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臣秀吉有问题?「G20大阪城」的日韩历史外交战

丰臣秀吉有问题?「G20大阪城」的日韩历史外交战

2年前

来源:udn

G20领袖高峰会6月28日将在日本大阪举行,身为东道主的日方,目前计划以历史名城「大阪城」作为20国领袖合影的背景地点。但消息传出,却触动了外交圈高度敏感的历史神经。图/美联社

丰臣秀吉有问题?「G20大阪城」的日韩历史外交战

「『秀吉』的历史之影,确实有点微妙…。」G20领袖高峰会6月28日将在日本大阪举行,身为东道主的日方,目前计划以历史名城「大阪城」作为20国领袖合影的背景地点。但消息传出,却触动了外交圈高度敏感的历史神经——因未对这次也将访日的南韩来说,大阪城会联想到曾出兵朝鲜的丰臣秀吉;让一向对日强硬的南韩总统文在寅出现在这座「侵略者之城」,恐怕也会引起韩国舆论的批判声浪。但为何大阪城会成为争议的地标?日韩领袖面对面的历史眉角,过去也不止只有这一次?

争议的起因,源自5月份日本官方透露的G20消息。当时外务省表示:「可能会选定大阪城做为G20的各国元首纪念照地点」,一来是大阪的知名地标、也具文化历史意义。不过风闻此事后,日本《朝日新闻》根据日韩外交人士的意见,报导了大阪城可能引发日韩历史纠结的问题,而后韩国媒体也出现批判声浪,箇中原因在于:「大阪城曾是丰臣秀吉的居城;但从韩国的角度来看,丰臣也是发动征伐朝鲜的『侵略者』。」

「那可是对朝鲜出兵的丰臣秀吉…,选在大阪城真的可以吗?」虽然官方还未拍板定案,南韩的《韩民族日报》就也跟进讨论,隔海质疑大阪纪念照的地点,会让南韩总统文在寅「很难看」——特别是过去一年来,日韩双方因为慰安妇铜像、征用工等历史问题,而使双边外交陷入极冻低谷。

「那可是对朝鲜出兵的丰臣秀吉…,选在大阪城真的可以吗?」图为大阪城。图/维基共享
南韩方所顾虑的,是关于丰臣秀吉的「朝鲜出兵」问题。在1592年至1598年间,丰臣秀吉派兵进攻朝鲜(日本称之为「文禄・庆长之役」,朝鲜称为「壬辰倭乱」,当时参战的中国称为「万历朝鲜之役」。 )这场以朝鲜为跳板、做为当时日本进军中国的战役,最后因为丰臣秀吉的病逝而收场;不过对于南韩而言,这也是过去「受日本侵略的历史记忆」。而大阪城曾是丰臣秀吉的居城,也就成了敏感象征。

事实上,这并非南韩第一次在日韩关系上提到「秀吉」。2018年12月,日韩因为「火控雷达照射事件」引发双方的军事摩擦,当时南韩国防委员长安圭伯,不满日本的处理态度,直接批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心态就跟丰臣秀吉一样,助长日韩两方的对立!」

有鉴于这个敏感的「战国记忆」,《朝日新闻》指出,日韩外交相关人士已研拟备案,不排除取消大阪城,改以其他地标作为纪念照摄影点。但具体行程内容都尚未获得官方证实。反而是日本的大众媒体,纷纷猜测哪里最适合各国元首合影,除了代表性的大阪城外,还有通天阁、万博公园的太阳之塔、甚至观光客聚集的道顿堀与心斋桥都名列其中——但若考量维安和高峰会的代表性,恐怕人潮拥挤的地点并不合适。

文在寅自2​​017就任以后,截至目前为止的访日次数,仅有2018年5月在东京参加的「中日韩三国高峰会」;而原订于2018的秋冬国是访问,却因「征用工铜像」和「雷达照射事件」的争议,让文在寅的访日推迟;直到今年预定6月28日办在大阪的G20,将会是他的第二次访日。

因为日韩复杂的历史纠葛,过去南韩前总统卢武铉访问日本时,也发生了类似的争议。

2004年12月卢武铉访日,与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鹿儿岛的指宿市会面。不过鹿儿岛正是主张「征韩论」的维新三杰——西乡隆盛——的故乡,让一些对历史敏感的韩国人感到不自在,除此之外两人会谈场所的附近,还有一间纪念神风特攻队的「知览特攻平和会馆」,又刺激了韩国的敏感神经。

当时在指宿市,小泉纯一郎邀请卢武铉一同享受当地特色文化「砂浴」(砂风吕),但是卢武铉因为不想公开在大众面前穿上日式浴衣、进而引发韩媒的批判,于是婉拒了小泉的好意(有一说是当时卢武铉有轻微脑溢血的症状,不适合躺在超过摄氏50度的沙子里)。

