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钢和UACJ将在美增产汽车用铝制品

神钢和UACJ将在美增产汽车用铝制品

2 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神户制钢所(简称神钢)和日本最大铝生产商UACJ将分别在美国增产汽车用铝制品。神钢将使汽车零部件用铝材的产能翻一番,UACJ则力争在车身铝板生产方面重新进入美国。截至3月23日,特朗普政权启动钢铁和铝的额外关税已经过去整整1年。由于来自中国等的进口减少,在美国铝制品供不应求,供应链的调整将全面启动。

特朗普政权2018年3月23日对钢铁和铝启动进口限制,分别征收了25%和10%的额外关税。因此,以中国和俄罗斯制为中心,作为基础材料的铝锭的进口出现锐减,在美国铝制品整体出现供不应求。

比国际行情更高的美国铝价格2019年2月同比上涨9成。汽车领域需求量大的日本铝制品的价格也在上升。为实现汽车轻量化,车身和零部件采用铝的情况增加。

神钢将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在美国肯塔基州工厂投入约50亿日元,将用于汽车保险杠等的铝材产能从月产500吨提高至1000吨。此外,还考虑建设生产用于发动机盖等车身的铝板的新工厂。如果实现,预计最多要投资1000亿日元规模。

UACJ于2018年解除了与盈利恶化的欧洲企业的铝材业务在美合资关系,但考到行情好而讨论单独进军美国。该公司将在肯塔基州的工厂投入180亿日元,完善中间材料的增产体制。计划重新涉足加工车身用铝材的业务。

以高附加值产品为中心,提出申请的日本铝产品的8成被豁免额外关税。即使从日本出口,很多产品也不受额外关税的影响,但神钢和UACJ考虑到运输费等,决定扩大本地化生产。UACJ预测称,车身铝板需求到2020年前将增至2017年的约1.5倍,超过100万吨。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28 4:05

跟贴 0

东京地检就数据篡改问题起诉神钢

东京地检就数据篡改问题起诉神钢

2 年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7月19日电】有关神户制钢所产品数据篡改问题,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19日透露,以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虚假标注)为由已起诉作为法人的神钢。与法人一同被资料送检的4名工厂负责人则不予起诉。可能是暂缓起诉。由于篡改是长期持续且已成惯例,检方可能认为负责人没有明确认识到违法性。

立川区检察厅向立川简易法院提起诉讼。特搜部未透露法人承认与否。

据相关人士称,4名负责人在制造铝和铜制品的真冈制造所(栃木县真冈市)、长府制造所(山口县下关市)和大安制造所(三重县员弁市)3家工厂负责品质管理等。

起诉书称,神钢2016年9月至2017年9月在3家工厂制作了约300份记载虚假品质的证书,并把不符合客户要求的规格的产品交货。

神钢今年3月公布的最终报告显示,国内外23家工厂存在数据篡改行为,真冈制造所最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篡改。

问题产品被提供给国内外600多家企业,用于新干线、飞机和乘用车等。客户企业很多认为在一定程度上确认了安全性,因此在继续交易。

神钢2017年10月公布该问题。特搜部和东京警视厅搜查2课今年6月在东京和神户的两家总部及3家工厂进行入内搜查,扣押了相关资料。警视厅本月17日将神钢和4名工厂负责人的资料移送检方。(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22 4:54

跟贴 0

神户制钢所主体部门产品被暂停日本工业标准认证

神户制钢所主体部门产品被暂停日本工业标准认证

3 年前

来源:新华网

 

日本神户制钢所5日承认,受公司篡改产品数据问题影响,该公司直属的一家铝制品工厂的3种产品被暂停日本工业标准(JIS)认证。

神户制钢所5日发表新闻公报说,已接到相关部门通知,公司位于山口县的长府制造所铝挤出成型工厂生产的铝及铝合金棒及线材、铝及铝合金无缝管和铝及铝合金挤出成型材料3种产品受到暂停JIS认证的处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该工厂的上述3种产品将不得使用JIS标识。

在神户制钢所此次产品数据造假问题中,其子公司神户制钢铜管公司的两款铜管产品已被取消JIS认证。此次是神户制钢所主体业务部门的直属工厂受到类似处分,将使神户制钢所的信用进一步下降。

