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第7代Fairlady Z跑车亮相

日产第7代Fairlady Z跑车亮相

1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产汽车公司首次展示了人气跑车“Fairlady Z”的新款样车。这是自2008年以来首次更新换代的第7代车型。以第一代车型为首,将历代Z的特点融入到车头灯等位置。

在线发布会上亮相的样车采用鲜艳的黄色车身,为6速手动挡,搭载双涡轮发动机。在今年5月公布的中期经营计划中,日产提出为了重振业绩大约在明年年底前投放12款新车型的方针,Z将成为其中之一。具体发售时期尚未确定。

Z创造了全球累计销量约180万辆的纪录,在美国也颇具人气。日产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0)内田诚意气轩昂地表示:“Z是日产的灵魂之作。它也是日产业务结构改革的重要标杆。”(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9-20 4:02

跟贴 0

日产将发行80亿美元公司债

日产将发行80亿美元公司债

1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产汽车公司透露称将发行美元公司债80亿美元。7月在日本国内时隔约4年发行公司债,但筹措金额仅7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因此决定追加发行。日产受新冠疫情蔓延影响业绩低迷,力争确保手头资金谋求经营的稳定。此外还计划发行欧元公司债。

美元公司债将于17日发行。日产因销售不振,预计2020

财年(2020年4月到2021年3月)将计入净亏损6700亿日元,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为防备新冠影响长期化,今年4至7月通过银行融资等方式筹措了共8950亿日元。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获得的1800亿日元贷款中,1300亿日元由政府担保。

汽车产业由于生产设备等固定费用很高,若销售长期低迷,财务状况将急速恶化。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时代过于优先扩大销售,新款汽车开发滞后,成为目前销售低迷的原因。为重整经营,今后计划利用筹措的资金陆续投放新车型。

此次美元公司债中3年和5年期各发行15亿美元,7年和10年期各25亿美元。利率为3年期3.04%,10年期4.81%。日产截至6月底还确保了从交易银行获得总计约1.9万亿日元的贷款额度。(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9-16 4:50

跟贴 0

详讯:政府向日产提供1300亿日元贷款担保

详讯:政府向日产提供1300亿日元贷款担保

2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本政府系金融机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5月决定向日产汽车公司提供的18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6亿元)贷款中,1300亿日元由政府担保。这是政府提供担保的史上最高贷款规模。由于日产的销售持续低迷,若其拖欠还款,担保部分中最多将有8成实际由政府填补,因此也可能会对国民造成负担。

政府从3月起面向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业绩恶化的企业提供危机应对贷款。出借方通过与日本政策金融公库签订相当于政府担保的“损害担保合同”,在放款收不回来时可以让政府代为偿还一定比例。

疫情导致日产资金周转变得紧张。由于在各地有许多分包商,若日产长期经营困难,对就业等影响较大。据相关人士透露,政策投资银行认为需要迅速提供贷款,在其提供给日产的1800亿日元危机应对贷款中,要求1300亿日元由政府担保。如果日产还款困难,相当于1300亿日元贷款约8成的1000亿日元左右损失将由政府承担。

政策投资银行在雷曼危机后的2009年也曾向日本航空公司提供约670亿日元附带政府担保的贷款。次年日航经营破产,造成了约470亿日元的国民负担。

据悉政策投资银行已向受疫情相关影响的大中型企业累计提供1.8万亿日元(截至2020年7月底)危机应对贷款,但附带政府担保的只有日产一家。(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9-9 4:06

跟贴 0

日本政府要求本田并购日产双方抵死不从

日本政府要求本田并购日产双方抵死不从

2 個月前

来源:三立新闻网

记者钟钊榛/综合报导

你知道2019年全球营收最惨的两家车厂是谁吗?一、二名分别雷诺(Renault)以及日产 ( NISSAN ),事实上从2018迈入2019年开始,这两家车厂已经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因为这两家车厂有个共同的经营者Carlos Ghosn。

