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低级笑话也只能忍耐日本大学生控诉「职前性骚扰」

听到低级笑话也只能忍耐日本大学生控诉「职前性骚扰」

1年前

来源:联合新闻网

本月二日,大学生们联合发表声明,要求日本中央政府正视「职前性骚扰」问题。示意图。图片来源/ingimage

近期在日本出现了一个专有名词:「职前性骚扰」,指的是企业在征才过程中,滥用人事决定权,对学生们犯下的骚扰案件。本月二日在东京,有大学生召开记者会,要求日本厚生劳动省(相当于国内的劳动部与卫福部)严正杜绝相关事件,推特上也出现了许多曾经遭遇类似经验的网友发声。

和国内的求职活动不同,日本多数大学生的求职活动会在大三下开始进行,许多企业都会在这时候进行征才活动,甚至形成「不接受毕业之后才来求职」的默契。因此,对于大三学生而言,如果没办法在毕业前取得任何「内定」(即被公司录取,但可以等到毕业后再去上班),便有可能从此无法获得正职,必须靠不稳定的兼职度过下半辈子。这样的心理压力,使得大多数的学生对于在求职期间发生的性骚扰一再吞忍,也让企业方面的有心人士有了可趁之机。

今年二月便曾经传出,有27岁的男性因藉由「校友访谈」的机会对女大学生进行猥亵行为而遭逮捕;一个月后,另一名24岁的男性也因借校友访谈灌醉女大学生,并在女生下榻的饭店里进行猥亵行为而遭到逮补。这些事件让现在正在进行求职活动的学生们忍无可忍,出面控诉。

11月18日,由庆应、上智、早稻田、创价、东大、国际基督教大学等日本名校的大学生所组成的志愿团体「SAY(Safe Campus Youth Network)」发表了紧急声明,要求厚生劳动省应停止将求职过程中所发生的性骚扰排除在职场性骚扰之外,针对此类性骚扰事件提出具体的防治措施,包括在大学和企业内设置特定咨询窗口等。

记者会上,学生也陈述了自己曾经遭遇过的性骚扰,包括女性被面试官询问感情状况,并暗示「我们公司有很多人都是跟同事结婚,所以你也放心了吧?不过如果不快点交男朋友的话就会销不出去了喔。」等和就业毫无关联的言论。

女学生指出,「我很努力参加各种实习、面试、校友访问,就是为了早点得到内定,却遭遇到这种待遇。」同时又因为怕被人资说是不会看气氛、不懂沟通交流, 「对这种恶心的笑话也只能强颜欢笑。」

「SAY」也公布了相关调查,有许多学生都在求职过程中,被校友访谈的校友实行「灌酒」、「伸出咸猪手」、「叫我穿薄一点的丝袜」、「说如果陪他去宾馆他就会推荐我」等相当于性骚扰的举措。许多人由于害怕公布出来会受到指责,只好持续隐瞒类似情况。

有人认为,在面试时被询问感情状况,是公司方面为了确保新人不会因为产假或育婴假而不得不的举措。然而,以「吝于给予产假或育婴假」的心态本身,事实上也已经是性别歧视了。

医疗社会学家河合薰指出,除了女性受到性骚扰的情况以外,男性受到性骚扰的情况虽然少有曝光,但一样是严峻的问题。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以对性经验的质问侮辱男学生的案例。其他如肢体接触等女性常遇到的性骚扰,对男性而言也不少见。而倘若男学生遭遇到各种性骚扰而提出不满,就会面对「男生被摸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等等异样眼光,因此难以主张自己的权利。

「职前性骚扰」的话题在推特上猛烈延烧起来,网路媒体Citrus就整理了几则相关的贴文:有网友提出,自己曾经被企业方强迫陪吃饭、不断要求要去宾馆、硬是拖过末班车时间,甚至一度试图强吻,让她毛骨悚然。有网友说自己认识的人里,就有「跟我去宾馆就让你录取」的受害者。

也有网友提起自己男性友人的经验,该友人在面试里,被不断问到「一个礼拜做几次?」「这么年轻应该天天做吧?」之类的问题,让他不堪其扰;更有人因为打算外派东南亚就业,结果被面试官问到「是不是因为在日本不够夯,才想去东南亚玩女人?」等恶劣的提问。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2-15 4:44