神户制钢所是日本第三大钢铁生产企业,除钢铁产品外,还生产铝、铜等有色金属以及工业机械。该公司10月8日承认篡改部分铜、铝产品的检验数据,将未满足客户要求的产品充作合格产品供应给客户。相关调查仍在继续。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马钰_HS5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2-11 4:19

跟贴 0

受神钢丑闻影响 日本玄海核电3号机组拟推迟重启

受神钢丑闻影响 日本玄海核电3号机组拟推迟重启

3 年前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11月24日电 据日媒报道,关于日本九州电力公司此前力争2018年1月重启的玄海核电站3号机组(位于佐贺县),正在协调推迟到2月以后一事。

报道称,这是因神户制钢所篡改产品数据问题而需要展开调查。与3号机组同时通过审查的4号机组原计划明年3月重启,但也可能联动推迟。

关于九电已通过重启审查的玄海核电站3、4号机组与已重启运行的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鹿儿岛县),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要求调查是否使用了神户制钢的产品。
经确认,玄海核电站反应堆安全壳的钢筋、重要设施的焊接材料等使用了神户制钢产品。然而,这些产品均是在其他工厂生产而非篡改数据的工厂,据称品质方面不存在问题。

围绕玄海3号机组,2017年1月通过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的重启审查,4月获得了日本佐贺县等当地的同意。此外,汇总设备设计的工程计划与汇总运用规则的保安规定获批等手续也已完成。

据悉,玄海3号机组目前正在进行重启前现场确认机器与设备性能的“使用前检查”,当地相关人士对于停滞于最终阶段表示“希望能顺利重启”。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马钰_HS5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1-26 4:13

跟贴 0

日本神户制钢称五大原因导致该社质检数据造假问题

日本神户制钢称五大原因导致该社质检数据造假问题

3 年前

来源:中青在线

11月10日下午,神户制钢所向日本经济产业省提交该社质检数据造假问题自查报告,社长川崎博也在记者会上再次谢罪并说明报告内容。

该自查报告认为,五方面原因导致该社产品质检数据篡改问题的产生:一是偏重收益评价的封闭性组织风气;二是工厂运营缺乏均衡性;三是品管程序不完整招致违规行为;四是遵守合同规定内容的意识低下;五是总社组织体制不健全,监管机制缺失、品管职能弱化。

10月8日,神户制钢所篡改产品质检数据丑闻曝光。综合日媒近期关联报道,该社篡改产品质检数据行为存在长达数十年;近年的篡改行为几乎覆盖该社全系列产品;篡改行为直接发生在工厂质检一线,管理层有的直接参与篡改,有的长期对之放任自流;该社甚至连客户都认为质量水准高得不可能实现的订单也接收;已有超过6000家国内客户和众多国际客户受影响。

很显然,神户制钢篡改质检数据事件牵扯的不仅仅是企业信誉问题,而很可能是一起性质极其严重的产业违法犯罪行为。该社自查所得五方面原因恐怕无法说服内外客户和股东,至今没有日本政府部门表明自身应当为行政监管失职承担责任。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谭语_HS369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1-13 4:05

跟贴 0

数据造假引担忧 日本国交省对神钢实施入内检查

数据造假引担忧 日本国交省对神钢实施入内检查

3 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微信截图_20171024144656.png

  资料图

  海外网10月24日电23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对神钢大安工厂(位于三重县)实施了入内检查。大安工厂存在篡改铝制品数据问题。三菱重工业公司正在研发的首款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MRJ也使用了神钢的铝制品,国交省认为有必要确认安全性。

据日本共同社中文网报道,除大安工厂外,真冈制造所(位于栃木县真冈市)、长府制造所(位于山口县下关市)等也篡改了铝制品数据。由于产品被广泛用于汽车、新干线、航天等领域,国交省计划今后推进调查。

对大安工厂的检查预计将进行至25日,内容包括调查质量管理体系以及是否存在已查明的数据篡改之外的其他违规。三菱重工表示,数据篡改事件对MRJ的安全性没有问题,对研发计划也没有影响。

