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工匠PK瑞士工匠,谁更胜一筹?

日本工匠PK瑞士工匠,谁更胜一筹?

3年前

来源:唯物

“工匠精神”这个词,这两年在国内出现频率颇高,各行各业都在号召要学习工匠精神。毕竟,像中国这样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仅仅只是满足于“Made in China”,距离制造业大国其实还是有相当遥远的距离的。衡量制造业水平的高低,重点并不在于量,而在于精。精密制造业是任何一个国家都绝对无法轻言放弃的。在享受人口红利的同时总结低技术含量加工的教训,努力学习工匠精神,发展高精制造业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也就随之而来了。

当下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需要工匠精神(资料图/图)

问题是,学谁呢?

其实,对于工匠精神的代表,当代的部分中国人可能存在很大误解。通常人们会认为,隐居在民间的珍稀手艺人就是工匠精神的最佳代表。虽然这些逐渐消逝失传的手艺非常珍贵,但它距离我们所谈的工匠精神,其实相距甚远。

假如我们去了解一下工匠精神的内涵,会发现它被解释为敬业、精益、专注、创新。不过就如小时候班级里的学习榜样一样,具体的实例永远要比抽象的词汇要鲜活生动得多。提起“工匠”二字,日本工匠可能是一个绝佳的对手和榜样。

日本工匠有多牛

除了号称完爆新干线的中国高铁列车从日本进口的洗手台,以及前几年被中国游客追捧的日本产马桶盖,包括工程机械、机床、汽车、冶金、石油、电力、铁路、航空航天、军工核心等领域在内,日本制造业都有极大的领先优势。

1983年,万吨货轮“老共产党员”号,装载了数十箱“五轴联动的数控机床”的部件,从日本芝浦码头出港,通过挪威中转,运往苏联。这就是轰动一时的“东芝事件”。从此,北约国家海军第一次丧失对苏联海军舰艇的水声探测优势。

而制造机器的机器——机床,正是工业之母。日本机床业几乎承包了全世界所有顶级机床需求。综合来看,日本机床业在世界上稳坐头把交椅,没有之一。其品牌最多,技术最高,利润也最高。

凭借其先进的技术和严谨的制作过程,日本制造业在世界有极大领先优势(视觉中国/图)

全球知名机床生产厂商“山崎马扎克”是NASA及波音供应商,SNK(新日本工机)则承包了包括美军F22发动机的超精密加工,意大利超跑布加迪威航的W16、法拉利的V8发动机则由日本松浦机械5轴自动加工中心MAM72-42V生产加工。光学领域最重要母机之一的大型衍射光栅刻划机,全球只有3至4个国家有能力制造,日立保有最高刻划精度10000g/mm,被美国NASA用于极紫外分光探索。

假如机床距离我们的生活太远,离我们的生活较近的例子也并不难找。比如,近两年内地流行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中,记录了钟表修复师王津在故宫修复钟表的经历。而在腕表这个代表人类机械手工艺最后堡垒的钟表制造领域,日本工匠与瑞士工匠,在历史上还有过一次精彩的大PK。

瑞士钟表成为奢侈品,其实也是被逼无奈

16世纪中叶,从法国宗教改革的屠刀下幸存的胡格诺派教徒,逃亡至瑞士日内瓦,并带去了制造钟表的技术,时值约翰·加尔文禁止佩戴珠宝首饰,不少当地珠宝匠投身新兴的钟表业,珠宝匠的精湛的手艺和法国人的制表技术一拍即合,钟表业从此在瑞士落地生根,并不断茁壮发展。

而随着制表技术的进步,瑞士钟表业也渐渐在世界上占据了领头羊的位置。1800年,瑞士钟表产量已经占了世界总产量的 2/3。一直到 20 世纪 60 年代,瑞士钟表都是世界市场上当仁不让的领导者。瑞士钟表业的繁华盛世看上去将会一直延续下去,然而地球另一侧的日本工匠却几乎给高高在上的瑞士工匠带来了一场未曾预料的灭顶之灾。

1881年,服部金太郎创立自己的钟表社,谁也不曾想到,随后这家小店迅速膨胀成日本最大钟表制造商——“Seiko – 精工”,并为瑞士钟表业带去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1967 年,精工在日本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量产的石英手表,并以走时精准,价格低廉,不易损坏等特点迅速风靡世界,给了高高在上的瑞士人沉重一击。1970 年代,瑞士制表业陷入空前的危机,市场占有率由 43%急剧下降到 15%。1000 多家企业破产或倒闭,60000 多名表匠失业。瑞士钟表业呈现一副大厦将倾之态。

机械腕表一度成为“高端大气”的代名词(资料图/图)