「我觉得这是适合他的放松方式,不过…卢武铉总统不太愿意,反正这也不是命令啦…。」结局演变成小泉纯一郎自己去砂风吕,一个人享受地覆盖在高温的砂浴之中。

一个人去享受砂风吕的小泉纯一郎。当时传出卢武铉是因为不想公开在大众面前穿上日式浴衣、进而引发韩媒的批判,于是婉拒了小泉的好意。图/路透社

「我觉得这是适合他的放松方式,不过…卢武铉总统不太愿意,反正这也不是命令啦…。」砂风吕中,不知道是否有点落寞的泉纯一郎。图/路透社
卢武铉与小泉彼此针对日韩历史问题就有过几次交锋,2004年7月小泉纯一朗访问南韩济州岛,被卢武铉当面批判日本「扭曲历史、不愿面对二战侵略真相」;而后2005年小泉虽然发笔了反省历史的谈话,但同年10月第五次访问靖国神社,又激怒了韩国舆论。

正由于这种容易掀起舆论浪花的问题,南韩领导人的访日地点和行程,就会成为日韩关系必须慎重考量的因素。

近日以来,日韩官方屡屡发生摩擦,在这一次G20大阪城争议出现后,日本的社会意见却也出现不少反弹;诸如「不喜欢就不要来日本」、「韩国别来开G20啦」、 「大阪城已经跟丰臣秀吉无关了」之类的言论,就在日本的社群网路迅速传开。

虽然大阪城在历史上确实曾为丰臣政权的中心象征,但1615年由德川家康发动的大阪夏之阵战役中,丰臣家惨遭彻底歼灭、大阪城也因此覆灭毁坏。而后的大阪城,历经德川的重新建造、到后来近代的明治、昭和几次的修复重建(又历经过二战空袭的毁坏)如今做为日本有形文化财的大阪城及整个大阪城公园,早已经不是秀吉时代的历史样貌。

大阪夏之阵战役:1615年由德川家康发动,丰臣家惨遭彻底歼灭、大阪城也因此覆灭毁坏。图/维基共享

而后的大阪城,历经德川的重新建造、到后来近代的明治、昭和几次的修复重建(又历经过二战空袭的毁坏)如今做为日本有形文化财的大阪城及整个大阪城公园,早已经不是秀吉时代的历史样貌。图/法新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10 4:32

跟贴 0

揭开日本“地狱岛”的罪恶(国际视点)

揭开日本“地狱岛”的罪恶(国际视点)

4年前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连日来,韩国电影《军舰岛》成为社会焦点。影片取材于二战期间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和中国劳工的黑暗历史,上映8天观众即突破500万人次。票房成功的同时,影片也引发了韩国社会对“军舰岛”问题的更多关注,要求日本方面停止“选择性失忆”,正视历史罪行。

韩政府——

日本强征劳工是不争的事实

《军舰岛》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讲述朝鲜劳工被强征至日本端岛(因形似军舰,俗称“军舰岛”),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苦力劳动,最后冒着生命危险出逃的故事。电影展现了朝鲜劳工经历的苦难,揭开了日本刻意隐藏罪恶历史的丑陋面貌。影片导演柳承莞说,《军舰岛》的首要目的是提供对历史的问题意识,希望该影片能为观众带来一段有力的观影体验。

2015年7月,这个被韩国舆论称为“地狱岛”的地方,曾作为“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构成这批“遗产”的23处工业设施中,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数万朝鲜半岛和中国劳工的血泪。位于日本长崎港西南方向18公里的端岛,被认为是“最惨无人道”的设施之一。

端岛蕴藏优质煤炭,1890年被日本三菱公司买下后成为日本重要煤炭产地。二战期间,大量朝鲜半岛、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此,在海平面下1000米高温、高湿度的煤矿中劳作。根据韩国国务总理室下属的“对日抗争期间强制动员受害调查及国外强制动员牺牲者支援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报告,1943年至1945年端岛上曾强征800余名朝鲜工人,其中122人在此遇难。据韩国行政安全部统计,目前生活在韩国的端岛生还者仅有6人。

韩国独立运动史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金度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陷入长期作战后出现严重的人力和物力不足,继而对朝鲜半岛、中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侵略、掠夺。对于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日军在物质方面抢夺粮食、棉花、牛皮等用于军粮、军服、军靴,煤炭、钢铁用于军需武器等,人力方面则包括强制征兵、强征女性为“慰安妇”和强征劳工。金度亨表示,日本将这段历史称为“强制连行”,韩国用词则为“强制动员”,两种措辞区别在于是否用于战争,而强征掠夺问题的根本在于日本采取方法是“不正当”“非法”的。

为平复申遗过程中来自韩国的强烈抨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日本代表在申遗时使用“被迫劳作”表述,承认“征用朝鲜半岛等地大量劳工在恶劣环境中工作”,并承诺在2017年12月前通过建立信息中心等措施向世人介绍这段历史。然而日本政府在申遗成功后即改变措辞,且迟迟没有履行承诺。

《军舰岛》上映后引发日方强烈不满,日本政府主张该影片是“被创造的故事”,不是一部反映史实的纪录电影。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称,包括日本强征劳工在内,日韩之间的财产请求权问题已通过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得到“最终解决”。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则回应,大量韩国人曾被强征至军舰岛并在严酷环境下劳役,这是不争的事实,韩方呼吁日本政府尽快、认真落实申遗时的承诺。

