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改编《鲁邦三世》剧本日本作家高阶航证实死亡

曾改编《鲁邦三世》剧本日本作家高阶航证实死亡

2年前

来源:苹果日报

鲁邦三世为颇受欢迎的漫画作品,曾被改编成电视、电影。翻摄网路
日本警方昨表示,日前发现身分不明的死者,经过调查,证实就是失联的76岁作家高阶航,他生前曾担任过知名动画《鲁邦三世》的脚本撰写。

警方表示,高阶航独居。10月10日,委托工作的人前往秋田县仙北市田泽湖生保内的高阶航住宅,发现他陈尸家中,尸体无明显外伤,但已腐败。

据日本脚本家联盟表示,高阶航本名高阶茂嘉,县立角馆高中毕业。作品有电视剧《向太阳怒吼》、《桃太郎武士》、动画《鲁邦三世》等人气节目的脚本。(国际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2-9 4:27

跟贴 0

十年长照家属手记盛田隆二写酸楚

十年长照家属手记盛田隆二写酸楚

2年前

来源:中央社

日本作家盛田隆二(图)曾获野间文艺新人奖、三岛由纪夫奖提名,新作「与父亲的漫长告别一名男子的照护手记」将在台上市,该书记录身为人子、兄长与丈夫的盛田隆二长达10年长照家属的无力与耐心。(时报出版提供)中央社记者魏纭铃传真107年9月9日

(中央社记者魏纭铃台北9日电)日本作家盛田隆二新作「与父亲的漫长告别一名男子的照护手记」将在台上市,该书记录身为人子、兄长与丈夫的盛田隆二,长达10年长照家属的无力与耐心,盼给无助的人们勇气。

日本作家盛田隆二曾获野间文艺新人奖、三岛由纪夫奖提名,在2004年出版恋爱小说「夜的尽头」狂卖30万册获「畅销作家」美名。风光的背后,很难想像盛田隆二所面对的人生课题。

1992年,盛田隆二的妹妺罹患思觉失调症,离婚回娘家由母亲照顾。2002年盛田隆二的母亲死于帕金森氏症,之后年迈的父亲也罹患失智症。从此,盛田隆二开始长达10年的长照家属生涯。

母亲离世之初,照顾妹妹责任落在父亲身上,街坊邻居却在某天告诉盛田隆二,妹妹的不正常举止。他怀疑是神经大条、大男人主义的父亲忘了给妹妹喂药,才让妹妹思觉失调症状加剧,却发现老迈的父亲长达一周都没喂药给女儿,而父亲竟浑然不知。

不放心的盛田隆二带父亲去看医生,父亲被确诊罹患失智症。无法同时照顾2个病人的盛田隆二,分别将父亲与妹妹送到安养之家和疗养院,过程中罹患失智症的父亲如同小孩般吵着回家,让盛田隆二极度沮丧。

漫长的长照时光中,盛田隆二以真挚的笔触写下种种因医院、不完整的长照制度、工作、家庭、经济状况的多面交锋,而造成困窘且沉重的生活。

面对责任,盛田隆二没逃避,但却因此压垮自己。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太太椎间盘突出发作,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就连自己也患了忧郁症。即将在台问市的「与父亲的漫长告别一名男子的照护手记」一书由时报文化出版,记录盛田隆二面临这一切的心路历程。

盛田隆二表示,「把时间花在别人身上,才是珍惜生命」,身为家中唯一「醒着」的人,他不是没有过放弃的念头,但仍担起责任,耐住性子处理每天得面对的家人们生理失禁、精神的崩溃和偶而走失的状况。

该书是盛田隆二真实的照护手记,记录冗长的苦闷,却让读者看到爱。盛田隆二写道,「对我来讲,正确书写下父母晚年,是将他们这一路迢迢走来的人生,烙印在我记忆大海中的唯一手段。」他期望这些照护历程,能提供给正在面临照护父母、配偶或考量申请居家照护、利用照护设施的人参考。(编辑:张芷瑄)1070909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9-12 4:47

跟贴 0

[文史]三位日本作家来中国,他们看到什么?

