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商人性格和日本的匠人气质”

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商人性格和日本的匠人气质”

3年前

来源:木刻雕版

工艺之美是健康之美,不能有逆反之情,炫耀之心和自我之念。好的器物,当具谦逊之美,诚实之德,和坚固之质……美术是越接近理想就越美,工艺是越接近现实就越美。日复一日的相处,产生不能分割的情感——柳宗悦《工艺之美》。

日本人曾根据《易经》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将西方哲学中探究宇宙万物根本原理的那一部分,译为“形而上学”(在中国,也称作玄学),这一点在翻译学上来说可谓做到了“信、达、雅”,很传神。可是根据”形而下者谓之器”,这个逻辑,对现实世界中具象的事物和问题,进行研究和论述的学说,就是形而下学的范畴。这一推断和日本推崇“匠人精神”的文化现状看似不符。因为我们在日本的工艺文化的现状看到更多感受似乎是道无上下虚实之分,甚至是“器以载道”、”道以化器”……这些相对于易经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回归了还是延伸了?由此我在想,中日文化在相同的根源传承中,一直会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地各自你追我赶地发展下去,还是终将完成最终意义上的“殊途同归”。

“匠人”在日文中写成“職人”。作为匠人最典型的气质,是对自己的手艺,拥有一种近似于自负的自尊心。这份自负与自尊,令日本匠人对于自己的手艺要求苛刻,并为此不厌其烦、不惜代价,但求做到精益求精,完美再完美。即使并非什么伟大的科学、崇高的艺术,能够把一项技术发挥到极致,“技也而近乎道矣”。

什么支撑了战后的日本?除了美国的援助,匠人文化——“重视细节”和“敬业精神”——的作用无可取代。尽管不想从民族性的角度说,但不得不说,这两个短语所蕴含的素质已经融在日本人血液中,促成世界上最发达的服务业,支撑着日本的发展。而日本亦专门制定了法规、制度来保护这种文化及那些宝贵而不同凡响的手艺,既“人间国宝”(身怀“绝技”的艺人或匠人)。

日本人有一种匠人文化。我们经常能听到日本人这样说,“我要做全日本最好吃的拉面”,“我要治好全日本的跌打伤”,“和果子的制作需要倾尽全力、全神贯注哦”,还有成为名医,锻造刀剑,不胜枚举。从广泛受人尊敬的医师到普通的拉面师傅,各行各业都透出一种对技术的痴迷和从业者的骄傲。

“日本人是匠人气质,中国人是商人性格。”

关于匠人精神,日本人似乎已经全民沉浸在用作品传递天道真理的共识中,让每项技艺最终呈现在作品上的极致精神有“器以载道”的状态,呈”润物无声”的功能。而在中国,说的人多做的人少,很多人认为反正客户又不懂,或者这只是一份营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生活是这样的,又和一株没有根茎的植物有何分别。执念所坚持的,享受它带来感悟。

相比匠人文化,中国有一种“临时工文化”。很多地方都充斥着浮躁与不负责任。中国人的“商人性格”——简单概括起来,就是: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益。无处不“商”,无可不“商”。商机无处不在……

关于商人和匠人文化在我们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是“三教九流”中的下九流的角色。中国人的这种“商人性格”,当然不是一贯如此的,由于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带来了各行各业的飞速发展之外,商人和企业家的社会地位上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新高度,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塑造了这样一个暂时性的群体性格而已。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价值观的提高,重视匠人精神的新文化氛围,在中国也已经渐渐初显端倪。

即便是日本也曾有三菱帕杰罗越野车事件、雪印牛奶中毒事件,使他们的匠人文化陷入危机的状态,给日本造成极大的打击:不仅令日本出口受阻,更使得日本传统老牌名誉受损,人心惶惶。现在的中国,从牛奶到奶粉,从奶糖到鸡蛋,三聚氰胺就像一个游离的魔鬼,肆虐着人们的身心健康,残害着社会的信任联络。这样的中国对于端正生产态度,创造属于自己的匠人文化的必要性已经迫在眉睫。

▲ 面包车内卖书和研磨手冲咖啡的匠人大叔

落后不可怕,落后而不自知,集体无意识,才堪忧。最无耻的莫过于看到别人的文明现状或现象,不在对比中反思和审视自己,还试图掩饰或者寻找心理上的精神胜利法,讲什么“这个、那个都是源于我们的……”无知蠢话。唯有认识并坦然面对落后的现状才能端正学习的态度。相对日本是从明治维新以来,就推崇“匠人文化”了,“匠人精神”不仅是日本社会走向繁荣的重要支撑,也是一份厚重的历史沉淀。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 金属网编匠人

1955年,日本建立了“人间国宝”认定制度。政府在全国不定期的选拔认定“人间国宝”,将那些大师级的艺人、工匠,经严格遴选确认后由国家保护起来,并予以雄厚资金的投入,以防止手艺的流失。

▲ 竹艺匠人

匠人文化的本质,只是二个词:一是敬业、一是认真。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当匠人文化被全社会所承认,敬业和认真这二个词,被整个日本社会接受和发扬。它们被化入到日本人的骨髓中,成了日本社会的“常识”。

▲ 蓝染匠人

“匠人”在日文中写成“职人”。作为匠人最典型的气质,是对自己的手艺,拥有一种近似于自负的自尊心。这份自负与自尊,令日本匠人对于自己的手艺要求苛刻,并为此不厌其烦、不惜代价,但求做到精益求精,完美再完美。

▲ 合伞匠人

“职人”中,有豆腐师父、三味线师父、蓝染师父、居酒屋老板娘、玩具店师父等等传统艺匠,旧式工作方式所具有的情味,人与技艺日日相依,相互扶持走过的年代,令人心生敬意。

▲ 铁器匠人

对于如何使手艺达到熟练精巧,他们有着超乎寻常甚至可以说近于神经质的艺术般的追求。他们对自己每一个产品、作品都力求尽善尽美,并以自己的优秀作品而自豪和骄傲。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任,任凭质量不好的产品流通到市面上,会被看成是匠人之耻。

▲ 和菓子匠人

基于对匠人文化,匠人精神的逐步了解和体验以后,我们其实无论是作为人本存在的生命个体还是人文存在的社会整体,大家会在不久的将来达成一个共识,尊重自然,尊重万物,就地取材,珍惜资源,精工细作的匠人精神,是社会文明的必然现象和文明社会不可或缺的软硬件指标。

▲ 印传匠人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郭志威_HS14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30 4:50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