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什么产业是世界一流的?乡民推爆:领先全球~

日本有什么产业是世界一流的?乡民推爆:领先全球~

1か月前

来源:三立新闻网

生活中心/综合报导

日本的产业在世界上拥有优良的品质保证,而除了产业外,流行、美食文化也在亚洲独树一格,而近日就有人在PTT上发文询问:「日本有什么产业是世界一流的?」而该问题也瞬间在八卦版上掀起了热烈的讨论。

▲风俗店。(示意图/翻摄自脸书爆废公社)

原PO表示,日本是世界先进国家,科技也很进步,在二三十年前的日本产品更是横扫全世界,现在的日本也是超强的,这也让原PO认为日本的光学产业应该是世界一流的,因为相机和摄影机等等都是日本品牌,日本的铁道工业也称得上世界一流,但是他也好奇的发文询问:「现在的日本还有什么其他的产业是世界一流的呢? 」

对此,不少人看完贴文后纷纷留言回覆「魔镜号的汽车产业吧」、「我觉得超高级会所的服务很棒」、「出版业吧? 日文书刋涵盖的范围相当广」 、「漫画」、「动画呀!超强」、「大金」、「都没人说武士文化吗」、「压缩机呀,日本制的压缩机非常稀少」、「化工不错」、「感光元件」、「汽车、机械」。

但最多网友推崇的还是情色与风俗文化「AV」、「风俗」、「时间停止」、「AV没有之一」、「日本AV产业确实是第一」、「无码全裸的小学生写真集真的赞」、「日本最强的应该是小学生写真集吧!在很多国家都是违法的东西」、「泡姬」、「风俗、AV」、「泡泡浴」、「SOD」。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1-5-9 4:52

跟贴 0

日本政府认为新冠疫情将导致产业结构改变

日本政府认为新冠疫情将导致产业结构改变

1年前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共同社电】日本政府在官邸举行了讨论增长战略的未来投资会议。与会者一致认为,难以预见新冠疫情尽快平息,“很难完全回到以前的商务模式”,此次像石油危机时那样将伴随产业结构的改变。强调以此为前提,需要配合生活方式的变化改变商务模式。

为在防止疫情蔓延的同时恢复经济活动,会议在出示发布空场活动的视频等新举措例子的同时,提出应考虑对派送及打包带走服务提供食品券费用补贴等。首相安倍晋三在会上表示,“关于住宿、出行、餐饮、活动等行业,将推进对实行新商务方式的支援”。

会议提出,应在年内启动把食品等派送到家庭的低速小型自动送货机器人的公路行驶试验,摸索有效利用的途径。

此外,为减小对当前经济的打击,会议还确认了上调“雇用调整补贴”的日额上限以及对包括大企业在内的资金周转支援的重要性。

政府历年6月汇总增长战略及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骨太方针”并通过内阁会议敲定,但今年预计将推迟到7月以后。(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5-17 4:12

跟贴 0

新型冠状病毒影响范围超广连汽车业也中枪倒地

新型冠状病毒影响范围超广连汽车业也中枪倒地

1年前

来源:联合新闻网

俗称「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自1月底开始全球大规模扩散,除了中国本土已有数以千计的死亡病例,而国人常去的地点如如新加坡、日本等也都确诊了数十起病例,让全球各地皆着手进行层层的防疫措施。

摘自Carscoops

在这段疫情传播期,除了民众生活上的不便外,对于各种产业链的运作也受到严重影响,汽车业更是首当其冲。在疫情发源地的中国大陆,早已成为世界工厂,无论是整车、零组件的制造与销售,皆占了全球供应需求相当大的比例,而这次的疫情对该国的汽车工业发展无疑是重大打击,除了车辆销售数量已经连两年呈现率退状态外,对电动汽车租税减免变少的政策加剧了影响车辆销售台数。

另一方面,许多当地的厂商皆已关闭生产线,包括车辆零组件生产、以及整车装配生产线,直到疫情获得大规模有效控制为止。美国知名的信誉评等公司标准普尔(S&P)预估,中国于2020年第一季的车辆制造数将会下滑15%,主要原因来自于位于疫情发源地的武汉、以及周遭属湖北省的城市,为GM, Nissan, Renault, Honda, and PSA集团的制造重镇,此区域的车辆生产比例占全中国的9%数量,可见影响之大。