问题铝制品是不满足与客户商定规格的不合格产品,修改了检查证明书的数据。向东海铁路公司(JR东海)新干线出货的部分产品质量低于“日本工业标准”(JIS)标准。

目前,美国飞机巨头波音公司等海外制造商也已展开调查,美国司法部要求神钢的美国子公司提交资料。欧盟(EU)的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建议暂停采购等,影响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扩大。(文/海外网 巩浩)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郭志威_HS14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1-1 4:44

跟贴 0

造假风波继续:空客公司调查是否使用神钢违规制品

造假风波继续:空客公司调查是否使用神钢违规制品

3 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据日媒报道,关于神户制钢所的数据篡改问题,欧洲飞机巨头空客公司已着手调查是否使用了数据造假的神钢制品。海外制造巨头陆续开始调查,篡改问题的影响在海外也在扩大。

据悉,美国飞机巨头波音公司也已着手调查。美国汽车巨头通用汽车(GM)以及福特汽车也开始了调查。

报道称,空客没有直接从神钢购买问题制品,但正在调查是否存在经由零部件供货公司购入的情况。公关负责人表示,“有交易往来的零部件供货公司中,是否有从神钢采购原材料的企业,目前还不清楚。”

神钢13日新公布9种制品违规,涉及的购买方增至合计约500家。金融相关人士难掩忧虑称,“全面情况尚不清楚。不知道在海外出现索赔时将会怎样”。

神钢董事长兼社长川崎博也12日曾就违规制品明确表示,“钢铁制品不在其中”,然而13日的记者会上推翻前言称特殊钢等制品有违规。该公司的信誉大跌。交易企业或有可能要求修改合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张怡_HS2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22 4:27

跟贴 0

神户制钢承认下属子公司违反日本工业标准相关法令

神户制钢承认下属子公司违反日本工业标准相关法令

3 年前

来源:人民网

涉嫌篡改产品数据的日本神户制钢10月20日承认,其下属一家子公司存在违反日本工业标准(JIS)相关法令的行为,以及集团的一线工厂存在妨碍品质自检的行为。

神户制钢所当天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发表公报,承认其子公司神户制钢铜管公司篡改了一种拥有JIS标识的无缝铜管的检测证明书数据。

据悉,JIS认证机构日本品质保证机构19日起就此展开调查,并于20日指出,神户制钢铜管公司在2016年9月前发货的产品中可能存在不满足JIS的产品。一旦确认,该产品可能被取消JIS认证。

神钢还承认,其铝铜业务部门位于山口县下关市的长府制造所存在妨碍产品品质自检的行为。公报说,包括部分管理层在内的公司员工,在实施品质自检过程中,刻意瞒报尺寸不符合客户指定标准的产品的质量检测数据。

另外,神钢下属专门从事厚钢板切割加工的子公司神钢钢板加工公司在2015年11月至2017年9月之间出厂的近3800吨厚钢板加工品未全部按照客户的要求测定钢板厚度,而是捏造了测定数据。

不过,公报说,神钢钢板加工公司在加工过程中并未改变钢板厚度,所以产品安全性能方面没有问题。

神户制钢所是日本第三大钢铁生产企业,除钢铁产品外,还生产铝、铜等有色金属以及工业机械。该公司8日承认篡改部分铜、铝产品的检验数据,将未满足客户要求的产品充作合格产品供应给客户。随着调查的展开,目前已确认存在篡改数据问题的产品共计13种,约500家企业受牵连。但截至目前的调查尚未确认有产品不符合JIS规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郭佳_HS01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22 4:20

跟贴 0

日本神户制钢所老员工证实:数据造假至少有40年

日本神户制钢所老员工证实:数据造假至少有40年

3 年前

人民网-日本频道

人民网东京10月18日电 据《每日新闻》网站报道,日本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神钢)一名老员工日前透露,神钢篡改品质检测数据问题至少可追溯到40年前。

目前神钢对外公布的采用问题产品的企业约有500家。在8日的记者会上,副社长梅原尚人表示,数据造假问题大约从10年前开始。但是,近日一名上世纪70年代曾在神钢工作的老员工透露,“至少在四十年前,在制造现场就经常使用‘特别采用’这个词了,并不是最近才开始的”,未达到客户标准的“特别采用”铝板在未获得顾客许可的情况下就发货了,“好像是篡改了检查合格证”。

另外,一位居住在关西的资深员工表示,“钢铁制品的数据造假至少有30多年了”。用于汽车部件的钢铁制品在制造过程中需要热处理,根据处理方法的不同会出现品质上的差异。“在品质检测结果出来后,只要一部分达到合格标准,就作为合格品发货了”,“这应该就属于对监测数据篡改”。

同时,神钢美国子公司17日称,美国司法当局已要求其提交数据造假相关产品文件。神钢表示将会配合调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黑子_HS13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20 4:25

跟贴 0

日企丑闻缠身 日本”工匠精神”的牌子砸了吗?   

