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医院清零东京吁宅在家

武汉医院清零东京吁宅在家

1か月前

来源:联合报

大陆国家卫健委发言人米锋昨表示,截至四月廿六日,武汉在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清零」,也就是当地医院已无这类患者。

湖北省武汉市是疫情最早爆发的地区,也是重灾区。据湖北卫健委资料,截至廿五日,武汉累计有五○三三三例确诊,累计死亡三八六九例,病亡率约百分之七点六九。

据官方通报,廿五日大陆新增十一例确诊病例,五例是境外移入,六例为本土(黑龙江五例,广东一例)。其中,哈尔滨市的一宗群聚感染,除传播跨两省、两家医院,传染人数也上升至八十三人。

韩联社报导,疫情影响劳工生计,南韩政府祭出无薪假补助,规画廿七日起上路,通过申请者每人最多可领一百五十万韩元(约台币四万元)。这项计画规模约四千八百亿韩元,可补助卅二万名劳工。

南韩政府也计画向民众发放紧急灾难补助,原本设定发给所得较低的七成家庭,但经朝野协商,国会目前正以对全国民众发放为前提,讨论追加预算案。

南韩总统文在寅先前决定的紧急灾难补助方案,四人户的补助标准为一百万韩元(台币两万五千元),一人户四十万韩元(台币一万元)。相关官员说,若五月十五日会期最后一天仍无法通过追加预算案,青瓦台将考虑由总统行使紧急财政经济命令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应新冠病毒疫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实施到五月六日,呼吁民众在这段期间尽量少出门,期盼人员接触减少七成至八成。中央社报导,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将四月廿五日至五月六日共十二天订为「宅在家周」。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1-3-3 4:26

跟贴 0

日本政府从武汉撤侨包机共花费八千万日元

日本政府从武汉撤侨包机共花费八千万日元

3か月前

来源:共同社, 日中关系

【共同社5月29日电】29日获悉,日本政府为撤离滞留在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爆发的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日侨等,于1、2月派出共5班包机的租借费用为约806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37万元)。外务省表示“认为紧急程度较高,所以与运营到武汉定期航班的全日空签订了自愿合同”。

据外务省透露,5班包机价格相同,每班约1612万日元。费用由日本政府全额负担。当初曾考虑要求乘客支付相当于经济舱单程正常价格的约8万日元,但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等执政党干部和在野党纷纷提出异议,因而改变了方针。

包机因中国对武汉实施“封城”而决定派出,1月28日到2月17日期间把720名日侨和中国籍家属等共828人运到了东京羽田机场。(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1-1-28 4:30

跟贴 0

专访:植野笃志称良好的日中关系助力武汉撤侨

专访:植野笃志称良好的日中关系助力武汉撤侨

7か月前

来源:共同社, 日中关系, 新冠病毒

【共同社电】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扩散,日本从1月23日封城的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撤侨。共同社采访了在前线指挥的驻中国特命全权公使、外务省的植野笃志。以下为采访主要内容。

问:政府从1月28日起依次派5班包机前往武汉撤侨。

答:武汉封城当天,在印度大使馆主办的会议上听说美国考虑派遣包机。我立即向外务省报告,外相茂木敏充指示进行研究。由于中方希望让日侨直接从武汉离境,因此选项只剩下飞机。

问:听说从北京派出7名工作人员乘车前往武汉?

答:路上花了17个小时、27日抵达当地。因为尽快决定了派包机的方针,我想日本是在武汉没有使领馆的国家中最先抵达的。

问:第1到第3班包机实现了连日运航。

答:这是因为日中关系良好。茂木26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举行电话会谈,传达了将用飞机运送支援物资也起到很大作用。虽然中方也有意见质疑为什么只优待日本,但中国外交部的日本事务负责人进行了说服。

问:在公路被封锁的情况下将日侨送到了机场。

答:据我所知,将本国国民送到机场的仅有日本。

问:听说确保大巴也出现了困难。

答:由于第一班包机回国日侨中出现了阳性患者,8辆大巴司机因为害怕感染而不干了。虽然很吃惊,但曾在日本留学的中国企业家朱敦尧帮助重新安排了大巴,希望通过外务大臣表彰等向朱敦尧报恩。

问:最辛苦的事情是什么?

