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日本经济是否陷入“衰退局面”看法不一

聚焦:日本经济是否陷入“衰退局面”看法不一

1 週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编辑推荐

【共同社5月14日电】日本内阁府13日公布的3月景气动向指数把经济总体形势评估下调为“恶化”。对经济复苏是否止步并陷入“衰退局面”的看法不一,政府内部出现了暗示可能追加经济刺激措施的发言,经济前景与政策应对均变得愈发混沌不清。

▽岔路口

“日本经济无疑处于重要的岔路口。”高盛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场直彦举出设备投资企稳等,称“现阶段到认定经济衰退还有相当长的距离”,指出了微妙的现状。

此次时隔6年零1个月被评估为“恶化”,主要原因是美中贸易摩擦加深,其影响造成日本企业面向中国的出口低迷。法国巴黎银行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河野龙太郎敲响警钟称:“出口不增加,设备投资也无法期待。还有消费税增税,因此更无法期待消费,今后下行风险相当大。”

▽特需

企业的评价纷纭。得益于伴随新年号改为“令和”的十连休“特需”的铁路、航空各公司的利用情况良好。一名铁路相关人士称:“连休期间受到了许多旅客使用,并没有特别的经济衰退的实感。”

全日空、日本航空的国内航线、国际航线均表现良好,使用情况超过了上年水平。也有航空公司员工认为,“普遍都呈现拥挤态势,国内航线在即将出发前被预约等,没有经济正在衰退的氛围”。

另一方面,大型百货店出现了销售额增长不及预期的遗憾声音。运营大丸和松坂屋的J.FRONT RETAILING公司销售额较上年同期增加了7%左右。该公司负责人疑惑地表示,加上新年号烙印的糕点和高价便当的销势颇佳,但“连休前半程表现出色的进店顾客数势头没有持续到后半程”。

三越伊势丹控股公司的销售额仅增加了约3%。据称,气温未升高,主力的服饰类商品销售额没有增加。

▽拉起防线

景气动向指数的总体形势评估是依据以企业生产活动为中心的各种指标自动计算得出。并不一定与存在融入政治判断余地的政府月度经济报告、事后由专家等综合验证后决定的正式景气认定一致。

内阁府负责人把现状与过去的经济衰退局面进行比较,强调称“生产的低迷平缓,在就业与收入方面,也明显为目前的水平更高”。

政府警惕的局面是,出现要求定于10月的消费税增税推迟的呼声高涨。企业包括应对“轻减税率”在内的准备工作也在推进,由此,政府认为“推迟较为花费成本”(经济官厅官员语)。

财务省官员称“景气动向指数公布后主张推迟增税者,只有从先前就反对增税的人们”,给推迟增税论调拉起了防线。

官房长官菅义伟13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考虑追加经济刺激措施的可能性时,称“视情况作出各种判断是理所当然的”。在指出就业方面等内需坚挺的同时,没有否定若认为经济形势危险就依赖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的选项。(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17 4:16

跟贴 0

焦点:美中对立加剧必将打击日本经济 增税或成考验

焦点:美中对立加剧必将打击日本经济 增税或成考验

2 週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5月9日电】美国特朗普政府如果对中国进口商品上调关税税率,日本经济必将受到打击。据分析,伴随股价下跌的消费者心理恶化,以及中国经济减速导致日企在华业务销售回落等情况或将难以避免。对于即将在10月实施消费税增税的日本经济而言,似乎会成为一大考验。

日本的汽车厂商打算强化对策,诸如把在美生产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从中国换到美国国内。本田公司副社长仓石诚司认为即使上调关税也基本不会在成本方面造成影响,但也表示担忧称“对股价下跌、顾客失去购买意愿感到害怕”。

中国政府为阻止经济减速,正在扩大财政支出,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但有很多意见指出,与美国竞相发动制裁措施的“贸易战”如果升级,经济形势恐将难以维持。日本大型化工厂商表示:“因为属于原料产业,如果中国经济恶化,最终产品需求减少,受到影响可谓是宿命。”

安倍政府干部就日本经济前景给出乐观看法,称“不用担心美中对立产生负面影响”。面向消费税增税预计也将成为焦点的今夏参院选举,似乎也有意避免示弱。

尽管如此,日本经济已出现阴影,本月20日将公布的今年一季度(1至3月)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有可能为负增长。美中贸易摩擦加剧或将迫使迎来消费税增税的日本经济面临紧要关头。(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12 4:04

