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日本年轻人感染新冠增多 需强化针对性措施

聚焦:日本年轻人感染新冠增多 需强化针对性措施

3 個月前

来源: 共同社, 社会生活, 新冠病毒

【共同社电】日本国内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已累计超过2万人。东京连续6天新增病例过百,增加态势明显。由于跨县移动已全面松绑,疫情向地方扩散的担忧加剧。近期的特征是,感染者大多为年轻人,在夜晚闹市区的发生增多。专家强调有必要限定对象和范围,采取针对性措施。

▽松懈

专家纷纷对近期疫情表现出危机感。顺天堂大学教授堀贤指出“现正站在第二波的入口”,东邦大学教授馆田一博称“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

东京在紧急事态宣言全面解除的5月25日,新增病例降至个位数水平。进入6月后维持在两位数,宣言解除一个月后的6月下旬起达到50人前后。7月2日以后则持续过百。

跨县移动也刚于3周前松绑。堀贤表示:“把病毒从城市带到地方的人已经出现。”不戴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国际医疗福祉大学教授和田耕治称“大家共同克服的气氛也已消失”,指出存在松懈情绪。

▽年轻人群

宣言全面解除后,感染者多半来自年轻人群的情况变得突出。在4月7日对东京等地发布宣言至5月25日全面解除期间,东京确诊的感染者中,20多岁和30多岁占比分别为1成多。但在全面解除后约40天的近期,两者之和占到了7成。

熟悉感染症的庆应大学客座教授菅谷宪夫表示:“越是年轻,无症状者就越多,也有传染力与有症状者差不多的人。”由于年轻人的重症病例较少,容易放松警惕,也可能在没有察觉自己感染的情况下传染给周围的人。日本医师会常任理事釜萢敏指出:“早晚会(向其他年龄层)扩大。需要引起充分的注意。”

▽谨慎意见

担心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日本政府对包括避免外出和要求餐饮店停业在内的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持消极态度。不少专家也给出谨慎意见,例如政府新冠对策小组会会长尾身茂就表示“与之前相同的强力对策无法形成国民共识”。

取代大规模的避免外出和停业要求,专家提议采取限定地区、行业和时期的措施。最近排查出感染者较多源自“伴有陪客服务的餐饮店”等,馆田强调称“针对性措施易于实施,配合停业补偿能够成为选项之一”。

在伴有陪客服务的餐饮店上班等,感染风险较高的人接受检测仍是今后重点。早稻田大学副教授田中干人(科学技术社会论)表示:“最近不仅是年轻人,40至50多岁感染者也开始增多。让任何年龄层都能感到配合检测的好处,需要探讨这样的措施。”(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7-12 5:07

跟贴 0

日本年轻人睡眠时间近10年增至8小时

日本年轻人睡眠时间近10年增至8小时

3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社会生活

【共同社电】从Video Research和电通公司的调查获悉,20至34岁的年轻一代睡眠时间在近10年期间增加了1成左右,约达8小时。两家公司指出,原因是就寝时间提早,除了与工作和夜生活相比更倾向于在家中度过的生活方式变化之外,躺着看智能手机时睡着的情况可能也产生了影响。

Video Research每年6月以首都圈约5000人(截至2013年约2000人)为对象,调查其接触媒体的情况等,电通进行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20至34岁男性睡眠时间2009年平均为7小时11分钟,而2019年为7小时55分钟,增加了10.2%。同年龄段女性从2009年的7小时19分钟增至2019年的7小时59分钟,增幅为9.1%。

从就寝时间来看,夜间11点已经入睡的人比例如下:20至34岁男性从2009年的18.6%增至2019年的34.7%,同年龄段女性从2009年的30.0%增至2019年的44.9%。

上述统计显示,该年龄段男性每三人中有一人、女性近半数如今在11点已经就寝。起床时间没有大的变化。

其他年龄段人群的睡眠时间除了35至49岁女性近10年期间增加了6.8%之外,其他几乎持平。2008年以前各年龄段均无显著变化。

Video Research于2018年实施的另一项调查显示,15至29岁人群中,就寝前夕在床上或被窝里使用智能手机的比例达到三分之二,很多人经历过在此状态下睡着的情况。

两家公司认为,与坐着看电视或电脑不同,躺着使用智能手机容易睡着,因此以年轻人群为中心利用智能手机的数量增加意外带动了睡眠时间的增加。(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7-3 4:54

