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经典画作来台各角度看富岳36景

浮世绘经典画作来台各角度看富岳36景

1年前

来源:udn

日本名画家葛饰北斋在72岁时创作毕生杰作「富岳三十六景」,即将在台湾举办的「江户风华—5大浮世绘师展」展出36景中的「凯风快晴」,描绘富士山在朝阳下被染成赤红的景象。

由日本神户新闻社策划的「江户风华—5大浮世绘师展」,从2019年4月在日本姬路市展出,后续到波兰巡展,今年到台北展出146件经典浮世绘真迹画作,今天下午先在中正纪念堂开箱3件画作。

日本神户新闻社代表人大谷竜辉表示,这次展览的展品全都是向日本知名浮世绘藏家中右瑛借展,今年85岁的中右瑛有近5000件的浮世绘收藏。大谷竜辉指出,中右瑛认为这么有价值的藏品应该要展示给外界,因此在日本各地的博物馆、美术馆,都有展出中右瑛收藏的浮世绘画作。

大谷竜辉表示,葛饰北斋在72岁时以富士山不同角度的样貌为题材,创作「富岳三十六景」系列,原本计画要画36幅,后来又追加10幅,因此这系列共有46幅版画。

今天开箱的第1件画作多数人都不陌生,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冲浪里」,画中的海浪时常出现在各类设计商品。画中汹涌的浪里有3艘船被大浪夹击,船上的人们似乎就要被大浪吞噬,然而在动态的海浪远方,却是一动也不动的富士山,一动一静之间形成强烈对比。

大谷竜辉说,虽然无法得知葛饰北斋是否亲眼见到这种景象,但后人推测,这样的画面只有亲自在暴风雨中出海才能见到。而这幅画作在江户时期就深受人们喜爱,至今不只亚洲人,连欧洲人也很喜欢。

第2件开箱作品「富岳三十六景-凯风快晴」,描绘晚夏到初秋的早晨,从山梨县远望着富士山在朝阳的沐浴下,被染成赤红的景象,此画作因而有「赤富士」的称号。

大谷竜辉提及,由于通红色的浮世绘在江户时期很少见,当时人气颇高,印版师为了满足大众需求,用色越来越夸张,因此在不同版次复印上会有不同的红。

第3件开箱歌川广重「大桥骤雨」,画中描绘午后突来的大雨,看着桥上奔走躲雨的人们,画面上方用浓墨渲染绘出黑云,雨水以不同方向的线条表示雨势强劲。由于这幅画是俯瞰角度,在江户时期很少见,也深受江户人喜爱,之后印象派大师梵谷深受作品影响,也曾以油画临摹此画作。

「江户风华—5大浮世绘师展」1月18日至4月19日在中正纪念堂1展厅展出。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16 4:28

跟贴 0

葛饰北斋两幅晚年亲笔画首次现身日本

葛饰北斋两幅晚年亲笔画首次现身日本

1年前

来源:共同社, 文体娱乐

【共同社11月2日电】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的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1760至1849年)晚年所绘亲笔画“富士见西行图”与“藻鱼图”得以确认,2日在京都市中京区池坊会馆召开的研讨会上首次现身日本国内。

“富士见西行图”(1848年)几年前在美国被发现。虽然没有描绘富士山,但在构图中以歌人西行眺望的方向及远景中的桥

予以暗示。该画作被认为可以品味北斋晚年的境界。绘有平鲉的“藻鱼图”(1847年),装裱采用了江户料理老店“八百善”的菜单。

两幅作品盖有以汉字“百”为图案原型的细长形印章。据称,北斋在88岁以后的小品画作中使用过该印章,仅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所收藏的扇面上得到确认。“富士见西行图”将于京都高岛屋(13至18日)展出,“藻鱼图”将于池坊会馆(15至18日)展出。(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7 4:44

跟贴 0

「太短」的人看不到全图?日推「浮世绘」保险套成品笑翻众人

「太短」的人看不到全图?日推「浮世绘」保险套成品笑翻众人

1年前

来源:香港01

只要日本人才能超越日本人!当地避孕套品牌「冈本」(Okamoto)早前宣布与保险套专卖商店「Condomania」合作,推出全新「VivaGel」系列保险套,最大特色是每个套上都有印制图案,一盒共20款,当中包括著名的浮世绘画作,更有「生日快乐」等节日庆祝图,非常有趣。