跟贴 0

降日股波动优选区域型商品

降日股波动优选区域型商品

3 週前

来源:经济日报

对于日股基金挑选,投信业者建议,挑选不受参考指标限制、大中小型皆可布局的一般型日股基金,有机会搭上新日本经济概念股;想参与日本新经济行情,又担心日股波动大的人,可采分批布局,或以区域型基金介入,透过分散持股以稳定资产波动度。

投信业者提醒,若想参与日股行情而不受汇率干扰,建议选择美元对冲级别,较不受汇率波动影响。

日本股票基金大致可分为以大型股为主或是聚焦在中小型股。野村投信表示,日本大型股多为跨国型企业,与全球景气与市场连动度高,相较之下,中小企业较易受到日本国内经济影响,且波动度较高,不过,也有日本基金选股策略着重在产业成长潜力与优势而非企业规模;若投资人的投资组合里还没有日本基金,建议可以投资策略不局限于大型或中小型股基金为主。

摩根日本(日圆)型产品经理张瑜伦则认为,随着日本经济发展趋势改变,未来投资日股必须选股不选市,宜聚焦具有实质企业获利成长与前景的企业。

野村日本领先基金经理人黄尚婷分享后续操作哲学,将持续聚焦具产业竞争优势产业,产业方面看好全球消费复苏趋势,虽全球经济成长率较低,新兴市场的人均GDP仍在提高,因此看好消费股;此外,全球科技股今年以来涨势凌厉,日本科技股有落后补涨可能。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5 4:08

跟贴 0

森永康平:迎接令和时代未来五年日本经济关键

森永康平:迎接令和时代未来五年日本经济关键

3 週前

来源:经济日报

【森永康平】

平成是从1989年1月8日开始的。

该年虽是泡沫经济崩坏之年,但直到年末都仍然持续对着泡沫在歌颂。

秋天时Sony买下了好莱坞的电影大厂哥伦比亚影业,三菱地所买下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等等,日本企业的气势当时正让全世界感受到威胁。

12月29日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大纳会中日经平均股价在交易期间来到史上最高的38,957元44钱纪录。当时世界时价总额排名几乎都被日本企业占据。

日本股市行情最后于平成2年(1990年)的大发会开始转而向下,泡沫经济崩坏。

平成是国内外世界规模的经济危机到来的时代。

最初为平成9年(1997年)7月发生的亚洲金融风暴。

同年秋天开始一直延续到隔年,山一证券、日本长期信用银行、北海道拓殖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陆续破产。

平成12年(2000年)3月美国网路泡沫化。

平成20年(2008年)9月雷曼兄弟事件爆发。

接着于平成23年(2011年)又受到东日本大地震及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的直接影响。

平成22年(2010年),日本美元计价名目GDP被中国超越,让出自1968年超越德国(当时的西德)以来维持42年之「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

此后则逐渐下跌。以被中国逆转的平成22年(2010年)时与8年后的去年之美元计价名目GDP来看,试着比较世界排名前五的国家,世界第一的美国为1.3倍,排名第二的中国为2.0倍,接着排名第四和第五的德国及英国同为1.1倍,和这些正成长的国家比起来,只有排名第三的日本是处于0.9倍负成长。

我们将在令和迎接比平成更严峻的状况。

由于少子高龄化更加严重,过剩的金融缓和仍在持续,日本银行并没有余裕推出新的金融政策,持续的财政再建也尚未达成。

鼓励生产、女性投入职场、改善高龄者劳动环境、人工智慧及机器人活用等,多样政策被期望改善。

但也不是只有黑暗的话题在持续,2020年东京奥运、2025年大阪万国博览会等能够加速经济成长的活动还正准备开始,今后的五年如何发展,将决定日本的未来走向光明或是黑暗。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分析师,经常受邀于日本电视台节目担任经济评论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5 4:06

跟贴 0

日本经济迎来“超级黄金周”

日本经济迎来“超级黄金周”

4 週前

来源:经济参考报

4月末至5月初一直是日本的“黄金周”假期。今年因明仁天皇将在4月30日退位,而皇太子德仁5月1日继位,根据典礼安排和《假日法》,日本自4月27日起连续放假10天。日本媒体认为,这个“超级黄金周”虽然有助于提振内需,但对日本经济贡献有限。