除此之外,位于南韩的现代汽车生产工厂,因为其中有部分零件使用中国制,而进行了约两周的停工。不过与中国关系密切的Volkswagen Group则表示,他们目前的车辆零组件生产与出货暂时不受影响,该集团在中国拥有24座组装与零组件卫星工厂,供应超过40%的零配件给Volkswagen分布于全球的生产线。

全球经济学家Simon MacAdam受访时表示,对于各种制造业而言,几乎完全无法抵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因为即使是再精细的高加值产品,也几乎都会包含来自于中国生产的零件,在目前疫情无法有效控制的情况之下,全球经济的明显衰退已经是无法抵挡的结果。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20-2-23 4:04

跟贴 0

美国“贸易大棒”下的日本产业成败启示

美国“贸易大棒”下的日本产业成败启示

2年前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东京电 (刘春燕)20世纪80年代,美国以贸易失衡为借口,对半导体、汽车等日本优势产业进行打压的历史令很多日本人迄今都记忆犹新。此后,一些日本产业渐渐退出国际竞争舞台,而另一些日本产业却持续崛起,个中经验教训值得反思。

在半导体领域,20世纪80年代以动态半导体内存(DRAM)为代表的日本半导体产品在全球市场异军突起。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快速崛起,引起美国警惕。

通过1986年签订的《美日半导体协定》,美国要求日本政府一方面限制倾销,另一方面鼓励日本国内用户采用外国产品。1991年,美国又通过签订第二轮协定,要求外国产品在日本市场的份额必须达到20%,强行增加美国对日出口。

除签订行业协定之外,美国还通过1985年签订的《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大幅升值,以此来削弱日本产品的出口竞争力。此外,美国还动用关税手段,对日本输美半导体等商品大幅加征关税。

说起这段往事,日本“继承和发展村山谈话会”理事长藤田高景记忆犹新。他对新华社记者说,美国指责日本倾销,拿贸易逆差说事,不过是借口,关键是日本半导体产业迅速崛起并领先世界,让美国产业感受到威胁,也让美国政府有了危机感。

美国存在打压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动机,也实施了多管齐下的打压举措,但单纯的外部压力并没有击垮日本半导体产业。事实上,在1986年《美日半导体协定》签署后的很多年内,日本半导体产品依然独步全球。

据美国集成电路研究公司的统计,截至1990年,全球十大半导体企业中,日本企业占据了六席,并且日本电气公司、东芝和日立包揽前三。截至1995年,全球十大半导体企业中,日本企业仍占据四席,日本电气公司和东芝位列第二和第三位。

不过,上世纪90年代后,日本半导体企业的DRAM技术路线无法适应全球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故步自封的日本半导体企业因此逐渐在竞争中被美国英特尔和韩国三星赶超。

日本汽车产业同样遭遇了美国“贸易大棒”的打压。面对种种限制,日本汽车厂家化外部压力为发展动力,成功实现转型升级,非但没有因为美国的打压而衰落,反而在全球行业竞争中不断扩大领先优势。

美日之间的汽车贸易摩擦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美国汽车在日本市场的份额近乎为零,而日本汽车在美国市场的份额则超过20%,日本成为美国汽车的最大进口来源国。虽然美日不同的汽车消费文化是造成这种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但美国依然决定动用制裁手段来解决问题。

1981年,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日本通商产业省被迫同意主动限制对美国的轿车出口,日本主动将年出口量限制在168万辆以内,并在未来对这一数字进行动态调整。在此基础上,美国还进一步要求日本加大国内市场开放,购买更多美国汽车。

面临美国的高压政策,日本汽车产业抓住机会加快转型。首先,虽然日本主动限制了对美汽车出口量,但并未限制出口额,因此日本汽车企业开始向美国出口附加值更高的汽车产品。

其次,虽然《广场协议》导致日元升值,却增加了日元的购买力,日本汽车企业趁机将此前所获利润用于购买新设备和技术,加快了转型升级速度。

再次,为了规避出口限制措施,日本汽车企业加速在美国直接投资设厂。例如,日本丰田汽车公司迄今已累计在美投资220亿美元,在美国雇用近14万员工。这种本土化生产不仅有助于化解贸易战风险,也增加了美国消费者对日本品牌的认同度。

