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贸易战持久化日企加速将生产线撤出中国

忧贸易战持久化日企加速将生产线撤出中国

2 週前

来源:中央社

日本共同社报导,日本企业加速将生产线撤出中国,以避免受到美中贸易战的影响。图为东京街头电视墙大幅报导美中贸易谈判。(共同社提供)

(中央社台北13日电)日本共同社报导,为因应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化,日本企业正在加速将生产线撤出中国,并转移至泰国、美国等地。

共同社11日报导,许多日本企业正将生产线撤出中国。今年以来,住友重机械工业就逐渐把输往美国的减速机零组件生产线,从中国移至日本。

此外,日本大型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也认为,若关税影响扩大,将考虑把输往美国的液压挖土机零组件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往日本、泰国和美国。

报导还指出,三菱电机、小松、东芝机械等日企,去年已将部分在中国的生产线转移至他国;而随着中美贸易争端升级,日本办公设备及光学机器制造商理光也正在考虑,若影印机未来也被列为加征关税对象,将把输往美国产品的生产线从中国移至泰国。

报导最后以松下为例指出,松下公司去年的利润减少了400亿日圆(约合新台币113亿元),正是受到关税增加和顾客订单减少的影响,这凸显在中美贸易争端升级的情况下,日企为了避免业绩下滑而大伤脑筋的局面可能将持续下去。(编辑:周慧盈/林克伦)1080513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17 4:50

跟贴 0

焦点:日企加速转移在华生产 应对美中摩擦长期化

焦点:日企加速转移在华生产 应对美中摩擦长期化

2 週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日中关系

【共同社5月11日电】美国总统特朗普10日下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来自中国的所有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美中贸易摩擦日趋激化。日本企业认为美中对立长期化不可避免的看法增强,正在把成为加征关税对象的商品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等,加速了改变供应链(零部件的采购及供应网)的动向。

住友重机械工业今年以来陆续把面向美国的减速机零部件生产从中国转回日本。神户制钢所也认为若关税的影响变大,将“修改生产体制”(专务执行董事胜川四志彦语),开始研究把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液压挖掘机零部件生产转移至日本、泰国和美国。

三菱电机、小松、东芝机械等已于2018年完成了把一部分在华生产转入其他国家的工作。理光正在瞄准“第四批”追加关税展开应对。如果现在并不加征关税的复印机被列为对象,那么面向美国的产品计划不从中国而是从泰国发送。

关税负担已经变重。松下2018财年利润减少400亿日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的原因是关税增加以及顾客订单因此减少。

双日社长藤本昌义称“认为(美中摩擦)将持续非常久”。对日美贸易谈判前景的警惕感也在扩散,日本企业为了避免业绩下行而大伤脑筋的局面或将持续。(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13 4:52

跟贴 0

日本企业对初创企业投资5年增至8倍

日本企业对初创企业投资5年增至8倍

4 週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本企业对国内初创企业的投资正在扩大。2018年度的投资额达到约3500亿日元,增至5年前的逾8倍。这一金额超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融资额。由于数字化的进展等影响,大企业单独推进创新日益困难。感到焦虑的大企业正在争先恐后地拉拢初创企业。

从事并购咨询的乐国富(RECOF)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日本企业对初创企业的投资额达到3457亿日元,比2017年度增加5成。连续2年高于IPO融资额(2018年度约为2200亿日元)。此外,每笔投资的金额也增加6%,达到3.34亿日元,连续2年上升。

其背景是开放式创新正在取得新的进展。仅凭大企业单独的技术开发可能跟不上世界潮流,希望高效吸取初创企业的最新技术。

按领域来看,金融科技等表现突出。从事智能手机结算的Origami公司获得丰田金融等的66亿日元投资。涉足云会计软件的freee公司获得LINE和三菱东京UFJ银行的65亿日元投资。

