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迎来第5个年号的日本老人许下愿望

即将迎来第5个年号的日本老人许下愿望

2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在日本政府公布新年号之前,有一些人对新时代许下了特别的愿望。一位明治时代出生、即将迎来第5个年号的107岁高龄女性表示,“和平最好”、希望是“孩子们能够茁壮成长的时代”。

明治时代出生、107岁的糸井MIYA(前桥市)

在日本前桥市的高龄者日间看护设施内,当工作人员询问糸井MIYA(107岁)生日是哪一天,她干脆爽快地回答道,“明治44年5月1日”,并笑着用两手的手指比划出“44”和“1”的数字。糸井坐在轮椅上腰杆挺直,时而唱着童谣《红鞋》,时而用铅笔写字。上厕所还能自己站立起来。

当糸井听到长女星野利子(75岁)说年号即将变更时感慨道,“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她和日本作家檀一雄、汉文学者白川静是同时代的人。星野称,母亲糸井曾表示,“我生于明治时代,大正、昭和、平成转瞬即逝”。年号正式变更的5月1日是糸井的108岁生日。

糸井出生于日本岩手县,是家里5个孩子中最小的。从女子学校毕业后来到东京学习家政学,还曾担任女子学校的教师。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她随同在军队就职的丈夫前往“满洲”(中国东北),回日本后遇到空袭,行李全部被烧毁,只捡了一条命。

糸井年轻时的照片

战后,她一边养育2个孩子一边在自己家里开设料理教室。在物资短缺的时代,使用山羊奶制作糖果,使用脱脂奶粉制作点心,慢慢发展成正式的“料理学院”。最多的时候吸引了附近的约100位主妇学习,还有85岁高龄的学员。

每当在电视上看到战争或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海啸画面,糸井就会移开目光,而且不开心地表示,“不想看这些”,“当下是最好的时光”。

糸井的人生乐趣是“享受美食”,她喜欢吃冰淇淋和巧克力,吃泡芙有时只吃奶油部分。糸井把手放在胸前,对年轻人的期待称,“要一直向前,不能退缩。努力工作守护自己”。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7 4:25

跟贴 0

86岁日本老人完成KONA世锦赛 成最年长完赛选手

86岁日本老人完成KONA世锦赛 成最年长完赛选手

2年前

来源:搜狐

北京时间10月14日凌晨,KONA铁人三项世锦赛在美国的夏威夷岛鸣枪起跑。很多铁人三项选手认为,只有完成了KONA世锦赛才算是一个真正的铁人。2018年KONA世锦赛是一届破纪录的比赛。当天除了男女冠军纷纷打破记录外。一位来自日本的86岁选手打破了完赛KONA世锦赛最年长铁人的纪录。之前的纪录保持着是来自美国的路侯兰德。

这位日本老人相信众多铁人们对他很熟悉,也听过他的故事。他叫稻田弘,86岁,2018KONA世锦赛的完赛成绩为16小时53分49秒。其中游泳成绩为1小时51分25秒,骑行8小时02分40秒,跑步6小时28分17秒。

2011年,稻田弘首次参加KONA世锦赛,结果官方给出的成绩为DNS。其实老爷子并没有放鸽子,而是在参加了游泳项目后退赛,当时他在游泳途中出现了呼吸过度的症状。当抵达折返点的时候,陪护他到此处的工作人员便下令他不要再游了。就此稻田老人结束的了自己的第一次KONA之旅,他伤心的说:“我的比赛结束了。我又一次没有成为铁人。”

在2012年稻田弘卷土重来,最终以15小时38分25秒完成比赛。2013年虽然他完成了比赛,但是因为被关门所以没有成绩,2014年他只完成了游泳项目后退赛,2015年他再度完赛不过成绩为16:50:06差点又被关门了。