韩国《中央日报》称,对日本人来说,端岛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因为端岛展现了日本如何艰难地取得近代化成功的历史,也是日本右翼势力极力想要抹杀朝鲜人被强征到军舰岛服劳役、被折磨致死的历史。有舆论指出,如果日本强调《军舰岛》只是部虚构电影,那么真相远比电影更残忍。

见证者——

地狱生活讲述了一段血泪史

随着《军舰岛》电影的热映,朝鲜劳工的悲惨经历、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罪行重新成为社会热点。对于这一历史问题,韩国国内进行了多个维度的呈现和讨论。

端岛朝鲜劳工生还者崔璋燮老人在观影后激动地说,“我在端岛过了3年多地狱般的生活。日本给这座岛申遗,却忽略有关强征历史的任何标识,是在抹杀那里发生过的事实!”有观众告诉本报记者,“此前并不知道这段血泪历史,但现在想去仔细了解”,“心情很沉重,军舰岛上的惨剧是每位韩国人应铭记的历史”。据电影发行商CJ娱乐公司称,《军舰岛》在上映前已销售至全球113个国家和地区。

8月2日,《如果倾听军舰岛》一书在韩国发行。该书由日本长崎人权组织编写,收录了端岛朝鲜、中国劳工证词和相关资料,曾于2011年在日本发行。“我们做重活,而每天吃的是大豆粕和糙米混成的饭配沙丁鱼末,每天腹泻、身体虚弱。一旦停下手中的活,监工就会把我拖去毒打一顿,直到说出 是,我这就去干活 为止。我每天眺望故乡的方向,动过好几次跳海自杀的念头。”书中这段已故劳工徐正雨的证词,至今仍令人潸然。

韩国MBC电视台调查报道节目《PD手册》近日推出“军舰岛特辑”。节目中,97岁的金亨锡(音)老人清晰地记得:“1943年阴历10月20日,从三菱煤矿来了接收劳工的人。我们不敢反抗日本人,卡车上坐满了被强征的劳工。我的号码是4416号。”金亨锡老人回忆,他做的是煤矿掘进工作,每天劳作12小时,坑道内温度太高,汗流个不停,他用沾满炭粉的手擦汗,久而久之眼睛就不好用了。“直到现在,那段经历还时常出现在梦里。太恐怖了……”根据节目统计,包括端岛煤矿在内的7处“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设施共强征朝鲜劳工5.8万人。

在朝鲜半岛,也留存着很多强征劳工的痛苦记忆。1940年至二战结束,位于韩国仁川的富平公园曾是日本为前线提供军需武器的兵工厂。8月12日,由民众募款制成、首座缅怀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受害者的“强征劳动者像”将落户该公园。雕像制作者李原硕说,在兵工厂原址上设立雕像,就是让子孙后代铭记这段历史。

探访者——

只有真诚反省才能面向未来

当地时间7月3日至9日,一则题为《军舰岛真相》的视频宣传片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播出,滚动播放逾7000次。视频策划者、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徐坰德说,宣传片旨在让全世界知道端岛上曾发生过的强征劳工历史,并要求日本树立正确史观。

从2015年至今,徐坰德教授曾8次探访端岛。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申遗成功后,端岛新增了旅游告示板、宣传影片等,但无论是文字还是解说,都丝毫未提及强征劳工历史。他表示,目前距日本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许诺的最后期限只剩5个月,日本仍没有任何要履行承诺的意图和计划,让人失望。如果日方继续回避责任,将有损日本的国家形象,也将抹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李熙子是韩国太平洋战争受害者赔偿推进协议会的共同代表,她办公室内的书架上摆满了日本强征韩国劳工、军人的相关记录和向日本政府企业索取权益的诉状。李熙子告诉本报记者,这些年来见到的被强征劳工、军人生还者和遗属有1500至2000人,而作为一名受害者家属,她感同身受。

李熙子只有13个月大时,父亲被日本强制征兵,从此杳无音讯。为寻找父亲的下落,李熙子从1989年开始关注二战受害者问题,2003年在日本引入韩国的“兵籍战时名簿”中,发现了其父从被征兵到战死的记录。她告诉本报记者,日本方面明明掌握着详尽的记录,却不告诉亲属,而许多劳工在艰苦环境中承受着非人待遇,他们的相关记录甚至已被销毁。

“如果电影再早10年上映该有多好,那时候更多被强征劳工还健在。”李熙子说,日本政府在端岛申遗前,就应该明确阐述那里曾发生了什么、承认错误,绝非如今的“选择性失忆”。她也希望韩国年轻人能重新回顾历史,并从中获取教训。

金度亨表示,日本发起侵略战争,给周边国家带来灾难,战后非但没有肩负起应有责任,还一直在否定侵略、歪曲非法掠夺强征历史。徐坰德说,围绕强征劳工、慰安妇等历史问题,日本政府在大量铁证面前选择回避责任,是不可取的。德国的“华沙之跪”曾感动世界,也获得了世人尊重。日方只有正视历史,真诚地反省与道歉,并承担起对受害者进行赔偿等责任,才能真正面向未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璠璠_HS064

 

2017-8-8 4:1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