▲日产计画推出12款新车。(图/翻摄Nissan网站)

1999年日产经营出现危机,由雷诺收购后成为雷诺日产联盟,2000年Carlos Ghosn担任日产社长,藉由紧缩开销以及前进中国两大方针,让濒死的日产起死回生,更被日本人视为拯救日产的英雄,2004年Carlos Ghosn还接受明仁天皇颁发勋章表扬;由于Carlos Ghosn神一般的经营手腕,2005年他兼任雷诺执行长,2016年收购三菱汽车后,Carlos Ghosn成为三家车厂的最高决策者,但是大家万万没想到,Carlos Ghosn实际上却将公司公款挪用私人投资,2018年在日本遭到逮捕,最后在2019年弃保逃回黎巴嫩,据说逃亡过程经过缜密策画,惊心动魄的过程不输谍报电影情节。

▲日产在今年推出全新厂徽有意告别过去。(图/翻摄Nissan网站)

因为Carlos Ghosn爆发的丑闻重创雷诺、日产以及三菱三家公司,更倒楣的是挺过2019年丑闻风暴接着又出现武汉肺炎,雷诺向法国政府提出高达50亿欧元的纾困贷款,更表示如果政府不纾困雷诺就死定了;另一方面日产的经营也出现危机,由于日产是日本重要的企业,关系到日本经济以及就业,外传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幕僚想办法,避免日产被雷诺拖垮。

▲本田对雷诺日产联盟存有疑虑。(图/翻摄网站)

熟知内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爆料,2019年底日本政府试图让本田与日产合并,因为本田规模庞大且公司体质厚实,由本田出面救日产会是最好的结果,也让日产可以重回日本怀抱,但是这项提议被本田与日产双方否决,本田对雷诺日产联盟的财务结构有疑虑,而日产方面也想维持与雷诺联盟的关系,考量到自身存亡,日产在2020年5月公布4年重组计画,全球减产20%,产品由69种缩减到55种,虽然大幅缩减产品线,但新一代GT-R以及Z两款跑车都在新车开发名单中,至于日产能不能挺过这次危机,或许答案就在即将现身的两辆跑车身上。

▲Nissan新厂徽。(图/翻摄Nissan网站)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28 4:06

跟贴 0

木村拓哉最后说了这句话日产最新电动车广告上线

木村拓哉最后说了这句话日产最新电动车广告上线

2 個月前

来源:三立新闻网

记者钟钊榛/综合报导

日产 ( NISSAN )这个日本大型汽车公司正面临经营上的困境,接着日产计画减产20%不说,产品线也要缩编到55种,但是在电动车的开发却是投入大量资源,因为日产算是日本品牌较早投入纯电车,即使2019年营收惨淡,今年依旧强势推出全新电动休旅Ariya,而最新宣传影片也在本周上线了。

▲Nissan Ariya电动休旅。(图/翻摄Nissan网站)

这支影片并没有科幻场景或是强调先进科技,而是大走复古风,并找来不老男神木村拓哉演出,场景一开始出现一辆停在停车场的第三代GT-R,紧接着借由不同车型的变换诉说日产追求极致的精神,到了最后木村拓哉换上Ariya并说了一句「冲吧,Nissan」。

▲木村拓哉现身影片。(图/翻摄Nissan YouTube)

这部影片藏着许多日产想表达的讯息,其中一开始木村拓哉驾驶1968年第三代GT-R,为何要从这辆车当成起点,因为1966年一家名为王子汽车的小型制造商,在当时日本大车厂的政策之下被日产并购,GT-R原本是王子汽车的豪华轿车,取名为Skyline,到了第三代才由日产冠上GT-R;由于第三代GT-R是日产并购王子汽车的首款性能产品,不只透露出日产现在进入新的转型期,影片还出现GT-R R32,正好与最近传闻新世代GT-R预计2022年现身有着神秘暗示。