日本国内的初创企业此前以IPO融资为主流。这是因为金融机构和实业公司对于投资风险较高的新兴企业持慎重态度。

不过,有分析认为随着实业公司不断投入资金,会出现初创企业的价值被高估的情况。但如果经济出现异变迹象,大企业收缩资金,初创企业也可能被筛选。

虽说日本国内企业的投资额增加,但仅为美国的40分之1(对未上市企业投资额达到14万亿日元规模)。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3 4:10

跟贴 0

台湾低薪逼年轻人出走拥3特质日企爱用

台湾低薪逼年轻人出走拥3特质日企爱用

2 個月前

来源:苹果日报

对日本企业来说,台湾人才亲日、和日本文化接近、能说中文都构成吸引力。路透
据日经中文网报导,希望到日本企业就职的台湾年轻人正在增加。由于初次任职时的起薪增长乏力、社会充满闭塞感等原因,瞄准海外就职的台湾人增加,最受欢迎的是日本。

报导指出,台湾年轻人憧憬日本的背景是台湾内部存在停滞感。近年来台湾经济增速仅3%左右,表现乏力,大学应届毕业生的起始工资近10年来没有变化。收入较低的人仅能拿到22K。年轻人的贫困逐渐演变为社会问题,较低的起薪正是其象征。在低工资的同时,台湾城市地区房地产价格上涨,年轻人买不起房,还有人无法顺利结婚。

日本向赴日工作的台湾人才发放的签证数量,增至5年前的2倍。对日本企业来说,台湾人才亲日、和日本文化接近、能说中文都构成吸引力,还有日本企业为应对中国游客,把海外人才等和日本人同样起用为高阶主管。

报导指出,2月底在台北1栋大楼1楼,到处都是希望到日本企业就职的台湾大学生。向亚洲人才介绍日本情况的Fourth Valley Concierge公司等,在台湾首次举行的多家日本企业联合招聘活动,吸引了326人参加。

说明在日本参加就职活动时注意事项的讲座很受欢迎,会议室里人满为患。讲座的老师表示,「在日本企业,很多人一生在同一家企业工作,因此如果写很多工作经历,会被认为可能很快辞职」,参加者们热心倾听讲解。

参加活动的世新大学(台北)日语系大四生小谢(22岁)目光炯炯地表示,非常喜欢日本的历史和文化,一直梦想在日本工作。据说小谢希望到化妆品企业上班,不过他也困惑地表示,光是履历的写法就有很多独特惯例,挺困难的。

本次活动有10家日企的招聘负责人参加,还举行实际的招聘面试。从事度假设施运营等的Unimat-precious公司参加招聘活动,是为了冲绳宫古岛的度假饭店扩建而确保人才。该公司董事东乡治人表示:「(台湾人才)懂中文,日语也不错,还很认真。希望招聘10多人」。

日本外务省的数据显示,2017年台湾人才的就业,高度专业职的签证发放数量合计约为2300件,较前一年大增3成,与5年前相比甚至增加了1倍。应届毕业的台湾年轻人赴日工作的情况被认为正在增加。

静冈县食品超市田子重董事小长井和生表示:「将以和日本人相同的框架招聘。希望(台湾人才)瞄准管理职。」

有些日本企业认为,面临劳动力短缺,在以日本人为对象的通常应届毕业生招聘中难以确保充分的劳动力,于是到台湾找出路。但也有企业显露出不安,表示「略微担心(台湾人才)能否经受员工教育、在公司扎根」。(财经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18 4:16

跟贴 0

18年日企在欧洲获2.1万件专利 中国不到一半

18年日企在欧洲获2.1万件专利 中国不到一半

2 個月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欧洲专利局(EPO)当地时间3月1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日本企业在欧洲获得的专利数量为21343件,创历史新高。索尼、佳能和松下等企业起到拉动作用。日本企业在欧洲的专利申请数量截至2016年持续减少,但之后能源技术和半导体等领域的申请量出现增加。

从各国的专利申请数量来看,日本仅次于美国和德国,位居第3。

此外,中国和韩国企业在欧洲获得的专利数量不到日本的一半。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17 4:06

跟贴 0

日本企业怎样才能不输给GAFA?