面对美国压力,日本汽车企业坚持其优化燃油经济性、质量可靠性的技术研发线路,注重全球化布局的海外发展战略,并通过“精益生产”管理理念不断提高效率、压缩成本,非但成功化解了压力,还反而进一步扩大了对美国汽车工业的领先优势。

回顾美日贸易摩擦的历史可以发现,后发国家在追赶式发展过程中往往会引发守成国家的警惕和打压。如果应对得当,这种打压无法得逞。日本相关产业的兴衰,就是典型的案例。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9-6-17 4:04

跟贴 0

东京湾产业转型启示录

东京湾产业转型启示录

3年前

来源:大洋网

日本的产业经济发展很有借鉴意义。

大洋网讯 最近,日本最火的“玩意”之一当数Gatebox,译为“我的新娘召唤设备”。这是一款二次元全息投影机器人,圆柱形装置的内部可以投射出一个身高15厘米的3D虚拟萌妹子,通过摄像头和感应器识别“主人”的表情及动作,甚至可以和“主人”虚拟“结婚”。虽然售价高达1.7万元人民币,却依然热销。

“我的新娘召唤设备”产生于秋叶原——这里曾经是东京高品质电子产品的集中地。其背后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的第三次产业革命,以东京为典型的东京湾区积极转化科技成果,从较为单一的物流产业转型为先进制造业主导,日本也因此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京湾区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产业布局,跻身世界三大湾区。

如今,新一轮产业革命已然开始,AI、工业4.0等热词浓墨重彩地描绘着这一时代。粤港澳大湾区要抓住契机乘风启航,是与东京湾区的经验同行?还是吸取前车之鉴呢?

银座。

当下

秋叶原难觅前沿产品

秋叶原电器街曾经被誉为世界最大的电器街,也是电子商品潮流的风向标。在日本经济腾飞年代,这里的商店先是大量供应电视、冰箱,随后是录像机和游戏机,20世纪末秋叶原电器街的电脑相关产品销售额超过了家电销售额。而如今,秋叶原又有了“宅男天堂”的头衔。

中国游戏迷应该对日本的电子游戏不陌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街边的游戏机室玩的就是日本开发的《三国志》,然后又是被家长视为洪水猛兽的任天堂红白机,再后来就是PLAYSTATION系列的家用游戏机风靡一时。不过,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国人更青睐可以随时玩一把的手机游戏,“农药”“吃鸡”这些成为了流行语。而在秋叶原大街上,记者发现这里也像一个游戏博物馆,有依然火爆的游戏机室,有满大街的PS游戏机的专卖店。

如PS4家用游戏机,在秋叶原仍然到处可见在“中古店”(意为旧货店)买到二手游戏机而喜上眉梢的人。虽然我们国内使用家用游戏机的群体越来越少了,但不可否认PS家用游戏机开发是越来越先进了。精益求精的同样还有日本的各种家电。在秋叶原的一家大型家电商场,光缝纫机这种几乎快被中国人“淘汰”的家电,就至少有五六个品牌的十几种不同款式。

旧有产品在这里精益求精,越来越精细的家用游戏机、煮饭更软糯香甜的电饭煲、使用更加安静低耗能的电吹风、印刷更加精美的闪卡等等,然而秋叶原里卖的高新前沿产品并不多见,如无人机、各种智能AI产品等更是难觅踪影。

秋叶原商场。

有“匠人精神” 但缺创新力

富士通总研经济研究所主席研究员柯隆将日本人对旧产品的钟爱阐释为“制造业原有的机能上精益求精,但在创新方面有缺陷”。

这种“只推陈,不出新”的工匠精神也感染了旅日的“外国人”。今年74岁的日籍华人徐永赞老先生是广州人,在日本生活已经超过了50年,他跟大部分日本人一样,一辈子都只在一个行业里面摸爬滚打。

徐老先生专注彩色印刷。他告诉记者,18岁那年他离开家乡到了香港,为一家日资公司工作,23岁作为技术人员到了日本,后来自己做印刷生意,如今拥有一家几十人的印刷公司。老先生给记者派发的名片就采用了他们特殊的印刷技术,在阳光下轻轻晃动,随着光线折射角度的不同,名片上就能显示徐先生的日文和英文简介。跳槽工资翻倍这种情况在日本不太多见。徐老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员工如今平均40多岁,都是一些在他公司工作了20多年的人,流动性很低。徐老先生说,“日本人很少跳槽的,因为日本人会觉得你在旧公司都做不好,来到新公司怎么会做得好?”

