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CEO:日本是第二大市场 第四季度营收上涨30%

2019年02月11日

来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2月8日上午消息,Twitter昨日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第四季度,Twitter营收为9.09亿美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为2.55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9100万美元。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2.44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1.41亿美元。整个2018财年,Twitter营收为30亿美元,同比增长25%。净利润为12亿美元,而2017财年净亏损1.08美元。

以下为Twitter高管电话会议实录:

JP摩根的分析师Doug Anmuth:能帮助我们理解一下运营收入指南吗?第一季度5 to 35 mil,在我看来逐年减少,有哪些明确的点我们可能忽略掉的地方?2019年的支出有20% 的增长(GAAP expense growth),2019年扩大利润的潜在能力如何?

首席财政官内德·西格尔:2018年我们的现金支出增长约17%,由过去几年股价下跌引起,导致了支出 上涨8%。然而第四季度现金支出增长了21%,我们将以更大的支出基础开始2019年,同时今年的人员数量会逐渐增长。去年的人员增长了16%。因此我们在2019会延续更大的支出基础,将持续投资与2018年同样的优先产业。健康的媒体环境仍旧是我们的首要重心,不管是从资源还是心态的角度。因此高支出高投资带来的结果就成了今天公布的运营指南,是支出和营收共同带来的结果。营收指南是基于开始5个星期的表现,我们在努力达到力所能及最好的结果。 从整年的表现看,又回到了我所提到的优先问题。

至于利润,有很多角度可说:第一,我们的支出和投资决定基于长期的展望,考虑过可提供的让整个服务的媒体环境更健康的长期要求,考虑过长期内如何增加用户量,因此每个决定都是基于长期目标的。利润是我们所提供服务在特定时间内营收的结果。每个季度我们都会努力提供更好的表现,而利润就是最好反映这些的结果。

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Lloyd Walmsley:上季度你们提到要将焦点从发展方面转移到健康的媒体环境方面,那么运营支出增长指南是否是为了重新介入核心产品所作出的努力?与此相关的还有,请问这次的运营支出指南有多少保守成分?什么因素会让你们支出的增长少于20%或多于20%?或者这出于预算?第二有关事件生态(event landscape)。请谈谈2019年第一季度的展望及除了你们所说的“世界杯优势”之外在modeling方面应考虑到因素。此外请谈谈秋季竞选周期的意义,尤其在参与度和变现能力方面。

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我们将继续在所有优先产业上投资,其中健康的媒体环境是我们的首要,但让人们更便捷地参与到推特的对话中是其次。除了营收产品和销售之外我们还考虑到平台,这并不代表优先级的改变。此外我们应当将钱投资在雇佣上。因此我们的思路并未改变。

至于运营开支上的改变,虽然我们对投资什么的想法一直在不断进化,但过去几年的思路是一致的,也就是思考哪些优先,我们预计将持续这一点。人员数量显然固定了,那么其他运营开支中的预算就相对活跃。但我们一直尝试在长期的观点上做决定,而不是时有时无或短期的结果。

有关事件方面的问题很有趣。取任意一年,全球大事件会包含选举,巴西或墨西哥的总统选举,世界杯,奥运会。这些对我们来说是能将人们待到推特上,让他们通过我们的服务看到这些惊人的事物,因此让他们更愿意更频繁地使用并长期留下的机遇。我们也能帮他们找到感兴趣的事,让他们加入或围观推特上的对话和言论。

对广告商而言也一样,我们在这些大事件期间为他们提供强势的投资回报率,让他们更愿意更频繁地在发布一件新产品或新服务,或是想与时事更好接轨的时候找到我们。我们的职责是通过获取人们的信任来利用这些大事件,让人们多次折返回来。2019有些2018年没发生过的大事件,也有2018年发生过却不会再发生的事件。我们的职责在于依托他们实现增长。

巴克莱银行的分析师Ross Sandler:看到可变现的日活跃用户量数据,2018年美国境内持有和运营的单位日活跃用户数量广告营收是15美元每季度,与Facebook的三十多美元相比。在我看来你们在广告量上还有很多提升空间。因此,在5%的美国日活跃用户增长的前提下,未来几年你们如何看待先在的广告量?第二个问题是针对第一季度的:第四季度实现了26%的广告营收增长,基于你的指南,第一季度的广告营收趋势将如何?