日本企业怎样才能不输给GAFA?

4 個月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中山淳史:日本打出了政企合作的基础设施出口战略。随着日立制作所在英国的核电站计划被冻结,作为战略支柱的海外核能业务终于“归零”。

总体来看,液晶、手机、半导体、核电站这些被视为日本“现金牛”的产业中,除了汽车之外,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日本在哪里做错了?

三井住友银行前副行长、领导东芝重建的会长兼首席执行官(CEO)车谷畅昭表示,“日本机电企业的共同点是,选择超出自己能力的资本成本高的业务,总是与美国和中国进行投资竞争”。

东芝也由于财务问题,不得不从海外核电业务撤出,还出售了半导体业务。东芝目前提出了3个原则,一是不追求营业收入的规模、二是避开大量生产的业务、三是慎重应对并购。据说东芝正在专注于逐一重审剩下的业务。

不仅仅是东芝。观察日本的机电产业可以发现,日立和松下也在和大量生产型的家电、半导体等数月周期的业务、以及像核电站一样有20~40年超长周期的业务划清界限。

东京理科大学教授若林秀树的研究显示,那些“生产规模在几千个至几千万个”、“业务周期在5年至10年”范围的产业是最坚实的、不易发生亏损的,是日本企业的好球带(Strike Zone)。仔细观察日本的机电企业,最近的倾向是有意识地将业务集中于这一范畴。

投资者和股票市场都认为这些业务“朴素、不显眼”。但是,那就能说这个选择是错误的吗?

以东芝为例,今后要致力拓展的业务之一是POS收银机。有观点质疑,在被称为“Death By Amazon(亚马逊致死)”的时代还要大力发展POS机?但零售一线没有那么单纯。

在零售行业,将商品通过互联网出售的比率称为“电商渗透率”,日本现在仅为5.7%。在美国也只有约1成,现实世界的市场在经济规模上明显更加巨大。

从东芝POS机业务的市场份额来看,日本国内为6成,海外为3成。除了乐天和雅虎之外,比亚马逊还多的消费者数据有可能流向掌握POS机的东芝。如果有效使用,将有机会在无需巨额投资的前提下,成为掌控现实世界消费经济的平台提供商。

在水处理业务和人事管理软件等领域,面对被称为GAFA(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的美国IT企业,东芝也占据优势。

这是所谓的“硬件反击”的一个例子。在很多时候,完全在线上完成的业务范围令人意外地有限,而牵涉硬件的现实经济的规模和商机更大。在预期驱动下,迈向巨大化的GAFA股价自年初起出现异变,有观点认为“在现实经济上欠缺业务基础的GAFA的业务模式迎来极限”,一部分人或许难以理解。

此外还有其他或将给日本企业带来东风的变化。那就是世界的“碎片化”。中美摩擦和欧洲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简直就在加剧世界产业市场的碎片化。

此前的世界是“扁平化的”,象征性存在就是GAFA。但是,从数据和市场占有的观点出发,谷歌和苹果在各国成为制裁和经济摩擦对象的情况增加,试图在全球推行“规模化”和“承诺管理(Commitment Management)”的相同模式,这种扁平化时代特有的经营方式逐渐出现陈腐化的迹象。

从技术层面来说,在终端一侧处理大量数据的边缘计算(Edge Computing)、区块链(BlockChain)等也是对GAFA的反击。边缘计算将正面挑战云技术,而区块链则是正面挑战互联网,在这些技术的未来等待的仍是分散和分裂的世界。

巨大的GAFA因无法灵活行动做不到的事情、或者需要以国家和城市为单位进行定制的服务,这些市场正在稳步扩大。在此背景下,具备多样化的硬件技术、比GAFA更能灵活行动的日本制造企业将迎来显示存在感的机会。

在美国,通用电气(GE)请来工业机械巨头丹纳赫公司(Danaher)的前首脑担任CEO,丹纳赫公司不断收购“朴素”但在特定市场有优势的企业,一直保持着增长。通用电气曾经因为过度倾向数字业务而一败涂地,今后有可能像日本机电企业一样,将战略转向硬件反击。

