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东的池上文库──滋育台日深厚情谊的小型日文图书馆

屏东的池上文库──滋育台日深厚情谊的小型日文图书馆

1年前

来源:日本网

台湾南部的屏东县竹田乡,有一间「亚细亚最南端的日文图书馆」。这个冠上了日本人名的池上一郎博士文库,是一间小型的木造图书馆,典藏有接近2万册的日文书籍,且供大众借阅。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存在着只有日文书籍的图书馆,让人感到相当新奇。除了池上先生在台日交流上的故事继续在人们的口中传承之外,面对图书馆的使用者减少的情况,其未来发展也正迎向一个巨大的挑战。

成立池上一郎博士文库的来龙去脉
从台铁的竹田站下车后,在日本统治时期的1939(昭和14)年完工的木造车站即映入眼帘,位在一旁的是当时车站的货物仓库,如今改造成了池上一郎博士文库,并以图书馆的形式成立于2001年1月16日。入口挂着「亚细亚最南端の日文图书馆」的牌子,进入馆内,可以发现藏有各种类型的书籍──日本古文的经典书籍、文学和历史,甚至还有「乌龙派出所」这样的漫画。

图书馆名称里的池上一郎先生,1911(明治44)年1月16日生于东京,曾就读东京府立第一中学校和第一高等学校,从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成为医师,是一位菁英中的菁英。他在二战时期的1943(昭和18)年,以军医的身份前往竹田赴任,担任战地医院的院长。

昔日年轻时的池上一郎先生(笔者摄影)

池上先生前往竹田赴任之际的几个小故事,至今在当地仍为人传颂。不会骑自行车的池上先生,在当地练习骑乘技术,学会之后就立刻在车上插上军刀,频繁地在村里巡逻,积极地与当地民众深化交流。据说当孩子们向池上先生敬礼时,他也都郑重恳切地回礼。即使身为少佐军官,也不会趾高气昂,无论对谁都是诚恳实在的池上先生,深受当地民众的敬爱。

当时台湾正流行疟疾这个传染病。治疗疟疾的药品既昂贵又数量稀少,一般庶民难以取得,但据说池上先生却提供药品给感染疟疾的当地民众,并且完全不收取费用。不仅治疗军人士兵,对当地民众亦施以温厚的医疗照护。

战后遭遣送回日本之后,他也曾帮助前往日本留学的台湾学生,他的一生与台湾的缘分绵延长久,未曾间断。目前担任池上一郎博士文库理事长的刘耀祖先生,也曾在早稻田大学留学时,参加过池上先生主办招待台湾留学生的餐会,而刘先生在东京举行结婚仪式之际,池上先生夫妇也特地前往祝贺,受到池上先生的各种照顾,非常感念他的恩情,至今仍长存心中。

池上先生虽然在竹田并未久居,但对于「第二故乡」的思念却是深厚,生前寄赠了自己5000册的藏书给竹田。而前述的刘先生和当地的人们,也想以某种形式表达对池上先生的谢意,于是配合池上先生的生日,在2001年1月16日开设文库。虽然池上先生年事已高,未能如愿参加开幕典礼,但据刘先生说,从录影中看见开幕当天的景象,池上先生显得相当开心。池上先生在图书馆成立的数个月后,于2001年离开人世。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笔者摄影)

从台湾战后史来思考池上一郎博士文库的意义
台湾有一群人,曾在日本统治时期接受日语教育,也就是「日语世代」,从幼年开始就在家中或学校学习日语,至今仍常常使用。但在战后的台湾──由中华民国・国民党体制所统治支配的台湾,日语遭到禁用,被迫学习并使用新的语言「国语」。从长期禁用日语的台湾战后史来看,这些日语世代的人们,在民主化之后的台湾,终于可以不受限制地接触日语,应该不难想像他们对于日文书籍的需求会有多大。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内部(笔者摄影)

因此,池上先生寄赠自己的藏书,让池上一郎博士文库成为长期以来希求「日语」的人们所待望之处。

根据图书馆成立时即担任馆长的曾贵珍女士所言,图书馆成立之初,不仅是居住在文库附近的日语世代,许多住在台湾南部的人们,会骑机车或搭火车前来参观,非常热闹。而且文库也成为参观者之间享受日语谈天闲聊的休憩之处,发挥意想不到的功能。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馆长曾贵珍女士(笔者摄影)

从图书馆变成台日交流之处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每年都会配合成立日期的1月16日,举办年度纪念仪式。今年庆祝成立19周年的纪念仪式,选在1月11日举行。

典礼上由王阳宗理事向文库相关人士报告文库现况,此外,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高雄事务所所长加藤英次先生,以及长期向文库取材的驻台作家片仓佳史先生等人也向与会来宾致词,庆祝成立19周年。会后在当地音乐老师林和珍女士的指挥之下,全体来宾一同合唱了《一月一日》和《乐土台湾》等日语歌谣。林女士也属于日语世代,以前频繁地骑机车往返于家中和文库。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理事长刘耀祖先生(笔者摄影)

纪念典礼当天,属于日语世代的当地居民和定居台湾的日本人,以及为了这个活动专程从日本远道而来的人们,超过百人一同共襄盛举。而当地屏东大学的应用日语学系学生和学习日语的高中生都前来担任当天营运活动的义工,让文库成为不分男女老幼、台日交流的场所。纪念典礼结束后,前述的刘先生感慨良多地谈到日本和台湾之间跨越时代的关系,「日本人和台湾人脸上露出一种回到家了的表情,就像回到日本时代一样。」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19周年庆典的一幕(笔者摄影)

思考池上文库今后的发展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明年将迎接成立20周年纪念日,换言之,属于日语世代的人们,年龄也增长了20岁。当然在这期间离开人世的也不在少数,台湾的日语世代逐年减少之中。根据前述的曾馆长所言,近年来,日本观光客等参观者增加,但图书馆的使用者却年年减少,几乎没有人真的来借书阅读。对于今后的展望,曾馆长说「希望不要委托给某些机构或团体,不用归还建筑物,能在日本人和台湾人志工的相互协力之下,继续留存」,但在现实层面上要维持图书馆的机能,非常困难。

而担任文库日方理事的住安克人先生也指出,以图书馆定位的文库将难以继续存续,此外更谈到今后应该面对的课题,「必须思考要以何种方式让池上博士的名字留存于台湾」。

池上先生逝世后,再过不久将满20年的岁月。现在无法直接询问池上先生本人,为何对台湾・竹田抱有特殊的情感,又为何寄赠日文书籍。但冠上池上先生名字的小型图书馆从成立以来,确实地营造出一个台日交流的友好据点。

台湾日语世代的人数减少,也就意味着图书馆的使用者减少,面对这个现实,思考池上一郎博士文库──已从图书馆演变成滋育台日交流之处──如何留存于世的问题,相关人士的苦思与不懈的努力将持续下去,想像着池上先生的功绩,思考今后的存续之道。

当地高中生、大学生和帮忙文库运营的志工们合影(笔者摄影)

【池上一郎博士文库】 <地址>屏东县竹田乡履丰村丰明路23号<开馆日>
平日8:30~11:30・14:00~16:30
六日8:30~11: 30
休馆日周一及例假日官方FB粉丝页https://www.facebook.com/ikegamibunko

标题图片:庆祝池上一郎博士文库成立19周年,有关人士在建筑物前合影(笔者摄影)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2-26 4:32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