答:要把握原本有多少人滞留当地、多少人希望回国非常困难。当初预计是500人左右,但最终包括中国籍配偶等在内返日的共有828人。

问:此次的教训是什么?

答:今后也会有因传染病或恐怖活动需要营救日侨的情况,我们详细记录了在当地的经验供内部使用。今后希望推出在日本人出境抵达海外时,大使馆的联络方式能自动发到手机上的服务,还将宣传登记逗留地点的重要性。

××  ××

植野笃志:东京大学毕业。1987年进入外务省,历任中国蒙古1课课长、驻中国特命全权公使,2020年7月起任国际协力局局长。56岁。(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9-15 4:26

跟贴 0

执飞日本政府武汉撤侨包机的机组人员接受采访

执飞日本政府武汉撤侨包机的机组人员接受采访

10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日中关系, 社会生活, 新型肺炎

【共同社电】关于日本政府从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大而封城的中国武汉撤回日侨等一事,执飞撤侨包机的全日空公司机长等5人在东京都内的全日空总部,首次接受各家媒体采访。在第一班包机担任主任乘务长的客舱乘务员石黑麻里子(49岁)回忆说:“使命是把大家平安带回来。疲惫的乘客很多,我们努力创造了安静的环境。没有出现混乱,反而是收到了感谢的话语,令人印象深刻。”

第一班包机机长支仓畅彦(52岁)透露称在武汉机场获得起飞许可耗费了较长时间,晚于原计划,“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缩短了飞行时间。”

担任执飞包机当地负责人的武汉支店空港所所长鹤川昌宏(52岁)说,当时注意的是“尽可能不要紧张,笑着去做”。正值严寒,日侨在气氛紧张的机场上等了很长时间,但秩序井然。鹤川也收到了激励的话语,“获得了勇气”。据石黑介绍,乘坐第一班包机的日侨大概很疲惫,许多人在起飞后不久就入睡了。

在东京羽田机场完善抵达日侨等的接纳工作的汲田茉莉子(34岁)说:“重视了让大家能过得舒适。”在武汉帮助中国籍配偶等的王申元(50岁)用日语和汉语进行应对,表示“当时努力让大家理解信息”。

包机在1~2月使用波音767执飞了5班。共828人回到了日本。

外务省23日就执飞包机向全日空颁发了感谢状。外相茂木敏充说:“感谢你们在伴随不安和危险之中,全力做好工作的勇气和贡献。”全日空社长平子裕志回答说:“第一班是摸索状态。能平安完成,觉得很光荣。”(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6-27 4:24

跟贴 0

详讯:约140名日本人重返武汉工作岗位

详讯:约140名日本人重返武汉工作岗位

11か月前

来源:共同社, 日中关系, 新型肺炎

【共同社上海电】据多名相关人士透露,因新冠病毒传染病流行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暂时回国的日籍驻在人员等约140人27日乘坐当地日系企业的包机回到武汉市。此举意在全面恢复在当地的汽车及零部件生产。希望加速重启经济活动的中国有关部门允许这些人入境。

回到中国的是进驻湖北省的日产汽车以及向本田供应零部件的公司等的驻在人员。他们27日从日本关西国际机场出发并抵达武汉市的机场。在隔离14天后将回到工作岗位。此次利用的是中国民航公司的飞机。