跟贴 0

日本专家称轻症患者无意中扩散疫情 呼吁年轻人注意

日本专家称轻症患者无意中扩散疫情 呼吁年轻人注意

7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科技环保, 社会生活

【共同社3月3日电】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持续扩大的北海道,日本政府专家会议2日发表见解称“轻症患者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对疫情扩散发挥重要作用”。

专家会议认为特别是重症化风险低的年轻人成为疫情扩大的一个原因,呼吁称如果这一两周期间尽可能限制人与人的接触,“就能迅速平息”。

北海道确诊70名以上感染者,而会议称,据估计截至2月25日已有940名感染者。据分析有很多未被发现的轻症患者。

目前被确诊的感染者广泛遍布,会议分析称活跃的年轻人群在风险高的场所无意中感染,并转移到北海道内的远处传染给老年人。

会议要求北海道居民即便是较轻的感冒症状也要避免外出,不要前往通风差、近距离对话的活动现场。对于应该避开的场所,会议列举了室内演出现场、卡拉OK包厢、立餐宴会、家中酒会等。

会议称,无症状者的散步、购物、以互相伸手也够不着的距离对话的情况“感染风险低”。

会议向全国10~39岁人群呼吁称:“年轻人重症化的风险低,但有可能使疫情扩散。光是避开人群聚集、通风差的场所,就能拯救生命。”

对于企业,会议提议活用远程办公以及在线会议,将出差减少至最低限度。(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3-5 4:44

跟贴 0

镜头背后/毫无反应就只是个「年轻人」:绝望国度的日本18岁报告

镜头背后/毫无反应就只是个「年轻人」:绝望国度的日本18岁报告

8 個月前

来源:udn

NPO日本财团日前公布一份调查报告,日本17到19岁公民无论是对于政治社会的关心程度、参与意愿、或有没有信心改变周遭社会,比例都非常的低。图/路透社
【2020. 1. 9 日本】

「政治什么的与我无关,就算亡国?那也没办法。」NPO日本财团日前公布一份调查报告,针对包含日本、欧美与中国等在内共9个国家的17到19岁公民,进行关于国家与社会意识的调查。结果显示,无论是对于政治社会的关心程度、参与意愿、或有没有信心改变周遭社会,日本的年轻人都是所有国家中的吊车尾,「认为自己能够改变社会的…不到2成。」几乎对政治绝望、连投票的动力都没有,但这些看似「毫无反应」的少年少女们,当真无动于衷、对于所谓的「未来」没有行动吗?

NPO日本财团的这份报告称为「18岁意识调查」,问卷对象为17岁至19岁的年轻族群,涵盖日本在内,共有美国、英国、德国、印度、南韩、中国、印尼以及越南等9个国家,分别比较这几国年轻人的政治和社会意识程度。

「认为自己能够改变社会的…不到2成。」几乎对政治绝望、连投票的动力都没有,但这些看似「毫无反应」的少年少女们,当真无动于衷、对于所谓的「未来」没有行动吗?图/路透社
调查问题主要为6大项,除了像是「对将来是否怀抱梦想」、「是否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大人」等之外,最关键的题目是:「你是否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社会或国家?」 「认为自己是负起责任、属于社会的一员?」但无论是哪一题,日本的统计结果都是9个国家中最低的。

特别是「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社会或国家」的比例,日本只有18.3%的年轻人赞同;4成左右的人认为自己是负起责任的社会一员,而「愿意和生活周遭的亲友讨论社会议题」的人,仅有27%。

「这就是『绝望感』,简直压倒性的一片悲观。」日本的年轻人对政治和社会议题冷感,虽然已不算是新闻,从近年的参众议院选举也可以看出,不断号召年轻人出来投票、祭出少女偶像当代言人,但投票率就是催不出来。但日本财团的数据还是让不少人吃惊——是不是教育哪里出了问题?还是日本这个社会,真的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年轻族群的选票仍然无动于衷,「催不出来就是催不出来…那么年轻人嘴上牢骚的『老人政治』,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嘛!」 图/美联社
《朝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读卖新闻》三社的共同特别企画特稿中,6日也针对这份调查数据指出,其实年轻人普遍冷感的结果「毫不意外」,就算年龄层拉到大学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

