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日本导演,拍了一个世纪前的上海

这个日本导演,拍了一个世纪前的上海

6か月前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首席记者孙佳音     作者:首席记者孙佳音     编辑:沈毓烨

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吸引了来自众多国家的优秀作品报名,最终有10部海外剧进入了入围名单,包括曾入围金球奖的知名剧集《继承之战》,曾凭第一季获得白玉兰最佳海外剧的《巴比伦柏林》第三季等等,但有一部作品,非常特别。

日本电视剧《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根据芥川龙之介的《上海游记》改编,讲述了1921年作为《大阪每日新闻》记者的芥川龙之介来到上海的所见所闻。芥川龙之介在这里领略了上海的风土人情,也访问了市井伶人、各方名士,甚至还和怀有一腔热血的新青年们有所交集。

图说:《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海报 网络图

一个日本导演拍的上海,一部日本电视剧来到上海电视节。我们独家对话了《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导演加藤拓,听他讲讲,对上海电视节和上海的心里话。

期待在线上,与全球创作者交流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在疫情扩散前曾在美国举办过两次放映会。在当地的反响很不错,但之后各国的电视节都宣布中止,实在是太遗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上海电视节的举办,是一个非常令人高兴的消息,并且还能够入围白玉兰奖,我感到非常荣幸。”加藤拓导演说,原本他希望前往会场感受中国观众的反响,“但现在,在线上举办的电视节,或许会前所未有地受到全球的广泛关注。我期待能够获得对电视剧的各种感想和意见,也期待能与中国、与全球的创作者们开展交流。”

图说:《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导演 加藤拓 官方图

改编《上海游记》,理性又“主观”


当被问到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他决定以芥川龙之介的《上海游记》为蓝本拍摄本作品,导演恳切地说:“《上海游记》中芥川龙之介的视角非常冷静。无论是优点还是缺点,都非常理性地加以描写。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会受到政治、经济和军事等的影响而发生巨大变化。但是,文化与文化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并非如此。心怀理性与敬意地仔细审视,就能够描写出该国人民的文化和传统的深度,我觉得《上海游记》实际证明了这一点。”

图说:加藤拓试图通过 芥川龙之介笔下的上海描绘他的精神世界 剧集截图

从游记改编成电视剧,同也不同。“剧中的独白和场景基本都是《上海游记》中的内容,但与聋哑青年的精神交流并非原作情节,而是新创作的。”另外,为了描写芥川的心理,导演还混合了芥川的其他几部小说,“本剧的结构是以芥川所描写的当时的上海为舞台,描绘他的精神世界,这点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

图说:加藤拓试图通过 芥川龙之介笔下的上海描绘他的精神世界 剧集截图

在上海实拍,环境好到不想回日本


为了艺术化地重现百年前令全世界的人为之迷醉的“上海”这座城市,加藤拓导演说自己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不过他似乎非常享受在上海的时光:“拍摄总共耗时16天,我没有感到什么特别困难的地方。每天都是非常振奋而愉快地进行拍摄。拍摄环境好到让我简直不想回日本。”导演说,反而是进入拍摄前的阶段比较困难,“因为大家都是初次见面,所以讨论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一旦影像出现,瞬间就能够相互理解,这点在任何国家拍摄都是一样的。影像是全球通用的语言,所以一瞬间就能够彼此共享水平和方向性。这是在国际团队中进行拍摄的一大魅力。”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刘骏_HS05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2-17 4:30

跟贴 0

刘诗诗百货公司厕所换衣服 日本导演大赞敬业

刘诗诗百货公司厕所换衣服 日本导演大赞敬业

4年前

来源:网易娱乐

刘诗诗百货公司厕所换衣服 日本导演大赞敬业

网易娱乐9月21日报道 据台湾媒体报道,《在世界的中心呼喊爱情》日本导演行定勋19日出席大师讲堂分享自己的编导经验,同时也接受《ETNEWS看电影》专访,透露尝试中日合 拍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曾跟刘诗诗、张孝全合作,中、日演员大不同,他爆料华人演员超级放得开,“日本演员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样的!”

2014年上映的《深夜前的五分钟》由刘诗诗、张孝全、三浦春马主演,也是行定勋首度跨国合作的电影。他透露刘诗诗跟张孝全敬业又专业,合作起 来不用担心很多东西,二人私下好相处,不像日本演员一样常被过度保护,因为当时拍片现场环境没那么好,连更衣间都没有,他转头一看,张孝全竟然在楼梯转角 处脱裤换上,让他大震惊!

行定勋惊讶的不只张孝全的路边脱裤,连刘诗诗都说:“我去隔壁百货公司厕所换衣服!”让他对于华人演员的环境适应力称赞不已,“原来这边的演员 是愿意这样做的,以导演的立场当然对演员很抱歉,但是主导的中方都没说话,也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在日本是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一定会逼你找出一个地 方给他们换衣服,这是一个蛮有趣的文化差异。”

不过大赞之余,他也小小透露刘诗诗的缺点,“硬要挑一个缺点说的话,就是她声音实在太小了!像是耳语一般的感觉,除此外她真的是个很棒的演员。”

其实《深》片能够出产也是历经一波三折,原本行定勋写好剧本后一直想找人投资,无奈寻遍日本都没有出资方愿意投资,但他无论如何都想拍出来,所以放眼海 外,“本来有机会可以在台北拍,但一样受限于资金,当时在釜山电影节APM亚洲市集,找到了来自上海的出资者,我只好放弃在台北拍片到上海。”

要将日本本土的电影变成中日合拍片并非易事,行定勋跟合作已久的脚本家伊藤千寻一起前往上海,却遇上脚本难产的问题,碍于跟当地很难取得共识, 所以得大幅删减,120页的脚本整个砍半剩60页,又得保有完整性。行定勋说,《深》片首先要做的就是删减掉只有日本人懂而中国人不懂的部分,这样才能让 华语电影圈也有共鸣。

其实电影开拍前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状况,包括出资者凭着剧本判断要不要出钱,有些剧本到后来根本不见得是原本那样,预算也可能会被砍,主角跟你 说不想讲这句台词,甚至开始抱怨,尽管有这些有的没的插曲,但落实电影最重要的就是剧本,行定勋也说:“如果剧本有强而有力的根本,就不会被这些枝微末节 影响!”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璠璠_HS06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6 4:1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