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银退出宽松或须等到2020年,日元上行遥遥无期

日银退出宽松或须等到2020年,日元上行遥遥无期

3年前

来源:汇通网

因通胀低迷,日银退出超级宽松或要等到2020年

几乎有一半的受访经济学家表示,由于日本通胀低迷,退出时间可能要到2020年甚至以后。

多年来,日本央行一直试图通过大举购买债券和其他资产,将通胀推升至2%的目标。最近,日本央行又将借款成本控制在零左右。但是,消费者通胀率仍停留在1%左右的水平。

在接受调查的37位经济学家中,有16位经济学家预计,日本央行将在明年某个时候开始放松这一超宽松政策,该数字少于4月份调查的18位。

16位经济学家表示,退出宽松将在2020年或更晚时候发生,人数多于上月调查的12位。其余受访者预计发生时间为今年10月或12月。

信金中央金库分析师角田匠表示:“消费者价格上涨速度比预期温和。很难看到日本央行短期会退出当前的宽松政策。”

上个月,日本央行放弃了实现通胀目标的时间表。分析人士表示,此举旨在保持市场对更多刺激措施的预期。

丹斯克银行的分析师Tangaa Sillemannvia表示,经济学家们称,政策制定者和其他专家将密切关注,最近增长2-3个百分点的工资是否会转化为更高的消费支出。他称:“在日本央行开始任何紧缩的投机行为之前,都需要这样做。”

但是,日本将在明年10月将销售税从8%上调至10%,该计划可能会扼杀任何支出复苏。

今年第一季度,日本经济可能出现两年来的首次萎缩,从而结束上世纪80年代经济繁荣以来最长的经济扩张时期。但分析师预计,日本经济增长将持续下去,尽管水平较低。

从当前财年到2019年3月,5月7日-14日针对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日本经济将增长1.2%,低于上一财年预期增长率1.8%。

他们预测,包括石油产品但排除新鲜食品在内的核心CPI将在本财年增长0.9%。剔除2019年10月销售税上调的影响,2019财年将增长0.9%。

约80%的受访经济学家称,贸易保护主义的举措并没有直接影响到日本的经济。

摩根大通日本首席经济学家Hiroshi Ugai表示,美日贸易争端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间接冲击,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日元在3月份和4月份出现升值,令出口企业对其支出计划持谨慎态度。不过他指出,负面影响的程度是有限的,不会改变日本经济扩张的发展情况。

日银行长称距离目标通胀率尚有距离

北京时间5月15日14:30,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出席国会会议 并发表讲话,也肯定了通胀不及目标的现实。

黑田东彦称,因通胀率距离2%还有一定距离,现在完全不会考虑改变10年期收益率曲线目标。他不会说,日本央行将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持长期收益率目标在0%附近 。

黑田指出,日本央行已经能够达到收益率目标,也能平顺地购买日债 。他还表示,日本央行的政策变得更加有弹性,也更加适用于收益率曲线控制的情况。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5-22 4:29

跟贴 0

二季度日本经济数据向好 日本央行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二季度日本经济数据向好 日本央行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4年前

来源:金融时报

  本月14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2017年该国二季度经济数据,其中,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折合年率环比增长4%(预估为2.5%),第一季度经修正后为1.5%;私人消费环比增长0.9%(预估为0.5%),企业支出增长2.4%(预估为1.2%),净出口削减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3个百分点。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已连续6个季度保持正增长,为近11年来最长纪录。

  内需增长成为新亮点

  有关据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经济增速好于分析人士预期的2.5%,也高于第一季度修正后的1.5%。这是日本经济连续第6个季度保持扩张,为2006年以来日本经济最长扩张期。虽然出口时隔3个季度转跌,但受益于设备投资和个人消费仍然坚挺,在内需的主导下,增长率较上期(年率1.5%)仍有所加速。

  内需是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中,个人消费占日本当季GDP约六成且环比增长0.9%,为3年多来最快增速。《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日本家庭支出近来出现增加的部分原因在于,数年前在政府优惠政策鼓励下购置了汽车和电子产品的消费者目前正在对产品更新换代。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数据的支持。有关数据显示,二季度消费者大量购买汽车和家电等耐用品,另外,在外出就餐方面的支出也有增加。自2013年4月实行量化宽松以来,日本央行六度推迟达成2%通胀目标的时点,主要源于消费支出疲弱。然而在二季度,消费者支出不再是日本经济前景中的薄弱环节。

  此外,日本的国内投资在二季度也有着亮眼表现。二季度资本支出较前季大增2.4%,为预估中值1.2%增幅的两倍,也是2014年一季度以来企业投资增长最快的一季。日本政策投资银行此前公布的设备投资计划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大企业2017年度的国内设备投资额将达到17.8390万亿日元,比2016年度的实际投资额增长11.2%。如投资按计划完成,将是连续第6个年度实现增长。与此同时,2016年度第二次补充预算的效果也有所显现,公共投资出现5.1%的高增长,住宅投资也增长1.5%。上述内需对实际GDP的拉动效果达到1.3%。

  对于向好的经济数据,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在记者会上说:“坦白地说,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数字。”但随后他又表示,个人消费并未完全复苏,部分领域依然表现疲软,仍需进一步的政策支持,以确保靠内需拉动的经济复苏势头得以持续。他说:“你若问我民间消费是否已完全复苏,我会说在一些区域仍缺乏力道,需要政策加以跟进,我们会确保内需所引领的复苏持续下去。这需要供应面进行改革。我们会聚焦投资人力资源,提高生产率以及推出新的增长策略。”