“现金牛”一词原本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于1970年代在“产品组合策略”理论中首次使用的说法。按现在的说法加以解释,最好不只有1头现金牛,而是要有很多头。应使尽可能多的硬件业务和互联网产生关联,增强盈利能力。这样的业务组合或许才是日本今后的“现金牛”。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评论员 中山淳史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11 4:53

跟贴 0

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缘何升温

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缘何升温

4 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伴随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市场进一步开放,日本企业对华投资意愿进一步增强。据中国日本商会和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披露,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在2017年扭转了连续下滑趋势,2018年又再度发力,加强了对中国市场的开发力度,并对“一带一路”相关政策给予高度关注,同时增加了对相关项目的投资。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最新统计,2018年上半年日本企业对华投资最多的行业是汽车、机械、医药等;投资件数最多的是新能源汽车领域。

那么,哪些因素促使日本企业扩大了对华投资?

原因一,日本企业在华经营利润增加。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8年针对在华日本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42.3%的企业经营利润持续增加;35.3%的企业认为经营利润与2017年持平。从这个比例可以看出,大部分在华日本企业经营情况较好。稳定的收益使得许多日本企业愿意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投资。

原因二,中国营商环境进一步改善。中国政府坚持扩大开放,出台了有关外商投资的相关政策,给日本企业带来了政策上的强大支持和投资信心。目前,外资企业可以参与的投资领域越来越多,相关政策有所放宽,这对希望来华投资或继续扩大在华投资的日本企业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

原因三,广泛看好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汽车市场十分庞大,汽车行业又是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的重点领域,中国政府有关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性导向,为日本汽车行业扩大对华投资指明了方向,2018年日本汽车行业对华投资明显上升。

原因四,中国消费市场不断升级带来商机。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百姓收入不断增加,消费者对于质量好、重设计的产品需求越来越大。日本企业也据此开始调整对华投资方向。日本的快销品、家电、日化等行业加大了开拓中国市场的力度,投资快速增长。

原因五,日本企业对“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投资热度上升。近两年来,日本企业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关注度不断提高,投资有所增加。现在,日本企业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投资已不再局限于中国境内,而是扩展到了第三方市场。2018年10月份,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期间签署了50余项合作协议,两国第三方市场合作将聚焦在第三国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特别是交通物流、产业升级以及金融支持等领域,这也意味着日本对“一带一路”的参与将不断深入。

归根结底,看好中国市场,对中国经济寄予厚望,希望借助中国的市场优势促进企业自身向更高、更好方向发展,这是日本企业扩大对华投资的根本原因。(宋 群)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2 4:50

跟贴 0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234)年会中看到的中日企业交流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234)年会中看到的中日企业交流

4 個月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莫邦富:春节临近了,对于中国企业以及和中国有业务关系的日本企业来说,就是进入了“年会时节”。

和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忘年会有点相似,所谓年会是企业犒劳员工,加强向心力的一个喜庆仪式,文娱表演时公司高管们可以看到员工们迥异于日常工作时的多才多艺的一面,发现新的人才。对员工们来说,则是可以观察到企业高管放松交流时的随意一面,增进对上司的了解和亲近感。

今年我的访问地之一就是江苏省南通市。在人们的印象中,昆山是江苏省内离上海最近的一座城市,而南通则在那看不到边的长江对岸。其实,从行政区划上来看,在上海崇明岛的边上跨过一条窄窄的河沟,就进入了南通地盘的永隆沙和兴隆沙了。南通离上海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当然,要到南通中心地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曾经因为长江天堑的阻隔,南通和上海遥向对望却来往不便,交通上的阻隔使南通成了江苏的盲肠。有人说,南通的地名就诉说着想和南边的上海相通之梦。

然而,长江天堑的阻隔却没有能够阻止住当年日本企业和南通的合作及交流。早在1986年,名古屋银行就在南通设立了办事处,因为他们意识到拥有悠久的纺织业历史是南通的一大亮点。有几十家日本企业就是听了名古屋银行的建议才走进南通的。