「政治就是都被决定好了管他干嘛」、「就算去说些什么,反正也是没用吧」《朝日新闻》针对高中生的实际访问,确实反映出普遍对于政治议题的排斥与无感,之中虽然有的人因为课业和社团活动而无暇再分神关注,但总体而言,真正愿意讨论议题、对社会各种现象发表意见的人,却变成了少数派。

尽管数据上极度悲观,但日本社会里勇于采取行动、向政客说「NO」的人还是存在的。《朝日新闻》以先前抗议大学英文入学考试的争议事件为例,发起抗争活动的现役高中生「Chris Redfield Ken」,就是相当鲜明的代表;然而Ken也坦承,绝大多数的年轻人依旧选择成为「沉默的多数」。

但从2016年参院选首度开放18岁投票以来,18到19岁的投票率却直线下滑。图为2016年参议院选举横滨的投票所。图/美联社
值得留意的是,Ken针对安倍政权的大学入学测验问题,有得到在野的立宪民主党奥援支持,就选举的投票人口结构来说,要打破僵固的选票基本盘,年轻人口确实是关键之一;但从2016年参院选首度开放18岁投票以来,18到19岁的投票率却直线下滑——在2016年参院选的首次投票中为46%,2017众院选为40%,但到2019参院选却衰退到只剩31%。

换句话说,就算有政党「真心在意、关心日本年轻人的意见」,到了实际选举中,年轻选民仍不会对这些有心政党做出「回馈」。无论政治家们有多在意青年政策、着眼于未来,年轻族群的选票仍然无动于衷,「催不出来就是催不出来…那么年轻人嘴上牢骚的『老人政治』,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嘛! 」

在2019年参院选后,日本媒体提出的数据也显示:在18到29岁的选民当中,超过5成(特别是男性)反而更倾向「维持现状」、投给「感觉」相对稳定的安倍政权。综合比较来看,在现有的政治局势持续僵固、年轻族群持续冷感的恶性循环下,政治与社会要有改变的能量、突破「闭塞感」就非常困难了。

在现有的政治局势持续僵固、年轻族群持续冷感的恶性循环下,政治与社会要有改变的能量、突破「闭塞感」就非常困难了。图为2019日本参议院选举的候选人海报。图/路透社
「那就先从自己开始吧…希望,是在承载未来的年轻人身上。」日本报纸三社的共同企划专文中,仍怀抱着希望表示:对于年轻人的自我存在价值开始,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再逐步扩及影响周遭的生活群体,这或许是当前对于日本普遍的青年绝望和闭塞感,能稍微发挥作用的事。

但类似的文案与调查报导,已经成为日本每年都提的常态性焦虑,唯像不治之症一般日趋恶化,甚至与日本社会的超高龄化、少子化、经济恶化、性别不平…等交叉感染、相互纠缠。甚至最后的结论,都只能像是「说谎」一般,在各种焦虑数据下反覆地重复:

「各位年轻人啊,要相信美好光明的未来,要加油喔!」

「那就先从自己开始吧…希望,是在承载未来的年轻人身上。」 图/路透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1-15 4:54

跟贴 0

日本约3成年轻人日均玩游戏超2小时

日本约3成年轻人日均玩游戏超2小时

10 個月前

来源:共同社, 社会生活, 文体娱乐

【共同社电】开展依赖症专业治疗的日本国立医院机构久里滨医疗中心(神奈川县横须贺市)27日公布调查结果称,全国约33%的10至29岁人群平均每天玩2小时以上的网络游戏等,时间越长的人,越容易在学业和工作上产生负面影响以及出现身心问题。对游戏和生活习惯的实际状态进行全国规模的调查尚属首次。调查结果将用于制定因沉迷游戏而妨碍日常生活的“游戏障碍”(也叫游戏成瘾)的检查方法和治疗方针。

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年5月在最新版《国际疾病分类》中,将身心出现问题也无法停止游戏的状态认定为“游戏障碍”依赖症。厚生劳动省为掌握国内实际状态委托该中心进行了调查。

调查在今年1至3月实施,对象为全国10至29岁的9000名男女,有5096人作出回答。过去的12个月内,有85.0%的人曾使用智能手机、电脑或游戏机玩游戏。

从日均玩游戏时间来看,最多的是“不到1小时”,占40.1%。“2小时以上,不到3小时”占14.6%。“3小时以上”为18.3%,其中“6小时以上”有2.8%。男性比女性玩游戏的时间更长。