跟贴 0

日本职场性骚扰男性受害者高于女性

日本职场性骚扰男性受害者高于女性

1年前

来源:TVBS新闻网

示意图/达志影像

说到职场性骚扰,一般认为是女性受害者居多,但是根据日本调查,20-29岁男性受到职场性骚扰的比率,反而要比女性多出7个百分点;甚至在另一份调查发现,每四名男性上班族,就有一人曾遭遇女性上司骚扰。但在传统社会观念的框架底下,男性往往难以开口谈论甚至求助专业辅导,使许多性骚扰或性侵受害者选择默默承受创伤,因此造成心理疾病。

电影《嫌猪手事件簿》:「你对我动手动脚了吧!我是痴汉?」

痴汉、性侵不是女生才会遭遇的问题。

性骚扰受害者:「这不是只有女性才会遭遇的问题。我也是个多次的痴汉被害者,花了25年我才敢说出口。」

性侵、性骚扰受害者,一般认为多以女性为主,但男性其实不在少数。根据日本今年调查,20-29岁男性有21%在职场上受到性骚扰,比女性多了7个百分点,而男性受害时,往往不如女性般被重视。

NHK记者vs. 职场性骚扰受害者:「您好,您好。」

这名30多岁的上班族,因为与男性上司凑巧都喜爱泡温泉,受上司邀请一起去泡汤,但没想到,过程中上司数次碰触男子鼠蹊部,让他感到相当不悦。

职场性骚扰受害者:「我如果把他甩开的话,对方就会大吼说『有什么关系!』真的很讨厌,我真的会怕。」

男子表示,上司就像是食髓知味,就连在公司内也会遭到上司袭胸等骚扰,想反抗却担心惹怒上司,于是他决定咨询企业辅导窗口,却得到惊人答案。

职场性骚扰受害者:「他们跟我说『他就是这种人啊,不要想这么多啦!你一直在意是会影响到工作的』,我听了整个人都傻啦,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绝望感。」

男子遭到公司草草打发,就这样受上司骚扰半年,因此罹患了「适应障碍症」,最后不得已只能停职一年。而这样的受害男性,在日本其实不在少数,一名长年负责相关案件的律师,调查了2500名22-39岁男性,发现4人中就有1人曾被女上司或前辈骚扰;骚扰内容包括开黄腔、过度或故意碰触身体,甚至有女上司命令男下属欣赏自己的泳装秀。而这么多受害者当中,竟有高达75%的男性,认为职场性骚扰不宜公开讨论。

律师户冢美砂:「比起实际发生过的被害事件,真正对外表达的件数相对少了许多,因为关系到男性面子的尊严问题。我们认为他们不想被社会看成是自己太弱小才会被骚扰。」

律师强调,许多受害男性常因为面子问题默默承受,画面中的这名男子,就因为碍于男性尊严,独自笼罩在性侵阴影中20年。

性侵受害者:「安眠药的效果越来越强,身体还算能动,但却很懒,什么都不想思考。我想大叫『住手!』可是嘴巴说不清楚,反抗的话她就想拿烟烫我眼睛,我怕到全身发抖,只能乖乖听话。」

男子表示,他曾被女性友人下药迷昏遭到性侵,事后只要听见类似的女性声音,就会感到害怕,造成工作困扰,甚至无法继续工作;之后即便患上忧郁症,也不愿意对医师敞开心扉。

性侵受害者:「『因为我是男人就是要坚强』,我会一直这么想。」

男子始终无法突破自己的心防,最在心理师引导之下,才总算能说出口。

性侵受害者:「我没想到接受治疗能有如此改善,我希望(受害男性)能尽早接受专业治疗,不要像我一样承受伤害20年。」

学者与专家表示,男性在面对性骚扰、性侵被害时,往往被社会框架局限住,不敢也不愿向外求援,使他们比女性更弱势,因此强调,一旦受害务必寻求相关协助,以避免心理影响生理,造成更大伤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26 4:46

跟贴 0

气炸!日本名厨强吻性骚2女翻译拒绝和解、怒提告判拘役

气炸!日本名厨强吻性骚2女翻译拒绝和解、怒提告判拘役

1年前

来源:三立新闻网

记者林盈君/高雄报导

去年间,一名受台湾知名餐饮集团邀约,被聘为集团顾问的日本籍名厨、男子铃木,遭2名女性翻译人员指控,涉嫌不当性骚扰、强吻女方,被一状告上法院,事后虽然铃木写下日文道歉信,也表示愿意赔偿和解,当却遭2名被害人拒绝,高雄地院审理后,依法判处铃木拘役45日、得易科罚金4万5千元,全案可上诉。