▲Nissan GT-R50。(图/翻摄Nissan网站)

另外影片也出现另一辆跑车240Z,这辆日产当家跑车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由于现行版370Z已经12年没改款,最近也出现370Z会推出新车型400Z,很有可能使用复合动力,此时在影片中出现初代240Z,暗示新世代的Z跑车也准备现身。

▲Nissan 400Z预想图。(图/翻摄Motor1网站)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25 3:02

跟贴 0

戈恩私自挪用日产资金逾11亿日元

戈恩私自挪用日产资金逾11亿日元

2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围绕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66岁)违规挪用公司资金的问题,采访相关人士获悉,东京国税局指出该公司在截至2018财年(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的5年期间遗漏申报约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529万元),追加征税金额约达2.5亿日元。若加上国税局此前指出的截至2013财年的3年部分,私自挪用导致的漏报金额8年间约达11.5亿日元。

日产今年1月向东京证交所提交的报告显示,戈恩从日产不当多领约1.4亿日元股价联动报酬,并耗资440万美元以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喷气式飞机等。

东京国税局没有将喷气机私用部分认定为经费,还判断戈恩在东京和海外住宅的房租也属于挪用。据称国税局认为向其姐提供的咨询费属于架空的业务委托费,已征收重加算税。

有关戈恩被告,去年获悉东京国税局指出日产在截至2013财年的3年间漏报约1.5亿日元,国税局还调查了2014财年以后的部分。

戈恩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有价证券报告虚假记载)和《公司法》(特别渎职)的罪名被起诉,去年12月保释期间非法出境逃亡至黎巴嫩。

国税局认为除了戈恩私自挪用之外,避税港关联公司的收入也应该列入日产公司收入,指出截至2018财年的5年间存在约15亿日元的漏报。追加征税金额估计约达4亿日元。(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23 4:10

跟贴 0

FT:日政府为打造国家队曾设法撮合日产与本田联姻

FT:日政府为打造国家队曾设法撮合日产与本田联姻

2 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消息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官员今年稍早未能促成日产(见图)和本田两大车厂合并。(美联社)
消息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官员曾撮合日产和本田两大车厂合并,但未成功。这项提议最初在2019年底提出,但还没抵达这两家车厂的董事会就遭到否决。

金融时报报导,日本政府2019年底首次向日产和本田提出这个打造国家队的想法,有愈来愈多人担忧,日本庞大的汽车制造基础正失去优势,因为市场转向自驾车,带来更激烈的竞争。

但这个远大计画甚至还没开始谈就破灭了,日产和本田汽车立刻回绝这个构想,使该计画随后被埋没在新冠病毒疫情引发的混乱中。

消息人士说,日产与本田联姻的这个构想,似乎来自日相安倍晋三顾问的保护主义直觉。这些顾问担忧,自从日产前董座高恩(Carlos Ghosn)在2018年被捕后,日产与雷诺的联盟关系已严重恶化,也许有朝一日会使这个联盟瓦解,导致日产难以抵御外来冲击。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18 4:02

跟贴 0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持续面临合作挑战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持续面临合作挑战

3 個月前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亏损成为雷诺和日产的财报关键词。对此,雷诺表示日产业绩恶化是导致雷诺亏损的重要原因。在持续面临业绩挑战的当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再次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雷诺日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净亏损近74亿欧元,远逊于去年同期的净利9.7亿欧元。此数据也不如分析师预期的净亏损44.9亿欧元,更是雷诺2009年金融危机高峰时期亏损金额的两倍多。雷诺销量业绩也不容乐观,上半年共销售汽车126万辆,同比下降34.9%;实现营收184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280.5亿欧元同比减少34.3%。