“十连休”是把双刃剑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国内百货店策划更改年号纪念促销活动,日本居民消费或将活跃,而赴国内外旅行的人也很多。但另一方面,对日本经济影响较大的企业生产活动可能停滞。

“十连休期间,企业力争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增加两成。”百货店松屋银座的一位负责人对共同社表示。位于东京都丰岛区的东武百货店池袋店也将以特价出售女装等。这家商厦将选用象征令和元年的“1”这一数字,销售价格为1111日元(约合人民币67元)的牛肉便当。麒麟啤酒公司预计,长假期间酒精需求会增加,4月下旬将把主力商品“一番榨”的产量较上年增加约七成。朝日啤酒和三得利啤酒也将增产主力商品。

据日本媒体估计,在这个长假期中,日本国内主要机场和车站或将十分拥挤。据大型旅行社JTB公司估算,4月25日至5月5日期间住宿一晚以上出游者(含回乡探亲)约为2467万人次,较上年增加1.2%,创历史新高。

不过,也有很多日本企业和部分日本民众对这一假期没有太大期待。

根据路透社的调查,当被问到这一长假期的运营计划时,47%的日本受访企业称他们将部分暂停运营,38%的企业将全面暂停运营。比如丰田和本田,4月27日至5月5日停止工厂运转,5月6日开工。日产汽车的工厂则停工十天。

还有调查显示,多数日本民众对这次超长假期没有太多兴奋感。时事通讯社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41%的调查对象对十连休“不兴奋”;21%的人“不关心”。在30岁及以上年龄段和40岁及以上年龄段的群体中,对十连休不兴奋的人数占比最高,分别为46.9%和45.9%。调查还显示,今年长假期间,打算待在家里的人比例最高,为64.3%,其中多数人打算以做完拖欠的家务活、在家附近购物或者看电影等方式休假;16.2%的人打算国内或国外旅游。

日生基础研究所经济调查室长斋藤太郎认为,受生产停滞影响,日本第二季度(4月至6月)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或减少0.4%。斋藤太郎指出:“至少无法期待十连休可推升经济。”

提高消费税只是时间问题

在“超级黄金周”到来之际,日本很多居民仍不愿敞开“钱袋子”,这与即将到来的提高消费税不无关系。

2014年4月日本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8%,严重冲击国内消费并导致经济大幅滑坡。自那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两度推后上调税率计划,将经济增长的优先性摆在财政改革之上。

有报道称,本次上调消费税率获得的税收将用于上次众院选举自民党竞选纲领所承诺的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相关的《儿童及育儿支援法》修正案目前正在参院进行审议。若因推迟增税而取消免费化,将对地方政府产生很大影响。如果实施免费化,则需要替代财源。民间企业为应对伴随增税推行的轻减税率和无现金结算积分返点活动,已开始修改收银和商品管理系统,若推迟增税或将引起混乱。

据路透社报道,日本政府高级官员日前表示,10月的消费税上调计划不会改变,除非出现严重的经济冲击。这打消了人们对日本可能再次推迟消费税上调计划的臆测。

路透社的月度调查显示,逾60%的日本企业希望政府如期在10月上调消费税,但认为政府需要增加支出以缓解加税对经济造成的冲击。

经济仍需宽松货币支撑

因日本经济未来面临较大挑战,日本政策制定者仍将希望寄托在宽松货币政策之上。

统计显示,2018年日本实际GDP增长0.7%,较2017年1.9%的增速大幅下滑。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虽然日本经济已连续7年保持增长,但增长势头已显露疲态。根据最新公布的4月份月度经济报告,日本政府目前对其国内经济形势维持“正在温和复苏”的评估,但也承认出口和生产“部分呈现弱势”,并下调了反映企业景气感的“业况判断”。还有日本媒体认为,日本经济增长基础仍很脆弱,出口和工厂产出数据疲弱令人担忧,而定于5月公布的一季度GDP数据恐出现小幅萎缩。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安倍内阁刺激内需的政策可防止日本经济大幅下滑,但世界经济仍然面临下行风险,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犹存,因此IMF将日本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至1.0%。鉴于2019年10月日本将提高消费税税率,预计2020年日本经济增幅将进一步降至0.5%。