秋叶原街景。

小企业与大企业“太融洽”

东京经济大学教授周牧之曾供职东京湾智库日本开发构想研究所。在周牧之看来,IT革命下的产业升级转型可以包含两种类型,一种是旧产业的升级,另一种是新产业的创造。而东京湾区产业转型的方式非常注意借力IT技术既存产业的升级。当然也有因为过分强调老产业利益格局影响新产业发展的情况。

这种格局与我国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呈现的“赢者通吃”大有不同。曾经在打造律师互联网平台方面受过挫折的深圳律师张兴彬就这样向记者坦言现实的残酷,“在一些细分领域你想一展拳脚,辛辛苦苦融资烧钱做内容攒人气,一旦被互联网大佬们觉得有利可图,他们只要在自己的平台上开一个小端口,凭着他们平台海量的用户,一下就能把你的吃得渣都不剩。”

但在日本恰恰相反,日本的大企业和小企业之间关系十分“融洽”,日本的不少中小企业都能靠大企业的下游或者周边订单活得不错,也总能在大企业的“大树”的间隙之中找到生存空间。徐永赞的企业正是“日式中小企业”的代表。

“曾经有一个单子,日本最大的印刷公司自己都做不了,就找到我们,我们的技术好,给他做出来了,后来他们就外包很多订单给我们做,我们的生意就慢慢稳定了。”徐永赞说回忆,“在日本做生意,你要技术比别人好才能有生意。因为日本的中小企业,都是依附着大企业生存的,所以小企业的技术是否过硬是关键。”

对于这种强烈的反差,柯隆先生的观点也许可以作为注解。他认为,如今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如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等是建立在大数据上的,而日本人各行业之间壁垒森严,如一个个信息孤岛,相互之间的数据很难共享。所以他们发展大数据有先天局限,日本没有像样的互联网巨头,唯一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公司就是日本雅虎。所以日本各个行业内的大中小企业可以形成一个闭合的生态圈,而中国的各行各业都会受到互联网的冲击。

过去

富士从胶片跨界化妆品

产业升级需要技术和资金,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简称JST)在这其中起到重要作用,JST的职能里包括向科研项目发放经费,促进新技术的产业化等。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特别顾问冲村宪树曾任职日本文部科学省,做过研究开发局局长、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所长、官房长官、科学审议官(副部级)等职。

在过去的第三次产业革命中,东京湾区的产业升级转型建基于其强大的基础研究,而按照冲村宪树的说法,日本的科学技术研发70%都在企业里进行,大企业的技术研发方向十分广泛,科研人员可以按照自己的自发兴趣进行研究工作,甚至往往不一定跟企业的现有业务有关。这种“无心插柳”最后却多有“柳成荫”。

富士公司的转型便是典型例子。一般人看来,胶片与化妆品多少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富士胶片公司旗下的化妆品品牌“艾诗缇”从2007年开始已经风靡日本,也走俏中国内地市场。富士的这一“转身”何以如此迅猛?原来,从1919年开始,富士就专注于研究制造胶卷的技术,近百年以后的今天,胶片行业已渐入黄昏,富士也面临了生存危机。不过富士的研究人员一直以来潜心研究的一个项目让高层们有了新的选择,胶卷上有一项用来防止胶卷褪色的抗氧化技术,也是化妆品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技术——因为照片褪色的原因,和人体肌肤老化即由于活性氧造成“氧化”现象如出一辙。

化妆品的基础学科来源是高分子化学,而富士在此方面恰好有经年累月的技术沉淀。发现胶卷居然和人体皮肤有共通性后,富士高层果断决定将相关技术应用于化妆品的研发上。这由此开启富士胶片转型的重要步伐。从2006年开始,富士将原有的尖端核心技术、有机合成化学、先进打印材料和生命科学研究所整合为“富士胶片先进研究所”,并以此为创新基地,进行跨行业的技术研发。至今,富士已开发出4000多种与抗氧化有关的化合物,用于高端护肤品的生产研发。在胶卷式微的今天,富士却在包括化妆品、医疗保健品在内的新业务领域崭露头角。