2018年第40届KONA铁人三项世界赛,已经86岁的稻田弘再次参赛,并以16小时53分49秒完赛超过了美国人路侯兰德成为KONA世锦赛完赛年龄最长的选手。

稻田弘从69岁开始练习铁人三项,70岁时首次参加茨城县波崎町的奥运标准距离(51.5K)三项赛。他爱上铁三的理由:“可以同时享受三项运动;战胜痛苦、到达终点的成就感无以伦比。”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0-18 4:03

跟贴 0

周游世界的日本老人留在武汉:这里像故乡

周游世界的日本老人留在武汉:这里像故乡

3年前

来源:长江日报

岛田孝治教学生学习日语

         6日晚上7时30分,街道口阜华大厦3楼的顶屋咖喱店内,70岁的岛田孝治正在给一名请教日语的学生讲述日语入门知识。

从2010年5月算起,老人的咖喱店已经经营了7个年头。7年来,除了回日本处理签证事宜外,他都会在咖喱店或经营生意,或回答年轻人有关请教日语的问题。

如果回到35岁,这样的生活是岛田孝治不能接受的,那时的他热衷于用脚步丈量世界:美国、意大利、瑞士、丹麦、瑞典……那时的他会说,人生需要体验不同的文化乐趣……

现在的岛田对生活在武汉乐此不疲,他说武汉像故乡,喜欢这里的生活。

  到中国,缘起帮助留学生创业

1947年,岛田孝治出生于日本福冈。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和其他日本年轻人不同的生活方式,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把大部分空闲时间用在读书和旅游上。

旅游让岛田孝治更愿意接触不同文化。在日本,岛田家的房子周边住着中国留学生,他得以结识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带他们品尝当地美食、找兼职、生活上给予帮助。“年轻人能带来活力,与留学生的交流让我更加深入了解中国。”

按照岛田孝治的计划,2009年退休后,他应该在家里看书,过闲散的生活,一名来自武汉的留学生告诉岛田孝治,武汉是大学之城,大学在校生人数居全球前列。“这名留学生说他要回武汉开日式咖喱店,希望我帮忙。”和留学生建立的深厚感情让老人于2010年5月来到武汉。

  合伙并未成功,老人却留在了武汉

老人曾经去过很多城市,但在武汉,他扎下了根。

“福冈和武汉有相似的季风、温度,有很多的绿色植被,空气清新。”老人说,武汉有更多的年轻人,人与人之间也热情。尽管在后来,老人与合伙留学生在咖喱店的选址、装修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并最终分开,但老人却选择留在武汉,坚持把咖喱店开下去。

咖喱店周边有武汉大学等众多高校,这是老人为了方便和年轻人交流特意选择的地点。大学生们到店里吃饭,有时会向老人请教一些日语。“学生们说,岛爷爷请您教教我,这给了我一个和他们交流的机会。”老人说,他很感谢学生们对自己的信任。

  留在武汉,只因被年轻人感动

7年来,老人帮助了很多年轻人,很多年轻人也感动了他。这是老人留在武汉的另一个原因。2017年9月,一个曾经到咖喱店请教日语的高中生小闵要到外地上学,临走前,专程找到老人,送给老人一幅画,画面是老人站在顶屋咖喱店门前欢迎顾客。这幅画现在被老人挂在自家屋子的墙壁上。

更早时候,一名男生请教了老人一些日语问题,为了回报老人,他主动承担了咖喱店菜单上的食品图片拍摄。一名女学生也是在请教了简单日语会话后到咖喱店志愿服务近一个月。“我感到了我做这件事的意义。”老人说到这里,很自豪。

面对未来,老人有自己的打算,他希望一直留在武汉生活,百年之后,初步打算是把最后的财产分给员工,感谢他们的工作努力与生活照顾,最后埋葬在中国,这样他就可以融入中国。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谭语_HS369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1-13 4:06

跟贴 0

这个日本老人决定死在中国,就为了这片河南农田

这个日本老人决定死在中国,就为了这片河南农田

3年前

来源:网易

川崎下了飞机,见到农场主李卫的第一句话是,“请你帮我准备好葬礼,我要死在中国。”

