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抗议日本把争议领土标入奥运地图 认定此举非法

俄抗议日本把争议领土标入奥运地图 认定此举非法

2年前

来源:新华网

俄罗斯外交部抗议日本在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网站地图中把争议岛屿标为日本领土。

俄罗斯和日本就国后岛、择捉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主权归属有争议。日方将四岛称为“北方四岛”,俄方称四岛为“南千岛群岛”。这些岛屿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属于日本,二战结束后由苏联和俄罗斯相继实际控制。由于岛屿主权争议,双方至今没有缔结和平条约。

东京2020年夏季奥运会定于明年7月24日至8月9日举行。奥运会网站发布的火炬接力路线图把这些争议岛屿标为日本领土。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说:“我们认定,这类举动非法。这种举动显然不利于营造(对话的)氛围,而且毒害氛围……这完全不利于双边关系,对日本自身也没有好处。”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即议会上院委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奥运会的意义在于庆祝体育和和平,而不是加剧敌对”,日方这一举动跨越“红线”,应当放弃这种做法。

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2日登上择捉岛,招致日本政府抗议。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伊戈尔·莫尔古洛夫6日重申俄方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

韩国政府7月同样抗议日方在奥运火炬接力路线图中把韩日争议岛屿独岛(日本称为“竹岛”)标为日本领土。日方回应说,不接受韩方抗议。(安晓萌)【新华社微特稿】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8-15 4:22

跟贴 0

日俄岛屿争端有解了?(环球热点)

日俄岛屿争端有解了?(环球热点)

2年前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11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双方约定,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推动包含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领土问题和平条约缔结谈判。日俄岛争如何化解分歧、打破僵局、推进谈判,引发世界关注。

重启谈判争议多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这是普京9月提议不设前提条件缔结和平条约以来的首次正式会谈。

日本所谓“北方四岛”,俄罗斯称为“南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是俄日争议岛屿。二战结束以来,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

“近百年来,‘北方四岛’在俄日之间几易其手,领土争议贯穿俄日关系的百年历史。”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介绍道:“1956年苏日建交的《共同宣言》中称,苏联将在签订正式条约后向日本返还其中两岛,日本迫于国内压力拒绝该条款,随后苏联宣布由于日本成为反苏同盟的一部分,不能兑现1956年声明 ,四岛问题又被长期搁置。”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安倍政府此番改变立场,以“归还两岛”的《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推进谈判,是无奈之举,实质上是对俄方做出了让步。而这种转变与普京此前的提议有关。

今年9月,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上,普京提议俄日年内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缔结和平条约,引发日本舆论哗然。日本各界担心,优先缔结和平条约的话,日方恐怕无望拿回争议岛屿。

此次新加坡会谈结束后,安倍表示,他和普京都有强烈意愿了结二战结束70多年来的上述遗留问题,而不是留给下一代人。11月16日,他在澳大利亚再度表示,日俄决意在他和普京的领导下完成和平条约谈判。

安倍言之凿凿,俄方却回应冷淡。俄罗斯驻日本大使加卢津表示,如果俄日签订和平条约,这一条约将写明“两国间尚未彻底解决的所有问题将留待以后磋商,以期找到双方均接受的解决办法”。

各打算盘让步难

据俄新社消息,普京称:“《苏日共同宣言》中并非一切内容都清晰明了。它只提到苏联愿意把南千岛群岛的两座岛屿移交日本,但并未指出移交依据和岛屿移交后的主权归属。这需要单独且更加认真地研究宣言本身。”

普京将主权问题划入谈判范畴,显然与日本的期望背道而驰。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称,若俄罗斯归还齿舞岛和色丹岛,“当然,日本的主权也就得到了确认”。

“俄方坚持和平条约与解决领土争议无关;而日本坚持先解决领土问题,再缔结和平条约,希望将二者打包谈判。这是双方最大的分歧。”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指出,双方各有自己的逻辑和历史依据,日本认为四岛只是被苏联所占领,但俄罗斯认为战后安排确定了其对‘北方四岛’主权的合法领有,日本是在重谈已经画上句号的历史问题。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俄两国首脑一致同意借11月30日起在阿根廷召开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机举行会晤。加上9月在俄举行的会谈,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日俄领导人会晤达3次之多。

专家分析认为,此番双方急于重启谈判,并非态度转变,而是各有外交意图。

“安倍自上台后便谋求摆脱‘战后体制’束缚,近来又宣称要进行战后外交总决算,四岛问题是其中重要一环。”吕耀东认为,俄罗斯由于克里米亚问题受到西方国家制裁,近期普京政府在国内支持率也有所下降,若普京选择此时与日本闹僵,在外交上是无法加分的,他也希望缓和二者关系来促进经济合作。

二者的诉求和着眼点一开始就相去甚远。姜毅分析称,日本从双边关系和四岛问题本身入手,而俄罗斯更多地将此放在国际大战略下考虑,改善俄罗斯和整个西方的关系是其主要诉求。

岛争难题有解无

日俄岛争,剪不断,理还乱。美国也是日俄岛争绊脚石。姜毅指出:“早在1956年,俄罗斯便把‘北方四岛’作为牵制日美军事同盟的重要筹码。”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安倍晋三已向普京表明,即使把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也不会根据《日美安保条约》在岛屿上设置美军基地。