同样,在更久远的年代,丰田原来是做纺织机的,但是因为发动机和纺织机要用到的滑轮组的基础原理相关,丰田得以顺利转型成了汽车巨头。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广州代表处经济分析部部长河野円洋同样强调了基础研究对日本产业升级转型的重要作用。正因如此,两大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中小企业比东京的中小企业更愿意创新,而在东京湾区,大企业才是创新的主要来源。“一方面是大企业才有足够雄厚的资金来支持基础研究。”河野円洋说,“另一方面,日本的优秀人才更愿意到大企业工作。”

如有超过百年历史的日本AGC旭硝子株式会社是全球最大玻璃制品公司,最近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 X屏幕,就是使用AGC制的一种最新的强化玻璃产品。

资金助力产业转型

冲村宪树告诉记者,JST每年会向很多科研项目、研发人员发放战略资金,支持项目的起步、研发以及产业化等,其中有很多项目可能是50年甚至100年后才有可能用得上。JST会用一个大型数据库把全日本的科技研究成果收集起来,让缺少研发能力的企业在数据库里寻找专利,同时JST还会资助企业和研究人员共同将技术进行产业化,资金受益者里已经有了4位诺贝尔奖得主。

JST在科研资金发放的监管经验也许更值得粤港澳大湾区借鉴。JST会将资金主要发放在国家重点培育的技术领域。至于发给谁,或者哪个机构,则由评审员来评定,“评审员公开招募,由该领域最有权威的研究人员组成委员会,判定基金给哪个机构或者个人。”冲村宪树介绍,“评审委员会的委员长是在领域里最有名的,四五位完全没利益关系的人搭配委员长。”

与此相对应的是,日本的风险投资非常不发达。柯隆告诉记者,东京的中小企业创业融资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地方政府出面给借款人信用担保,银行就会更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

未来

功能升级还要设计升级

在柯隆看来,工匠精神当然不是坏事,但是在新技术革命的今天,“工匠精神”也不能走极端。他举例说,曾经有一个日本手表企业广告宣传自己的手表“走一年误差不超过十秒”,“这种精准程度是很厉害,但消费者真的关心吗?在各种智能设备围绕的今天,手表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装饰品,要讲究设计的,而不是光靠走时精准就能被市场接受。”柯隆说。

在中科院深圳先进院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乔宇博士,曾在东京大学学习工作7年。他跟记者分享了这么一个故事,当年iPhone刚开始流行时,日本曾有过讨论,为什么索尼不能率先开发出智能手机。得出的结论是,索尼其实在技术和硬件上都已经具备了做智能手机的条件,但是在索尼内部,随身听是一个非常盈利的部门,其对企业的发展有很重要的发言权,做智能手机会侵害到随身听这个主营业务的利益,所以得不到充分支持。

柯隆则认为,索尼在智能手机上的落后,体现了日本消费品制造业升级转型遇到的严重问题。“如今的产业升级不仅仅是功能升级,还要有设计的升级,非技术人员在产品研发中的作用更关键。”柯隆对记者说,“索尼随身听的发明者大贺典雄不仅是个企业家,还是个声乐家,所以才能造出风靡一时的随身听。”

另一名日籍华人尹星,到日本十几年,现在从事IT产业。尹星觉得,日本人讲究团队精神,不突出个人成绩,所以很难出精英。他说:“一个团队里所有人的薪水差别不大的,就算你跳槽,也不会有翻倍的收入,这种机制太稳定了,在IT行业来说就比较缺乏鼓励员工创新的动力。”

湾区广角

大湾区应是被文化包围的港湾

粤港澳大湾区在发展新兴产业上比东京湾区更有优势,同时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也有借鉴意义。中国在培养高端人才的同时,也要注意技术工人的培养。最有利于新经济时代产业转型的,应该是六成的匠人精神和四成的跨界创新。就具体产业而言,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可以把文化作为支柱产业发展。现代的大湾区不应该是被工厂包围的港湾,而应该是文化包围的港湾,是文明的发源地,是文化的中心。文化产业内涵可以很广泛,包括影视、动漫、饮食等。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发展中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利用大湾区交通便利、开放性强优势,吸引全世界的人来感受中国的美食,吸引力定然不小。相比内陆,文化产业在大湾区的发展有独特优势,其关键就在于交通。便利的交通带来了文化的开放、带来了人群的交流。特别是粤港澳三地民间文化的不断交流,特别有利于文化产业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