雷诺在公告中指出,联盟伙伴日产汽车业绩恶化是导致雷诺集团严重亏损的原因之一,雷诺认为上半年将近74亿欧元的亏损中,有48亿欧元为日产汽车拖累所致。目前,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日产在疫情重创雷诺的时候,做出了放弃支付股息的决定,这的确给面临困境的雷诺带来严重打击。

雷诺强调,鉴于欧洲和新兴市场的疫情仍存在不确定性,集团无法对其2020年经营状况做出可靠预测。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在业绩报告会上直言:“我们正在经历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严重影响了集团上半年的业绩,而日产汽车的损失加剧了我们已经遭遇的困难。”

日产目前深陷亏损的窘境。公司日前表示,预计本财年(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将亏损6700亿日元。日产今年5月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公司亏损6712亿日元。这就意味着日产或将连续两个财年出现巨额亏损。

今年4月至6月,日产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50.5%至1.1741万亿日元,当季亏损约2856亿日元,这是11年来日产首次在第一财季中出现亏损,也是继2019财年第四季度亏损后的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

自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被捕后,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持续恶化。此前,戈恩在发布会上透露,在其被捕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每天亏损2000万欧元,累计亏损50亿欧元。损失的扩大令这个联盟的各方管理层出现了明显矛盾,处于摇摇欲坠的边缘。而此次雷诺对日产的指责再次令双方关系雪上加霜。此前,一手促成雷诺、日产联盟的戈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日产和雷诺现阶段的业绩下滑主要是缺乏联合领导,而与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关系不大。

据外媒报道,多年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一直通过打折卖车的方式应对车型老化带来的不利影响,这一举措导致企业利润微薄,并在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时,各车企无法拿出足够资金提供缓冲。

为了应对困局,雷诺和日产都在积极转变发展战略帮助扭转颓势。

雷诺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掉1.5万个工作岗位,约占该公司员工的20%,此次裁员可以为雷诺节省20亿欧元的成本支出。

在电动化的大趋势下,雷诺正努力增强在这一领域的竞争优势。虽然今年上半年销量锐减,但是雷诺纯电动车Zoe上半年在欧洲的销量达到37540台,同比上涨了50%,一举夺得欧洲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力压大众纯电高尔夫和特斯拉Model 3等车型,可谓是风头正猛。对于今年下半年的销量,雷诺也充满信心,公司表示目前已经接到很多订单,库存水平令人满意,所有产品的定价都在上涨。

Zoe之所以能够成为最畅销的电动车,主要归功于法国政府和德国政府对电动汽车消费者的奖励措施。每购买一辆电动汽车,法国政府就会提供最多7000欧元补贴和5000欧元以旧换新的“转换奖金”。德国政府则会提供最多为9000欧元的补贴。此外,雷诺还获得了法国政府50亿欧元的贷款协议,保障了公司在疫情肆虐之后的财政状况。

自4月份以来,日产已筹集了78亿美元的融资以提高现金流。在新任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领导下,日产对戈恩此前的经营模式进行了调整,推出“新中期事业规划”,承诺在未来四年内将其生产能力和车型范围削减约五分之一,以从固定成本中削减3000亿日元,集中优势发展中国、日本和北美市场。

除裁员和降薪之外,日产汽车于今年早些时候关闭了其在印尼的工厂。5月,日产汽车宣布将大幅削减20%的产能,并关闭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汽车工厂。

同时,日产、雷诺和三菱宣布深化联盟关系。三家公司将减少车型生产,共享生产设施,并专注于每家汽车制造商现有的地理和技术优势,以削减成本应对疫情带来的生存危机。

当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结束分歧,并且通过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尽快树立供应商、经销商、投资者和消费者对联盟的信心。而雷诺和日产是否能够凭借各自的产品和技术优势力挽狂澜、扭转颓势,我们拭目以待。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14 4:50