日本经济学家竹中平藏认为,安倍内阁在促进经济复苏方面确实付出了努力,但在进行财政重建和社会保障改革等方面给未来留下了很多问题。竹中平藏说,日本潜在经济增长率已经非常低,如果放任不管,日本经济将陷入长期停滞,恐将无法承受社保负担。是激发潜力、重塑日本,还是让少子老龄化进一步拖累日本,现在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日本央行负责监督货币政策的理事前田荣治24日表示,如果经济失去实现2%通胀目标的动能,央行准备加大刺激力度,可能会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前田荣治坦言,央行采取任何措施,都必须同时考虑到政策对经济和银行系统的影响。“若经济实现物价目标的动能受到威胁,我们准备在必要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前田荣治对日本议会表示,可供日本央行使用的宽松政策方式有很多,比如降息,加大资产购买以及加快印钞速度等。

路透社日前对17位分析师的调查显示,日本央行24日至25日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料将维持刺激措施,短期利率目标料维持于-0.1%,同时继续承诺引导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零水准附近。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28 4:08

跟贴 0

财经观察:人口负增长或将长期拖累日本经济发展

财经观察:人口负增长或将长期拖累日本经济发展

1 個月前

来源:新华网

日本总务省发表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日,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日本总人口比上年同期又下降26.3万人,降至1.26亿人,连续8年负增长。有分析认为,人口负增长带来的各种经济社会问题正深刻困扰着日本,或将长期拖累日本经济发展。

数据显示,在总人口中,15岁至64岁的劳动人口占比下降至59.7%,创1950年有可比数据以来新低;70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达20.7%,首次突破两成。

日本媒体和经济界人士普遍认为,人口急速下降是日本经济陷入紧缩和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首先,人口持续减少,令日本国内市场萎缩,整体消费趋于下降。由于看淡市场前景、预期恶化,企业投资意愿也随之下降。这样的情形持续发酵,在各行各业产生连锁反应。其结果是整个经济内需不振,长期紧缩。

其次,人口负增长使日本深陷劳动力不足困局。为解决劳动力短缺难题,日本政府大力促进女性和老年人就业,同时放开外国人就业政策。但是,日本对女性、老年人和外国人采取特殊用工制度,其待遇和正式员工完全不同。这种廉价劳动力的存在成了很多企业压低工资、拒绝提薪的理由,导致员工涨薪无望,甚至工资不升反降。收入难以增长反过来又抑制了消费,加剧了紧缩。

再次,老龄人口占比急剧增加,产生双重负面影响。一方面,日本医疗、养老等社会负担持续加重,长期靠财政赤字弥补,使日本财政状况恶化。另一方面,尚未步入老年的日本人对社会保障缺乏信心,提前规划养老,也是日本消费紧缩的重要原因。

日本不少政界和学界人士认为,尽管平成元年(1989年)日本总生育率已降至1.57,少子化问题已非常严重,但由于政府认为“总有一天会迎来第三次婴儿潮”,未及时采取有力对策。平成30年来,日本少子老龄化形势更加严峻,出现了全世界前所未有的高龄社会。

近几年来,日本经济有所回暖,并有望出现二战后最长复苏期。不过,受自然灾害和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影响,2018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从上年的1.9%大幅下滑至0.7%。同时,由于经济增速始终在1%上下波动,无论是对日本经济学家,还是对普通国民来说,这一轮经济复苏都很难提振对未来的信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说,安倍内阁刺激内需的政策可防止日本经济大幅下滑,但世界经济仍然面临下行风险,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犹存,因此将日本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至1.0%。鉴于2019年10月日本将提高消费税税率,预计2020年日本经济增幅将进一步降至0.5%。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日前发布的《日本经济调查报告》指出,日本经济正在经历二战后最长的扩张阶段,但也面临人口老龄化和高额债务等挑战,政府亟需采取有效措施确保经济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

日本经济学家竹中平藏认为,安倍内阁在促进经济复苏方面确实付出了努力,但在进行财政重建和社会保障改革等方面给未来留下了很多问题。

竹中平藏说,日本潜在经济增长率已经非常低,如果放任不管,日本经济将陷入长期停滞,恐将无法承受社保负担。是激发潜力、重塑日本,还是让少子老龄化进一步拖累日本,现在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22 4:02

跟贴 0

“令和”能否给日本经济带来新转机?

“令和”能否给日本经济带来新转机?