有一家岐阜县的服装公司是个只有几个正式员工的小微企业,因为听从了名古屋银行的建议在南通设厂发展,后来企业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拿下了给日本航空公司提供制服的大订单。那年已经有80岁的日本人经营者对我说:“如果当年我们没来南通建厂,恐怕连做梦都不会想到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如今东丽、帝人、王子制纸等日本大企业也相继进入了南通,为南通的经济增添了亮丽的一页。

当年,我应名古屋银行之邀首访南通时,主管经济的副市长邀请我共进晚餐。副市长曾在北方长期任职,很有感受地谈到了南通淳朴的民风。他说:“我赴任之后很惊讶地发现南通的电影院和剧院不检票的。”

记得那天晚餐结束后,我立即上街找到一家电影院,前去体验。果然进入影院时,没有人来查看我手中的电影票。

此后又多次访问过南通,但是,这次访问南通的性质有了新变化。

28年前我参与创业的日本新华侨IT企业—纽康株式会社并购了南通一家同样也是由日本新华侨经营的IT企业,这次我是来参加这家新企业的年会的。听员工们说,他们也是第一次举办这么大规模和这么正式的年会。语气中透露出对今日发展的自豪和对明日的期许。

中国企业正面临着升级换代和转型的严峻局面,对于走进南通的日本企业来说也同样如此,要在中国取得更大的发展就要跟上中国经济和市场的变化需求。红红火火的年会结束后,又是一个紧张拼搏的新年头,能否经受得住时代潮流的冲击顽强地活下来,永远是企业不断需要面对的课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28 4:19

跟贴 0

聚焦:中国经济进入“寒冬” 日本企业遭受打击

聚焦:中国经济进入“寒冬” 日本企业遭受打击

4 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全球纵横, 编辑推荐

【共同社北京、东京1月22日电】中国企业正在直面环境剧变。依赖投资的经济发展战略达到极限,“贸易战”成为重负。中国经济“已进入寒冬”的不安心理扩展开来。削减设备投资和人员录用,经济进一步冷却的恶性循环开始了。中国的减速直接打击日本企业,让机床厂家接到的订单急速减少。中国经济的动向将给全球经济投下阴影。

▽资金困难

在北京市郊外的房山区,在河岸开阔地建湿地公园的项目施工中断,建材等在荒地上露天堆放。当地居民透露说,接下项目订单的企业资金周转恶化,几个月前就停止了施工。

接单的北京东方园林环境公司以本公司股票为担保,从金融机构筹措资金,参与了很多利用民间资金的官民合作(PPP)项目,扩大了业绩。不过,与美国的贸易战动摇中国股市,该公司股价骤跌,被要求追加担保,一下子陷入了资金困难。

在坊间,流行着“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的看法。智能手机巨头、北京小米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CEO)雷军也称“可能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冬天已经来了”,认为形势严峻。

调研机构“中国就业研究所”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10月至12月)进出口相关企业的招聘需求人数受贸易摩擦影响,比上期减少了40%。内需型企业间,裁员也在蔓延。北京的一名男公司职工称,在IT企业工作的妻子失业了,生活费减少,自己也打消了换手机的念头。

▽警惕感

“不可掉以轻心。如果(接单)再糟糕下去,就会和雷曼危机时一样”,日本电产公司董事长永守重信17日吐露了对美中贸易摩擦的危机感。去年11月以来,以中国客户为主,电动机等需求急速下跌,该公司不得不下调了2018财年业绩预期。从事工业机器人业务的安川电机公司也下调了业绩预期。对于1月下旬起将全面实施的各企业的财报发布,警惕感高涨。

美国苹果公司新年伊始的2日就透露称新型iPhone在华销售低迷,结果导致日美等股价骤跌。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不安心理正在侵蚀日本经济。

日本机床厂家的接单额2018年全年比上年增加10.3%,达到1.815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29亿元),创新高。不过按月来看,10月起对华业务低迷,金额不及上年同期的实际业绩。日本机床工业会指出“潮势发生了变化”(会长饭村幸生语),认为2019年接单额将跌至1.6万亿日元。