有6.8%的人回答“对于爱好和与朋友会面等重要活动的兴趣显著下降”,这在玩游戏时间4小时以上的人中占比逾20%。5.7%的人回答“即使游戏对学业和工作造成了负面影响也继续玩”,该回答也是时间越长占比越高,在“6小时以上”人群中达24.8%。

还有10.9%的人回答“即使因为游戏出现腰痛眼痛等身体问题,也没能停止”,此外7.6%的人回答“即使出现了睡眠障碍和不安等心理问题也继续玩游戏”。(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2-5 4:44

跟贴 0

欣赏别人,就是庄严自己

欣赏别人,就是庄严自己

12 個月前

来源:中华禅院

一位年轻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碰到一位老人,年轻人问:“这里如何?”老人反问:“你的家乡如何?”年轻人说:“简直糟糕透了。”老人接着说:“那你快走,这里同你的家乡一样糟。”又来了另一个年轻人问同样的问题,老人也同样反问,年轻人回答说:“我的家乡很好,我很想念家乡……”老人便说:“这里也同样好。”旁观者觉得诧异,问老人为何前后说法不一致?老人说:“你要寻找什么,你就会找到什么!”

在不同人的眼中,世界也会变得不同。其实星星还是那颗星星,世界依然是那个世界。你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就会发现很多美丽的风景;你带着满腹怨气去看,你就会觉得世界一无是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欣赏别人是一种豁达风度。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对此,妄自菲薄和恃才傲物都是不可取的,它只会使人沦于平庸。而正确地欣赏别人就会使平庸变得优秀,使自卑变得自强,使消沉变得进取,使自满变得谦逊。

春秋时期,管仲少时贫贱,早年曾与好友鲍叔牙以经营小买卖为生。管仲出的本钱没有鲍叔牙多,可是到分红的时候,他收了应得的那一份,还要再添点儿。鲍叔牙手下骂管仲贪得无厌,鲍叔牙替他辩解说,他家里人口多开销大,我自愿让给他。管仲带兵胆小怕事,手下士兵不满,而鲍叔牙却说,管仲家有老母,他为了侍奉老母才自惜其身,并不是真的怕死。鲍叔牙百般袒护管仲,是因为他知道管仲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还没有机遇施展。管仲感叹道:“生我的是父母,了解我的是鲍叔牙啊!”就这样,他们成了莫逆之交。后来,管仲在鲍叔牙的极力推荐下,成了齐国宰相,帮助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鲍叔牙欣赏管仲,百般袒护,连齐桓公的重用都让给管仲,而他却心甘情愿。可见,欣赏别人将有多大的气度与胸襟。这好比幽谷香兰,使人愈嗅愈香;峻岩劲松,使人愈压愈坚。

有人认为,在越来越个性化的社会交际中,“欣赏自己”已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接受和应用。这本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起码表明了人已经开始注重个人在社会中的价值和作用,有利于个性的张扬和主观能动性的发挥。

可往往物极必反,“欣赏自己”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发展成为极端的自私自利;发展到唯我独尊的骄横和霸道;发展到了“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的个性乖张。

这样“欣赏自己”最终毁掉自己,失去别人的帮助,走向人生的黯淡、寂寞和孤独的泥潭。学会欣赏别人吧,当然最好还是别做什么“追星族”、“追款族”,把欣赏变成崇拜,追星追款追得连自己都找不到了,这样“欣赏”不是很悲哀吗?

假如我们肯于把自己欣赏的目光从那些近似海市蜃楼般的“星系”中收回来,看看你身边这些你从来不曾欣赏过的人,你会发现,他们虽不如明星、大款那般被传媒“炒”得火爆,但他们却仍旧认认真真地生活着,努力地工作着,真诚地与人打着交道。他们在与人交往中所表现的同情、关切、微笑和互相帮助都是朴实而真切的。这些人就生活在你的四周,他们是你的亲人、朋友、同事和邻居,他们在你失败受挫时安慰你、帮助你;在你成功兴奋时会鼓励你、赞美你;下雨时,他们会拉你同在一个屋檐下躲雨;刮风了,他们会为你披上一件御寒的风衣。这些人才是你真正应该欣赏的人。

