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儿童“入托难” 保育园和保育师严重缺失

日本儿童“入托难” 保育园和保育师严重缺失

4年前

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

结婚生子后辞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是日本传统女性的选择,但是近年来,随着生活负担的加重和观念上的转变,越来越多女性开始承担起挣钱养家的责任,而劳动力不足也让日本政府鼓励女性劳动力回归社会。但是,妈妈们回到社会的第一道门槛就是孩子谁来带?不断增长的“待入托”儿童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一个难题。

生活在京都的出口小百合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本来打算把1岁多的小女儿送去保育园,自己回到公司工作。但是,几个月前报名的时候得知,几所保育园都人满。她不得不延长育儿休假,一边在家照顾孩子,一边等待保育园有空位。而等待的时间,往往是用年来计算的。

日本两个孩子的母亲 出口小百合:我虽然想重新去工作,但是没有地方可以委托照看孩子,所以无法工作,保育园如果有一个空缺名额的话,会按顺序补一个孩子进去,有可能会等到来年四月。

日本爸爸妈妈们很少把孩子交给自己的父母照顾,而是送去保育园。2016年,一篇名为《保育园都进不了,日本去死吧》的博客文章引爆日本社会。一名匿名妈妈在博客中控诉,因为孩子无法进入保育园她不得不辞职。整篇文章讽刺安倍晋三信誓旦旦地提出要实现“女性活跃社会”,写到“孩子入托都难,我还怎么活跃?!日本去死吧!”博客发表一个月内,一份有3万名母亲签名的文件被送到厚生劳动省,指责政府不作为。而“上不了保育园,日本去死”这句话入选了日本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

日本保育园家长会代表 普光院亚纪:有些妈妈在怀孕的时候就要开始找保育园,怀孕期间本来应该过得很幸福,但是妈妈们却要一直担心保育园的问题,怀孕的时候就要去参观去调查各种保育园,列出名单。

日本政府在2013年就做出承诺,要在2017年实现待入托儿童为零,眼看期限将近,政府能做的是把这个期限往后再推三年。

日本保育园家长会代表 普光院亚纪:保育园的需求超过了预想,日本儿童的数量在减少,但是需要进入保育园的儿童却增加了很多,地方政府和国家都没有想到,我们很多年之前就建议要增加认可保育园,如果尽早应对的话,不会出现目前的问题。

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日本目前待入托儿童有2万3千多名,这个数字不但持续增长,而且被认为远远没有反应真实的情况。

根据日本总务省的人口普查结果,截至到2015年10月,日本6岁以下,也就是适合上保育园的儿童有7087000名,而日本的保育园只有30859所,可接纳儿童2634510名。也就是说,所有的保育园满打满算也只能容纳差不多1/3的适龄儿童。

据了解,日本有一个词叫做“孕期骚扰”,意思就是职场女性从怀孕的时候开始,老板和同事看她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满满地质疑:她还能继续工作么?其实,不管日本“待入托儿童”的数字究竟是多少,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名在工作和育儿之间纠结的妈妈。

保育士短缺 保育园数量难以增长

面对保育园人满,孩子们无处可托的窘境,人们不禁想到,既然保育园不足,那么就多开保育园解决妈妈们的苦恼吧。现实却没那么容易。在日本,开一所保育园光从设施和防震等硬件条件上就有很多要求,更有一些保育园好不容易获批、建好、开学后,却不能按照预期接纳小朋友,因为招不到足够的保育士。

龟岗保育园是出口真人先生从父辈手上接下来的,经营了70多年,在当地有很好的口碑。因为每年报名的孩子太多,出口先生决定再开一家分园。然而,分园好不容易获批,建成,设施都配备齐全,能招收的孩子却比原计划少了近一半。

日本龟冈保育园理事长 出口真人:如果能找到更多保育士的话,我们可以招收更多孩子,所以解决待入托儿童的问题,确保足够的保育士是一大课题,真的非常遗憾,如果能再增加哪怕三名保育士的话,我们也可以多接收10到20个孩子,但非常遗憾,没有办法。

出口先生的遗憾是日本大多保育园经营者的困境,招不到足够的保育士也是保育园数量难以增加的重要原因。

央视记者:这是什么呀。

保育园小朋友:这是肉包子。

央视记者:小姑娘说她做的这是个肉包子,因为她很想吃。其实跟小朋友玩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是照顾孩子,而且是照顾这么多孩子就不只是靠兴趣热情,更重要的是专业的学习和训练。其实在日本拿到保育士资格的人数并不少,但是其中有近半数的人放弃当一名保育士。而成为保育士的人当中,每年每年还有接近10%的人在流失。

成为有资质的保育士需要在专业学校学习,在保育园实习,至少得花几年的时间。在工作中,他们面对的是不知道危险,不懂得表达的小朋友,需要时刻紧绷神经,不能有半点疏忽。

​日本龟冈保育园保育士 细见奈津子:保育士工作时间长,每天除了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照看孩子外,还要准备各种活动,很消耗体力。人手不足、工资比较低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能够改善的话,我们会更舒心地工作。

在日本,需要承担重大责任和压力的保育士的工资和在便利店打零工的收银员差不多,月收入比日本平均水平低10万日元,大约合6千元人民币。而80%的保育员平均工作不到3年就会辞职,在辞职理由中,“薪水太少”常年高居榜首。

2016年,日本在野党向众议院提交一份提案:给每位保育士每月增加5万日元工资,约合人民币3千元。但是面对每年多出近3千亿日元的支出,提案不了了之。

日本保育园的大部分费用由地方政府补贴,但是在经济低迷,财政紧缺的的大环境下,地方政府在加大对保育园的投入上经常财政困难。于是,日本政府鼓励民间企业投资经营。但是,民众又担心盈利性的企业会只顾着收益,影响质量,企业经营保育园在诸多限制中难以推广。

据了解,对于解决入托难问题,日本政府提出了很多口号,说了很多设想,但是当落实到一个一个实际的困难的时候,又往往悄无声息,或者只是采取一些修修补补的措施,缺少长远的规划。育儿问题和日本少子化,女性活跃等问题都密切关联,原本应该是由家庭、社会、政府和社会共同承担的责任,但现在这一重担还是压在了年轻女性肩上。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希_HS12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8-16 4:44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