建议

加大人口密度精细化管理城市

周牧之说,在过去的五六十年间,城市经济有了本质的变化,城市人口规模呈爆炸式增长,全球一体化和IT革命带来了经济大繁荣。财富的增长,很大部分来自信息交流、创新创业,而世界几大湾区之所以能迅速崛起,恰恰是因为它们迎合了这一趋势。“湾区经济的开放性,使它更容易与全球一体化、IT革命相融合,产生新兴产业。”

周牧之建议,粤港澳大湾区要继续“加密”,就是加大人口密度。金融、IT、餐饮、教育等产业的发展,跟人口规模和密度有关,需要一定的人口规模和密度才能消化全球化、IT革命带来的红利。因此需要吸引更多的人到大湾区中来,同时进行城市精细化管理,打造多核心来消化各种产业,这样才能使大湾区变成真正的聚宝盆。

湾区合作从人员交流开始

东京湾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合作是有历史渊源的。根据周牧之的研究,日本明治维新刚开放港口的时候不会跟外国人做生意,专门从广州请了很多“买办”到东京“指导”。周牧之展望,东京湾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合作现在规模还不算大,但是有需求,也很有可能做大。“两个湾区的合作,首先是人员来往和交流,不同的理念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有理念的火花就会有变现的可能。”

冲村宪树同样对两个湾区之间的人员交流充满期待,“东京湾区和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增加两个湾区年轻人的交流”。JST在这方面也是不遗余力。5月12日,由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和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共同主办的“中日大学展暨论坛 in CHINA2018”及“日本新技术展”在广州举行。其中的“日本新技术展”共有46个展位,50多项日本大学与企业开发的技术在此间寻求成果转化。展览涵盖汽车自动驾驶、尾气净化、工业机器人、康复机器人、多翼直升机、8K超高清显示器、智能手表、超级电容、纳米器件、工业废水处理、医疗器械、老龄介护设备等众多领域。同时还有34所日本的大专院校在现场向学生和家长宣传推介各自学校的特长,有意留学日本的学生直接获得了学校的答疑解惑。冲村宪树期待,这个活动可以为中日高校及企业直接对话,增进人才和技术流动,建立校际关系,开展共同研究,推进互派留学等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文/广州报全媒体记者王纳、钟达文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卢政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8-6-18 4:10

跟贴 0

日媒:中国动漫游戏产业在争议中壮大 大幅超过日本

日媒:中国动漫游戏产业在争议中壮大 大幅超过日本

4年前

来源:参考消息网
  日媒称,在中国,动画、漫画和游戏(ACG)正在形成空前的热潮。2017年的动画和游戏市场规模接近6万亿日元(约合3600亿元人民币),日本的内容也备受欢迎。在地铁里玩手机的年轻人成为当今中国衣食已足的一种象征。当然,对于沉迷游戏的年轻人,家长的担忧声也在不断加大。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9月8日报道,7月下旬,2017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在上海举行。在浙江学习美术的女大学生小肖(24岁)两手抱满了袋子,心满意足地说:“我买了很多喜欢的游戏产品和手办。”这一天,她花在购物上的金额约为4000元人民币,相当于上海市大学应届毕业生的起始工资。

ChinaJoy的观展者以十几岁和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为主,总人数超过30万。同样在7月下旬举办的“哔哩哔哩动画(bilibili)”漫展上,每张高达500~2000元的门票一售而空。漫展的聚客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2017年1至6月,中国游戏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7%,达到998亿元人民币左右。如果包括动画在内,全年有望达到近6万亿日元,大幅超过在2015年突破3万亿日元的日本。

中国2015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达到6.2万元。上海等地超过10万元,无疑已经变得富裕。但观察月收入可以发现,上海仅为9000元左右,全国平均仅有5000元,可支配收入则更少。这与女大学生为购买游戏周边花费约4000元、最高2000元的门票迅速售罄的状况并不匹配。市场迅速扩大的背后存在中国特有的因素。

首先是房地产价格暴涨。年轻人的父母一代上世纪90年代从政府和工作单位低价获得的住宅价格暴涨数十倍,具有转卖收益和租金收入等相当多“副业收入”的家庭也不在少数。此外,由于长期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包括祖父母在内,家长在孩子消费方面往往容易放松钱袋子。

与此同时,生活压力较小的城市地区年轻人专注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支撑了动画和游戏领域的大肆消费。

几名角色扮演者在上海举办的ChinaJoy上合影自拍。(路透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章鑫_HS110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2017-9-13 4:07

跟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