2 個月前

来源:金融界

4月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正式公布了日本新年号“令和”,沿用30年的“平成”年号将于5月1日明仁天皇禅位后正式被替换。

就在宣布年号的当天,日本央行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日本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日银短观TanKan),数据显示日本企业信心跌至两年最低点,降幅系6年来最大。

《日本经济新闻》头条认为,平成年代的结束,或将带走日本经济的衰退,新年号将带来新转机。

“令和”寓意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就是春天,于日本人而言是一份对未来的美好期许。但日本经济会随着年号的替换得到改善吗?

1

企业信心不足

日本央行发布的“日银短观”系日本央行对全国企业短期经济观测的一份调查报告,是反映日本经济景气状况的重要指标,每季度公布一次,指数为正值意味着持乐观态度的企业多于持悲观态度的企业。此次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调查,日本央行采集了约1万家日本企业的数据,这些企业只需要在调查中回答其企业的经营状况“好”或“不好”即可。

根据一季度的数据,日本企业全行业信心指数较上一季度下跌4个点至12点;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从上一季度的19点下降至12点,环比下降7个点,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执政以来的最大降幅;大型非制造业则相比上一季度下降3点至21点,系半年来首次下跌。

据路透社消息,这是日本6年来企业信心指数下跌最快的一次。其中,普通机械行业指数为20,下降27点;电动机械指数为9,下降12点;加工机械指数为31,下降9点;釉色金属行业为负9,下降21点。

日本央行同时将下一季度的全行业企业预期信心指数下调5个点至7点,所有企业(包括大、中、小型企业、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企业)下一季度预期的信心指数也全部下调。其中小型企业的下一季度预期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尤其是小型制造业,日本央行将下一季度信心预期下调8个点至负2点,也是唯一一个下调至负数的。这也就意味着,日本央行认为,在下一季度,日本小型制造企业的悲观情绪将高过乐观,小型制造企业经营前景十分严峻。

2

经济内忧外患

日本企业信心不足源于日本经济存在的内忧外患,全球经济状况不佳致使日本企业出口减少,日本国内则面临通货紧缩、老龄化、巨额财政赤字等严重问题。

2017年日本经济增速曾达到1.9%,虽然2018年增速回落到0.7%,但这仍是日本经济持续增长的第七年,被认为日本经济逐渐复苏。

但有分析指出,2019年开年第一季度日本企业信心就表现出不佳,日本央行也对下一季度日本企业信心走势不看好,日本经济复苏恐步入尾声。

国际方面,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日本制造业企业看不清全球经济发展态势,外需明显减少,制造企业悲观情绪加重。同时美国对外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使日本制造业产品对外出口减少。《日本时报》认为,美国此前对外征收的数千亿美元关税,严重损害了全球经济,同时也损害了日本的产品出口。

国内方面,劳工不足、通货紧缩以及财政赤字严重等问题突出,致使日本企业发展吃力。

首先,日本正在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日本政府预计,此后50年里,平均每年日本的适龄工作人口会下降1.1%,劳动力将严重不足。

其次,安倍晋三2012年上台之后一直推行“安倍经济学”,日本政府也一直致力于要让日本通胀率达到并保持在2%。但7年以来,日本的通货膨胀率却离2%相去甚远。这也意味着,日本国内的消费力度小,内需不足难以刺激日本经济增长,也无法为日本的制造企业提供消费市场。

最后,日本财政长期赤字,政府负债累累。日本的财政赤字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试图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日本经济,但并没有效果。日本就将重心转投基建,不断增加公共支出、扩大基建投资措施,而持续支出带来的是日本政府停不下来的财务问题,财政赤字逐年扩大。

3

复苏能否继续

针对日本国内问题,安倍希望通过上调消费税、修改《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下称“入管法”)解决。

日本政府希望在今年10月,将日本国内的消费税从8%至10%。安倍晋三表示,日本必须上调消费税,以支付人口快速老龄化的成本。但路透社认为,上一轮的消费税上涨,并没有带来经济的增长,而是日本经济的缩水。所以,这一轮的消费税上涨,是否真的能达到安倍政府所预期的增长需要拭目以待。

在劳工方面,今年4月起,日本将实施2018年通过的《入管法》。日本政府预计在未来5年内新增35万名外国劳动者,以解决国内劳动力短缺问题。此次修订的《入管法》允许包括“单纯性劳动”(体力劳动为主)领域在内的外国劳动者入境。日本自民党主席稻田朋美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目前,外国人只占日本劳动力市场的2%左右。相比之下,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超过10%,这意味着我们还有足够的能力接受更多外国劳动力。”