图片来源/Twitter

「冈本」官方解释,保险套除了表面够吸引,其实套上的润滑剂含有SPL7013、SPL7013等的杀菌成份,有助预防感染爱滋。他们指因为日本人习惯不带套进行性行为,令爱滋病患者数目每年上升。

图片来源/冈本官方网站

图片来源/冈本官方网站

他们又称,适逢2020年举行东京奥运,访日外国人数量大增有可能令病情扩散,故希望新款保险套能吸引外国人之余,亦能同时提高国内对性病的防范意识。他们预计避孕套于今年10月开售,售价2000日圆(约575元台币)。

不少网友见到保险套的外貌表示非常爆笑,「太短的人就看不到全图」、「图案上的脸不就在『那边』磨来磨去」、「超容易软掉的图案」。有日本网友更表示难以相信著名的浮世绘会用在保险套上,「我看不下去了」、「令人摸不着头脑」。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9-14 3:08

跟贴 0

莫斯科高层住宅外墙重现葛饰北斋浮世绘

莫斯科高层住宅外墙重现葛饰北斋浮世绘

2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南部,有一处绘有日本江户时代浮世绘师葛饰北斋(1760~1849年)代表作《富岳三十六景 神奈川冲浪里》的高层住宅。据开发商表示,6栋住宅共计1500户,已经售出了约1450户,“很畅销”,购房者将从3月开始入住。

绘有《神奈川冲浪里》的高层住宅

开发商Etalon Group介绍称,这6栋住宅为31层的集体住宅,名为“东京塔”,于2018年12月建成。关于选择北斋作品的原因,该公司表示,“是日本文化的象征,在俄罗斯和全世界都很有人气和知名度”。

为了表现浮世绘,每栋楼使用了由10个颜色组成的约6000张面板。据悉面板的耐用年限为30年。价格方面,约50平米的最小户型售价66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68万元)。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25 4:54

跟贴 0

日本东京浮世绘「新北斋展」2019年2月开跑!北斋风娃娃也太逗趣了!

日本东京浮世绘「新北斋展」2019年2月开跑!北斋风娃娃也太逗趣了!

2年前

来源:Japaholic

最近在日本东京举办的「新・北斋展」,正式为了让更多人认识葛饰北斎的浮世绘作品而诞生的的展览。葛饰北斋的浮世绘作品,可以分为好几个时期,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画风与意涵,本展将葛饰北斋的作品依照人生经历分为六个时期:春朗期、宗理期、葛饰北斎期、戴斗期、为一期、画狂老人卍期,现在一起来看看有哪些作品吧!

新・北斋展作品

这幅经典作品「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冲浪里」,是葛饰北斋在为一期(1820~1834)的作品,这时的葛饰北斋大约60~70岁,作品多以风景、地标性、花鸟、古典人物为主,色彩整体也比较鲜艳,而且最让人惊艳的是,这些经典作品大多是集中在短短四年间内完成的。

另外一幅知名作品「弘法大师修法図」,则是在画狂老人卍期(1835~1849),也就是葛饰北斋的晚年时期完成的,葛饰北斋持续追求着超越古典取材的境界,他曾说过:「如果能再延长10年、5年寿命的话,他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浮世绘画家。」,因此这个时期的作品大多与花鸟、静物、宗教题材相关。

新・北斋展导览

除了经典浮世绘作品之外,本次展览还邀请到了日本女演员-贯地谷诗穗梨以及人气讲谈师-神田松之丞合作,专程替展览录制了语音导览,相信他们知性又富故事性的语音导览,一定可以替看展的各位带来更深入、仔细的作品讲解。

新・北斋展周边

当然,「新・北斋展」好看的不只浮世绘作品,就连周边商品都非常用心,像是这个超真实还原「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冲浪里」的便条纸MEMO夹,真的是用纸一张一张叠出来的,非常精致!另外还有用经典作品作为外包装的黑豆口味小零嘴。

