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人数翻二十倍!日本高中海外教育旅行疯台湾他们来学什么?

书摘》人数翻二十倍!日本高中海外教育旅行疯台湾他们来学什么?

3か月前

来源:新头壳

野岛刚的新书《看见不一样的日本》。图:时报出版/提供
更多影片
[新头壳newtalk] 日本的学校会举办「教育旅行」,这样的固定活动世界少有,通常是在国中、高中各办一次。

在我参加教育旅行的一九八0年代,多半是去京都、奈良参访古都。年轻人对古都没什么兴趣,白天看了什么,我没印象,但晚上在旅馆和同学熬夜「枕头大战」却是快乐的回忆。

最近,教育旅行的地点愈来愈多元,选择海外旅游的学校也变多了。把教育旅行拉到海外举办的学校里,公立高中占了10%,私立高中则超过三成。

学校把海外教育旅行变成招募亮点的也不少。美国、澳洲都是热门选项,但大批学生一起出游,还是以邻近国家较为理想。

其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的现象是:前往中国、韩国的团数锐减,以台湾为目的地的团数急速增加。

前往中、韩的教育旅行减少,理由很简单。除了双方政府层级的对立,把孩子送到那里,偶尔还会碰上抗议日本的游行,让家长或学校担心,因此无法成为理想的校外旅游景点。

而对日本抱持善意的台湾,则令人安心,较受欢迎。故宫博物院、九份等,都是可以轻易到达的大型热门景点。美食、夜市等,也是吸引年轻人的要素。

因此,常有素未谋面而貌似老师的人,透过脸书等管道来问我,教育旅行应该带学生到台湾哪里看看。找我去演讲的请托也常有,最近一次的教育旅行行前演讲,就是在我从未去过的兵库县丹波市。

这里保有古风的街道,是日本知名栗子、黑豆产地,还有兵库县少有的名门学校—柏原高中。

柏原高中二年级的两百四十位学生,要在(二0二0年)十一月中旬到台湾教育旅行。他们以行前准备之名,请我去演讲。特别的是,为了教育旅行,所有学生还预先购买了我的书《台湾十年大变局》。

这本书原先设想的读者是大学生以上的族群,但从这批学生会前给我的提问来看,演讲前就拿到书的他们,几乎都认真读完,对台湾的历史、政治、国际关系有一定的理解。

两个小时的演讲,话题从台湾美食到政治、两岸关系一应俱全。

「被视为台湾名产的小笼包,其实不是台湾原有的料理,而是上海菜,但为什么会变成台湾菜呢?」

「台湾总统府明明是日本人盖的,为什么台湾跟韩国不一样,没有破坏日本时期的建筑,而是延续使用至今?」

「为什么渡边直美、莲舫这些台裔艺人、政治家会在日本成名?」

我从贴近生活的话题中抛出疑问,牵引出背后的大哉问。认真听讲的他们,眼中散发着光芒,让演讲的我也感到这段时光非常有意义。

我在演讲中也特别强调,我们日本人需要思考台湾问题的重要性。

现在,日本的一切都算稳定。「只要交给首相安倍晋三,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气氛正在日本社会蔓延。不管是年金、国债或中国议题,好像什么都不去想也没关系。这股「温水般的空气」正在扩散。

但在台湾,不管是两岸关系、身分认同、国家的未来等,都无法轻易找到解答,许多难题都让台湾民众议论不绝。

此外,同性婚姻、反核、如何与外国人共处等,这些日本缓步处理的问题,却在台湾进展快速。

这应该是刺激这些年轻人思考的大好机会,让他们针对日本没有而台湾做到的,提出「为什么」的疑问。

我认为,平常对高中生来说,听两小时的演讲非常困难,但这次的演讲他们好像全程精神贯注,甚至还有几位学生主动举手发问。

其中一题问到「怎么在台湾的夜市杀价?」,也让我笑了出来。

从日本到台湾的海外旅游人数正大幅增加。二00五年不过二十五所高中,总计两千多人。二0一六年却增加到两百六十二间学校,共计超过四万人。

以海外为目的地的教育旅行里,近四分之一的参加者到了台湾,是理所当然的首选地,这个数字至今仍在增加。

为提供协助,在日本几位学者与日本台湾学会合作之下,也成立「日本台湾教育旅行支援学者连线」(SNET 台湾),针对高中和参加旅行的学生持续举办讲座。

学生们即将要体验的台湾之旅,也许会改变他们的人生,让他们此生都

变成台湾的粉丝,支持台日关系往前迈进。或许,说不定也会成为我的忠实读者。

总而言之,万事万物的「初体验」都很重要。我们对人的看法,某种程度都受到第一印象的影响。我的「台湾初体验」是一九八八年。

大二的我,参加台湾政府举办的国际交流活动,邀请日本年轻人到台湾两星期,跟台湾的大学生一起走访各地。欢迎活动上,我还跟当时总统李登辉握手,是很快乐的旅行。此后三十年,我对台湾的好感,至今没有动摇。

柏原高中举办的台湾教育旅行,今年是第八届。二0一一年东日本大地震后,隔年就开办至今。在那之前,他们是到长野滑雪,后来改至台湾旅行获得好评,未来也会持续办下去。柏原高中于一八九七年创立,是日本开始统治台湾的两年后。种种因素,让该校与台湾结缘。

我期待,他们到台湾教育旅行能延续十年、二十年,进而培育出促进台日关系的优秀人才。

本文转载自时报出版《看见不一样的日本》/作者:野岛刚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2-4 4:28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