在《入管法》前,日本实施的是“技能实习生”制度,这项制度成效不错,一定程度缓解了日本劳工短缺问题。该制度允许申请者最长在日本工作5年,之后必须离开。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0月31日,日本共有1460463名外国劳动者,同比增长14.2%,这是连续第11年出现增长。升级版的《入管法》或许将给日本经济带来新的转机。

国际方面,日本将搁置已久的日美货物贸易协定谈判,也重新提上议事日程。据参考消息报道,日美两国政府正协调于4月15日至16日在华盛顿举行部长级官员参加的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的首次会议。日美双方将就货物关税下调以及推进服务领域合作等事项进行谈判。但日方这次的谈判中心是缔结《货物贸易协定》,取消或下调商品关税的问题,以解决日本对外出口的问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9 4:01

跟贴 0

财经随笔:作别平成,令和能否开启日本经济新时期

财经随笔:作别平成,令和能否开启日本经济新时期

2 個月前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东京4月3日电 (记者刘春燕)平成30年来,日本经济从天堂到地狱再回人间,可谓是艰难挣扎的30年。作别平成、迎来令和之际,日本经济界对未来满怀期待。

从1989年1月8日到2019年4月30日,平成时代历时30年4个月。平成元年,是日本泡沫经济登峰造极的一年。这一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日经股指收于38915.87点,这是一个30年来都未能重回的巅峰。

平成元年的日本人陶醉在梦幻泡沫中,畅游世界各地、横扫奢侈品店;产业界也自大膨胀,认为日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向世界学习的了。但谁都没想到平成元年的美梦只做了一年。

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突然破灭,随后是漫长的萧条。“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失去的三十年”……萧条之后的日本经济再也未能重现此前的高增速。紧缩成为平成时代最大特点,工薪阶层辛苦几十年工资不升反降,并导致消费低迷、投资低迷、经济低迷。

经历了战后经济复兴和高速增长、见证过“卖掉东京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的日本老年人在回顾平成这30年时恍如隔世,再也没有年轻时挥金如土的气概,垂暮之年只能捂紧钱袋。

而成长于平成时代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那些辉煌,也自然没有上一代人的那种拼搏和愿景。对他们来说,经济低迷是常态,他们自己也被贴上“低欲望”一代的标签。

不过近年来,日本经济终于开始看到一丝曙光。2017年日本经济增速高达1.9%,虽然2018年增速回落到0.7%,但日本经济已经连续增长了七年。并且,这一轮经济扩展期有望成为日本二战后最长复苏期。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令和这个新年号寄予了日本人对未来的美好期许。虽然日本经济仍面临通货紧缩、老龄化、巨额财政赤字等严重问题,但日本很多产业在经历了长期调整后已经跃跃欲试。

在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环境工程、医疗护理等很多方面日本正展现出强大竞争力。日本经济界渴望在令和开启之际抓住产业更替的机遇,开启日本经济的新时期。

昭和一代的经济奇迹已经终结,平成一代的经济低迷也正慢慢结束。对于令和时代的日本前景,人们普遍期待日本能尽快寻得自身结构性问题的对策,及时完成产业结构调整,提高最低工资和平均工资令社会更趋平等。可以说,追求一个更加平衡的社会而非更快增长的经济,是日本国民和政策制定者在令和时代的普遍愿景。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6 4:09

跟贴 0

避险降温日圆短空长多

避险降温日圆短空长多

2 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全球股市大反弹,避险情绪消退,使得日圆短空长多,外汇交易员认为,日本经济指数下降,显示出该国景气已受到全球放缓所影响,短期内日本央行仍将维持宽松货币,刺激经济成长。

日本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为48.5,降至两年多来低点,并跌破50荣枯线,加上1月出口年减8.4%,创近两年多来的最大降幅,主要是受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所致。近期日本经济放缓,而通膨仍然远低于日本央行的2%目标。这种低迷的情况在迈入2019年后仍未见改善,而今年消费税的增加也将对日本经济造成压力。

元大S&P日圆ETF研究团队指出,近期日本经济受到美中贸易纷扰、全球经济放缓的冲击,各项经济数据也不尽理想。虽然近期市场对于美中贸易谈判普遍正面看待,但美中贸易摩擦可能还不会太快落幕,这对仰赖出口的日本经济来说并不乐观。

