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疫情中的暑假依然丰富

留学生:疫情中的暑假依然丰富

4 個月前

来源:环球时报

一辆房车从德国开往意大利。在疫情中,欧洲一些留学生选择自驾房车旅游以躲开人群。

本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田秋 青木 孙秀萍 本报记者 张雪婷

绞尽脑汁寻找“线上实习”

留学生2020年的暑假,和往年不太一样——少了许多结伴出游、跑实习接触社会,多了更多“宅”在家、在网上“云度假”。不过,这段疫情下的特殊时期,留学生们也想尽办法不让宝贵的假期荒废掉。“失去了几个月的上学时间,我们也在慢慢寻找能适应后疫情生活的方式。”《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多个国家的中国留学生,了解到他们在这次假期的种种安排。

从大学生的角度来说,暑假不仅是一段休息的时间,更是一个脱离校园历练自我的机会。对于已经停课几个月的留学生来说,今年的暑假更不是“疯玩”的假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一所知名大学读研究生的姚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感慨道:“来到美国之前,本来是想好好利用假期时间四处游玩,但是现在我反而只想赶紧趁这时候把实习和课业再多补补。”

今年在美国申请暑期实习前所未有地困难。首先,有关部门的实习许可办理效率大大下降,大多数用人单位已经停止了招聘和面试。其次,即使拿到工作许可,不少单位原本的实习生岗位也被削减甚至取消。

但是,这些困难并挡不住学生们实习的热情。正在读国际金融专业的姚同学对记者说,美国高校的暑假一般有3个月,自己早在学期结束前就安排好了两个实习工作,这两份实习都可以在家远程完成。“第一个实习是约持续8周,是在一家智库做助理研究员。我的日常工作是整理当天国际金融相关的重大新闻,通过邮件发给单位。除此以外,助理研究员每隔一周自拟一个专业方面的话题,写一篇论文提供给单位的官方博客。”姚同学说,类似的实习工作其实很多,早在疫情前,一些用人单位就已经开始增加这种线上实习的岗位。“第二份实习还没有开始,不过按照招聘通知来说,应该是帮忙整理一家慈善组织的数据。”

除了在外面申请实习,多数高校都设有暑期学校,如果能够申请到在线进行助教、助研、判分员的工作,是非常安全稳妥的。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职位大多由硕士生和博士生担任,但本科生也并非全无可能。另外,也有一些学生得到了在网课期间为学校进行“技术支持”的工作,包括维护网站、在线帮助遇到技术疑难的师生等。

根据欧盟的数据显示,2/3的留学生平时兼职打工,暑假打工的留学生更多。按照规定,在德留学生一年打工时间不能超过90个整天或180个半天。很多留学生都会利用暑假实习打工,凑够平时的最基本生活费用。

“今年各行各业面临失业大潮,给学生的实习和工作很少。”德国大学生服务中心秘书长梅耶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许多现场校园招聘活动也被取消。不过,记者发现,德国多家线上招聘平台仍有一些面向大学生的实习机会。尤其是信息学、医学、化学等专业,在疫情中特别需要实习生。

慕尼黑大学信息专业留学生王同学目前在德国SAP公司打工。他对记者说,自己就是通过线上招聘会获得实习机会的,面试也是通过视频进行。“因为是第一次尝试线上面试和实习,有一些紧张。”王同学目前以线上实习为主,主要进行一些编程等,每周会去公司一次。

汉堡大学经济管理留学生黎同学在一家德国著名服装企业“线上实习”。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是帮助该品牌在中国市场做“线上营销”,主要是在社交媒体上做文案和短视频等。

在日本的留学生群体中有一个玩笑话,即“没打过工,留学生活就不完整”。据日本WeXpats Jobs网站调查,大约有30%的在日留学生在疫情期间被迫停止打工,还有80%的留学生工作量减少、工时缩短等。值得注意的是,表示自己受影响最少的留学生中,多为日语水平等级考试一级资格获得者。可见在日本打工,提高语言十分重要。

在东京上学的江同学最近对日本疫情十分担忧,同时也不想荒废自己一个月的假期,便找到了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实习。“我在一家书店打工,大概是一个月的时间。因为疫情的缘故,客人变得较少,店员也因此不需要那么多。我现在每周去两次书店,帮忙整理书架和新进的书籍,其余的时间在家协助画宣传广告、做标签,偶尔还会负责一些联系出版社之类的工作。”江同学说,虽然这份实习并不能赚到很多钱,但是自己更重视的是这份经历。

补课、兴趣班、自媒体

“该上学的时候没好好上,只能靠假期来疯狂补课啦!”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在美国纽约读研究生的乔同学如此自嘲着。已经在家“宅”了三个多月的乔同学表示,虽然学校有网课,但对于他毕业之后的工作计划来说远远不够。