日企丑闻缠身 日本”工匠精神”的牌子砸了吗?  

3 年前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以“工匠精神”、信誉至上著称的“日本制造”怎么了?最近,丑闻缠身的日本企业已被这个问题压得喘不过气。10月16日,日本日立制作所为英国制造的城际高铁列车投入商业运行时,因技术问题造成延误,并发生漏水等故障;8日,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产品以次充好以及篡改质检数据的丑闻开始发酵,美国司法部昨天甚至开始介入,要求该公司提交向美国客户出售的不合格产品的相关信息;2日,日本日产汽车集团6个工厂的质检人员被发现不具有质检知识和资格,却长期负责整车质检工作。连同三菱汽车、铃木汽车、三井住友建设,这些大名鼎鼎的日本公司都在这两年的“造假名单”上。甚至,隐瞒安全气囊质量缺陷的高田公司今年6月申请破产。日本公司的形象狼狈不堪。追求品质、诚信、进取,日本人曾经引以为骄傲的这些坚持去哪儿了?“日本制造”走下神坛,映照出企业精神的坠落。

变化

“我曾走访位于广岛县的马自达工厂。当时,这家工厂还处于从2008年雷曼危机的冲击中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时期……带我们参观的工厂职员宫胁克典嘀咕道,‘这么说恐怕会让上司生气,但雷曼危机时期我们的确挺开心的’。据他说,当时生产线停工,工厂的员工无事可做,便忙着进行改善,例如想着制作可以配合员工步伐移动的喷枪等。很多智慧成果后来都在工厂得到实际应用。”《日本经济新闻》撰稿人杉本贵司16日的文章以此为例说,精通现场工作的员工的点子相互碰撞,不断推进以1毫米、1日元为单位的改善,这些点点滴滴将日本制造业推上了世界之巅。

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的美国著名学者傅高义(Ezra Vogel)在其畅销书《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1979)中写道,在“终身雇佣制”下的日本员工,“不会反对新技术,也不会由于技术革新而感到头痛,害怕自己落后于时代”,因为他们不用担心因技术水平优势不再而失业。相反,他们“为了公司的发展,对于引进新技术十分热心”。

然而,如今情况已大不相同。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对《环球时报》说,近年来他在日本企业生产一线看到最显著的变化是,以前工人都是企业职工,着统一工作服,但现在,正式工、合同工和临时工穿着不同的衣服在一起工作。“合同工、临时工在很多公司占30%至40%的比例,越是艰苦和需要技能的工作,越是靠这些临时人员完成,没有技术资格的人也会被派到一线滥竽充数。”技术熟练度无法保证,创新就更谈不上了。

与神户制钢所有过业务往来的日籍高管山田(化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的“终身雇佣制”用员工一生的安稳换来他们对公司的绝对忠诚。在那种背景下,可以培养出高度掌握技能的专业人士。然而随着近年来日本企业引入欧美经营理念,“终身雇佣制”瓦解,日本企业文化也从“珍爱员工及其家人”转向“股东权益优先”。加上“失去的20年”迫使业绩低迷的企业裁员,员工与企业的矛盾加剧,这也为一些员工采取不正当行为提供了土壤。

与生产一线相关的变化不止这一点。陈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过去在很多日本企业,无论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硕士还是博士,入职后都会被派往生产一线,与工人一起工作几个月。在之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基本就是普通职工,没有任何职称,到接近50岁才获得课长职位,再过数年晋升为部长。日本企业的管理者往往被要求对企业内工厂相当了解。