或许他们身上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和不足,他们烦恼时也会喊一喊、骂一骂,他们在背后也要议论别人的长处和缺陷,他们也喝酒、抽烟、打麻将,也有七情六欲。社会有多复杂,他们就有多复杂。但这些“恶习”谁能保证自己身上就没有呢?真正懂得交际艺术的人,是知道怎样用欣赏的目光把一堆粗树根变成艺术品,明白善意的批评也许会使恶魔变成漂亮的天使。

善于理智欣赏别人的人,他总会得到更多人的欣赏和帮助,“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10-6 2:52

跟贴 0

日本调查:6成年轻人反对上调消费税 支持者不足三成

日本调查:6成年轻人反对上调消费税 支持者不足三成

1 年前

来源:大众网

人民网东京电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日本财团于今年7月26日~28日以17~19岁的年轻男女为对象、就上调消费税问题进行了一项网络问卷调查,共获得大约1000份回复。调查结果显示,赞成10月份上调消费税的年轻人不足3成,而有6成的人表示“反对增税”,认为应该保持现有税率、或降低税率甚至废除消费税制度。

该调查还显示,国家年收入的3成依赖国债。在询问是否同意上调消费税的问题上,赞成者占到26.7%,反对者占到56.7%。在反对的理由中,除了“家庭负担太大”等切实因素,还有人提出“不晓得新增的税金被用到哪里”的质疑声。

针对食品类商品的消费税继续保持在8%的税率优惠举措,有36.2%的人表示赞成,有34.9%的人表示反对,双方基本持平。反对最多的理由是“生活必需品的定义范围不清晰。”

日本财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从调查结果来看,上调消费税政策的支持率很低。”因为有不少声音希望将通过增税获得的资金用在“育儿”方面,相关负责人指出:“有必要继续向年轻人解释增税的原因。”(编译:许文金 审稿:陈建军)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9-10 4:02

跟贴 0

调查显示日本近3成年轻人不吃早饭 呈增加趋势

调查显示日本近3成年轻人不吃早饭 呈增加趋势

1 年前

来源:共同社, 社会生活

【共同社电】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敲定了2018年度版《饮食教育白皮书》。介绍调查结果称,在20~39岁年轻人中,经常不吃早饭的人占比达到26.9%,较上年度增加3.4个百分点。不吃早饭情况在小学和初中生中也呈增加趋势,白皮书指出,哪怕为了让儿童形成健康的饮食习惯,今后将成为父母的年轻人也“有必要提升对饮食的意识”,敦促改善相关想法。

在20~39岁的受访者中,“几乎不吃早饭”的比例为17.9%,较上年度增加3.1个百分点。每周只有2~3天吃早饭的人也占9.0%,合计有近3成受访者有不吃早饭的倾向。

在小学6年中“完全不吃早饭”和“不怎么吃早饭”的比例合计为5.5%,初中3年的比例达到8.0%,分别增加0.9和1.2个百分点。不吃早饭的理由中“没有时间吃”和“没有食欲”较多,还存在睡觉时间越不规律,越是不吃早饭的倾向。

白皮书指出,儿童饮食习惯的形成不是各个家庭的问题,“全社会共同努力很重要”。作为改善措施,白皮书介绍了向本地区人士提供免费或低价餐食的“儿童食堂”等举措。(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9 4:42

跟贴 0

日本自民党为获取年轻人支持用上这些招

日本自民党为获取年轻人支持用上这些招

1 年前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从年号改为令和的5月1日起更新了宣传战略。在网上推出名为“#自民党2019”、由十几岁的歌手和舞蹈演员等参演的宣传视频,还在城市地区投放由人气游戏的插画师以首相安倍晋三为原型绘制的武士画户外广告。这些将有助于在夏季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取年轻一代的支持。

将安倍(中)等人画成武士的插画

上述举措由重视数字战略的选举对策委员长甘利明主导。自民党官网的特设页面上强调称,“新时代拉开序幕”。

户外广告是委托人气游戏《最终幻想》的角色设计者天野喜孝绘制的。以导演黑泽明的代表作《七武士》为主题,将安倍等人拟作武士,采用水墨画风绘制而成。广告悬挂在东京涩谷十字路口等城市地区的地标性建筑上。