这个日本老人决定死在中国,就为了这片河南农田川崎广人比较不同肥料下小麦的生长情况

这里是中国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小刘固村。

村子里几乎看不到年轻人——他们前往城市里打工,留下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妇孺闲来无事,三五成群在街边聊着天。这个常住人口不足700人的偏僻乡村,距市区车程60公里,村中随处可见的2层小洋楼和平整的泊油路,证明村民们生活还算安逸。

村子东南角有一个农场,农场主李卫包了400亩地,养殖散养鸡、种植各种农作物、建立堆肥厂。但村民们还是习惯叫它30年前的老名字——“猪场”,它现如今的全名是“小刘固农场”。

这里住着一名71岁的日本人,他叫川崎广人,在农场进行着一项循环农业的实验。

实验说起来不复杂,核心就是用猪粪、牛粪、鸭粪、米糠、发酵粉、酒渣通过高温发酵制成堆肥,用以代替化肥农药或者降低后两者的使用量。

这场实验一做就是4年,虽然川崎和李卫每天披星戴月,可依旧没有取得成功。村里人认为川崎这一套不靠谱;来农场取经的年轻人,很多待了三天就走了;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异,这位日本老人还和农场职工起了冲突……

可他依旧信心满满,有人问他推广循环农业的梦想什么时候能实现,他一直说,“就快了,就快了!”

农场里的日本老人

9月20日凌晨四点钟,农场里的所有人包括公鸡都还沉在睡梦里,川崎广人从地铺上爬了起来。尽管川崎已经在小刘固农场生活了4年,但比起躺在床上,他还是习惯打地铺,他在日本这样睡了60多年。

川崎迅速穿上那套沾满污渍的深蓝色工服和五星军帽,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走向农场后面的堆肥厂。

他熟练地从鼓风机上拽出拧成团的气管,插进一人多高的粪堆中。用鼓风机打入大量空气,能让粪便的微生物分解效率更高,发酵得更充分,肥力更强也更均匀。

接着他开始巡视大棚、堆肥,7点半主持晨会,白天为在农场深造的研修生授课,下午和晚上一直憋在办公室里修改培训会的PPT,除了中午1小时的休息外,他得一直忙到晚上9点钟。

以打开一瓶啤酒为讯号,一天的工作才算宣告结束。

这一天的安排也是他现在人生的全部:运营小刘固农场;培养循环农业人才,对有志于循环农业的年轻人进行为期一年的技术培训,再把他们送到日本农业公司工作两年;推广循环农业理念。

这些工作有了阶段性的成绩。原本亩产千斤的小麦在浇灌了几年堆肥后,产量升至1200斤左右;第一批农场20人参加的研修生项目,有3人被日本公司接收;培训会办了13届,近700人参加,参与者有环保人士、大学生、农业公司负责人和政府官员。

川崎还投资5万多元,架设了1000亩地的液肥管道,供当地农户免费使用,“帮农民们赚了钱,他们就会相信我”。

川崎喜欢在工作后拍照留念,热衷于发微博,享受在人群中央的感觉,他渴望被人看见自己的价值。他有21万微博粉丝,2015年,一次为村子里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求助让他声名鹊起。

可与他的微博影响力和工作不匹配的是,在当地村民眼中,川崎依旧是“那个猪场里的日本老头”。在被随机访问的十几位村民中,鲜有人能说清川崎是做什么的。一位农民使用了农场液肥,理由是“反正不要钱。”

“那个日本人,见过,没说过话。”一位88岁的老爷子说,“咱中国人,不和日本人说话。”

“什么专家,他要真是专家,怎么没有工资也没赚钱。”住在农场东边200米左右的一名中年男子不耐烦地说。

“我很幸福”

川崎广人从田垄两侧抓起了两把土,左手的土呈现颗粒状、呈黄色的,是长期施用化肥的结果,右手里深褐色、有黏性的土壤是用堆肥灌溉的。

“今年,农场有机小麦一亩地(比往年)高出100斤”,川崎略显兴奋。面对有人认为化肥肥力强、产量高的观点,川崎叹着气并摇头道,“堆肥种出的产品好吃,安全,减少疾病,产量更高。”