除了便条纸和零食之外,还有实用的杯子和帆布手提袋,也都印上了经典作品的图案,都是很值得带回家收藏的周边商品。

最后则是一系列印有浮世绘作品中人物的周边商品,无论是手帕、巧克力、吊饰的北斋风娃娃,逗趣的表情和动作是不是很像在哀求大家把它带回家呢?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文清_HS20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24 4:10

跟贴 0

日本高知绘金藏提灯笼看浮世绘

日本高知绘金藏提灯笼看浮世绘

3年前

来源:苹果日报

这世上的美术馆何其之多,但你可曾拜访过必须提灯笼进去的美术馆吗?在日本高知县赤冈町,有间叫做「绘金藏」的展馆,正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赏画。

绘金藏是怎样的展馆呢?这里展出活跃于江户末年到明治初期的浮世绘绘师「绘金」的创作。绘金的一生相当传奇,原是贵族画师,后因牵涉伪画事件遭流放,来到当今的赤冈这个地方,反而让其创作题材与手法更为丰富,尤其擅长描绘歌舞伎故事场景,画面张力十足,浓烈的用色更是一绝,虽名气不能与葛饰北斋等人相提并论,却也是土佐地方的传奇人物。

提灯笼逛美术馆,是相当独特的体验。陈彦豪摄
而目前在馆内除收藏其真迹画作,并可以透过孔洞观赏外,另有屏风复制画,观者须在一片黑暗环境下,手提灯笼近就观赏。除为保护画作外,只有透过这种方式,才更能感受其画作独特之用色。赤冈町每年夏天还会有「绘金祭」,将其画作于夜里摆到大街上,在灯火闪烁间观赏,也是独树一帜的庆典。

要拜访赤冈町这个地方,可以从高知市内搭火车到后免车站,再转搭一段土佐黑潮铁道的「利免—奈半利线」,下赤冈站可抵。这段地方铁道的火车采开放式露台车厢,有点像是设了阳台的火车,可走到露台上眺览太平洋。

土佐黑潮铁道沿途除可下赤冈外,沿线还有许多各具魅力的小站,比如下夜须站可到海水浴场旁的冰品名店Mana Mana吃水果冰棒,下安艺站则可到安艺食堂大啖招牌乡土料理魩仔鱼丼饭,玩法选择相当丰富。(陈彦豪╱日本报导)

相关资讯:
高知县观光会议协会:tw.visitkochijapan.com、www.facebook.com/visitkochijapan
土佐黑潮铁道:www.tosakuro.com
绘金藏:www.ekingura.com,全票500日圆(约140元台币),非经同意取材、馆内禁止拍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10 4:39

跟贴 0

日本浮世绘风格的《守望先锋》 还真挺好看

日本浮世绘风格的《守望先锋》 还真挺好看

3年前

来源;游侠网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浮世绘画家Jed Henry和他的团队近期在其系列图集主页《Ukiyo-e Heroes》(浮世绘英雄)中更新的一套作品,这套作品用日本浮世绘的绘画手法,将守望先锋的英雄们勾绘而出,艺术手法独具一格。一起来看看吧!

想要将以3D建模的方式设计出的守望先锋英雄,按照浮世绘风格重新构筑,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间艺术风格的跨度非常大。浮世绘的美术风格由于受到中国工笔画的影响,异常的注重线条,人物动作夸张而充满动感,富有独特的时代气息。

在颜色的应用上,很难见到现代美术喜爱的渐变色,每个构图环节只用一种颜色。在这种风格的限定下,想做到颜色丰富但不辣眼睛,就需要对色彩有一定深层次的理解(比如小时候小摊贩卖的连环画,经常由于色彩不协调产生巨大的廉价感)。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李和岚_HS68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3-5 4:06

跟贴 0

浮世绘:日本文化的“不死鸟”

浮世绘:日本文化的“不死鸟”

3年前

来源:解放日报

当我们谈论日本文化时,我们会谈到什么?