▽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1日公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例举“中国超出预计的经济减速”作为下行风险因素。中国苦苦挣扎,希望通过个人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等财政政策与货币宽松来支撑经济。

美中两国政府力争在3月1日以前就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和纠正贸易不平衡达成协议,但有意见认为两国间依然存在分歧。如果届时无法谈妥,美国出手提高暂缓实施的加征关税税率,全球经济将无法避免进一步遭受打击。(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25 4:27

跟贴 0

关注:美中达成最终协议前途未卜 日企纷纷考虑转移生产基地

关注:美中达成最终协议前途未卜 日企纷纷考虑转移生产基地

4 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全球纵横, 编辑推荐

【共同社华盛顿、北京、东京1月11日电】美中副部级经贸磋商面向中国扩大进口美国产品份额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然而两国的对立涉及到贸易、外交乃至军事方面,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过去也有过撕毁协议的先例。在谈判期限的3月1日前,双方能否达成最终协议依旧前途未卜。日本企业把在华生产基地转移到别处的动向似乎仍将持续。

▽压力

下一个谈判阶段是部长级磋商。美方谈判负责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摆出不会轻易与中国达成妥协的鲜明姿态。据悉他在副部级经贸磋商前建议特朗普不要接受购买巨额大豆和牛肉等中国的“口头承诺”,说明称需要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考虑到2020年的总统选举,对经济形势动向绷紧了神经。他多次称“与中国进展顺利”,强调谈判十分顺利,对此次的磋商结果给予积极评价也可能是考虑到股市。

▽危机感

对长期持续的“贸易战”给经济造成影响的危机感高涨的中国开始展现出让步姿态。

经济恶化不仅是直接受到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的出口型企业,还逐渐扩大到IT及零售业。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称,没有料到贸易摩擦对心理层面造成的影响如此之大。

甚至被称为“新冷战”的美中两个大国的紧张关系如今已不仅限于贸易领域。包括朝鲜无核化在内,涉及到外交及军事等很多方面,似乎不容易缓和。

▽警惕

日本企业或很难放松警惕。特朗普去年撕毁美国财长姆努钦宣布的对华贸易磋商协议,启动了加征关税。因此也有可能重新进行磋商。

如果通过磋商能达成协议,美国拟暂不启动对相当于2000万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的税率。但是,加征关税是否会全部撤销则不清楚。

日本小松公司的社长大桥彻二表示,如果美国加征关税长期持续,将考虑进一步从中国转移生产。理光将推进准备,把在华复印机生产转移到泰国。农林中金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南武志强调:“(特朗普的言行)难以预见。企业应设想到最坏的情况考虑应对措施。”(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5 4:32

跟贴 0

2018年日本企业并购总额达29万亿日元 时隔19年再创新高

2018年日本企业并购总额达29万亿日元 时隔19年再创新高

4 個月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人民网东京1月10日电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并购咨询公司乐国富(RECOF)4日发表统计结果称,2018年日本企业参与的并购案总金额达到29.880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929万亿元),是2017年13.4万亿日元的约2.2倍。

2018年日本企业海外大型收购案增加,这是自1999年达到18.1041万亿日元以来,时隔19年再次刷新历史记录。

据悉,单笔并购案金额最高的是日本武田药品工业以约7万亿日元的价格收购爱尔兰制药巨头希雷公司(Shire)。此外,日本软银集团通过卖出美国移动运营商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oration)股份,运营和沙特政府等方面共同设立的10万亿日元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使与并购相关的交易总额超过了9万亿日元。(编译:宋妍 审稿:陈建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5 4:18

跟贴 0

日本企业逐渐“亲华远韩”

日本企业逐渐“亲华远韩”

4 個月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就2019年的中日韩关系采访了各国的企业经营者,发现日本企业“亲华远韩”的姿态今后将愈发鲜明。韩国法院相继判决日本企业赔偿韩国前劳工,日韩两国超过5成企业家预计双边关系将进一步恶化。另一方面,2018年中日首脑举行会谈,中日关系受此带动出现改善,期待商务交流扩大的声音增加。