[文史]三位日本作家来中国,他们看到什么?

3年前

来源:北京晚报

芥川龙之介:

落差与批判

1921年,芥川龙之介以大阪每日新闻社社员身份赴中国旅行之前,几位作家朋友为他开了一个送别会。会上,里见弴说,中国是以前的大国,到现在,虽然它衰落得很,但是肯定保留下了以前伟大、有价值的东西,你过去后应该看清楚这些部分。这是一句有些矛盾的告诫,但诚如其所透露的,当时正处于从东方到西方之转型期的近代日本人,对中国这个曾经的文化母国的态度相当复杂。

芥川龙之介生于1892年,从时间上说,已不属于能在学校接受到良好汉学教育的一代,但有赖其家学,芥川有着深厚的汉学基础,谙熟汉文汉诗,去中国游览成为他多年的夙愿。然而,当他怀着一个“汉诗与南画”的中国而来,看到的却是一个腐败堕落的“当代的中国”时,难免感到失望。在上海城隍庙看到各色世俗化的男女人等时,他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金瓶梅》中的陈敬济,《品花宝鉴》中的奚十一——如此众多的人群中,没准就有这般豪杰。然而诸如杜甫,诸如岳飞,抑或王阳明、诸葛亮式的人物,则踪影全无。换言之,当代的中国,并非诗文中所描绘的中国,而是猥琐、残酷、贪婪的,小说中所刻画的中国。”属于古代英雄先哲的中国,和眼下市井细民的中国,落差不可谓不巨大。

即便以今天的眼光看来,芥川在其《中国游记》中也常常显得非常冷眼,对中国颇多激烈的批判之词。这或许和他在游历伊始便不幸患上肋膜炎,全程健康状况欠佳导致心境不好有关,但他所目见的彼时中国,的确颇多令人不敢恭维之处。例如有人公然冲着池塘撒尿、乞丐贪得无厌,还有戏曲名角绿牡丹——“略一偏过头去,翻起大红底绣银丝美丽的衣袖,以手加鼻,精彩地将鼻涕擤在了地板上”。除了这些卫生习惯的因素,更令芥川介怀的是,在粉饰太平、自甘堕落的社会中,一种类似《水浒传》中的中国精神、中国思想的闪光消失了,“现代中国究竟有什么?政治、学问、经济、艺术,自嘉庆道光以来,难道有一件可资自豪的作品吗?”他尤其不喜上海,认为这座城市是模仿西洋的俗不可耐的“赝品”。

事实上,这种失望情绪在来华日本文人中或多或少也是比较普遍的,其中固然有某种日本人打破中国迷梦、在近代化过程中领先于中国的优越意识,但一些所言虽浮光掠影,倒也不失其实,不必为讳。不过,对于芥川龙之介尤显犀利的批判,徐静波认为,芥川的批判带有某种文明批判的性质,不只针对中国,也是在指摘世界近代化过程中古老文明存废的问题。施小炜则提到,芥川也并非对一切都持负面态度,他到中国来,拜访了章炳麟、郑孝胥等名流,其中还有一位“李人杰氏”,即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此时距中共一大召开不到两个月,芥川聆听了李人杰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对其作为新中国青年的印象颇佳,“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以芥川为代表的日本人和中国新兴政治势力,改写了中国政党对外的交集”。

芥川于1927年去世,年仅35岁。当时一些文人认为,芥川之早死或与其旅华之行有关。这一点难以断言,但从其创作上看,他在来华之前,很多小说是从中国古代典籍中取材创作的,之后则大幅减少,转向现实关怀。总而言之,这趟旅行对他的艺术观多少产生了影响。

谷崎润一郎:

温情与交游

同是游览江南佳胜,1918年初次访华的谷崎润一郎笔下的风景人物却和芥川龙之介迥然不同,呈现出另一副温柔沉静面貌。他钟情于“中国趣味”,始终以罗曼蒂克的、缱绻善意的目光审视中国,以优美的文笔细细描摹出秦淮之夜的深幽和西湖之月的澄净,尽管这些风景中常常流露出一种哀戚之意。在观看中国戏曲时,他甚至能够体会到唱腔中与日本人相通的心意。

谷崎在《中国趣味》一文中诚实地写道:“今天我们这些日本人看起来差不多都已经接受了西欧的文化,而且被其同化了,但出乎一般人的想象,中国趣味依然顽强地根植于我们的血管深处。”他稍年长于芥川龙之介,对中国文化依然充满了留恋的心情,也有着极好的汉学修养,在秀美的江南游览时,不时会联想到明清诗歌的意境,回忆起中国古籍中的文史轶事,心悦诚服于中国作为“诗国”的位置。尽管西方好莱坞电影很吸引他,但“一旦翻开高青邱(即明代诗文家高启)的诗集时,哪怕只接触到了一行五言绝句,就会被他闲寂的诗境所吸引”。他感叹道,“眼下的我,一方面是尽可能抗拒中国趣味,一方面又不时地以一种渴望见到父母的心态,悄然归返到彼处”——一方面,将中国文化视为“父母”,而另一方面,在文化认同上又有一种不知何去何从的矛盾心理,这无疑也是一代知识分子在日本社会剧烈转型期的写照。

1926年,谷崎润一郎再度访华,这次仅到上海一地,和以创造社为主的上海文人有颇为愉快的交游。这些内容被他写入《上海见闻录》和《上海交游记》中,让今人得以一窥新文学革命后上海文坛的侧影,是十分难得的史料。当时谷崎无论是在日本文坛还是上海文坛都已经有较大的名气,到达上海后由内山书店老板内山完造介绍,认识了田汉、郭沫若、欧阳予倩诸人。这批作家很多都有留日经历,日语流利,主客之间相处甚洽,谷崎甚至去到欧阳予倩家过除夕。他还记录下田汉等人对列强入侵下中国问题的慷慨陈词,对这些中国年轻人深表同情。

当时,中日关系正逢一个缓和期,作家交往并未太受到国际形势的影响,除了谷崎润一郎以外,其他一些日本作家如佐藤春夫、村松梢风等也和上海作家有交往,建立起不错的友谊。但不久后,随着田中义一上台,日本侵华动作加剧,“日本人”意识超越了中国文化情结,这种纯粹知识分子间的关系也难以维持。郁达夫便因为佐藤春夫为军国主义侵略做旗手,愤然与之断交。

村松梢风:

“魔都”的命名者

和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佐藤春夫等比起来,通俗文学作家村松梢风在20世纪的日本文坛上可能连二流都排不上。但或许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他发明的“魔都”一词,在将近一百年后的今天还能大放异彩,成为对上海这座城市的代称。

在日本近代作家中,村松梢风是和中国交情颇深的一位。他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23年,此后十年间往返来华约有十次,足迹也不囿于“黄金路线”,而是北及东北、热河,南至广东、香港、台湾,并结集出版了十余部和中国有关的作品集,在日本国内都相当畅销。村松梢风虽缺乏芥川、谷崎那样的汉学修养,但对中国有一种朴素热烈的原乡之情。他将中国称为“梦寐之乡”,将自己称为“热爱中国的人”,“中国广阔的土地唤醒了潜意识般长期深藏于我们心灵深处的远祖传来的遗传之梦”,可谓情真意切。

村松梢风起初对中国产生兴趣,乃是由于阅读了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第一次来中国之前,他还特地拜访芥川,芥川告诉他,写旅行记的要领是,仔细观察,随时在笔记本上详记所有见闻。从后来写成的作品看,他很好地履行了芥川的告诫,既写出中国传统,也写出中国不断变化的新质,呈现出一个以上海为代表的现代中国的形象。