自民党还与女性时尚杂志《ViVi》携手,由模特身穿以对令和时代的期待为设计理念的T恤拍摄照片和视频,在自民党的官方社交网站(SNS)上发布。

推特上可以通过在关键词前添加“#”(标签符号)来促使信息更为广泛地传播。自民党打算今后采用“#自民党2019”来有效地获取支持。

自民党采取这些措施似乎也是为了对抗灵活运用网络的立宪民主党。在2017年进行众议院选举时,创立不久的立宪民主党通过呼吁民众支持党首枝野幸男的“#枝野奋起”进行大力宣传,帮助该党实现飞跃发展。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13 4:45

跟贴 0

调查显示6成日本年轻人关注修宪

调查显示6成日本年轻人关注修宪

1 年前

来源: 共同社, 社会生活

【共同社5月6日电】日本财团(东京)在5月3日宪法纪念日之前对17至19岁男女千人实施意识调查,结果显示回答“关注”修宪问题的人占到59.8%。另一方面,对于国会进行的修宪讨论内容表示理解的人仅为33.8%,由此可见修宪讨论并未渗透年轻一代。

调查于4月1日至5日在网上实施。在表示关注修宪的人当中,一方面出现希望修宪的呼声,称“应改为合乎时代的宪法”,另一方面也有意见对修改规定放弃战争等的《宪法》第九条表示担忧,称“因为或许会发生战争”。

40.2%的年轻人表示并不关注修宪,给出的理由有“感觉对日常生活没有影响”、“内容很难,无从下手”。

面对“你认为日本宪法‘三原则’在当今社会是否起到作用”的提问,回答“和平主义”起作用的比例为55.0%,回答“国民主权”的比例为45.7%,回答“尊重基本人权”的比例为43.5%。

对于认为“尊重基本人权”原则未起到作用的理由,除了把歧视女性视为问题的回答外,还有意见指出“对LGBT等性少数人群不太友好”。

日本财团的负责人表示:“选举权年龄下调至18岁,年轻一代正被要求参与社会。希望他们能切实进行讨论。”(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5-9 4:41

跟贴 0

调查:日本年轻人对政治关心度低 3成年轻人否认国会作用

调查:日本年轻人对政治关心度低 3成年轻人否认国会作用

1 年前

来源:搜狐

人民网东京电 据日本共同通信社报道,日本财团(东京)此前以17-19岁的日本年轻人为对象,开展了以“国会改革”为主题的舆论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30%的人认为“国会没有对改善国民生活起到作用”,比认为“起到了作用”的人多20.9%。此外,有40.1%的人表示“不清楚是否起到作用”。据此,日本财团认为“这表明了日本年轻人对国家政治的关心程度很低”。

日本财团于2月通过网络对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17-19岁的800名年轻人开展了此次调查。

针对“你是否认为国会能进行有意义的政策讨论”这一问题,仅有5%的人回答“是”,54.8%的人回答“否”,超过调查对象半数以上。(编译:饶甜甜 审稿:陈建军)

 

2019-4-8 4:27

跟贴 0

为吸引年轻人买股票 东京证交所拟降低投资门坎

为吸引年轻人买股票 东京证交所拟降低投资门坎

1 年前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3月27日电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27日报道,为了鼓励年轻世代投资股票,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考虑让投资人能最低以1股为单位交易股票,而非目前的最少100股。

据报道,东京证交所为了扩大投资股票者的数量,考虑实施这项降低投资必要金额的新制度。具体上的做法,将是利用投资信托的概念,发行一种价格会与企业股价连动的证券来交易。

日本交易所集团发言人三村聪证实这则消息,并表示这项计划将会类似持有指数型股票基金(ETF)。不过,他并未透露该计划的其他细节。

据报道,持有这种证券的投资人将不会拥有企业股东会的投票权,但仍可根据投资额领到相对应的股利。东京证交所考虑先从最受散户投资人欢迎的大约100家公司开始测试,目标最快从2020年度开始施,目前正在与证券公司协调及调整。

报道称,日本近来出现一些以智能手机小额投资股票的民间服务,交易所采取这样新的交易方式能否吸引到年轻人的关注,值得关注。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文清_HS20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3-30 4:02