“判决违反了《日韩请求权协定》和日本政府的见解”,2018年11月,新日铁住金的副社长宫本胜弘就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要求该公司赔偿韩国前劳工表示遗憾。原告方向韩国法院申请扣押新日铁住金的资产。韩国的法院还对三菱重工业作出了同样的判决。

在日本和韩国,分别有53%和54%的企业家回答今后日韩关系将恶化。围绕主要原因,69%的日本企业家和45%的韩国企业家列举了强征劳工问题。还有28%韩国企业家回答慰安妇问题。2018年12月发生了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被韩国海军军舰用雷达照射问题,这成为日韩关系的新火种。

关于2019年应该在哪国增加设备投资的问题,回答“韩国”的日本企业为零。日本企业对于向韩国投资的谨慎姿态越来越鲜明。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的理事长石毛博行就强征劳工案的判决指出,“这将成为日本企业在韩国开展业务时在法律层面的担忧因素”。对比之下,预计中日关系将出现改善的声音很多。45%的日本企业家、77%的中国企业家预计今后两国关系将改善。关于原因,超过6成的中日企业家列举了中日首脑会谈的实现。

“中日将在第三方市场打造双赢的项目”,日立制作所会长中西宏明2018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活动上如此强调。当时结合中日首脑会谈,500名日本商界领袖访华,商讨中日携手在第三国开展基础设施投资等项目。双方在开拓第三方市场方面达成52项合作协议,金额达到200亿美元。

50%的中国企业认为“旅游·民间交流扩大”是中日关系改善的重要原因。阿里巴巴集团日本法人的社长香山诚指出,“如果能在日本完善无现金结算的基础设施,访日中国人的消费将增加至5万~10万亿日元”,对中日之间的商务合作抱有很高的期待。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村松洋兵、世濑周一郎、大平祐嗣  东京报道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4 4:34

跟贴 0

海外累计对华直接投资:日本高居第1

海外累计对华直接投资:日本高居第1

5 個月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本企业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起到推动作用,向中国工人传授了支撑日本经济快速发展的产品制造经验,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打好基础。

在与香港相邻的广东省深圳市蛇口。在设立经济特区之后,三洋电机决定进驻蛇口。其成为日本企业通过实质上全额出资在中国进行经营的首家企业。

北京的花坛(KYODO)

自1983年起生产音响产品等,全盛期有约5千人在此工作。这处基地引进了日本式的生产管理制度,在保持质量稳定的同时降低了成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广东省前省长习仲勋曾经到此视察。

“如果是蛇口三洋出身,到深圳富士康(台湾鸿海精密工业旗下的中国子公司)能立即投入工作”,当时担任高管的人士如此回顾称。蛇口三洋由于人工费上涨等原因而最终被关闭,但其产品制造经验推广至中国全国。

日立制作所从中日恢复邦交之前就启动了对华出口,1972年获得唐山火力发电站的建设订单。中国方面的负责人是后来出任总理的李鹏。双方深厚的关系在1980年推动成为中日第1起合资事业的福建省彩电生产协议。

在松下方面,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在邓小平访日时承诺提供协助,让北京的显像管工厂投入运行。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从各国和各地区的累计对华直接投资(不含香港等“避税天堂”)来看,日本超过美国和新加坡,排在第1位。进驻中国的日本中小企业也很多,共计超过5万家。此外,行业也从制造业扩大至服务业,中国的定位从生产基地变为巨大的消费市场。

2012年,中日的经济交流遇冷。但是,2018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式访华,双边关系正趋于改善。日本的对华直接投资也转为增加。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相继在日本设置研发基地。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的广州事务所长清水显司表示,“日本企业和中国企业可以发展为彼此互补的双方向的关系”,对新的合作表示出期待。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中国总局 高桥哲史,多部田俊辅,原田逸策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2-21 4:39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