在这种极端不利的形势下,瑞士钟表业在斯沃琪集团创始人尼古拉·海耶克的带领下,采用了细分市场的方法与日本竞争。一方面,瑞士人放下身段,开始打造瑞士石英表,在低端市场上用瑞士石英(添加SWISSQUATZ标识,表明采用瑞士的石英机芯)和日本石英表直接竞争;更重要的是,另外一方面,塑造SWISSMADE金字标识,在市场上把瑞士机械表塑造成集悠久历史、知名品牌与精细技术于一身的高端品牌形象,成功的和日本钟表廉价低端的印象区分开来。瑞士工匠通过重新定义“机械表”,使其作用由计时工具变为了高端奢侈品,成了品位和身份的象征。随着时间的推移,手表品牌的附加值远远超过了其工艺本身的价值,这才使得瑞士钟表业复兴,在市场上重新占有领先地位。不过,这样做的一个副作用是,瑞士钟表的利润率较低,原因在于,手表作为一种奢侈品,相对于廉价的日用品而言,在营销时需要付出巨额的营销成本。

如今,钟表行业的日本工匠与瑞士工匠之争基本处于缓和状态,两强争霸基本把钟表行业的门槛抬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在品牌价值极高的钟表行业,无论是日本还是瑞士的钟表厂商,都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和底蕴,这使得新兴厂商想要进入这个传统行业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这也是具有强大市场潜力的中国钟表厂商当前遇到的不可解难题。

信息时代的工匠精神会重新定义奢侈品手表吗?

看似两强共分天下的日本钟表和瑞士钟表,可能正在面临第三者虎视眈眈的目光。事实上,钟表界的日本工匠和瑞士工匠正在面临着信息时代的工业巨匠——苹果公司的全新挑战。

2017年9月12日,史蒂夫·乔布斯剧院落成开幕,苹果公司首次在这里发布年度新品。苹果公司CEO库克展示了一个数据——过去一年Apple Watch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业界标杆劳力士,成为腕表第一品牌。

库克把Apple Watch跟劳力士放在一起的举动,另许多人所不齿。很多人认为,作为电子产品的Apple Watch和传统机械腕表的市场并非重叠,两者的受众和定位各不相同,无法放在一起相互比较。

智能手表的发展为传统钟表业带来挑战(视觉中国/图)

这话当然有一定的道理,当年瑞士钟表得以在日本石英表的绞杀下重回巅峰,正是靠把机械表捧上神坛,细化市场定位。Apple Watch的产品形态,与其说是腕表,倒不如说是戴在手腕上的精简版iPhone,产品形态差异如此之大,把它与传统手表放在一起比较,真的不是在搞笑?

不过,这个产品形态差异巨大的手腕精简版iPhone,却有着当年石英表所无法比拟的可能性——它可能在未来对奢侈品手表进行重新定义。

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奢侈品的定义事实上是在不断变化的,其原因在于奢侈品是体现身份差异化的标志物,而这个标志物会不断变更。古人以丝绸为贵,现在丝绸已经成为了大众消费品;古代欧洲把香料作为奢侈品,而如今人们只谈香水,不谈香料;上个世纪80年代末,人们把大哥大作为身份的象征,如今手机已经人手一部,更有人甚至一年一换,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路货。

不仅如此,比身份差异化的标志物提前产生变化的,可能是各大厂商赖以生存的市场空间。当下,音乐发烧友们依然会津津乐道于黑胶唱片出色的音质,然而如今别说黑胶唱片,连CD都已经被数字音乐所取代;高端胶片相机在成相上依然优越,就算你把它看作是“古董级”收藏品,也依然无法改变其市场空间几乎被压缩殆尽的事实。毕竟,几近绝版在收藏家之间流传的纯收藏品和量化少量生产、公开销售的奢侈品,无论在定义上,还是在对于厂商的意义上,都是完全不同的。

工匠精神推动新时代新产品的发展(资料图/图)

当然,现在轻言苹果公司就取代传统机械表的地位为时尚早。短期内,正如一部分人所言,智能化手表与传统机械表在各方面都有显而易见的区别。不过,在信息化时代变化日新月异的今天,假如在未来机械表不作出改变,真的可能沦为类似于老爷车这样的价值高昂的收藏品。而整个腕表产业将可能被以工匠精神不断发展、更加符合时尚潮流的智能化腕表所取代。毕竟,除了被人所嘲笑的暴发户,恐怕没人会在自己的手腕上佩戴两块手表吧。

在信息时代,没有永远屹立不倒、无法被超越的工匠。在不断变化的潮流中,只有工匠精神能够定义未来。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李思_HS25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12-4 4:5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