和其他作家受报社委托的观光之旅不同,村松是自费来华的体验型,活动非常自由,靠着日语、一点英文和现学现用的上海话,深入中国平民的日常生活。他对中国并无太多学养,相应地也就少了些成见和失望,多了些鲜活的直观感受,加之他生性浪荡,吃喝嫖赌无一落下,熟谙风月游乐之所,因而笔下也呈现出当时中国都会的五光十色来。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对上海这个中西杂糅现代都市的观察上,不同于芥川龙之介厌恶地将其称为“蛮市”,村松是深深被上海吸引的,他将上海称为“魔都”,并以此为题出版了一系列上海游记。《魔都》中有一篇《明亮的上海,黑暗的上海》,精准呈现出当时上海的两个面向:一边是英法租界里霓虹闪烁的摩登生活,另一边则由于租界政令法律管理混乱,成为绑架、拐骗、赌博等犯罪滋生的温床。甚至村松梢风自己,就曾遇到一起被坑骗的事件,他后来将此事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名字干脆就叫《上海》,和另一部出自日本新感觉派小说家横光利一之手的《上海》相映成趣。在徐静波看来,村松梢风所谓“魔都”之“魔”指涉着两面,一面是“魔幻”,另一面是“恶魔”。这个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被日本媒体重新采用,近几年又成为中国的网络词汇,生命力堪称旺盛,只不过现在已经消除了其负面的意思。

尽管曾视中国为“我的恋人”,1928年后,随着日本对华政策越来越具有侵略性,村松梢风的中国观也骤然转变,甚至认为日军在华所为属于“正义和人道”,进而斥责中国的反日斗争。当然,这和整个日本国内的民族扩张情绪有关,不少知识分子都不能保持清醒头脑而卷入其中,以鲜明的“日本人”身份来看待与中国的关系,成为继明治维新以后中国观的另一次大转向。由此观之,村松梢风作为作家虽列二流,但他的经历和思想观念,在这个问题上着实提供了一个研究范本。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6-4 4:08

跟贴 0

日本作家盛赞中国游客:英语流利 衣着优雅得体

日本作家盛赞中国游客:英语流利 衣着优雅得体

3年前

来源:海外网

4.jpg

资料图片。图片来源:百度

前往瑞士的前一天,深圳的李女士和丈夫分别收到了导游发来的短信,里面有详尽的出行服装搭配指南。抵达瑞士之后的行程,一名摄影师便会全程陪同,留下旅途中每一个美好瞬间。在当地,李女士和丈夫也如愿住进了此前心仪的民宿。“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去瑞士,但却是留下最美好回忆的一次。”李女士介绍,他们选择了一家专做旅游定制的公司安排此次行程,“这些行程都是他们自己开发的,其中的许多景点都很独特。”

如今,像李女士夫妇这样选择定制旅游行程的中国游客,在出境游大军中越来越多。2016年被业界定义为“定制旅游元年”。数据显示,我国定制旅游市场正以年均40%的速度快速增长。服务于中国游客的定制旅游也随之遍布全球。

“点菜式”旅游独具魅力

重庆的“90后”王军利和女友近两年间一共去了3次美国旅行。第一次跟着旅行团,第二次自己参考旅游攻略做行程规划,来了次自由行,第3次在美国当地找向导,体验了一把定制旅游。王军利介绍,自己和女友爱好旅游,去一个地方总希望能了解得越多越好,走一走少有人去的地方。自2014年11月12日开始实施的赴美旅游的10年多次签证政策,让像王军利这样的青年游客的需求成为可能。他们不再追求到每个地方的标志性景点“打卡”式旅游,有时一个星期都只停留在一个小镇里,如果觉得不尽兴,等到有时间还会故地重游。

中国护照的含金量不断增加,正让更多中国游客的这种愿望成为可能。截至目前,对持普通护照的中国公民免签、落地签国家和地区增至65个。

中国游客出境游变得更容易,频率更高,传统的观光、体验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们多样化的需求。专门开发针对中国游客的定制旅游产品成了许多旅游业者的新工作,甚至吸引了许多其他行业的人“跨界”。