中国疫情趋于平息,湖北省也正式重启了生产活动。希望尽快使当地业务恢复正常的日企方面就获得驻在人员入境许可及安排包机与当地部门进行了交涉。

日本政府以中国全境为对象,把传染病危险提醒级别定为建议暂勿前往的“三级”,但可能默许了包机的运航。

中国为防止病毒从海外流入,持有签证及居留许可的外国人从3月下旬起也无法入境。然而商务等必须的情况下则可以申请签证,此次适用特例发放了签证。

新冠疫情蔓延后,包括连接日本和武汉的直飞航班在内两国航班骤减,即便取得签证也很难预约到航班,因此安排了包机。

湖北省汽车产业兴盛,在重振经济方面日企扮演着重要角色。据相关人士称,当地部门表示为发放特例签证将向中国外交部做工作等,积极推动了日企人员回到岗位。(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5-29 4:30

跟贴 0

全日空货运时隔3个月启动成田至武汉临时航班

全日空货运时隔3个月启动成田至武汉临时航班

11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新型肺炎

【共同社电】全日空货运公司(ANA Cargo)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导致成田机场至中国武汉之间定期客运航班持续停飞的情况下,开始运行临时货运航班。这是全日空集团自2月政府客运包机航班以来,时隔约3个月运行飞往武汉的航班。截至31日将每周运行3班。

全日空称,判断认为当地恢复经济活动,存在货物需求。据称将使用美国飞机巨头波音公司的中型货运专机,计划从武汉运输医疗用品和电子设备零部件等,从日本运输汽车和半导体零部件等。

19日晚上9点20分前后,载有医疗用品等约20吨货物的临时航班飞抵成田机场。工作人员陆续从机舱内将货物运出。全日空货运董事胜部昭男表示:“武汉封城解除,工厂生产也已恢复。在客运航班还处于停飞状态的情况下,愿通过货运专机等回应需求。”

由于全球加强移动限制,全日空国际航线的9成和国内航线的8成客运航班持续停飞。(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5-22 4:06

跟贴 0

武汉赴日货柜直航重启华航汉亚2号复航

武汉赴日货柜直航重启华航汉亚2号复航

11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武汉至日本货柜江海直航航线在武汉新港阳逻货柜码头正式复航,复航的「华航汉亚2号」货轮装载无纺布、非医用口罩等抗疫物资和工业化工品等300吨货物,经长江入海,驶往日本的大阪、神户等港口。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5-12 4:32

跟贴 0

日本大分市收到中国武汉回赠5万只口罩

日本大分市收到中国武汉回赠5万只口罩

12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日中关系, 新型肺炎

【共同社4月23日电】中国武汉市23日向友好城市日本大分市寄来了5万只口罩和3000只医用N95口罩。这些口罩将通过当地医师会分发给市内的医疗机构。

据大分市介绍,该市1月向武汉市捐赠了3万只口罩。从3月前后起,担心大分市状况的武汉市负责人多次联系该市,4月1日提出将寄出口罩作为之前捐赠的回礼。

装有口罩的箱子上贴着“大分加油!”和“青山一道 同担风雨”的寄语。大分市国际课课长渡边裕美(53岁)表示:“真的很感谢。长年的友好关系表现出来了。”(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4-26 4:30

跟贴 0

是走是留?一个日本留学生在武汉的经历

是走是留?一个日本留学生在武汉的经历

1年前

来源:日本网

2018年9月,京都大学文学研究科博士生宗周太郎赴武汉大学留学。2020年1月末,他搭乘撤侨包机返回日本。返日前夕,在接受日本媒体电话采访、谈及等待撤侨包机的心境之际,他说:「着急也没有意义,我想在相信着能回去的心情中等待。」又云,食物和生活用品都可以送到宿舍,「不需要外出,很觉安心。」同时也担心回日本后能不能被采取隔离措施。这则简短的报导颇见我们最为熟悉的宗先生一贯沉稳的性格。但在当时的日本网路却也引来一些不友好的声音,网友质疑他对隔离措施的忧心:「难道不应该坚决隔离吗?」颇可反映彼时日本社会对撤侨归国者的部分态度。在宗先生平安返日、接受完隔离之后,我们向他约稿,幸得其慨允,我们可以了解到他这段不平常的经历与心迹。(译者按)