“但日本一名上市公司的部长曾对我说,现在日本企业,尤其是大企业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官僚化。大量管理人员只知道参加数不清的会议,看数不清的报告,不断确认传承企业精神等内容,很少直接去一线视察、改进生产方法,他们对一线既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出了问题后,就在无数摄像机和照相机前弯腰道歉。”陈言说,那些喊口号最卖力的人,往往最有晋升的机会,但这些人并不具备“工匠精神”,也缺乏创新的勇气,因为创新往往与风险共存。

原因

说起日本企业精神,《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日企业人士和学者提到最多的便是:质量、诚信、进取。正如《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一书所言:日本人总是比别人更富于理想和上进心。日本人的生活态度使外国人觉得,他们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干劲,有完成工作任务的严肃态度,衣着整齐,彬彬有礼。

一名驻日资深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不少日本企业“堕落至此”,“非常令人痛心”,因为日本优秀的企业精神,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来如一日的精益求精积累而成的。

截至2016年底,日本百年企业的数量已超过2万家,平均100家企业中就有一家百年企业,堪称“百年企业的宝库”。这其中经营超过200年的企业更占据世界总数的一半以上,包括成立于公元578年的寺庙建筑企业“金刚组”、成立于公元705年的“西山温泉庆云馆”等。“感觉困难的时候该做的不是放弃诚信原则,而是要再尝试。今天跟昨天比,明天跟今天比,绝对不能输。”庆云馆第52代传人深泽曾说,“我想守护祖先传承下来的东西……”

“祖先传承下来的东西”是什么?专攻一门技术,经过长时间的专注成为某个小领域的王者。比如,全球唯一掌握一种超小塑料齿轮的生产与加工技术的企业就在日本。这种齿轮最小的仅百万分之一克,直径0.149毫米。从顶级汽车到顶级钟表,很多关键部位都需要这种齿轮。

“在技术上、设备上一丝不苟,不追求数量和速度,品质最优先。”一名常年与日本企业合作的中国制造业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起他眼中的日本企业精神。但他表示,这种精神大约在10年前的金融危机开始出现下滑。陈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神钢丑闻爆发后,一名日本大企业的高管对他说,“我们在生产规模上越来越比不过中国,希望靠多品种、高质量来维持生产,但这不能保证企业一直能拿到订单。我们在生产成本的下调上,每天都感到巨大压力”。使用神户制钢所产品的一个日本车企高管加藤(化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以神户制钢所的技术水平,无法满足客户要求的可能性不大,该公司也一直在盈利,应该不存在资金问题。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节省成本,加快生产速度”,因为包括车企在内的公司都希望能采购“又快又便宜”的产品,神户制钢所本身就有良好的口碑,这样做更有利于争取订单。

上述中国制造业人士以钢铁产业为例,还提到日本企业精神坠落的另外两个因素:高层的“自信”与中层的“忧虑”。“日本钢铁厂的很多设备相对陈旧,很多时候无法达到最新产品要求。如同太平洋战争中,虽然美国的武器先进得多,但日本仍相信‘人定胜天’一样,日企高层固执地认为他们的产品已是世界最高水平,完全可以用技术和经验弥补设备不足。所以当中层人员提出设备更新时,他们会置若罔闻。设备跟不上无法满足客户需求,继而会失去客户,对上对下都无法交代的中层只能‘灵活处理’,最终导致问题大爆发。”

加藤也表示,日企员工一般不会特别意识到某种“企业精神”,而是想着“认真做产品”。当他们发现问题,会向中层领导汇报,害怕承担责任的中层这时就会考虑向高层说明情况后的“连锁反应”:拿不出解决方案,向高层领导无法交代;对客户,有无法按时交货、失去订单、赔付违约金的风险,因此不如想办法隐藏。“负责全课的课长(日本企业中层),责任心很强,在企业内,可以说精力最旺盛的就是他们……课长必须避免陷于琐碎的事情里,必须从大局、全局出发来掌握公司的情况……”傅高义在其书中描写的日企中层,显然已不是上述中日企业人士口中那样“负责任”的管理人员。

常态

加藤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不认为日本制造的产品真的变差了,只是不时爆出的丑闻让这种“精神”有所松动。因为外界会说“日本大公司都这样,其他公司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从而逐渐失去了对日本企业的信赖。