跟贴 0

日产限期开放能体验最尖端技术的设施

日产限期开放能体验最尖端技术的设施

3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产汽车公司宣布,将于8月1日至10月23日在横滨市港未来地区开放能够体验电动汽车(EV)及自动驾驶等最尖端技术的设施“NISSAN PAVILION”。在该设施内除了能体验同乘明年发售的新型EV“Ariya”之外,还有应用自动驾驶技术的无人服务,机器人传菜的餐厅。

31日向媒体相关人员提前开放。无人服务的餐厅机器人应用了可在高速公路上放开方向盘行驶的独有技术。记者点菜后,机器人用传感器避开障碍物将菜品运到餐桌。

此外还有利用大屏幕和振动的地板,能够虚拟体验乘坐日产的赛车驰骋于世界都市的影院。

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O)内田诚在典礼上致辞称:“在这里能体验的种种技术是日产不断挑战精神的一部分。必将恢复并展示欣欣向荣的日产。”(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周涛_HS60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2 5:06

跟贴 0

详讯:日产预计2020财年亏损6700亿日元

详讯:日产预计2020财年亏损6700亿日元

3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新冠病毒

【共同社7月28日电】日产汽车公司28日表示,2020财年(2020年4月~2021年3月)合并净利润预计亏损67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45亿元)。继净亏6712亿日元的上财年之后,将连续两年巨亏。这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大导致销售低迷。该预测以不出现新冠第二波为前提,受疫情影响,业绩还有可能进一步下行。迈向经营重组的道路更加艰险。

这是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推进改革导致连亏三年的1999财年以来,将连续两年出现亏损。新车销售减少等是造成4250亿日元收益减少的原因。行业龙头丰田汽车公司的目标是营业利润达到5000亿日元,两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差异变得明显。

日产预计销售额为7.8万亿日元,较上财年减少21.0%。销量方面,不仅是减少超过2成的北美和欧洲,而且在日本和中国也低迷,预计总销量为412.5万辆,减少16.3%。上财年每股年分红为10日元,本财年将不分红。

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O)内田诚在网络记者会上称“将是非常严峻的一年”,强调通过削减过剩的生产设备等强化收益能力,“一定会重返增长轨道”。

当天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4~6月)合并财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2855亿日元(上财年盈利63亿日元)。这是雷曼危机后的2009年以来,日产首次在财年第一季度出现亏损。销售额同比减少50.5%至1.1741万亿日元。销量则大减47.7%至64.3万辆,在日美中主要市场大幅下跌。

为了支撑眼下的资金周转,日产6月、7月从金融机构筹措了1824亿日元。公司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确保了共计8950亿日元。(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8-1 4:02

跟贴 0

疫情冲击需求日产全球产量拟大砍30%

疫情冲击需求日产全球产量拟大砍30%

3 個月前

来源:经济日报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太大,知情人士表示,日本第二大汽车公司日产汽车(Nissan)正在考虑削减旗下到12月的全球汽车产量,预计将比去年同期减少30%。

路透报导,消息人士透露,日产汽车正计画缩减4月到12月的汽车生产量,从去年同期的370万辆减至约260万辆汽车。日产在上个会计年度共生产460万辆汽车,日本会计年度是从4月1日到隔年3月31日为止。

日产尚未公布本会计年度的销售预测;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在今年初关闭工厂以遏止疫情蔓延之后,全球汽车制造商都在苦撑求存,加上许多国家的汽车经销商被迫停业,使3到5月的全球销量遭受重击。但随着各国开始重启经济,6月汽车销量的下滑速度趋缓。

疫情对于日产汽车造成的冲击特别严重。日产先前就因销量下滑及现金部位恶化,5月公布了11年来首见的年度亏损后,对外宣告一项布局深远的重组计画。

数据显示,在本会计年度的前两个月里,日产的全球汽车产量比去年大减62%至约30.7万辆;6月的销售数据将在下个月公布。

消息人士称,日产汽车打算将本季产量(7月至9月)从上季的51万辆增加到93万辆左右,这意味本季产量比去年同期减少约25%。下季汽车产量(10到12月)则预计将增加到110万辆左右,比去年减少约8%。