封城前,在武汉散步所见,柳色已转青

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真是令人震撼的事件。在武汉大学留学的我,可以说也正在此次事件的漩涡当中。我想从平凡学生的视角,对这时刻从日常变化为非日常的情况作以下记录。

2019年12月,就在准备迎接新年的时候,未知的病毒静悄悄诞生了。12月30日,中国网路上出现了有关「原因不明的肺炎」的文件,许多人开始对新型肺炎有所留意。我首度知道本次肺炎的事,也是在次日。尽管知道不远的地方存在未知的疾病,却也没有寄予特别大的关心。接下来的元旦,我去了归元禅寺拜年,悠然庆祝新年。

1月6日,收到日本外务省发来的邮件,关于情况不明的传染病。7日,传染病原因确定为某种新型病毒;9日,出现了首例去世的患者,渐渐地,我对此次传染病也越来越在意。16日,据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检测,日本国内也出现了一例有武汉旅行史、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中国男性患者,日本国内对新型肺炎的危机感也因此瞬间增强。

封城前,在武汉散步所见

就这样到了1月中旬,特别是中国之外的新闻指出了病毒的危险性,对新型肺炎的关心持续高涨;但另一方面,在中国国内还有其他很多新闻,这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大新闻,我自己的危机感也还比较低。譬如在当时往返的邮件当中,我还评论说是「隔岸观火」。因为最早爆发疫情的地区在汉口,与武汉大学所在的武昌地区隔江相望,的确感觉与自己无关。当时完全没有料想到,后来这星火不仅遍布武汉市,还波及中国全境,甚而燎原至世界各地。

1月22日,春节前夕,大学校园内也变得越来越安静。许多来自外地或外国的友人已经回家,我独自一人漫步武汉街头。走出武汉大学东门不远,这一带因为在重新开发,已经开始拆迁,大半化作废墟,不过仅剩的几户住民似乎依然在家中悠闲度日。这段时间有关肺炎令人不安的新闻有所增加,有一种尽量减少外出的气氛。尽管如此,大概因为还是要准备过春节的缘故,似乎看不到紧张感。然而这被拆去房屋、堆满瓦砾的街道,在充满令人不安的静寂中横亘于眼前,仿佛预示着未来的事态。

封城前,在武汉散步所见

巨大的变化发生在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通告。原本不打算回日本的我知道了这天上午十点即将开始的封锁,心里很不安,但什么也做不了,只是一直在看新闻。早上听说有人逃离武汉并抵达上海的事,感觉完全像电影一样。事实上后来自己也经历了电影一般的场景,由日本政府派出的专机接回日本,但在当时根本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此日与友人的交流中还将这看作是「在历史性事件的现场」云云。

但身边考虑回国的友人们对这突发事态作出了各种各样的应对。譬如有早上逃至上海的,有乘坐高铁逃离失败的,也有从高速公路逃离成功的,到中午时分,这些都成了热门话题。然而正如预想那般,到了下午,高速公路也被封闭,彻底的武汉封城终于开始了。留在这里的我们尽管也是在住惯了的土地上,但到底是被孤立在异国他乡。

封城之后,有关外地对武汉来的人们歧视对待的新闻急遽增加。对不可见的病毒的恐惧与无知似乎正一点一点侵蚀着社会,见此情状,心中颇觉伤痛。但这样的歧视并不仅限于中国。世界各地都能见到,回到日本后也感觉到对武汉归国者的歧视,切实感受到这些过度的反应。

1月24日,收到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前辈的联络,他对我很担忧。这方面危机感的差别与其说是资讯的差别,可以说还是个人嗅觉上的差别。结果我决定回到日本,也是出于这位前辈以及周围其他人的建议。不过这个时候我依然不觉得情况有那么严重,而认为过一个月应该可以平息了。

但在日本,外务省已提高了对中国湖北感染症危险情报的等级,发出了暂停旅行的劝告。中国国内从23号武汉封城以后,也公开了大概之前被隐藏的资讯,患者数急速增加。事态不断恶化,也逐渐变得很明显。

