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刀剑崇拜:兵器也可有情有义?

日本刀剑崇拜:兵器也可有情有义?

3年前

来源:南方周末(广州)

_meitu_1当地时间2017年5月21日,日本野田市,忍术大师初见良昭创办的武神馆内陈列的日本刀。
当地时间2017年5月21日,日本野田市,忍术大师初见良昭创办的武神馆内陈列的日本刀。

刀剑,伴随人类度过了漫长的冷兵器时代。然而,兵者绝非凶器那么简单。在古代的诗词歌赋中,咏谈刀剑的名篇不少,刀剑也不仅仅是被兵将用于杀敌。在中国古代,士农工商,乃国之四民。而四大阶层之中的士,皆佩剑在左,携短刀在右。而据《礼记》记载,剑在礼仪方面的作用是巨大的。事母、做客、外交、服饰等诸多事宜都有剑的参与。

盛唐时期,唐刀流入东瀛,日本刀在汲取其工艺后自成一派,渐渐闻名海外。欧阳修在《日本刀歌》中写道:“宝刀近出日本国,越贾得之沧海东。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鍮与铜。”赞扬日本刀装饰精美,做工精良。

刀剑研究者高山武士曾有一席话,点出了日本刀的精要:“日本刀有三要素。首先是作为武器的‘机能’,其次是守护武士尊严的刀之精神,此外还有日本人灌输于其中的美学态度。此三要素的重要性不分上下,当它们融为一体时,我们才能说日本刀真正诞生了。”

诞生

日本从弥生时代开始制刀,依照形状、尺寸,可分为长刀、打刀、胁差、短刀等。而日本刀,则多指出现于平安时代末期以后,刀身呈现弧度,且一侧呈锋利状的利器,广义上还包括薙刀、剑等等。

从选材、冶炼、锻打、淬火,到最后一步研磨,锻造日本刀的每一个步骤都极费时间与心思。在刀匠看来,手工制刀的每一个步骤均不是机械化的操作,而是“与刀、与神的对话”。在冰冷的武器中,他们也希冀输送美的意识。在恰到好处的炉火锻冶和匠人的耐心打磨中,一把把独一无二、刚柔并济的刀得以面世。

刀好坏与否,可通过弧度、质地、刃纹、光泽、整体姿态等因素去判断。一把弧度曼妙、质地亮丽、光泽跃动的好刀,就有如窈窕淑女,摇曳生姿。从室町时代以来一直致力于日本刀鉴定的本阿弥家族,则将“质地如清秋之空,泛青黑之晕;刃纹若冬松盛雪,绽绵柔之姿”作为识别好刀的准则。

_meitu_3日本刀的许多细节鉴赏须借助于良好的光线,好的光源必不可少。
日本刀的许多细节鉴赏须借助于良好的光线,好的光源必不可少。

从实战性层面上讲,好刀不折不曲,易于切割,锐气十足。尽管在日本的战事中,刀的使用率远远低于弓箭、火炮、长枪,甚至有时连石块都比不上,但刀绝不是战场上的配角。近身肉搏时,刀的灵巧与威力便显示出来,取敌人首级之重任更是落在刀上。日本刀可谓被赋予了特殊的使命与功绩。

然而,对于日本人来说,刀不仅仅是物件所在,更是守护神般的高贵象征。刀诞生之初,主要为位高权重者所用,在平民看来,刀可望不可即。他们对其几乎一无所知,只发现那是能够直接夺人性命的利器。人们既感到颤栗,又备受震撼。在信奉神道的年代,世人相信万物有灵,并把自身所不理解之物视作“神之造物”,他们顺理成章地认定刀中自有神明。刀逐渐变作日本人祭祀时用的法物,并被尊崇为能够决定部族命运的神仙。

这种对刀的崇拜与信仰一直延续至今。现在日本各地仍有将刀供奉为神明的神社,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有不少与刀相关的习惯。如在葬礼上,逝者的胸前通常放有短刀。人们坚信,刀能把逝者的魂魄保存在肉体之中,还有利于去除邪气,帮助逝者在通往极乐的路上避开恶灵。不少家庭则保留世代传刀的习俗,将祈求全家平安顺遂的美好愿望托付于刀中。

精魂

镰仓时代,随着武士政权崛起,日本刀的锻造达到巅峰。为了显示与平民的区别,武士被授予佩带双刀的特权——长刀主攻作战,短刀或匕首则作辅助。对于武士来说,刀象征着力量和勇气。

在武士家庭中,孩童从小便被培养对刀的珍视与尊敬。他们学习持刀、挥刀的各种手法,年满五岁后,则被授予30厘米以内的短刀。这于他们是一个庄重的仪式,意味着以后有资格成为真正的武士。除了习武,武士后代还要自幼学书法,上私塾,熟读四书五经,接受英才教育。15岁成年后,他们佩上长刀,获得夺取别人性命的权力,同时也赌上自己的生命,正式承担起效忠藩主的责任。

被视作神明的刀越来越凸显其武器属性,在伴随武士作战的过程中不断沾上鲜血。为了驱除刀中的血腥气息,不少武士会在刀身上纂刻金刚杵、不动明王或者梵文等宗教符号。

1543年,火枪传至日本,但在短暂兴起后便遭冷落,武士仍执意携刀上阵作战。与火枪相比,刀大且笨重,攻击力弱,在狭小的空间里不易挥舞,还容易生锈。此外,日本刀消耗速度极快,磨损后需专业工匠才能修复。既然如此,缘何刀还能一直得到武士的青睐呢?