3年前,郭莹移民澳大利亚,那时,她便敏锐地觉察出定制旅游的市场潜力。原先只是为国内来澳大利亚的亲朋制定旅游线路,看着朋友们满意而归,原本从事财务工作的郭莹决定辞职,专以提供定制旅游服务为业。在黄金海岸冲浪、出海海钓、亲手烹制海鲜、沿海岸线骑行……这些都是郭莹目前推出的“私人定制”线路中的一部分。“根据游客的年龄、身体状况、兴趣爱好、停留时间等,我们会设计不同的产品线路供游客自主选择,并全程陪同。”郭莹介绍,刚开始做定制旅游的时候,一年也没有几单生意,而今年仅上半年,她就接待了20组来自国内的游客。“独特的产品是吸引游客的真正原因。”郭莹说。

定制不等于高端消费

“一提起定制旅游,许多人会将其与‘高端’‘昂贵’‘奢侈’画等号。不可否认,定制旅游包括一些高端旅游产品,但高端产品并非其全部。”今年5月,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撰文强调,定制旅游的市场空间很大,既存在高端需求,也有经济适用、性价比高的消费空间。旅游企业应当多层次、个性化设置定制旅游产品,结合游客需求,“量身定制”出最佳旅游产品。

王军利对此很有发言权。王军利和女友工作时间都不长,积蓄并不多,原本他们也担心定制旅游会超过预算太多,结果发现并非如此。“以其中一站波特兰为例,向导按照我们的要求,设计了海滨公园漫步、去餐厅品尝当地的健康饮食等项目,收费并不贵。”王军利介绍,如果行程中有登山、冲浪、钓鱼等需要专业教练或向导陪同的项目,费用自然就会高。

适应大众消费水平的定制旅游越来越多。在美国洛杉矶做代购的“小熊熊”就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来到洛杉矶后,在向导的带领下不再奔向热门景点,而是经常散落在普通街道,“街边咖啡馆、酒吧、餐厅里经常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中国游客,一边品咖啡、品美食,一边听向导介绍当地风景。”“小熊熊”介绍,受此影响,现在中国游客的购物消费也变得理性,不再一窝蜂涌向奢侈品店,而是更加青睐于大众品牌、平价商品。

近日,微信与穷游网合作推出穷游智能攻略小程序,可以基于用户实时地理位置推荐周边旅游线路,正是看中了中国游客希望定制高性价比的个性化出境游的庞大需求。

“中国化”产品应运而生

中国游客的这一转变引起了出境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关注。日本作家中岛惠在《爆买之后去向何处》一书中提醒道,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英语流利、衣着优雅得体,中国游客的消费动向已经转变,日本人应更多关注这样的新兴群体。

前往法国旅游的中国游客,不再直奔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奢侈品店,而是慢下脚步,去更多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而当地的旅行社也推出为中国游客量身定制的旅游线路。例如,针对爱好红酒的中国游客,有红酒之旅,前往酒庄参观,看葡萄园、采摘葡萄、品酒,甚至还可以亲手封装橡木桶。而对于前往法国拍婚纱照的年轻中国游客,针对他们追求新奇、追求个性的特点,往往会为他们安排一些比较小众的、本土化的景点,有时还会贴心地准备中式礼服供挑选。

据预测,未来5年内,定制旅游在出境游市场中的渗透率将有望达到20%—30%,可能成为继出境游之后增速最快的旅游板块。由此可见,培育一批既深谙中国游客喜好,又熟悉当地旅游资源、文化特色的旅游定制师,将成为各目的地国家和地区吸引中国游客的努力新方向。(记者 尹婕)

原标题:中国游客定制全球(出境游·中国游客更自信④)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年10月09日 第 12 版)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张怡_HS2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0-11 4:11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