在这个日本老人眼里,这是常识,可现实告诉他他错了。

2006年,在日本消费者合作社工作的川崎面临退休,机缘巧合下他以农业研究者的身份应邀到青岛农业大学访问。

川崎广人调研发现,中国农村因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导致了土地、水污染和土壤板结现象。而中国现在的农民,大部分已经不制作或不懂怎样制作高质量堆肥。

他决定扎根中国推广已被日本验证的循环农业技术,让退休后的人生变得有价值。

“川崎先生是一个必定会优先一切考虑价值和生存意义的人”,合作社的老领导、同乡加藤善正回忆道,川崎从少年时代就是日本共产党的拥趸,参加了1960年爆发的反对《美日安保条约》和修改和平宪法的公民运动。

参与运动的个人代价极为惨重,川崎和他的家人、亲族都受到株连,在很长时间内没有工作。以至于他年近30岁才第一次吃到肉食,此前只吃过猪内脏。但川崎不在乎,反而自豪于这场运动阻止了修宪,使日本避免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

辛勤工作一生后,川崎对退休生活产生了恐惧。“在日本,60岁退休,没有给老人的工作,老人呆久了,病了就坏了,家庭也坏了。”川崎说着,脑袋向后仰起,双手举高,双眼翻白,模仿起老年痴呆的样子。“我就变成这样,但是我在中国推广循环农业,这种人生价值在日本没有,所以我幸福”

回国后,川崎开始自学中文并决定有一天能回中国农村。川崎通过翻译农业论文,攒了些钱。2013年,他便背起30公斤的行李和20万元钱,开始了“云游万里中华”的计划。

从甘肃天水一路东行,从内蒙古到北京直至河南,这一路远不如云游般诗意。彼时业已67岁的川崎做过除草工、睡过大通铺。在北京连200元一个月的工作都没人雇他,最惨的时候有上顿没下顿,更别提施展循环农业的抱负了。

直到经朋友介绍,川崎以访客身份来到了小刘固农场。他发现这里还在坚持使用堆肥,但技术并不成熟导致了亏损。他意识到,这可能是施展抱负的机会,便住了下来。

农场主李卫回了郑州,随后的一个月,川崎每晚都会给李卫写邮件,建议如何改造农场、建立循环农业。但他没有收到一封回信。

两个月过去,一天晚上,李卫偶然打开几乎弃用的旧邮箱,发现了几十封未读邮件,全部来自于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日本老头,她逐封阅读了信件。

李卫之前是《河南日报》的记者,2009年父亲李敬斋过世后接管了农场。她事后才知道,收不到回信的川崎四下问村民“有没有见到李卫”。那晚她枯坐至深夜,最终决定搬回农场,和川崎一起改造农场。

顽固的“火药桶”

川崎是个“火药桶”。

村子里一个上小学的男孩偷了农场的三根甘蔗。当晚,母亲和孩子带着偷来的甘蔗来农场赔不是。李卫害怕川崎发脾气,把他推进了办公室。

“啊!”隔着办公室的门,川崎发出一声怒吼,玻璃被震得嗡嗡响。

“这是最低限度的文明,没有人教他们”,“这不是第一次了,小时候偷东西,几个孩子一起偷,长大了怎么办”……当他想起上个月,村子里两个年轻人因为白天酒驾去世了,川崎终于忍不住了,便大声吼了出来。

办公室外的李卫有些尴尬,她看到川崎走了出来,赶忙拿起一根甘蔗递给他吃。川崎摆了摆手,“我不吃”,转身就走进了办公室。

在和川崎相处了一年的研修生胡伟眼里,老师整日笑眯眯的。大家工作不认真、开早会迟到时,老师才会讲些道理,但极少发脾气。

但“不文明”例外。

办公室的窗户上、墙上贴了很多川崎对员工的劝诫。

“我们文明人,在办公室内别吐唾沫,在足球场上随地吐痰一下子,就被退场了。”