在武士的信条里,草菅人命是罪孽。火枪杀伤力虽大,却容易令他们在大片扫射时错杀无辜。刀速度稍逊,却留有时间让武士意识到自己正在进行的是攸关性命的行为,时刻提醒武士要警惕变成冷血的杀人机器——他们杀敌的目的在于维护本藩利益,绝非享受杀戮的快感。刀中饱含的,是武士追求正义与效忠藩主的决心与初衷。

这与武士道重视“仁”,即恻隐之心,以及武士的作战准则,一脉相承。根据武士道,武士要正当用刀,切忌滥用,若捕获身份或力量不如自己的敌人,则不能让对方流血。在1184年的须磨浦激战中,著名武士熊谷将一名敌人制服在地,摘下对方头盔后,发现竟是一位未长胡须的美少年。熊谷决意放过少年,请求他马上逃命,可少年却坚持自己已落于敌手,只求一死。双方一直僵持。眼看手下将领就要赶来,熊谷知道,即便自己放过少年,少年也会死于同伴之手。为保少年名誉,不让他毙命于无名之辈刀下,熊谷只好忍痛斩下少年头颅。此战过后,熊谷遁入空门,从此隐姓埋名。

无论是从武士的养成还是战斗来看,刀已成为武士纪律与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刀也渐渐被视作武士之魂。新渡户稻造在《武士道》中称:“他(武士)佩带在腰带上的东西,也就是佩带在内心的东西——忠义与名誉”。但与其说刀在塑造武士,不如说武士道精神给予了刀新的诠释和定义。武士在刀中倾注情感,让原本冷血无情的兵器变得有情有义起来。

_meitu_4日本江户时代的剑道护具与竹剑。
日本江户时代的剑道护具与竹剑。

变迁

19世纪中期,随着幕府统治崩溃,武士势力衰弱,日本刀渐趋式微。明治维新次年,维新先驱者修森有礼提议禁止佩刀,以求“一扫以往的野蛮之风”。在部分激进的维新志士看来,当时在国际格局中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的思潮代表先进,而日本的传统思想则大多蛮横落后,日本刀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们唾弃的对象。

1876年,明治政府正式颁布废刀令,规定军人、警察等在穿制服的正式场合以外,不可随身佩刀。制刀业受到重创,几近走向末路。

_meitu_2日本刀的各个部位名称及形状。
日本刀的各个部位名称及形状。

为了追赶欧美,明治政府全面引入西方思想,鼓吹国家主义,并推出“富国强兵”政策,着手组建新式军队。其时,政府学习西方的军队培育方法,聘请德国教官训练陆军,并向军队灌输武士道精神。但这里的武士道精神,并不是指幕府时期鼎足纯正武士道的“智、仁、勇”,而只强调武士甘心为主殉道的无畏理念。政府谋划利用武士道中的忠君爱国思想,巩固政权,加强国力,使日本跻身军事强国之列。军国主义的种子已悄然播下。

与幕府掌权期间,主要由武士或武者保卫藩国所不同,此时的明治政府号召“全民皆兵”,男子成年后需服兵役。在畸形发展的武士精神的洗脑之下,很多未受过教育的军人缺乏自己对生命与人伦的思考,只懂僵守政府下达的命令。这种忠心渐渐固化为一种政治服从,为刀在之后日本一系列的对外侵略战争中变成帮凶埋下伏笔。

1889年,《大日本帝国宪法》生效,明治维新初期萌芽的霸权主义与殖民地主义等激进思想进一步膨胀,日本开始迈向扩张之路。随着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打响,日本国内对刀的需求激增,日本刀以军刀身份重新面世。

由于制刀业荒废已有一些时日,刀匠流失,古时锻冶日本刀的材质也所剩无几,兵器制造厂与帝国大学等研究机关,纷纷谋求制刀的新方法。与古时炼刀追求力与美相结合所不同,这时制作军刀,最看重的,是“量产、成本低、性能好”。人们仔细研究古代日本刀的优缺点,希望能制造出符合时代要求的,适应战场的军刀。

一批一批的新式刀具大量产出,并被不断改良,与铁枪洋炮一起,从明治维新后日本对亚洲各地的侵略到二战结束,沾上了不计其数无辜者的鲜血。随着旧武士阶层的没落,日本刀也在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狂热中成为了纯粹用于杀人的工具。兵者无罪,罪在人心。任何武器,若使用者不加理智与克制,便只能沦为凶器。

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战败,所谓的“大日本帝国”也随之覆灭。其后,日本刀作为武器的“机能”逐渐被废弃。在当今的日本剑道中,人们也多用竹刀,少用钢刀。但古时制刀的技艺却在二战后被重拾,并一直传承了下来,现在日本仍有匠人坚持打造工艺靠近镰仓时代的日本刀,主要为兵器爱好者收藏和鉴赏。

那些见证时代更迭,流传至今的刀具,则大多安静地陈列在博物馆中,供人观赏。古时匠人费心打磨好刀、武士佩刀即担负忠义、战争时期士兵无情挥刀等一段段历史,刀中所投射出来的不同时期人们的迥异情感,观者或许也能从中窥探一二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张怡_HS225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13 4:56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