▲日籍名厨铃木被控性骚扰遭判拘役。(图/示意图/翻摄pixabay)

据了解,男子铃木被台湾知名餐饮集团聘为顾问,经常不定期来台视察,身边也被安排随身翻译人员,去年间,有2名负责翻译的女员工控诉,遭铃木强吻、性骚扰,气的一状告上法院,事后虽然铃木写下道歉信,也愿意赔偿和解,但2女却拒绝坚持提告,高雄地院审理后认为,亲吻脸颊并不符合台湾普遍社交礼仪,且2名女性被害者也拒绝和解,因此依法判处拘役45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1-4 4:22

跟贴 0

详讯:日本驻肯尼亚大使被撤职 疑有性骚扰行为

详讯:日本驻肯尼亚大使被撤职 疑有性骚扰行为

2年前

来源: 共同社, 日本政治

【共同社3月29日电】日本外务省29日发布消息称,驻肯尼亚兼厄立特里亚、塞舌尔、索马里大使植泽利次(63岁)作为国家公务员做出有损信用且不适宜的行为,对其给予严重训戒处分(相当于停职12个月)。他表示有意主动归还12个月工资约109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6万元),已于29日退职。这是事实上的撤职。据相关人士透露,其做出被怀疑为性骚扰的行为。

对于处分理由,外务省以“涉及相关人士的隐私,若公布内容则将带动锁定”为由不予透露。

植泽身为“特命全权大使”,是公务员中的特殊职位,不属于依据《国家公务员法》处分的对象。因此,外务省根据内部规章给予了最重的处分。

植泽1977年进入外务省,曾任中东非洲局兼非洲部、国际协力局审议官,2016年5月起担任驻肯尼亚兼厄立特里亚、塞舌尔、索马里大使。(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4-3 4:27

跟贴 0

艺术家上课嬉笑女性「乳首」 女模控告大学

艺术家上课嬉笑女性「乳首」 女模控告大学

2年前

来源:苹果日报

大原直美提供的课堂照片。翻摄《日本集合》

日本的1名39岁艺术模特儿大原直美,近日向「京都造形艺术大学」的营运集团「瓜生山学园」提出诉讼,指在课堂上,受到了知名讲师(包括艺术家会田诚、摄影师鹰野隆大)的性骚扰,并提出医师证明,指她「精神受到伤害」,要求校方赔偿日币333万元(约台币91万元)。

根据《日本集合》消息,大原直美在上月27日,与律师一同召开了记者会,抨击校方开设的1门以「裸体」为主题的公开讲座,「内容过分暴力与色情」,并且授课讲师的言论「涉及性骚扰」。

消息中说,这门公开课程共有5次上课,时间是去年4-6月,在5月15日第3次上课时,担任讲师的知名艺术家会田诚,公开展示了「女性流泪被性侵」 、「全裸女性排泄」以及「女性四肢折断、被铁链锁颈扮狗」等画作,会田诚还在课堂上开黄腔,说黄色笑话,拿女性的「乳首」开玩笑,还说自己曾经拿素描的裸体女模,当作「性幻想的对象」。

大原直美说,这次上完课后,她就向校方投诉了,本来以为校方会介入严审上课教材,但没想到第5次上课时,担任讲师的知名摄影师鹰野隆大,反而更夸张地贴出「男性勃起」照片,与鹰野自己的裸体照。

大原直美说,课后她求医就诊,被医师诊断出患上了「急性压力」症,症状包括容易失眠与呕吐。

由于会田诚的作品,原本就以「少女、暴力、色情」知名,有网友就认为,大原直美本身也有责任,在上课前很容易可以查到讲师的特色,如果认为无法接受,自己缺课就好,没有道理指责讲师本身与学校。

但大原直美的代表律师反驳说,该校有「禁止性骚扰」的规定,即便不是「正规课程」而是面对社会人士的「公开讲座」,也应该要遵守这项规定。

大原的代表律师还说,这次的诉讼不是针对艺术家讲师们的作品,而是针对校方,因为「校方没有保护学生,提供没有性骚扰的学习环境」。

(即时新闻中心/综合报导)

会田诚的作品。翻摄《日本集合》

会田诚的作品。翻摄《日本集合》

大原直美在上月27日,与律师一同召开了记者会,抨击校方开设的1门以「裸体」为主题的公开讲座,「内容过分暴力与色情」,并且授课讲师的言论「涉及性骚扰」。翻摄Yahoo!japan