在日本境内,日产本季产量可能将受到最大冲击,比去年下降约47%。此前该公司表示将砍日本组装厂产能,直到12月才将略有恢复。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太大,日产汽车(Nissan)传考虑削减全球产量,以助企业生存。路透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7-20 4:02

跟贴 0

日产明年将发售新型EV“Ariya”

日产明年将发售新型EV“Ariya”

4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产汽车公司15日宣布,明年中期前后将发售新型电动汽车(EV)“Ariya”。该车是受人青睐的运动型多功能车,汇集了日产独创的辅助驾驶功能等最新技术。日产的品牌标志也时隔约20年再次更新。能否与被起诉的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时代诀别,成为象征新日产的存在,将受到关注。

社长兼首席执行官内田诚在网上发布会上说:“该车兼具舒适性和驾驶乐趣。正是自信之作。希望进一步拓展全球EV市场。”这将是继“聆风”之后,日产时隔约10年再次在日本市场发售EV。

Ariya配备了可在高速公路上放开方向盘行驶的“ProPILOT 2.0”辅助驾驶技术,还具有可从车内操作家里的照明和空调开关的通信功能。一次充电可行驶的续航距离最大约为610公里。扣除国家补贴等之后的购买时金额预计约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起。

日产还计划将该车投入北美等市场,凭借EV提升了存在感的美国特斯拉和欧洲车商将成为竞争对手。

新标志保留了圆圈内水平写入公司名“NISSAN”的样式,但线条更细,变为平面且简洁的设计。此前的标志从戈恩是社长的2001年开始使用。

戈恩案后,日产在日美市场陷入低迷等,导致2019财年合并财报计入了6712亿日元净亏损。今年5月发布的中期经营计划中,日产提出到明年年底左右投放12个种类的新型车,Ariya是面向日本市场中的第一批。(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7-17 4:08

跟贴 0

详讯:日产2019财年净亏损6712亿日元

详讯:日产2019财年净亏损6712亿日元

5 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金融财经, 新型肺炎

【共同社电】日产汽车公司发布了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合并财报,显示最终盈利状况的净利润跌至亏损67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45亿元,上财年为盈利3191亿日元)。日美主力市场的销售低迷,再加上伴随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需求减少成为了打击。日产还展示了新的中期经营计划,宣布包括关闭2家海外工厂等在内,把过剩的全球产能削减2成。由此产生了6030亿日元的精简相关费用,亏损额巨大,逼近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坚决实施改革的1999财年(亏损6843亿日元)。

虽然日产此次也力争通过结构性改革实现重振,但对于2020财年的业绩预期则表示未定。在日本八大车商4月全球产量因新冠疫情同比大减60.9%,陷入极大困境的形势下,恢复业绩并非易事。

这是自发生雷曼危机的2008财年以来,日产再度全年呈现亏损。主要是因为开工率不佳的工厂资产价值下跌,产生了减值损失,与4月的预测相比,亏损幅度大增。2019财年的销售额为9.8788万亿日元,较上财年减少14.6%。全球销量减少10.6%,跌至493万辆。

新的中期计划设定为到2023财年。产能减少2成,构建年产540万辆的体制。日产将关闭印度尼西亚工厂,朝着关闭西班牙巴塞罗那工厂展开磋商,还决定了退出在韩国市场销售。2020财年的固定费较2018财年减少3000亿日元。另一方面,今后一年半将推出12款新车。

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O)内田诚在网上举行的财报记者会上表示:“承认失败,修正为正确的轨道。将贯彻选择和集中,坚决实施结构性改革。”

日产去年宣布计划在全球裁员共1.25万人。内田暗示进一步裁员,但以“需要(与工会等)个别磋商,因此不对外宣布”为由,未透露详情。(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6-1 4:5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