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改介护保险相关法律

日本修改介护保险相关法律

4年前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法制网驻日本记者 冀勇

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家,日本今年以来推出或正酝酿推出一系列法规政策,削减对老年人的财政支出,以应对“银发社会”带来的劳动力短缺和财政困难。

9月12日,日本政府成立的专家会议汇总报告建议,将老年人可选择领取退休金的年龄由现行最晚70岁推迟至75岁。日本国会今年还修改了《介护保险相关法律》(介护是指看护、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弱势人群,其中包括不能完全独立生活的老年人),因此自2018年8月起,高收入老年人在接受介护保险服务时,个人承担费用的比例将由现在的20%提高至30%。此外,日本政府还正在讨论制订一项所谓的“招牌”政策,鼓励65岁以上老年人在退休后继续工作。

  领退休金年龄推迟至75岁

据日本媒体报道,9月12日,日本内阁府下设的就人口老龄化时代社会构建问题进行讨论的专家会议汇总了向政府提交的建言报告,报告建议进一步推迟可领取退休金年龄。

日本现行养老金制度规定,原则上应从65岁开始领取退休金,但允许个人在60岁至70岁之间自由选择开始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如选择在60岁至65岁之间开始领取退休金,领取金额会低于基准金额(最多下压30%);如选择在65岁至70岁之间开始领取退休金,则可在基准金额上实行最多42%的上浮。

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近年来日趋严重。这一问题在实际生活中的一个明显效应就是,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退休后仍然选择继续工作。专家会议的建言报告针对这一实际情况,主张进一步推迟可选择开始领取退休金的年龄。

尽管报告书没有明确具体年龄,但在7月的一次专家会议上,有委员提出将最迟可领取退休金的年龄推迟至75岁。

下一步,专家会议的建言报告将可能写入日本政府为应对老龄化社会而制订的指导性文件——《高龄社会对策大纲》。

然而,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专家会议的报告建议将老年人可选择领取退休金的年龄由现行最晚70岁推迟至75岁,但其最终落实的难度非常大。

其实早在2014年,时任日本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就曾建议将老年人可选择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延迟至75岁,但当时这一建议因为推行难度巨大而未能付诸实际讨论。

日本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5年领取退休金的老年人中,推迟至65岁以后开始领取退休金的比例仅占1.4%。这一数字显示,尽管老年人群体的存款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但因为老年人群体中存在的严重贫富分化问题,绝大多数老年人仍要依靠养老金过活。

因此,进一步延迟领取退休金年龄的实际操作空间非常小。

  提高老年人保险自付比例

在酝酿推迟老年人领取退休金年龄的同时,日本政府也在削减针对老年人的财政支出。

依据日本国会此前修改的《介护保险相关法律》,从2018年8月起,高收入的老年人在接受介护保险服务时,个人承担费用的比例将由现在的20%提高至30%。

在2000年4月《介护保险相关法律》正式实施之初,65岁以上老年人接受介护服务所需支付的费用中,个人只需支付10%,其余90%由介护保险支付。而且,经政府评估认为身心状况极差者,最高可获得35万多日元的保险支付。

此后,日本政府分别在2015年把年收入在280万日元以上的65岁以上老人支付的介护服务费用中个人承担比例提高至20%,进而又在2017年立法,把年收入344万日元以上的单身老人和夫妻收入463万日元以上的老人的介护服务费用中个人承担比例提高至30%。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2018年8月新《介护保险相关法律》正式实施后,接受介护服务的65岁以上老年人中3%左右亦即约12万左右的老年人将承受个人承担比例为30%的介护服务负担。

同时,新规定实施后,日本政府将得以从每年高达10兆日元的介护支付费用中节省约100亿日元。

尽管日本政府表示,提高高收入老年人个人承担介护服务费用的比例是为应对财政困难、确保该制度的可持续性,但在野党方面则批评此举加重了需要介护服务老人及其家庭的负担,特别是2015年、2017年连续修法提高个人承担付费比例的做法可谓操之过急。

  鼓励65岁以上老年人工作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评定标准,65岁以上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14%是“老龄社会”,21%以上则可定义为“超老龄社会”。日本于2007年便超过了21%这条红线,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家。

在日本这个“超老龄社会”,劳动力不足也是政府急需解决的难题之一。近日,日本政府正在讨论制订一项所谓的“招牌”政策——劳动方式改革,亦即鼓励65岁以上老年人在退休后继续工作。

这被认为是解决日本社会劳动力不足的重要手段之一。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预估数据显示,到2060年,日本15岁至64岁的劳动人口将下降至4418万人,而65岁以上老年人的数量将接近4000万人。推动65岁以上老年人退休后继续工作貌似成为了日本政府的“必然选项”。

日本政府正在考虑推出或一些已经推出的政策都倾向于鼓励雇佣65岁以上老年人,如对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的企业给予补助,以及对65岁以上仍希望继续工作的老年人予以相应的就职援助,以此推动65岁以上的老年人继续工作。

  各项方案实施前景不乐观

在日本社会,65岁以上老人数量为3461万人,占人口总数的27.3%(据日本总务省2016年版《从统计上看我国的高龄者》报告书),而65岁以上老年人家庭的平均存款为2499万日元,是日本社会平均水平的1.4倍,加上9成以上老年人拥有房产的事实,65岁以上老年人的家庭资产占全日本社会的六成以上,可以说老年人是日本社会的富裕群体。

安倍政府为摆脱通货紧缩,近年来采取了大规模的宽松货币政策,试图刺激企业投资及民间消费。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尽管短期内企业盈利和民众金融资产类收入有所增加,但日本国内市场饱和、人口老龄化的社会结构并未改变,不仅摆脱通缩的目标遥遥无期,政府负债的大幅攀升反而加剧了财政风险。

于是,日本政府千方百计试图在财政上开源节流,其以此为目的推出的一些政策使老年人成为受影响较大的群体。

以上正在酝酿中或已经推出的措施都反映出日本政府开始瞄准老年人的钱袋子以缓解日益捉襟见肘的财政,但各项方案的实施前景似乎并不乐观。

此外,日本政治明星、现任自民党副干事长小泉进次郎近日力推的要求富裕阶层放弃养老金以填充“儿童保险”财源的方案也遭到了经济团体的集体反对。日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9月11日在记者会见中表示,已经接到小泉进次郎的提案,但也向对方表明了经济界很难接受的立场,理由是把富裕阶层返还的养老金作为财源作用有限。

除上述政策的可操作性问题外,老年人群体对日本政治存在的巨大影响力也是日本政府打老年人钱袋子的主意时必须克服的难题。在四个人中即有一名65岁以上老年人的日本,因为老年人口多,加上老年人普遍关心政治而年轻人远离政治,老年人在日本政治中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下一步,如果日本政府真要打老年人钱袋子的主意,那么其对选举造成的影响恐怕也将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陈璠璠_HS06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22 4:23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