“当我们谈论日本文化时,必然会谈到浮世绘。”艺术讲座《浮世绘的前世今生》主讲人潘力教授的这个观点,一语道明了现场听众心里那种隐约的感受――在生活中,人们时常感受到浮世绘与日本形象的形影不离。但是,究竟浮世绘如何起源、发展,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在日本文化中具有怎样的地位……是他们不甚明了的内容,也是他们前来聆听的动因。

“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年―1867年)流行于民间的木刻版画,以流畅的线条和鲜艳的色彩,来描绘百姓喜闻乐见的市井百态。”潘力告诉现场听众,“浮世绘最初借鉴了中国古代木刻版画的手法。当时的日本人很喜欢中国传过去的《水浒传》《三国演义》,就开始制作类似的绘本,后来逐渐发展成具有鲜明日本特色的民间艺术。”
假如说,江户时代是日本传统文化极致发展的时代,那么,浮世绘可谓江户时代涌现出的一种最具日本传统文化意味的艺术样式。
置身日本文化发展的纵深里去探寻,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浮世绘是一朵大众艺术之花”。首先,浮世绘的兴起与江户时代市民生活的兴盛是分不开的。市民阶层的崛起、消费能力的增长,成为浮世绘出现的时代契机和社会土壤。其次,浮世绘创作者都出身于民间。他们熟稔民众的日常生活,体验着民众的喜怒哀乐,并以民众的美学心理与趣味表达着对时代的认知。第三,浮世绘并非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它如同今天的报刊一样,在那时发行量巨大,几乎遍布城市的每个角落。

这朵江户时代的“大众艺术之花”,曾经摇曳出怎样别具一格的光彩?
在创作主题上,人们一般总结为:浮世绘最初以“美人绘”和“役者绘”(歌舞伎画)为主要题材,后又逐渐出现以相扑、风景、花鸟、历史故事等为题材的作品。
在制作方式上,潘力这样介绍说:“浮世绘的制作是一项严密的系统工程。一幅浮世绘版画的构成,和我们古代的版画相同,由画师、雕刻师、拓印师按照顺序分工合作完成。”这种在木板上刻出精致复杂的线条,再彩拓成画的技术,一度是西方人眼中不可思议的技艺。

潘力认为,尽管画师的水平对作品的整体效果起了主导作用,但还须得有雕刻师的精巧技术和拓印师的精细加工,才能制作出一幅精美的浮世绘。所以,这三者同等重要。不过,浮世绘作品背后那些雕刻师和拓印师的名字,早已被淹没于时间的尘埃里,不为今人所知。

日本美术的标志性符号

唯有画师中杰出者的名字,一直在日本美术史上熠熠生辉。
西方艺术评论家弗朗西斯科・莫雷纳在其所著《浮世绘三杰》一书中,将浮士绘艺术家喜多川歌�O、葛饰北斋与歌川广重三者并举,认为“在整个浮世绘艺术史的进程中,他们是绝对主角”。

另一种通行的说法是“六大浮世绘师”,分别指创始人菱川师宣,开启浮世绘黄金时代帷幕的铃木春信,美人绘大师鸟居清长和喜多川歌�O,戏剧绘巨匠东洲斋写乐,绘尽人间万象的葛饰北斋,将风景绘技巧推至高峰的歌川广重。可以说,这六位提纲挈领了浮世绘艺术的漫长历史与绚烂特色。

1934年,鲁迅在致友人的信中写道,“关于日本的浮世绘师,我年轻时喜欢北斋,现在则是广重,其次是歌�O的人物。写乐曾备受德国人赞赏,我试图理解他,读了二三本书,但最终还是未能理解。”据《鲁迅藏浮世绘》一书记载,在此之前,鲁迅已收藏了大量浮世绘,有着长期的鉴赏经验。可见,这段话并非鲁迅的随意感喟,而是他对浮世绘的理性认知。