“白天不喝白酒,因为白天喝酒是一个坏习惯,喝酒不仅让家庭瓦解,而且让公司,合作社损失更大。”

因为喝酒,川崎还发起过一次绝食抗议。

2015年3月的一天,新乡市刮起了大风,塑料大棚被吹开了豁口,冷风对刚种下去的作物幼苗是致命的。但职员们却跑出去喝喜酒了。只留下川崎一个人裹着破洞的棉衣,干望着被破坏的大棚束手无策。

“白天都喝酒,不工作,我一个人,怎么办”,他以绝食向李卫“示威”。

“农村里有喜丧事儿大家都会喝点酒,中原人豪爽,不醉不归,这里的习俗他不懂。”掌管农场8年时间的李卫更理解员工们的行为,但又担心川崎出事,李卫还是妥协了,最终解雇了这批白天饮酒的职工。

厕所脏是川崎的命门,他每餐饭最多只吃一小碗。这是他为了少去厕所刻意把胃饿小。如果厕所很脏,他就会自己跑去打扫。川崎身体力行想改变员工们的习惯,但厕所依旧脏乱。

他时不时就会爬到农场楼顶怒吼,这是他表达不满的最终手段。

现在,李卫很担心这个心直口快而又顽固的日本老头得罪人,遭人记恨,也害怕他年事已高,会气出病。

每当川崎不高兴时,李卫就先向他道歉,“你别生气也别骂员工,对不起都是我管理不到位,有什么事你都骂我,我去说他们。”

孤独

有时,川崎广人也会感觉李卫不理解他。

李卫叫他理解中国的现实,川崎抢着话说,“李卫说入乡随俗,我不,我为农场好。”

年逾古稀后,川崎的体力愈发捉襟见肘,他常常自责本应该到大棚里指导研修生工作,却常常扛不住辛苦。

“我一个人做不了循环农业”,他认为有志于循环农业,拥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年轻人才能接过他的担子,他管这些人叫“新农民”。

新农民大都是川崎的微博粉丝,胡伟在来小刘固之前,曾一次性把川崎的微博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直到半夜3点钟。“我要学堆肥就要跟最牛的人学,我去过很多农场,但是真正懂堆肥的人我觉得不多”,从小生长在安徽黄山农村,胡伟甚至觉得自己的水平比很多人都高。

他记得第一天到农场来,川崎整个下午都热情地带他参观农场的田地和堆肥厂,反复讲解循环农业理念和技术。这些年轻的研修生,多少缓解了他的孤独。

川崎渐渐将工作重心转至培训会和研修生的招募,他曾为了吸引更多人报名,采取过谁来学习给1000元的方法,但有不少学员拿到1000块补助后,就溜之大吉;加之当时农场尚未盈利,这法子很快被放弃了。

现在的研修生每人每月需要交纳1500元,包括学费、住宿和三餐。但有些人只是为了堆肥技术而不是学习循环农业理念,套两天话,趁着夜深人静招呼都不打就打车走掉。

这犯了川崎的另一大忌——说谎。

“我不信任年轻人,他们说谎,觉得农业艰苦,只选择简单的路”,川崎声音略带疲惫。

李卫觉得老爷子受到了伤害,“他每次一讲就是三四个小时,说到说不动为止,但其实对方要不就是为了赚钱,根本不想学习;要不就是吃不了苦。”

第一批研修生前前后后有20多人参加,最终只有3人坚持到了最后。

这个日本老人决定死在中国,就为了这片河南农田来农场学习的研修生合影。

川崎有两个地方可以倾诉心声,一个是微博。“微博有很多人帮助我,在微博上,我心里安定。”

另一个是农场创办者李敬斋的坟墓。川崎时常觉得,这位为官至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而后回乡办厂的前辈,就是他的中国知己和精神支柱。