1月25日晚上,武汉大学开始调查留守大学内的留学生情况。根据调查的资讯,从接下来一周的27日(周一)开始了送餐制。26日,武汉市中心城区禁止市民机动车通行,27日武汉大学闭锁大门,禁止车辆通行。在我自己的生活圈,限制正一点一点加强,我也开始感到不安。另一方面,由于食堂送餐制的实行,预计暂时应该可以生活下去,多少也放心下来。接下来的一天,大学超市联系说可以递送生活用品,能直接送到宿舍门口。虽然最后我也没有用这项服务,但这些措施还是减轻了焦虑。

就在这时,听说可以回日本了。日本政府已决定用包机将住在武汉的、希望回国的日本人接回。26日黄昏,我收到外务省发来的调查邮件,开始了回国前的准备工作。但在最初收到邮件的阶段,我自己回日本的意志还没有非常坚定,如果可以的话,内心还是更想留在武汉。尽管对疾病很恐惧,但还是觉得待在自己家里更安全,去人多的地方反而更危险。

怀着这样的不安,犹豫着要不要回国的我在27日午后迎来了转机。这一天,之前担心过我的前辈与关系很好的老师再次联络了我。他们强烈敦促我回国,我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终于下决心回国。急忙联系各个方面,并决定赶紧参加日本政府安排的归国计画。至于当时的心情,尽管仍然对武汉有所不舍,但也不能不顾师友对我的关心。事实上,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一决断是否是最善的选择,但心情上仍然觉得做了这个选择不错。

1月28日,在日本确诊了首例非输入性继发感染病例,是一位大巴司机,并未去过武汉,但曾经载过来自武汉的游客。看到日本的新闻,我开始意识到本次事件不仅影响了中国的一座城市,而是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但与此同时,在这世界性规模事件的中心,却异常安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第二日黄昏,大学通知无期限推迟开学时间。完全看不到事态平息的趋势。

1月29日,日本政府的撤侨包机(第一趟)载着武汉日侨抵达羽田机场。30日,第一趟包机撤回的人当中有三名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由于舆论反对撤回者在家自我隔离,因此从武汉回到日本的人们也不得不接受一段时间的隔离措施。但在这一阶段,却没有多少资讯给我们这些计画回国的人,大家也几乎完全不知道有关隔离场所的情况。回到日本之后,将采取怎样的措施,住在哪里,饮食如何解决,可否与家人见面?等等等等,有许多不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状态最为不安。

30日夜9时许,日本大使馆联系说可以搭乘第二趟撤侨包机。是夜凌晨一时,将在武汉大学正门集合,前往机场。匆匆收拾好,从宿舍赶去正门。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封锁后的正门前。封锁之前这里总是人潮喧嚷,如今大概也因为在深夜的缘故,一片静寂。塑胶隔离墙隔断了宽阔的正门,这一幕映入眼中,我再次深切意识到武汉封城正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生。这是不可见的病毒仿佛可视化一般的恐怖感。

封锁中的武汉大学

虽然正门外还有清洁人员,但商店的卷帘门已拉下,街道非常安静。大巴迟到了一阵,不过我还是安全上了车,去往机场。去机场的路上车辆虽然很少,但事实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是公务车,也可能是耐不住蛰居终日的市民外出透气。即便被封锁、被限制活动,这里到底是一座人们生息的城市,绝对不是死的城市。

从毫不堵车的武汉街道一路直奔机场。车里有人咳嗽。有一瞬骚动。不会吧——我想,不会是感染者吧……到处都有疑心生暗鬼。我在车里故作平静,但后来跟同行者交谈时,还是觉得不安。这大约也是一种坦率的心情。即便都是日本人,现在马上要回到祖国了,然而眼下这空间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