跟贴 0

岩崎春香:我在中国开展志愿者活动的理由

岩崎春香:我在中国开展志愿者活动的理由

2 年前

来源:中国西藏网

因为是在医院的国际部,所以在圣诞节装饰了圣诞树,并和伙伴们合影留念。

多年以来,在中国一直活跃着一群普通的、可爱的日本年轻人,他们把自己的知识和热情奉献在中国的土地上。他们有的才刚刚涉世,中文近乎不通,但努力和乐观却让他们在异国他乡实现着做人的价值。他们就是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派遣到中国的志愿者们。这些志愿者通常在华一至两年,他们的很多人深入到条件艰苦的边远、内陆甚至贫困地区,从事教育、医务等工作,与当地人民生活在一起。在人民网日本频道设立的《在中国的日本志愿者》专栏里收录了这些日本志愿者的在华经历和真实感受。

本期内容介绍了派遣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开展志愿者活动的岩崎春香对志愿者事业的热爱以及对被派往中国开展志愿者活动时不同以往的期待和感动。短短半年时间,从一句中文不会到能够进行简单对话的岩崎春香表示,将用自己的五感去了解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大家好,我是作为日本青年海外协力队的护士队员、被派遣至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岩崎春香。今年1月下旬,我来到北京已经有半年时间了。冬季的北京,每天早晨的气温都会达到零度以下,我就是在这样的严寒中每天工作着。但是,每天到医院时,中国同事们都是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春香,早上好!”这让我身心倍感温暖。我和关系融洽的医院同事们每天都过得很有意义。

这次,我将就参加日本青年海外协力队的理由谈谈我的感受。我参加协力队的理由有两个,第一个是我对“志愿者究竟是什么”的疑问。

从大学时代我就开始对志愿者感兴趣,曾参加YMCA滑雪冬令营,和朋友们一起组建过由护理系学生组成的和病患儿童一起玩耍的志愿者组织等。即使是走向社会后,我在可能的范围内仍然参加了一些志愿者活动。例如,“Japan Heart”组织的在缅甸开展的短期医疗志愿者活动、“Kidsdoor”组织的面向贫困家庭儿童的学习支援志愿者活动。在“Kidsdoor”组织的志愿者活动中,我和孩子们通过学习进行了很多交流,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到现在为止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志愿者活动,从中获得了很多在工作中无法经历的宝贵体验。但是,不得不正视的现状是,在日本开展志愿者活动目前并没有受到大家足够的认识和重视。

通过短期医疗志愿者活动前往缅甸。虽然很贫穷,但是内心很丰富。

选择小点心的孩子们。在学习之余,我们说了很多话。

介绍了岩崎春香文章的“Kidsdoor”志愿者活动报告。虽然和缅甸的孩子们分开了,但祝愿他们幸福。

我在工作回家的途中,在电车上忽然发现了有关青年海外协力队的广告。经过了解,我知道了青年海外协力队就是由日本政府将日本的青年向海外派遣2年时间,深入基层开展的一项志愿者活动。我想,如果自己参加的话,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开展志愿者活动,也许还可以就志愿者本身进行深度思考,于是就报了名。

第二个理由,是我觉察到“自己对中国什么也不了解”。实际上,我在报名参加青年海外协力队时,并没有前往中国的项目。而在面试审查阶段,当面试官问“现在有前往中国的机会,你有兴趣吗”时,考虑到能参加青年海外协力队的话哪儿都行的我马上连声回答“行!行!”得知被录取后,当我打开通知书时,看到上面的派遣地清晰的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此,我在心里还产生了一丝怀疑“自己居然也能获得这样一个机会”。同时,尽管中国是一个邻国,但我却注意到自己对中国却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作为同在亚洲圈的邻国,我却对其不了解。在日本,能获得某些位于千山外水之外的大国的大量新闻,而有关近在咫尺的中国的新闻却很少。感觉真是有些不可思议。既然这样,我就直接去生活在中国,用自己的五感去了解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吧。于是,我决定前往中国。

在2018年4月刚到任时还只会说“你好和1、2、3”的我,现如今已经可以用中文进行简单的对话了。今后,我将和医院的中国同事们以及JICA的同僚们一起开展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中日友好医院。下次,我将围绕在医院开展活动的情况向大家进行介绍,在每天学习各种知识的同时,也和大家分享相关信息。请大家多多关照。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 护士 岩崎春香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2-6 4:22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