  通胀低迷仍是大问题

  在首相安倍晋三逾4年的领导下,日元下跌,企业利润飙升,经济增速高于潜在水平。但日本央行空前的货币刺激措施仍然未能有效刺激通货膨胀。上月末,日本央行在议息会议上将日本2%通胀目标的达成时间从2018财年(即2019年3月份之前)推迟至2019财年(即2020年3月份之前)。另外,日本央行还下调了2017财年核心通胀预期至1.1%,此前为1.4%,下调2018财年核心通胀预期至1.5%,此前预期为1.7%。这已经是日本央行第六次推迟实现通胀目标的时间。

  数据显示,日本6月份CPI为100.2,环比下降0.1%,经季调后基本持平,这显然与2%的大目标相去甚远。在日本经济连续6个季度保持增长的大背景下,为何通胀指数仍然持续低迷?经济学家将其归咎于,政策对企业员工薪资的推升不足。安倍经济学的主要原理在于通过向市场大量注入资金,使得日元贬值,出口增加,物价上涨,企业收益增长,员工收入随之增加,消费扩大,造成通胀摆脱通缩,实现日本经济增长。其中,推动员工薪资增长是至关重要的一环。然而,最近几个月日本薪资的增长非常疲软,6月总体薪资同比下降0.4%。日本央行在上月中一份分析就业市场状况的报告中称,临时工和正式工之间薪酬和工作条件的差距,是导致整体薪资和通胀在就业市场收紧的情况下仍未能上涨的原因。分析人士指出,收入水平迟迟没有增加,将令消费持续性增长遇阻,加之贸易顺差已从高位回落,日本经济大幅增长的根基尚不牢固。

  未来趋势:全球收紧,日本宽松

  今年上半年,继美联储宣布加息缩表之后,全球主要央行都在次贷危机后持续约10年的货币宽松政策上有所动作。加拿大时隔7年决定加息;英国央行将时隔10年的货币紧缩纳入视野;欧洲中央银行(ECB)和瑞典央行也将“趋于宽松”的政策方针恢复为中立。然而,从去年9月至今,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几乎没有变化。行长黑田东彦强调,只有当通胀达到目标且增长保持稳定之后才会讨论退出策略。在全球央行逐步撤离大规模刺激性政策的潮流中,日本央行显得格格不入。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截至6月底,日本央行的总资产突破502万亿日元,按1美元兑换110日元计算,达到4.56万亿美元,超过了美联储的4.46万亿美元,同时,也逼近了欧洲中央银行的543万亿日元(4.20万亿欧元)的资产额。如果日本央行今后仍与欧美央行背道而驰,以每年80万亿日元为目标增持国债,2018年日本央行有可能超过欧洲央行,成为世界最大规模的中央银行。从2007年年底至今,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了近5倍,但物价上涨率仍为0%左右,这使得日本央行处于不得不继续实施货币宽松的局面。

  此外,尽管日央行一直强调将持续购债,不达2%目标不收紧,但实际情况是在达成这个目标前,该央行可能已经“无债可买”了。据日本财务省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日本央行持有的日本国债占比达43.4%。除了购买国债之外,日本央行还以每年6万亿日元的规模购买交易所的交易基金,日本交易所集团CEO清田近日公开表示,日本央行人为地抑制了市场的波动,如果继续购买,就意味着市场将持续扭曲。《日本经济新闻》也发文称,需要关注日本央行大量持续买入国债的副作用。如何把握经济刺激效果和资产膨胀副作用之间的平衡,将是摆在日本经济面前的一大课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怡_HS1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8-17 4:47

跟贴 0

在全球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大潮中 日本“掉队了”   

在全球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大潮中 日本“掉队了”  

4年前

来源:华尔街见闻 

央行
随着全球央行集体转向,各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开始上行,在对抗通胀这场大战中,似乎只剩下日本在孤军奋战了。

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涨至0.498%,达到了3个半月以来的高位;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上涨4.4个基点报2.348%,创一个半月以来新高。

这场退出宽松大潮主要由欧洲央行德拉吉的嘴炮引发。他在6月27日说,通缩的威胁已经消失了,欧洲的通缩已经被再通胀所取代。

德拉吉的话音刚落,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很快又接话说:英国央行对超出2%目标的通胀容忍度有限,只要满足商业投资增长抵消掉消费支出疲软、薪资增幅抬升、英国退欧谈判对经济影响有限这三个条件,就可以恢复加息。

一时之间,市场对于欧洲将会退出宽松的猜测此起彼伏。尽管欧洲和日本深陷通缩中,但欧洲制造业的强劲恢复让欧洲央妈拥有了更多收紧的空间。

全球所有其他地方的收益率似乎都在上行。在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利率上周三以来一直在上行,目前已经达到了一个半月的新高。

东京三菱银行分析师Teppei Ino称,即使是在澳大利亚这个通胀低迷,加息并不迫在眉睫的地方,关于收紧的猜测也是此起彼伏,可见全球央妈的方向已经开始有所调转了。

日本的长期利率也有上涨,日本10年期国债在6月30日一天就上涨了0.085%,达到了3个半月以来的最高点。但观察者认为,日本的收益率上行只是暂时的。日经新闻援引一位日本交易员称,大量的低价债券卖单将吸引大量的买单。

在可预见的未来,日本央行仍会将其长期利率锚定在零左右的位置,若日本的利率上行,日本央行将通过购买国债来控制利率水平。

三井住友银行分析师称,如果10年期国债触及0.08%,或者20年期国债触及0.6%,投资者就会入场。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章鑫_HS110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7-4 17:39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