在讲座中,潘力为听众一一介绍了多位浮世绘艺术家的作品与风格。他举例说,“葛饰北斋在古稀之年迎来了他艺术生涯的巅峰。他花5年时间,从不同的角度、季节、方位来描绘富士山景色,创作出一生中最精彩的《富岳三十六景》,开创了浮世绘风景画的新形式。这其中,创作于1831年的《神奈川冲浪里》,可谓世界上最为著名的浮世绘。翻滚的浪花与山峰形成巧妙的呼应,巨浪之下的富士山虽处画面的下方,但依然显示出一种雄壮。画中隐含着关于天地人的理念与意境。此画的名字常常被误读,正确的读法应为‘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冲’是地名,‘浪里’意指在大浪的后面。同年创作的另一幅富士山《凯风快晴》里,富士山通体红色,夸张而有力,此画也被称作“红富士”。这两件作品不仅是浮世绘的经典之作,也已成为日本美术的标志性符号。”

那些包装纸就是浮世绘

“呜呼,我爱浮世绘。苦海十年为亲卖身的游女的绘姿使我泣;凭倚竹窗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使我喜;卖夜宵的纸灯寂寞停留着的河边夜景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叶、落花飘风的钟声、途中日暮的路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江户艺术论》中日本作家永井荷风的这段感怀,诠释了日本读者心目中浮世绘的存在方式,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中国读者感知浮世绘的一种指引。
而潘力对浮世绘的了解,则引发了他学术研究方向的转变。早年留学日本时,潘力研究的是日本当代艺术,在此过程中他发现日本当代艺术中有许多传统文化艺术的表达。“留学回来以后写博士论文,我就决定从日本传统文化来入手。我想,如果不把日本传统文化的东西弄明白,就看不清楚当代。”

正是浮世绘这种最具日本传统文化意味的艺术式样,让潘力真正了解了属于日本美术的成就和力量:“浮世绘的出现,才使得日本美术在世界美术史当中有了一席之地”。
历经260余年发展的浮世绘,在世界艺术史上呈现出别样的色调与丰姿,其影响深及欧亚各地。事实上,发生于19世纪的浮世绘对欧洲艺术的影响,是始于一种“误打误撞式的偶然。”当时,浮世绘作品在日本并不被珍视,人们传阅过后便扔掷一旁。大量被丢弃的浮世绘,又被作为当时日本向欧洲出口的陶瓷器的包装纸,漂洋过海到了西方。

巴黎的年轻画家,偶然得到了几页皱巴巴的包装纸,被深深吸引了。正如潘力在其著作《浮世绘的故事》 中所写的:“他们纷纷传阅这些图画,并借鉴其中的表现手法。遥远的东方的色彩和线条不仅印证了他们的探索方向是正确的,也激发了他们的灵感。后来,这群年轻人成为誉满全球的画家,他们就是印象派的莫奈和他的同伴们;那些包装纸就是浮世绘。”

艺术精神延续至今

莫奈在自家住宅的墙上挂满了他收集的浮世绘;梵高对浮世绘艺术风格的吸收从临摹开始……日本的浮世绘艺术家,与欧洲的印象派艺术家,时间上相隔数十年,空间上相距数千公里,却因共同的艺术理念而“难以分离”――他们都有描摹真实生活的欲望。不管这生活是浪漫还是无聊,明媚还是晦暗,他们都致力于表现这种真实。
回溯这段浮世绘艺术漂洋过海的历史时,潘力特别提到,1867年,江户幕府参加巴黎世博会,包括浮世绘、和服、陶瓷器在内的诸多展品销售一空。特别是浮士绘作品,应主办方要求又追加百余幅出售。这次世博会,成为浮世绘风靡欧洲的发端。大批西方人涌到日本搜集浮世绘,这些瑰丽的“废纸”被成堆成捆地贱卖至西方。待日本人恍然大悟时,浮世绘精品在日本国内已所剩不多。以致后来日本的浮世绘学者,为一睹真品还得远渡重洋。

浮世绘艺术,在日本历经了260余年多姿多彩的生长,于明治维新拉开序幕前消退。“今天,浮世绘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浮世绘的艺术精神还在延续。比如,以漫画、动画、电子游戏等为代表的当代日本卡通文化,深层次地受到浮世绘的影响,彰显出明确的日本身份。”潘力将之比喻为不死鸟。“因为,浮世绘不仅是日本江户时代盛行的艺术形式,很大程度上还是日本文化的象征。”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灿_HS1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2-4 4:05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