟随原告团前往日本。与第一次相比,后面两次义乌赴日参加诉讼活动的原告团成员人数更多。

曾有侵华日军后人下跪谢罪

3次赴日诉讼期间,王晋华印象深刻的是日本民众对于侵华日军细菌战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种是对二战期间中国人民遭受的细菌战灾难深表同情。第一次去日本期间,王晋华参加了多场宣传活动,积极向日本民众讲述当年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的暴行。在福井宣传期间,当地的一家电视台还专门采访了他。接受采访时,王晋华讲述了崇山村遭受细菌战的相关情况。当王晋华说到崇山村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共有400多人死于鼠疫,其中20多户人家绝户时,就连采访他的日本记者也深感震惊。

在名古屋期间,一名40多岁的日本男子听了王晋华讲述的崇山村细菌战受害情况后,突然向王晋华下跪,说他的父亲当年也参加了侵华战争,在中国犯下了罪行,请求宽恕父亲的罪行。这一幕,让王晋华至今记忆犹新。

另外,在日本期间,一些爱好和平的日本友人提供了不少帮助。很多日本律师义务为原告团提供法律服务,不少人还为原告团举行宣讲活动提供各种便利,这让王晋华感到很温暖。

另一种则是对侵华日军细菌战的事实持否定态度,甚至故意阻挠原告团在日本开展宣讲活动。有一次,原告团一行在金泽举行活动揭露侵华日军细菌战暴行。一些日本右翼人士却开着汽车,用高音喇叭大喊大叫,以此阻碍原告团成员演讲,这让原告团成员非常气愤。尽管这类过激行为只出现过一次,但也说明日本还有一些人至今不肯承认侵华日军细菌战事实。

据了解,日本投降后,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从哈尔滨潜逃回日本,金泽是他抵达日本本土的第一站,据说从731部队带回日本的秘密资料也藏在金泽。二战结束后,731部队负责人体解剖的骨干曾担任金泽医科大学的负责人。

年事已高仍积极宣传细菌战事实

王晋华有3个儿子、2个女儿,如今都已各自成家立业。子女们十分孝顺,对他的晚年生活也很关心,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只是王晋华的身体越来越不好。2014年8月,他的脖子上发现一个淋巴肿瘤。由于肿瘤紧靠颈部动脉,不能实施手术,医生只能通过化疗、放疗等方式进行保守治疗。至今,他已先后接受了多次化疗和放疗。目前,他的病情基本稳定,但每周要打针两次,每月要抽血化验一次,同时每天还要坚持吃中药。

王晋华的听力还不错,能够轻松与人交流。但与前两年相比,他的视力明显下降。前两年,他还能轻松看清报纸上的文字,现在已经看不清了。尽管如此,他仍坚持有空的时候自己种点菜,说是借此锻炼身体。

对于当年的对日诉讼结果,王晋华坚持认为日本政府应该赔罪道歉。他说,现在自己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无法参与,只能将继续维权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人身上。目前,义乌市已成立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遗属协会,对于协会里的工作,王晋华的儿子也积极参与。

在崇山村在世的9名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成员中,王晋华识字较多,因此他现在还经常参与相关宣讲活动,积极揭露侵华日军细菌战的暴行。每个周日,他都会到义乌市稠江街道曲江祠堂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值班,义务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讲解,至今已坚持数年,风雨无阻。

“只要游客有需要,我就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自己讲不动为止。”王晋华说。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璠璠_HS06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16 4:08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