会田诚。翻摄《Instagram》acchikei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14 4:54

跟贴 0

费尽心机!日本一男子竟伪装成盲人对女性实施性骚扰

费尽心机!日本一男子竟伪装成盲人对女性实施性骚扰

3年前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杨子晴】日本一男子伪装成盲人在商场内寻求帮助,随后对好心上前帮助他的女性工作人员实施性骚扰。日本警视厅7月9日正式将这名男子逮捕归案。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9日报道,该男子2月28日在东京一家商场内向某化妆品的年轻女柜员搭话,称自己“眼睛不行”,希望女柜员指引他去洗手间。实际上,该男子是故意将眼睛眯起来,伪装成盲人。女柜员答应帮忙后,该男子便故意摔倒,并在女柜员试图扶起他时触摸对方胸部。

据警方表示,该男子已经认罪。由于2014年起东京都及神奈川县商场内多次发生类似性骚扰事件,警方正在调查前类案件是否与该男子有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12 4:34

跟贴 0

外务省俄罗斯课长被停职9个月 或涉性骚扰

外务省俄罗斯课长被停职9个月 或涉性骚扰

3年前

来源:共同社, 日本政治

【共同社6月6日电】日本外务省日前依据《国家公务员法》对俄罗斯课长毛利忠敦(49岁)处以停职9个月的惩戒处分,改任“官房付”,理由是做出了有损作为国家公务员信用的行为。该人事决定均于4日作出。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毛利涉嫌对外务省内女性进行了性骚扰。立宪民主党代理政务调查会长逢坂诚二批评称:“整个安倍政府出现了懈怠。”

外相河野太郎5日向媒体表示:“外务省内发生这种事情实在令人遗憾。这与外交没有直接关系。因为涉及受害者的隐私,不便透露更多。会努力整肃纲纪。”外务省并未透露详细的处分理由。

据相关人士称,有女性向外务省方面求助。据称毛利从本月1日下午起再未现身办公场所。

逢坂在接受采访时就缺乏具体细节的外务省说明表示:“不论什么事都用隐私来搪塞?至少应该说清楚是什么事。”

在财务省审批文件篡改问题中,时任理财局长的前国税厅长官佐川宣寿受到了相当于停职3个月的处分,是该问题中最重的。外务省相关人士称,停职9个月的处分“与过去同类事例相比也是妥当的”。

毛利毕业于东京大学。1991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日本驻俄罗斯大使馆参事官、条约课长,2017年1月就任俄罗斯课长。他负责北方四岛领土归还谈判的相关事务,2018年5月曾随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俄罗斯。

俄罗斯课长的工作暂时由欧洲局审议官相木俊宏兼任。外务省拟尽快决定继任者。(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6-14 4:34

跟贴 0

日本女偶像控诉社长多次性骚扰 崩溃暴瘦只剩33公斤

日本女偶像控诉社长多次性骚扰 崩溃暴瘦只剩33公斤

3年前

来源:东森新闻云

日女团彩虹征服者前成员暴瘦剩33公斤

据台湾媒体报道,日本女子偶像团体“彩虹征服者”出道后吸引大票粉丝,没想到却传出性骚扰事件,22岁的前成员A女日前控诉被社长永田宽哲多次性骚扰,不只要求同睡一间房,还被强逼进行全身“马杀鸡”,更衣室更被加装针孔摄影机偷拍,种种变态行径让她暴瘦只剩33公斤,且不停呕吐,无法正常生活。

A女向日本《buzzfeed》媒体爆料,2015年还是团体成员时曾想退团,一度向社长申请独自到京都旅行,没想到对方竟愤怒拒绝,开口说:“一个人去不行,我陪同的话就可以。”由于她当时未成年,心想应该只是陪她到想要观光的地方,便答应一起去,怎料住宿却是住在同间房,且两人睡在同张床上,虽然没有被侵犯,仍让她觉得非常错愕。

第2项指控则是被强迫按摩,A女透露出道后没有薪水,每个月只有所谓的活动辅助费3万日币(约1750元人民币),她曾向公司提出想要打工的要求,也遭到拒绝,而社长永田却说:“你帮我按摩当作打工吧!”她因为实在没有钱,又不想增加父母负担,便勉强答应,一周内会替社长全身按摩2至3次,1次1小时可拿到5000日币(约290元人民币)的酬劳。