避险情绪淡化,使日圆成为今年来最弱货币,不过,对于日圆的前景不必过度悲观,因为距离去年底部已近,再贬值有限。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吴欢_HS809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14 4:50

跟贴 0

分析:日本经济面临难关 运营工作迎来紧要关头

分析:日本经济面临难关 运营工作迎来紧要关头

2 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本1月景气动向指数显示经济或已迎来转向。两大经济大国互相冲突的美中贸易摩擦的影响以浓厚的色彩显现。表现坚挺的国内需求也即将在10月面临消费税增税这一难关,提出“安倍经济学”的安倍政府的经济运营终于迎来了紧要关头。

安倍经济学通过积极的货币宽松使日元贬值以改善企业业绩,进而在全球经济扩张的带动下出口进行了拉动。不过中国经济的阴影导致面向智能手机的零部件等出货明显减速。

美中之间有和解迹象,此外也有面向东京奥运的投资等正面因素,但另一方面,经济减速已在欧洲蔓延,日本企业的设备投资意愿下降的忧虑不消失。在日本国内,两度推迟的消费税率上调至10%之前,食品价格正在相继上涨,也有可能打击消费者心理。

有关景气动向指数,在上次增税后的2014年产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但政府通过事后的验证判定经济扩张期持续。不过前景无法判断,需要特别注意今后几个月间的动向。(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13 4:01

跟贴 0

从GDP看日本经济现状

从GDP看日本经济现状

3 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2018年日本全年经济增长率为0.7%,实现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7年持续增长,但增长势头比上一年有所减缓。如何克服少子老龄化、总人口下降、劳动生产率不高等问题,正考验日本政府的应对能力。

日本内阁府近日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速报,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实质经济增长率环比增长0.3%,折合年增长率为1.4%。日本经济界在庆幸2018年夏天自然灾害冲击个人消费的情况得到缓解、内需回升拉动经济的同时,也对国际经济形势前景表现出较大隐忧。

具体看去年四季度经济变化情况,内需拉升GDP总量0.6%,特别是占GDP近60%的个人消费环比增长0.6%,与上一季度0.2%的负增长形成明显反差,餐饮、住宿、航空、娱乐等服务业恢复明显,汽车消费等也有所增加,说明2018年夏天自然灾害对个人消费的负面影响已经消除。住宅投资增加1.1%,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增长,民间设备投资增长2.4%,其中制造业的机械设备投资贡献较大。

另一方面,出口下降0.3%,拉低了总体经济增长率。由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导致日本电子元器件出口下降,损失不小。相反,由于日本国内消费增加促使进口增长,导致日本连续两个季度进口高于出口。

2018年日本全年经济增长率为0.7%,实现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7年的持续增长,但增长势头比上一年有所减缓。2018年日本GDP总值达到548万亿日元,比上一年增加3万亿日元,再创日本历史最高水平。

纵观全年,日本经济一季度、三季度呈现负增长,二季度、四季度出现回升势头。三季度受暴雨、台风等自然灾害影响,民间投资、公共投资、出口均呈现负增长,拉低了全年经济增长率,显示了日本经济在自然灾害面前的脆弱性。

除此之外,日本劳动力人口下降、消费市场饱和也是制约经济发展后劲的重要原因。据日本总务省最近发表的2018年劳动力状况调查,现有就业人口5596万人,比2012年增加435万人,但新增就业中四分之三属于派遣工、钟点工等临时就业人员,且多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或妇女,劳动力结构中非正规雇用人员占到37.9%,这些人工资低、无奖金,甚至还要自己承担上下班交通费。低收入阶层的增加总体上制约了消费的扩大。

劳动生产率下降,也是阻碍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据统计,2017年日本单位时间的劳动生产率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35个成员中排名第20位,在西方七国中排名最后。按行业比较,日本只有机械制造业的生产效率超过美国,但运输、批发、零售、饮食、住宿等行业效率均较低,特别是服务业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的49.9%。因此,如何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提高全行业生产效率,成为拉动日本经济的重要课题。

近年来,在国内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日本有实力的大企业纷纷搭上经济全球化快车,加大对外并购、建厂等海外投资力度。截至2018年9月份,日本海外直接投资余额达到185万亿日元, 2018年日本制造业跨国生产比例达到36%,产品销售额占到40%,直接投资收益首次超过10万亿日元,相当于贸易盈余的8倍以上。可见,大企业已将发展重心向海外扩展。