抵达机场后,在一个闲散的场所进行了各种手续。当天也有飞往新加坡的航班,好像有境遇相似的人们。托运行李后,我得填写一张没有通知过的检疫单。大概无暇准备可以提供日语服务的工作人员,只有中国工作人员在现场应对,场面略有混乱。最后,检疫时的混乱导致飞机起飞有所延误,可想现场的混乱。

完成所有手续后,登上飞机。正想说终于要回日本了、很安心,但可以预想在日本会被采取隔离措施。也不知道会在什么地方被隔离多久,没有人通知,即便我离开了武汉,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生活等待着我——就是这样的状态。什么时候事态可以平息,并返回武汉?一切尚不明朗。与其说逃出了危险地带,不如说怀着一点希望在莫测的前途里爬行,正是这样的心情。在飞机里还有各种手续,比如确认身体状况,又比如有关机票的誓约书等等,并没能好好睡觉。所幸平安抵达了羽田机场,回到了日本!

之后,我接受了肺炎的检测,去往政府指定的住宿场所,并被极力禁止离开房间,可以说是近乎软禁的状况。不过每餐饭都有提供,生活方面并无问题。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多礼拜。后来肺炎检测显示阴性,尽管放了心,但这次的动荡远远没有结束。虽然离开了中国,但在日本,人们对从武汉撤回者的意识也并不一定总是温情,不确定的资讯扰乱了人们的内心。此外,日本国内的感染者也不断增加,这世上仿佛已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放心的地方了。

这次新冠病毒肺炎的流行尚未收束,进入二月以来,病毒感染蔓延至世界各国。不论在武汉还是在日本,都必须与这病毒作斗争。最后,希望我许多留在中国的朋友们都能平安。请你们注意安全,并期待重逢。

撰文:宗周太郎
笔译:苏枕书
图/文转载自《一览扶桑》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4-10 4:32

跟贴 0

详讯:本田武汉工厂已恢复生产

详讯:本田武汉工厂已恢复生产

1年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新型肺炎

【共同社北京电】本田公司宣布,在首次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此前停产的四轮车工厂已开始少量生产。日产汽车公司的该省工厂也计划本周内恢复生产,在汽车产业这一大据点重启的步伐加快。

湖北省政府当天发出通知允许部分企业复工,关于省会武汉市“产业影响涉及全球的企业”表示允许重启。本田在此之列。从春节假期1月24日起停工长达一个半月的疫情中心地武汉的工厂终于得以恢复生产。

另一方面,湖北省政府在省内也根据新冠疫情的程度对各地区采取不同措施,优先防疫及基础设施、生活必需品相关企业。多人聚集的电影院和健身房、餐饮店等则维持停业措施。

本田在华据点至此全部复工。原计划2月24日以后重启,但根据要求企业停工延长到3月10日的湖北省方针而延期。

日产透露,该省襄阳市的工厂计划本周内复工,广东省等地的工厂已经重启生产。丰田汽车在华工厂已全部复工。

湖北省集中了包括零部件在内的大量汽车产业。据中国媒体报道,其他企业也在逐渐恢复生产,但有分析指出供应链(零部件的采购及供应网)受损,全面恢复正常尚需时间。

受新冠疫情影响,本田2月在华新车销量较上年同期大减85.1%,创史上最大跌幅。日产下滑80.3%,丰田也减少70.2%。(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3-14 4:10

跟贴 0

【工人回不来2】Toyota工厂不在武汉但产能也不乐观

【工人回不来2】Toyota工厂不在武汉但产能也不乐观

1年前

来源:CTWANT

大陆汽车工厂工人到班情形不乐观。(图/新华社资料照片)

受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日产汽车方面,其在广州花都、大连、郑州的工厂已经复工,但湖北襄阳的整车工厂,要到3月11日后才会复工,由于中国零件短缺下,日产的九州工厂在2月一度停工,目前产能也未完全恢复。

日产2019年在中国市场的汽车销售数量较前年下滑0.88%达155万辆,中国市场占日产全球销量的三成,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销售情形不乐观。