不只如此,A女在退团后回到老家,某次被成员邀请到东京欣赏演唱会,本想住在成员的宿舍,但社长提出另一个建议:“我家还有客房,来我家睡吧。”她心想社长家里还有老婆和小孩,应该不会有事,便点头答应,社长还规定他必须要使用主卧室的浴室,她却发现浴室中藏有针孔摄影机,且第2天还换到了可以拍到全身的角度。

日女团彩虹征服者

因为种种性骚事件,A女隔周要参加的大学入学考试也失常,原本她的成绩良好,但遭到社长偷拍后,整个人暴瘦到只剩下33公斤,发抖无法拿笔,而考试当天社长竟还传讯息打气,让她当场情绪崩溃,呕吐到无法动弹,只得放弃大学考试。

 

网友猜测受害者就是重松佑佳

事后A女向法院控告社长的变态行径,永田宽哲的代理人只承认有同房睡觉、全身按摩,但对于设置针孔摄影机偷拍一事否认到底。事情曝光后,许多网友纷纷猜测A女的真实身份,有人根据受访影片女主角右脸上的痣推测,应该是2016年9月退团的重松佑佳,重松佑佳是1996年生,现在的确22岁,当年因为立志要考大学当医生而退团,和A女的资料不谋而合。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6-3 4:46

跟贴 0

日媒:何为职场性骚扰? 联合国要定标准了

日媒:何为职场性骚扰? 联合国要定标准了

3年前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本共同社20日报道,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将于本月28日至6月8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年度大会,讨论为消除职场暴力及骚扰制定新的国际标准。此前国际上对于包含性骚扰在内的职场骚扰没有直接的界定标准,国际劳工组织希望本次的讨论结果能在明年表决通过。出台条约能否使标准具有约束力将成为焦点。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2015年就着手对职场暴力和骚扰问题进行界定与规范。在世界各国对职场文化和霸凌骚扰存在不同定义的情况下,国际劳工组织试图将骚扰的概念标准化,给骚扰“下定义”。该机构主席称,大会还将列出职场权利并制定执行措施和保护机制。

共同社称,此次大会存在的一个争论点为,到底出台一部具有约束力的条约,还是不具约束力的建议。以日本为例,工会组织赞同出台一部具有约束力的治理职场骚扰条约,而政府却持消极立场,希望仅提出建议。

国际劳工组织曾对80个国家的反职场暴力现状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60个国家采取相关措施禁止职场暴力和骚扰,但还有很多国家对此没有规定。以日本为例,法律规定企业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职场性骚扰,但既没有对性骚扰作出定义,也没有相关禁止规定,保护及帮助受害者面临障碍。(王蕴)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26 4:30

跟贴 0

新媒:日性骚扰保险热销 日企常为业绩牺牲女职员

新媒:日性骚扰保险热销 日企常为业绩牺牲女职员

3年前

来源: 海外网

新媒称,日本性骚扰事件频发,职场性骚扰保险产品目前热销。日本财政部近期发生了性骚扰丑闻,保险公司抓紧机会,推销相关保险产品。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5月15日报道,日本三大保险公司公布的业绩显示,它们推出的各种“性骚扰保险”处于热销。2017年的业绩,要比往年多了六成。

日本女性车厢

东京海上保险公司数据显示,2017年签下的骚扰问题保单有3.7万个,比2016年的2.3万张多了60%。这个现象,被认为是日本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提高,原本难以启口的日本女性正在打破沉默,要以投保和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

报道称,日本是从2006年起在劳动法里列入有关骚扰的诉讼制度。日本保险公司在那时只关注企业的投保,以能减轻企业诉讼费用作为卖点。

现在,投诉的一方人数增加,日本保险公司也不得不考虑,推出为个人争取法律福利的相关产品。在为日女性设计的性骚扰保险产品内,包括了给她们提供法律援助以及辅导。

据报道,日本职业妇女面对的性骚扰问题非常复杂。不久前,日本财政部副部长福田淳一就对电视台女记者进行了性骚扰,这属于一起在工作场所以外发生的性骚扰事件。日本社交媒体“LINE”事后开设热线,有1500多个日本女性投函告白,痛诉她们的经历与女记者一样,为了业绩而必须承受卑鄙的行动和言语的中伤。

日本街头女性(盖帝图像)