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日本企业人士往往绕开有关企业精神的话题,而着重向记者解释有关近期神户制钢所丑闻的“复杂性”。日籍高管山田就说,“原材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不尝试按照客户要求制造产品,就无法明确知道能否满足需求,像是赌博”。以他曾经手过的用于制造导弹、火箭、潜艇等设备的材料为例:“为满足客户的数据要求,需要进行大量实验,往往按照5至10倍的量生产以防万一。即便如此,也难以保证整个过程中不出现任何差错,在交货时间面前,可能就出现了‘差不多就行了’的情况。这当然是不对的,但日本三等产品的质量常常优于其他国家的一等产品。”山田强调,虽然神户制钢所的信誉遭到重创,但其在市场上的不可替代性非常明显。除了神钢以外,同等质量的高级铝制品只能从德国进口,成本高出1.5倍,交货时间至少慢2倍。“神户制钢所主动公开丑闻的相关情况,敢于承担责任,这也是日本企业精神尚存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吧。”

有日企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近年来,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成为国际舆论热议的话题,外界随之对“日本制造”的期待更高,关注度更大,一旦发生丑闻,产生的负面影响看上去就更恶劣,“其实,有关企业的丑闻在日本社会一直都有”。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19 4:56

跟贴 0

外媒:神钢丑闻进一步暴露“日本制造”招牌裂痕

外媒:神钢丑闻进一步暴露“日本制造”招牌裂痕

3 年前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中新网10月16日电 据外媒报道,在曾经被受推崇的“经连会”系统下,日本制造商与供应商之间基于信任的紧密合作关系,让“日本制造”成为工业品质及可靠的代名词。但这个美名已经在过去几年凋零。神户制钢所篡改数据丑闻只是一连串日本企业造假丑闻的最新一起,让日本企业的高品质招牌再受打击。

日本未能跟上合规标准

报道称,神户制钢所丑闻的曝光,看起来可能是日本政府推动加强公司治理所带来的结果。但问题根源其实是,日本制造业者在艰苦面对国内市场萎缩及全球竞争加剧之际,未能跟上现代的合规标准。

随着企业焦点从轻松的套交情业务转移到市场运作机制,日本制造业者不得不参与价格竞争,并努力扩大客户来源。

“全球竞争不断增强,迫使日本制造商削减成本以提高效率,同时还要完成通常难以达到的生产配额,”Tokyo Kasumigaseki律所的律师Motokazu Endo表示。

“企业集团”制度以前是日本汽车产业的根基。汽车产业顾问及罗兰贝格合伙人Hitoshi Kaise表示,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那些汽车厂商现在减少对供应商的投资,而且用于检查那些供应商工厂产品的时间越来越少。

此外,由于人口萎缩和来自亚洲邻国的竞争加剧,日本经济陷入了长达几十年的低迷状态。

早稻田大学教授及企业治理专家Hideaki Miyajima表示,这些压力有可能削弱了日本企业的竞争能力。

走得太远

无良制造商的名单很长,而且上榜者还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日产汽车因违反安全检查规定,被迫召回最近三年在日本出售的所有新车。

铃木汽车和三菱汽车现汽车能效测试造假丑闻;而现已申请破产的安全气囊生产商高田,以及东洋橡胶工业和旭化成也均曾爆出不正当行径。

“虽然着重于目标在一开始是正确的,但做得过度了,许多无法达到目标的企业得靠蒙骗。”生产品质专家暨文教大学教授Hiroshi Osada称。

专攻企业合规的律师Nobuo Gohara表示,过去15年来合规规则趋于严格,但许多日本企业仍遵循以往的惯例行事。他在奥林巴斯2011年爆出会计丑闻后曾参与对该国公司的审核。

“工厂内潜藏许多这类问题。”他说。

悉尼科技大学企业治理专家Thomas Clarke教授指出,随着其他亚洲经济体的产品质量标准和可靠度不断提高,日本恐有输掉之虞。

董事会也需改善

此外,问题还不只是数据造假。专家指出,应当对日本企业的董事会成员予以更多关注。

目前,日本东芝仍在应对会计丑闻,而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运营商东京电力也被指存在一系列不当行为。日本核监管机构上周称,日本原燃违反了安全规定,其六所村核电站伪造记录称安全检查已经完成。该核电站的启动数据已经推迟公布了23次。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祝羽麟_HS24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17 4:24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