但其实二人从未谋面,网上也搜不到关于李敬斋的只言片语。川崎对这位1942年出生,2009年过世的老人的了解和想象,全部来自于镌刻在墓碑上的铭文——“为民请命,心系农桑。归田原阳,养殖办厂。呕心沥血,惠泽故乡。”

朗诵碑文时,川崎常常不由自主得哭起来。在日本的60多年里,川崎只向上帝祈祷,但在小刘固,他开始向李敬斋祈求保佑。

“请帮我准备好葬礼”

川崎学着用李敬斋墓碑上的句式为自己作诗。

“余生任务,培养人才,期望未来,循环农业。”

去年11月份开始,川崎咳嗽症状持续恶化。晚上咳得睡不着,他只能一边看书一边熬到天亮。川崎预感这不是感冒,但因为工作忙碌便没正规医院治疗。

直到今年4月份时,川崎出差回日本。工作完成后,他去了医院,结果被诊断为肺炎。医生强制要求他住院治疗。

结果两周后,他就带着药飞回了中国。川崎下了飞机,见到李卫的第一句话是,“请你帮我准备好葬礼,我要死在中国。”他要求把墓碑建在李敬斋墓旁。

对川崎来中国的决定,夫人的态度也有了松动。

在丈夫刚刚表达出要来中国的意愿时,川崎夫人就不止一次地找到加藤正善,央求他劝丈夫放弃,至少还完房屋和两个孩子的教育贷款再走。

起初,夫人还会在邮件里试探着对他说,不要烦恼,烦恼的话,最好回日本。但她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69岁的夫人曾对川崎说,我决定不再依靠你了,你在中国有成就,很幸福。你放心吧,我会坚强地生活下去,坚强地死。

夫人也曾想追随川崎的事业,2014年7月,不顾丈夫的反对,川崎夫人来到小刘固。但她很难适应农场的生活尤其是厕所。经过丈夫的劝说,川崎夫人最终选择了回国。

川崎累了的时候,有时会捧起案前的汉语词典。他在这本书的书缝上,用马克笔抄录了一段摘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上的经文——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这段话同样被张贴在了农场会议室的大门上。川崎觉得这是劝大家伙克服困难的金玉良言,虽然农场里没几人能够看懂,但他还是用中文勉强地解释了一下,“为人民服务,就是不能找容易的路。”

但川崎相信,死亡的那一刻,上帝会清点他人生价值的多寡并给出公正的裁决,“现在我痛苦,但死了可以上天堂。”他挑起眉毛露出窃喜的笑容。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郭志威_HS14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6 4:28

跟贴 0

华媒:替儿女照顾孩子?日本老人完全不买账

华媒:替儿女照顾孩子?日本老人完全不买账

3年前

来源:中国新闻网(北京)

中新网9月18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在日本,“含饴弄孙”早已被老年人视为与己无关的一大负担。日本政府曾经为了灵活启用“老年人”这一大群体,不惜出台各种优惠政策让祖父母照看孙辈。不过,日本老年人完全不买账。体力受损、开销增加、毫无自由……来自老年人的控诉不断上升,政策根本无法推行。

资料图:日本儿童节挂起的鲤鱼。
资料图:日本儿童节挂起的鲤鱼。

文章摘编如下: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被要求照看孙辈的老年人占到了受访人数的66.4%,而被要求居住在子女家附近的人更是超过了80%。看来,日本人在照看孩子方面,同样迫切需要父母的帮助。可是,日本老年人却没有这个兴趣。

二战后的日本,曾经也非常流行儿子儿媳外出工作、老人照顾孙辈的模式。但是随着日本进入经济快速发展期,国民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不断提升,崇尚个人自由的欧美家庭模式受到青睐,“父母才是孩子的完全责任者”这一概念开始流行,并逐渐深入日本人的心中。