日本西部一个43岁保险女推销员在告白栏里写:出去推销遇到一些好色的顾客,他们问我要不要一起上床?还说,以前的营销员都有这个服务,在业界里这称为抱枕推销。当她将事情告诉上司时,他也只是一笑置之。

日本民间团体“女性辅导热线”的负责人墈木京子指出,“企业常常为了业绩而牺牲女职员,日本一直以来倡导男女雇佣平等,但保护女职员的基本原则往往都被忽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周涛_HS60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25 4:38

跟贴 0

麻生改口称作为个人也认定福田“性骚扰”

麻生改口称作为个人也认定福田“性骚扰”

3年前

来源:共同社, 日本政治

【共同社5月16日电】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改口称作为个人也认定福田“性骚扰”太郎15日在众院决算行政监视委员会会议上,围绕财务事务次官与国税厅长官相继辞职后两个职位空缺的情况表示:“我认为这前所未有,是罕见事态。”此外针对性骚扰和森友学园这两个问题,麻生摆出低姿态,称“我认为自己也有各种问题,必须严于律己”。

麻生再次否认会辞职,称“将尽到职责”。关于国税厅长官的后任人事,他表示:“将视大阪地检的调查结果再做应对。如果任命据称是无关的人,但(调查结果)却是有关系,则又可能辞职。”麻生是在回答立宪民主党议员青柳阳一郎的提问时作出上述表示。

在当天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关于已辞职的前次官福田淳一,麻生称:“不妨认为,无论是作为主管财务省的大臣还是我个人都认定其存在性骚扰。”

在11日的众院财务金融委员会上当被问及对此的观点时,麻生称作为财务相认定存在性骚扰,但另一方面作为个人观点则表示:“既然(福田)本人说没有(性骚扰),那么我就不能说存在。”

麻生此前曾表示不排除福田在性骚扰问题上被陷害的可能,并发言称“没有‘性骚扰罪’这个罪名”等,遭到强烈谴责。(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22 4:20

跟贴 0

调查显示护理看护职务半数性骚扰来自患者及其家属

调查显示护理看护职务半数性骚扰来自患者及其家属

3年前

来源:共同社, 社会生活

【共同社5月11日电】日本医疗工会联合会(医劳联)11日发布了以在护理及看护、福利设施工作的20~39岁员工为主实施的骚扰相关调查结果。结果显示每八人中有一人(12.0%)回答称曾遭遇性骚扰,性骚扰加害方约半数是患者及其家属。

该调查于去年3至9月实施,对象为全国的医院及福利设施等。调查听取了过去三年内的受害情况,从事护理及看护、事务职务等的7225人做出了回答。

性骚扰的加害方中“患者及其家属”占比最大,达到49.7%;其次是医院内部的医生及护士、技师等“其他职务”,为16.4%;“前辈同事”占13.7%。

受害方中看护职务占比最大,16.7%的受访者有此类经历。

2.5%的受访者表示曾因怀孕或生育遭受不正当对待(孕妇骚扰)。其中19.0%为男性,据分析是针对申请育儿假或希望缩短上班时间的男性。也有人称因未婚或没有孩子而无法取得休假,遭遇“单身骚扰”。曾遭“职权骚扰”的比例达26.6%。

从骚扰整体情况看,每三人中有一人(31.5%)曾遭遇某种骚扰,其中46.7%的人表示“曾考虑离职”。

医劳联的负责人认为,“人手不足导致无法心态平和地工作的职场环境也造成了影响”。(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17 4:03

跟贴 0

盘点日本那些因对女性不检点行为而名声扫地的人物

盘点日本那些因对女性不检点行为而名声扫地的人物

3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前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因身陷性骚扰丑闻,于4月18日宣布辞职。

前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资料图)

“性骚扰”一词在日本十分常见,日本历史上有不少因性骚扰丑闻被揭露而名声扫地的人。

根据日本内阁府2017年发布的男女共同参画白皮书中的统计显示,2003年至2013年的十年间,向各都道府县的相关部门咨询职场性骚扰问题的女性员工人数一直高居不下,此外还有少数咨询同样问题的男性员工。尤其是在2007年,咨询性骚扰问题的人数达到了十年最高值,咨询人数超过1万5千人。

借“福田淳一事件”之际,我们对近年来日本发生的影响较大的性骚扰事件试做进行了盘点。(策划:孙佳璐 刘戈)

日本首例:

1989年,日本出现了第一起性骚扰民事诉讼的案件:在福冈县一家出版社工作的晴野因受到上司强制猥亵而提起民事诉讼,1992年以原告方胜诉而告终。

京都大学教授:

1993年的矢野畅事件是日本首例大学校园性骚扰事件。矢野畅时任京都大学教授和京都大学东南研究所所长。他出版了很多著作,并且经常参加电视节目,是名副其实的“明星教授”。

1993年1月,矢野录用一名女部下的妹妹当秘书,将其约至京都一家宾馆的地下酒吧,并说,“我这么累,你应该对我说:教授,我们一起去喝酒吧;教授,今天我陪您吧,这是你作为秘书的工作。”仅在这一年的4月到6月,就有7位秘书因受到矢野的性骚扰而辞职。

1993年,京都大学教授矢野畅因性骚扰事件,被迫辞去教职,进入京都的临济宗东福寺修行。由于受到女权主义全体的抗议,原定1-3年的修行也未能实现,短短40天东福寺便将他驱逐出寺。 1996年矢野畅离开日本成为维也纳大学的免费客座教授,1999年客死他乡,下场凄惨。

前大阪府知事:

1999年,时任大阪府知事的横山诺克(67岁)因在车中性骚扰打工的女大学生被起诉。最初横山对此表示否定,并反告该学生诽谤。1999年12月,大阪地方法院判定横山对该学生实施性骚扰,并要求横山向原告学生支付1100万日元(约64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随后,横山辞去知事一职,退休后政府也不会对其发放知事一职的高额退休金。2000年8月10日,大阪地方法院判处横山1年6个月有期徒刑,缓刑3年。判决书发表后,NHK等电视台及日本著名搞笑艺人公司吉本兴业纷纷表示不会再与横山合作(横山诺克原为日本搞笑艺人),一些电视节目和周刊杂志也对横山表示了强烈的谴责。2007年横山因癌症去世。

福井县某市长:

2013年,日本福井县芦原市市长桥本达也(63岁)强行搂抱、亲吻一名女子,遭到该女子抗议。2016年1月桥本给该女子写了道歉信。2017年,此事公之于众,桥本市长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自认为和该女子情投意合。”该女子的熟人也否认二人“情投意合”,认为该女子被触摸、亲吻都是桥本市长单方面的行为。桥本市长表示,觉得“有愧于市民”,但尚未考虑辞职。

福冈地方法院法官:

2013年,日本福冈地方法院第1民事部法官高桥信庆对一名女性司法实习生实行了性骚扰。据悉,在与该实习生和其他4名男性在聚餐时,高桥将该实习生拉拽至自己邻座位置,并2次实施强吻。福冈地方高级法院认定其行为“有损法官形象”,对其做出了实施行政处分的判决,高桥随后也向福冈地方法院递交了辞呈。

连锁餐厅副店长:

2014年冬天,一名日本连锁餐厅Saizeriya的女性员工自杀。2017年,死者家属以死者留下的日记为证,起诉Saizeriya副店长曾在死者生前对其有过性骚扰行为。副店长对此表示否认,称日记内容与事实不符。2018年4月12日,Saizeriya在官网上发表声明称,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副店长将向死者家属支付抚恤金。Saizeriya也表示,今后会加强性骚扰预防教育。

大横村村长:

2015年,日本宫城县大横村村长迹部昌洋因性骚扰和职权骚扰被起诉。这位村长在村长室和出差地的酒店内共计十几次强行要求与一名女部下发生关系,并在遭到拒绝后利用职权威胁原告方。2015年3月,原告方起诉迹部,并要求迹部向其支付1000万日元(约58万人民币)的赔偿金。最终受害者胜诉,迹部于3月19日辞去村长一职。

立宪民主党 青山雅幸众议院议员:

2017年,日本《周刊文春》发文称,立宪民主党成员、众议院议员青山雅幸曾对二十几岁的女秘书进行性骚扰,强吻、并在电梯内拥抱女秘书。2017年10月31日,立宪民主党表示,将无期限取消其党员资格,并禁止青山以任何会派的名义参与特别国会。

2018年2月6日,青山雅幸在静冈县县厅召开记者招待会,称已就性骚扰问题与当事人达成和解。对此,很多在野党人员表示,立宪民主党的做法只是对青山实行了小惩,并没有劝其退党或开除党籍,认为“这样的处罚太轻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周涛_HS60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16 4:2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