但说到底,国内经济始终是日本经济社会的基础。如何克服少子老龄化、总人口下降、劳动生产率不高等问题,正考验日本政府的应对能力。(苏海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吴欢_HS809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23 4:58

跟贴 0

日本经济遇乱流法人:复苏航道未变

日本经济遇乱流法人:复苏航道未变

3 個月前

来源:联合晚报

全球政治与总体经济不确定性已对全球市场造成扰乱,日本也无法置身事外,速度不一的全球经济成长导致日本近期经济复苏放缓,但法人表示,长期而言,日本经济仍维持在向上的轨道,此正面趋势,再加上资本支出与消费复苏、企业治理改革,以及生产力提升,均尚未反映在股票评价。

虽然全球政治与总经新闻导致2018年股市表现受到压抑,但日本的经济与市场基本面仍朝正常化道路前进。对于股票投资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企业治理改革稳定进步。展望2019年,景顺投信认为,尽管了解外部总经与市场不确定性双双升高,但基于几项仍进行中的结构性变革,日本的持续复苏应不至于脱轨。

以国内而言,2019年最大的总经风险可能是消费税将在10月份从8%上调至10%,目的是提升国家财政健全度,虽然2014年消费税从5%提高至8%造成家户消费与民间资本支出下降,但2019年的增税应不至于破坏日本经济成长,因为安倍政府也计画推出刺激景气方案,以吸收冲击力道。

元大日经225 ETF研究团队表示,近期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乐观,提振了市场情绪,中方派出多名副部长级官员出席谈判,可见中国对本次贸易会谈非常重视,市场也对会谈成果抱以期待。预料外在环境的持续改善下,日股偏低的本益比将继续吸引投资者入场,日股有望延续升势。

在此同时,即将公布的企业盈收下修幅度优于市场预期的可能性较大,以及全球经济成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以中美两国政府为首的经济刺激政策可望加码,亦有利于日股出现一波新的反弹行情。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21 4:45

跟贴 0

日本经济2018年复苏步伐放缓

日本经济2018年复苏步伐放缓

3 個月前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东京2月16日电 (刘春燕 钱铮)日本内阁府近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0.7%,较2017年1.9%的增速大幅下滑。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虽然日本经济已连续7年保持增长,但增长势头已显露疲态。

数据显示,日本去年四个季度经济增幅分别为-0.2%、0.6%、-0.7%和0.3%,其中第三季度经济大幅萎缩主要是因为日本西部地区暴雨和北海道地震等自然灾害。这种正负交替的经济增长态势被日本经济界人士称为“原地踏步”,全年来看难寻亮点。

日本内阁府去年12月判定,以2012年12月为起点的本轮经济复苏到2017年9月就已达到58个月,超过从1965年11月至1970年7月持续57个月“伊奘诺景气”,成为日本二战后第二长的景气扩张期。如果此轮经济复苏持续到2019年1月,将成为日本二战后最长复苏期。

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经济已连续7年保持正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日本央行实施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同时,全球经济整体复苏也促进了日本出口。此外,东京被选定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举办地,也刺激了日本国内基础设施建设。

不过,日本经济这轮复苏虽然持续时间长,但增长强度低,对企业和国民来说是一轮缺乏“实感”的经济复苏。由于企业收益改善程度有限,大部分企业把盈利用于设备投资或留作发展储备金,并没有用来提高员工工资。长期涨薪无望使家庭消费缺乏信心和活力,而消费不振又制约了经济增长。

日本第一生命研究所近期发布研究报告说,2018年日本经济有进有退,是否仍处于景气扩张期还无法最终确定,在经济数据经过几次修正后,2018年日本经济甚至存在被认定为“经济衰退”的可能。

考虑到2014年消费税税率上调曾令经济复苏遭受重创,不少经济界人士担心今年10月消费税税率再次上调可能会令疲软的经济复苏势头中断。为缓解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日本政府于2014年4月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8%,并决定于今年10月进一步上调至10%。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8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缓慢,但日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收益首次突破10万亿日元大关,增长率高达13%。这意味着日本企业如今日益通过海外业务在当地挣钱再将收益拿回日本,并减少国内工厂生产和出口。因此在日本国内经济产出疲软的同时,日本企业在全球却保持良好扩张势头。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18 4:1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