许多日本人兢兢业业地工作、辛辛苦苦地照看子女,熬到孩子事业有成、自己光荣退休,终于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时候却突然被要求照看孙辈,就好比一种强迫式的再就业。许多日本老年人对这种占用个人自由的“负担”,表现出极大的不满,甚至会直接拒绝。渐渐地,日本社会也就形成了“自己孩子自己带”的主流意识。

同时,体力不支也让日本老年人无力照顾孙辈。日本人的年龄一直是个谜,一眼看过去50出头的人可能已经是年近70的花甲老人,这种外表的误会很容易对老年人的体力造成不合理的估算。而日本的超级晚婚化、晚育化日益严重,许多日本老年人年过70甚至80才抱上孙子孙女,即使想照看也是有心无力。

困难并不仅仅局限在体力方面,日本老年人在经济方面的抱怨也不少。2016年日本《高龄社会白皮书》的统计显示,65岁以上的老年人平均年收入为300万日元左右,乍看上去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但是孙辈的七五三仪式、入园贺礼、入学贺礼、生日贺礼、压岁钱……这些钱都需要从退休金中开支。日本媒体统计,日本老年人花在自己孙辈身上的钱超过了年均100万日元。这样来看,300万的退休金还真得省吃俭用才够花。

含饴弄孙、多子多孙的观念,在日本就这样败给了现实。安倍政府大力倡导“一亿总活跃”政策,让日本女性积极走向社会、参与工作,但是却给家庭带来了另一种负担。让女性生孩子,让女性积极工作,可是她们上岗了,孩子谁来照看?说到底,安倍政府所谓的“一亿总活跃”根本就经不起推敲。(蒋丰)

(原标题:华媒:替儿女照顾孩子?日本老人完全不买账)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璠璠_HS06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2 4:30

跟贴 0

日本男子懒散不自立 被75岁老爹用菜刀砍伤脸

日本男子懒散不自立 被75岁老爹用菜刀砍伤脸

4年前

来源: 国际在线

据日本《产经新闻》8月2日报道,日本大阪府警方2日逮捕了一名75岁男子,他涉嫌用菜刀刺杀自己43岁的亲生。男子交代说,儿子生活懒散不自立,又不出去独立,刺杀儿子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

据悉,2日上午7时50分左右,男子用菜刀砍向正在睡觉的儿子,导致儿子两侧脸颊等受到轻伤。

警方介绍说,嫌疑人与儿子、妻子一起生活。他在刺伤儿子后,自己打电话报警。随后,警员赶到其家中将他逮捕,目前正在进行详细调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叶忆文-HS3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8-5 4:58

跟贴 0

日本一八旬老翁坠海后无救生衣在海面漂流超9小时后获救   

日本一八旬老翁坠海后无救生衣在海面漂流超9小时后获救  

4年前

来源:环球网

据日本电视台7月30日报道,近日,一名80岁的男子在日本广岛县吴市海湾坠海后下落不明。他在海面漂流超9小时后获救。被救时该男子身体已极度虚弱但意识清晰。

经证实,获救者是从日本冈山县前往广岛县吴市仓桥岛钓鱼的80岁男子。据吴市海安保部透露,29日晚,该男子在距离仓桥岛200米的一个混凝土块上独自一人钓鱼,次日凌晨渡船去接时不见该男子踪迹,只留下救生衣等物品。

广岛县海上保安部经过长时间搜寻,于下午3时在距离事发地点7公里外的海面上,发现了一位向搜救直升机不停挥手的男子。经过调查,该男子并没有穿救生衣,但却已在海上漂流了9个多小时。当地海上安保部目前正在调查该男子坠海的原因。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顾程-HS39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8-1 4:40

跟贴 0

日本养老院员工短缺 80岁老人靠70岁老人照顾   

日本养老院员工短缺 80岁老人靠70岁老人照顾  

4年前

来源:新浪综合

据CNN7月23日报道,随着日本人口结构呈现老龄化,日本国内劳动力短缺问题也日益严重。部分日本养老院缺乏年轻护工来照料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只能由一些刚刚退休的老人进入养老院,负责照料一些年纪更大的老年人。