而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认为,如果俄方向日方移交岛屿,美军设施和舰船可能出现在岛屿周边海域,而日方无法拒绝美方增加基地的要求。

有分析人士称,虽然普京表现出的积极态度令日方感到鼓舞,但实际上两国仍在如何“处置”岛屿领土以及如何在“北方四岛”进行“共同经济活动”等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预计未来的谈判仍会非常艰难。

“普京有句名言:‘俄罗斯虽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姜毅分析称,“北方四岛”涉及领土主权问题,日本想让普京松口,几乎是天方夜谭。

“日本国内在四岛问题上的历史情结、社会基础非常深厚,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政府在与俄方打交道时做出妥协的可能性。”姜毅提到,每当日本政府就四岛谈判表现出相对灵活的立场时,其国内舆论马上就有大的反弹。俄方在外交谈判上尤为谨慎,等待日本表现出灵活的态度。

日本共同社认为,安倍急于在剩余任期内解决日俄间的“悬案”,但如果急于求成,很可能招致日本国内反弹,有关谈判进程能否如日本政府所愿恐怕是未知数。

此次会谈的意义在于恢复谈判,未来趋势仍待观望。吕耀东说:“双方口气有所松动,并不意味着就此迎来解决希望。但从不谈到谈的转变,打破了俄日关系的僵局。”(贾平凡 陈 曦)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1月20日 第 10 版)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文清_HS20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11-23 4:30

跟贴 0

俄联邦委员会称日本借立法推动开发南千岛群岛“为时过早”

俄联邦委员会称日本借立法推动开发南千岛群岛“为时过早”

3年前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莫斯科7月26日电(记者王晨笛)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马特维延科26日表示,日本借立法手段推动俄日在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开展共同经济活动“为时过早”。

据今日俄罗斯通讯社报道,马特维延科当天在发布会上表示,俄日两国元首近来正在探讨有关在南千岛群岛开展共同经济活动的问题,“但就算是两国元首达成了相关合作意向,也不能现在就付诸立法手段”。

马特维延科指出,日本参议院日前以推动相关合作进程为由,通过《推动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特别措施法》修正案的举动令俄方“十分愤怒”,其中的相关表述侵犯了俄方在南千岛群岛的合法主权利益,对两国未来开展共同经济活动造成十分消极的影响。

马特维延科解释说,首先,两国外交、经济合作部门正在就共同开发的手段、立法和形式等问题进行探讨,高层还没有达成相关书面协定;其次,尽管俄日关系正向积极方向发展,但是两国间就某些问题仍存争议。

本月19日,俄罗斯外交部针对日本国会18日通过《推动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特别措施法》修正案提出强烈抗议,因为该法律确认日本若要与俄罗斯共同开发争议群岛,必须以最终实现收回该群岛的主权为目的。

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被俄称为南千岛群岛,日本则称之为北方四岛。二战结束后,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俄认为日本要求归还南千岛群岛是要求重新定义二战战败结果。由于争议严重,两国至今未能缔结和平条约。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7-28 4:06

跟贴 0

日本将派代表团考察南千岛群岛 寻求日俄经济合作

日本将派代表团考察南千岛群岛 寻求日俄经济合作

3年前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

  图为色丹岛。(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

  日方表示将派代表团前往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寻求在日俄之间建立新的经济合作。日方认为,这是促成双方签署和平协议的重要途径。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1日报道,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丸山则夫(Norio Maruyama)当地时间周二(19日)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表示,“不久之后,我们将再次派出联合代表团前往北方四岛(俄方称南千岛群岛)。双方领导人共确定五处区域,所以我们需要再次前往当地考察新的合作可能。”

丸山则夫提到,在普京2016年访日期间,双方意见达成一致,认为需要在双边关系中开辟新途径来实现进展,并选择了经济合作策略。他表示,“日本首相安倍访问符拉迪沃斯托克期间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双方确认五处联合经济合作区域。我们将具体实践这一项目,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明白怎样才能不抛弃我们的合法立场、并直接参与到这些重要的经济活动中,从而一步步接近和平协议。”

日方还强调,双方在北千岛群岛(the Northern Kuril Island)的合作或将为双边和平协议铺平道路。丸山则夫补充道,“我们的立场是,不解决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的归属问题,我们绝不会签署和平协议。所以我们认为可以通过新途径开拓北方岛屿,或将为和平协议铺平道路。”

在9月稍早时间,日本首相安倍曾表达希望称,加强日俄双边互信或将最终促成双方签署和平协议。安倍强调,日俄双边合作项目的逐渐完成,将有助于增强日俄互信,该途径已在医疗和基建方面的合作项目中得到验证。

报道称,日俄在争议岛屿上展开经济合作项目的这一决定,是在2016年1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日期间达成的。随后在今年3月,时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向俄外长拉夫罗夫提交了日本方面对经济合作项目的提议。

据悉,南千岛群岛位于俄罗斯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包括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个主岛,日本称之为北方四岛。俄日之间围绕争议岛屿归属问题长期争论不休,二战后至今仍未签署正式和平协议。(编译/姜舒译)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杨直_HS156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5 4:2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