日本Toyota方面,广州、长春两工厂已在2月17日工,但因为工人不足,还无法恢复日夜两班制,原料供应尚未正常化。Toyota在武汉没有工厂,相较其他汽车厂商打击相对较小。

日本Toyota的财报显示2019年4~12月的营益率比前年同期增加6.2%达2兆587亿日圆,中国事业的贡献度达12%。中国市场占Toyota的营收比重虽然不若其他汽车大厂高,但汽车市场在大环境受疫情重创下,Toyota不可能不受影响。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3-11 4:12

跟贴 0

日本DPAT称许多武汉归国日侨表示压力太大

日本DPAT称许多武汉归国日侨表示压力太大

1年前

来源: 共同社, 社会生活, 新型肺炎

【共同社电】对发生新型冠状病毒集体感染的“钻石公主”号游轮搭乘者、乘坐政府包机从中国武汉市回国人员进行诊治的日本“灾害派遣精神医疗队”(DPAT)秘书处召开记者会,透露约半数人表示有失眠等精神压力太大的问题。

据作为秘书处的日本精神科医院协会介绍,在DPAT应对的总计385个病例中,表示存在失眠、不安等精神压力的有101例,数量最多;还有91例需要开展紧急心理辅导等疏导工作。游轮搭乘者中,还有人因压力太大表示“想死”、“想从船上跳下去”。

这是DPAT首次因传染病出动。秘书长野木渡在记者会上强调,此次响应出动的队员较少,还就背景原因解释说医务人员中也存在对传染病的不安情绪。

野木还介绍了一名在游轮上实施诊治的千叶县男队员遭感染的事例。他指出通常DPAT是应都道府县请求派遣队员,此次则是中央政府直接提出请求,给医生等队员的补偿尚未支付,要求改善补偿机制。

DPAT派遣的队员包括医生在内达552人次。2月2日至3月3日在游轮、包机回国人员停留的埼玉县和光市的税务大学等地展开诊治。(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3-9 4:32

跟贴 0

穿布偶装「东京街头发口罩」…中国少女喊:来自武汉的报恩

穿布偶装「东京街头发口罩」…中国少女喊:来自武汉的报恩

1年前

来源:三立新闻网

国际中心/蓝诗孟报导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日本确诊人数不断上升,被政府列为旅游二级警示区,让民众人心惶惶纷纷取消出国行程。日本民众现在也开始疯买口罩,当地许多药妆店、药局都被抢到没货,却有网友拍到一名中国少女在东京街头穿着小鹿的布偶装发放免费口罩,并在纸箱上写「来自武汉的报恩」,掀起微博网友讨论。

中国爆发武汉肺炎,不少大国都伸出援手,捐款或捐物资到当地支援,台湾民间也有团体集资到武汉,希望能够减缓疫情扩散;一名久居日本的中国少女看到后,想报答日本人的善心,就换上小鹿装扮的布偶装,到东京的涉谷街头发放免费口罩,希望能减缓日本的「排华」现象、增进中日情谊,不少路人看到后驻足围观,拍下影片上传网路。

少女的行动在微博上也掀起热议,网友纷纷留言,「投桃报李」、「正能量」、「好感动,这样友好的互助让疾病恐怖下也有点温暖」、「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看小姐姐都是双手去接好礼貌哦」、「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日本政府别给自己拖后腿啊」、「这次疫情,中日无论民间还是官方,这波感情弥合做的都比较真挚优秀」。

▲网友也在推特看到有中国人在银座发口罩。(图/翻摄自PTT)

PTT上也有网友发文,表示在推特上看到一名中国女子在银座街头发口罩,还用白板写公告,「她们觉得她们疫情的关系害日本买不到(口罩),很不好意思,所以免费发放」,但原PO却质疑,「你们国家隐瞒病情,人民到日本爆卖口罩,现在有人出来免费发放?这不是抢你的钱然后还你后,赚一波人情?」,掀起网友论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2-27 4:24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