在一家小学改造而成的养老院中,田坂庆长(Tasaka Keichi)正和一群老妇人说说笑笑。

70岁的田坂可能会被误认为是住在养老院的一位老人,不过他暂时还没有重新退休的打算。这位曾经的豆腐匠正准备开启他的第二份事业——当一名护工,在东京十字心(Cross Hearts)养老院照料老年人。

“日本的老年人得不到足够的照料。我总是热衷于照顾别人,因此我很感激能有机会在这里照顾他们。”田坂告诉CNN。

“我也老了,因此我能理解这些更老的老人正在经历什么。我感觉自己只是和这群老人混在一块玩,而不是照顾他们。”

 70岁的田坂先生已经在日本横滨的十字心医院工作了五年 图片来源:CNN 
70岁的田坂先生已经在日本横滨的十字心医院工作了五年 图片来源:CNN 

迎接“超级老龄化”

随着出生率的快速下降和老年人数量的不断增长,日本被认为是一个“超级老龄化”国家。超过20%的人口是大于65岁的老年人,到2020年,全世界将有13个国家的老年人达到这样的规模。

 

日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使得护理行业和工业领域正遭受严重的打击。为了应对劳动力短缺的现状,并且重振停滞不前的日本经济,日本政府正鼓励更多老年人和全职太太们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

从很多方面来说,田坂正是这种政策激励下的先行者。在过去五年中,他每天接送养老院的居民往返于自己的家中,陪伴老人们的同时,还为他们准备一日三餐。

他就住在养老院附近的一幢公寓楼里,养老院大约有几十个65岁以上的雇员,而他只是其中之一。他们和年轻的日本员工以及外籍员工一起工作。很多国家将社区服务与移民相挂钩,因此在很多国家,外国人会分担这部分护理工作。不过,由于日本没有具体的相关政策,这部分工作不得不由老年市民来承担。

 养老院的田坂和其他年轻职工 图片来源:CNN 
养老院的田坂和其他年轻职工 图片来源:CNN 

由于床位紧缺,这所养老院目前有几百位老人排队等待入住。养老院职工的退休年龄被规定在70岁,愿意继续工作的职工也可以到80岁再退休。在日本,普遍的退休年龄在60岁到65岁之间,但是医生最近提议把退休年龄提升到75岁。

尽管政府正在努力让更多老年人尽可能多工作几年,但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5年的调查报告显示,80%的日本企业仍然将退休年龄定在60岁。

2013年,政府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企业将退休年龄提升至65岁,但该法案要到2025年才会强制执行。

日本庆应大学的经济学家清家笃认为,这就导致很多企业可以以较低的薪水返聘到达退休年龄的老职工。

他说:“应该对企业施加更大的压力,让他们延长职工的退休年龄,否则返聘时领取的低额薪水会让老年职工失去继续工作的动力。”

有发展空间的第二份事业

十字心养老院的执行董事安达圣子(Seiko Adachi)告诉CNN,很多老年职工之所以在这里工作,是因为他们享受和年轻职工以及养老院的老人们互动的过程。

“变老意味着你要逐渐失去一些东西:你的兄弟姐妹,你的父母,或者你在社会中的角色……聘用老年职工的好处在于,他们能体会养老院这些老年人的感受。”

“对老年职工们自己来说,这也是一种很好的预防性护理。这样的工作让他们感觉自己依然有地方可去,让他们有前进的动力。”

 十字心养老院的执行董事安達聖子 图片来源:CNN 
十字心养老院的执行董事安達聖子 图片来源:CNN 

安达圣子说,聘用更多老年职工的关键在于要确保他们全心全意投入护理工作,让他们把这份工作当成有发展空间的第二份事业,而不仅仅作为一项赚取外快的兼职。

对有些人来说,这里依然有无限的可能。

“我准备再去考一张护理方面的证书,以后打算进入管理层。”田坂先生笑着说道,“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林一韦-HS123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7-26 4:2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