正在修读经济专业的乔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自己毕业后想申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也是通过对该部门的了解,认识到自己在专业知识上的不足。“在学校学的只是专业上的基础知识,实际上到了工作单位之后,他们还会提供无穷多的课程和培训,只有通过那个门槛,才能真正胜任这份工作。”乔同学说,他在假期这段时间每天观看IMF提供的免费线上课程视频,也阅读了一些专业相关名著,希望能在疫情结束后以最快速度进入状态。记者从乔同学分享的课程网站(下图)了解到,不少美国高校、智库和专业组织都会提供免费线上课,从课程大纲上看较为专业,有严格的课程设置和考试安排。

在欧洲的留学生也不忘记利用暑假“查漏补缺”。在柏林洪堡大学自由大学学习传播学的吴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下学期仍旧只有网课,可能无法按时毕业。因此,他现在利用暑假时间来补足自己的专业知识。让吴同学等其他中国留学生得到安慰的是,许多德国大学专门在暑假提供各种补习课程,由教授或助教给予辅导,甚至还增加一些线下的辅导课,解决了学生们的后顾之忧。

课程学习是一方面,“兴趣学习”也成为学生们一个热门选择。《环球时报》记者发现,往年许多中国留学生爱在暑假做代购。而今年暑假由于经济形势不好、外出购物也不方便,一些留学生开始热衷做主播和自媒体。在柏林艺术大学留学的情侣田同学和刘同学一个做主播,一个拍视频,忙得不亦乐乎。

另一名在日本留学的郑同学因为取消了所有的旅游计划,且暂时无法回国,因此在网上报名了一所艺术院校提供的“3D动画入门”课程。“其实我的专业是政治经济,和编程、动画毫不沾边。动画一直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爱好,但是因为学习太忙,我从来就只能做做观众。今年趁着暑假有些时间,我想要实现这个童年梦想。”虽然现在他还在学习最初级的软件使用教程,在外人来看甚至有些枯燥,但郑同学每天都兴致勃勃地联网上课。“我没有想到在这次疫情中,竟然也有这样小小的收获。”

据日本NHK电视台官方网站报道,今年很多企业因疫情停止招新,因此在日大学生展开就职活动的时间也大大提前,目前已经有约80%的大三学生向提供实习机会的公司提出申请。由此可见,中国留学生也不能大意,应该利用假期尽早开始了解招聘信息。

自驾去近处进行“小旅游”

虽然全球疫情来势汹汹,但也不意味着留学生不能在安全的情况下酌情选择出游。几名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同学表示,今年他们会尝试自驾游,且寻找人群不太密集的“小众”旅游地。

由于在德国,留学生最多只能打工90个全天,因此很多学生还是希望今年能在假期出去看看。德国科隆大学的留学生陈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本来这个暑假计划自助游到西班牙、葡萄牙,但是坐飞机太危险了,所以她和几个朋友将目的地改成距离较近的德国、法国、瑞士和奥地利,并选择相对安全的火车游。

相比之下,汉诺威5个中国留学生的假期旅游更有特色。他们租了一辆房车,准备畅游德国。这个小组的组长林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房车每天租金100多欧元,分摊到每个人身上并不贵,加上加油费、露营费等,与普通的背包游差不多。德国有大约2800个房车露营地,露营地里有各种设施。在疫情中,房车游可以接近大自然,又可以避开人群。

在美留学生也对自驾游跃跃欲试。在芝加哥上学的吴同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和两名好友准备近两周在附近来几场“说走就走的旅游”。“我们看好了周围一些不太知名的景点,有一些自然公园、规模较小的乡镇博物馆、不认识的名人故居等,每个地点大概开车一两个小时到几个小时不等。我们先调查好目的地在疫情中是否还营业,基本保证能当天往返,这样就不用考虑住宿问题。”在吴同学的计划中,她认为这样的“小旅游”更能体验当地风土人情。

“前一阵我们参观了一个车程3个小时的名人故居,是一处美国南北战争中建立的三层小别墅,里面放了很多老照片、旧家具,还有一些介绍这个家族故事的标牌。其实我们也不认识到底是什么名人,但通过这一趟小旅游,也了解了一些美国历史。那个小镇上的人一直将这处故居当做镇上的一个宝藏,无人不知,说起的时候都很自豪,很能体现当地民风。”当然,吴同学也对记者说,自己也很想去那些国际知名的旅游胜地,只是因疫情不得不放弃。“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想找到快乐度过假期的方式。”

2020-7-28 3:4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