多尔西:变现的问题,广告量是个杠杆。考虑到机遇的时候会看到很多杠杆。我们已经连续四个季度靠过量观众实现了营收增长,但这不是永远增长的途径。这不是实现我们为公共对话服务这一目标的途径。但向前看,我们确实看到了持续这个趋势的空间。我们在考虑持续改善广告相关性。

我们也在思考持续改善为广告商提供广告模板,也有很多我们能为想通过推特增多投资的广告商做的,不管是世界顶级广告商还是数以百万计量的还没在推特上投放广告的小企业。因此我们觉得能以杠杆操作的有很多。平均每用户的单位营收只是我们在用户增长之上为广告商努力的结果。跨平台、跨地理界限地区地看,我们感受到的更多是需求限制而非供应限制。显然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第二个有关持有和运营广告的问题,我们只是基于总体的营收制定指南。我们目前对于广告商商的对谈十分满意。推特传达的信息是,拥有最有价值的可接受观众的发布新事物的地方,无论是新电影或新产品,一个让你与客户和资讯连接的地方。这个宗旨与广告商一致,继续这种成功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施展。

推特用户Rich Greenfield:请谈谈你们在直接回复/行动广告活动方面的进展,鉴于近来在上推特看到其他App的广告增多。第二个问题关于日本:日本在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上涨很高,达到30%。能谈谈日本市场2019的健康媒体环境情况吗?

多尔西:有关直接回复广告,当人们想在一个新的地区拓展业务或发布一个新产品并想让人们知道的时候,我们的产业对他们帮助很大。推特是个发行这些新应用的良好平台。移动端应用下载是我们广告业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看到很多机遇的地方,2019年将投资以建立更宽更直接的回复/行动广告渠道。虽然去年表现很好,但我们仍觉得在实现我们的潜在能力和帮助广告商更好与世界各地推特上的顾客联通方面有很多可以做的。

日本这一年很好,第四季度上涨30%,是我们的第二大市场。去年我们在日本与大公司大机构之间实现了很大的成功。那里是个更集中的广告市场。视频形式的广告在日本用户和广告商中反响很好。因此我们对在日本的表现很满意,同时未来还有更好的机遇在等待。

Oppenheimer的分析师Jason Helfstein:杰克,在等待中的产品变化里,哪些最让你兴奋?今年的消费电子展上传出了很多风声,能就此展开一下嘛?此外,有关营收指南,对第一季度将成为范围最低这个问题有哪些明确的原因?你所看到的什么致使第一季度成为最低而非中间或更高的范围?

多尔西:在消费者方面有三个令人兴奋的方面。

第一有关健康的媒体环境。在产品中,我们能为用户营造更好的体验和服务能做很多,我们过去也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包括举报机智和更少的第一方产品体验。现在我们集中在体验本身,如何能将对推特体验更多的控制交给用户,以帮助建立更健康的媒体环境。 我们相信这是个长期的发展方向,实验并提供更多解答,让整体的对话环境更好。

第二是关于对话。这是我们的核心。用户登录推特并非只为获取资讯,还为了解人们的想法、在发生的事和人们的讨论话题。目前在推特上进行对话的体验十分困难,有很多阻力,很难跟随对话。加入对话也很难。我们相信有万千种机会来让这个过程更加快捷,且此点能产生更多的话题。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前段时间推出的时间线转换功能。我们并没预见到会产生更多的回复和对话,但结果却产生了。因此要给用户更简单的操控但看到更深层的东西,比如人们的对话点在哪、将对话放到同样的层级以便于让人们了解前因后果和现状,我们相信这能让用户更愿意加入。

最后,我们相信推特是个依靠兴趣的网络。人们登陆推特是因为兴趣所在,想全程跟随自己的兴趣点。因此未来的一大改变是将继续将大部分服务向兴趣转移。这意味着能更简单地追随关注兴趣,一经下载就能轻松表达自己的兴趣。比如你若身在旧金山,是金州勇士队的球迷,我们会将你的这个兴趣与相关比赛和活动连通,你就不需要费精力去亲自找到那些相关账户、本地信息、紧急情况或其他本地市场的突发新闻等,需要在推特上深挖才能获取的信息。我们能让这个过程变得非常非常简单。我认为这也是推特想达成的目标。我们正在试验很多种可能性,能为广告商和用户提供更好更丰富的平台。

西格尔:第二个有关指南的问题,首先,谈到指南中总营收的变化很重要。与其给一个大致范围,我们现在想更明确。明确范围会比以前使用的大致范围要窄一点。希望我们能将整个业务的健康状况和对2019年的信息反映准确。你能想象,我们的展望是建立在此时的能见度上的,也就是说这个季度还有很长时间的表现我们并无法预期。请记住,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偏重品牌的公司而言,预算通常在一年的初始建立。我们只是依靠目前最准确的信息来建立指南的范围,并持续努力以期达到尽可能好的结果,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地来,直到一年结束。

花旗银行的分析师Mark May:请明确驱动平均每用户营收增长的因素。高端驱动力如用户参与度和库存增长、定价增长和转换率改善(conversion improvements)的贡献怎样?想知道其中的关键驱动因素是什么。其次,能谈谈本年的关键投资领域在哪吗?推特有哪些明确的产品方向或团队会得到主要的人员和投资增长?

西格尔:广告业务的驱动力有几个,与2018年取得成功的领域基本相同,在未来我们也将继续看好这些。

第一是在广告平台的驱动关联性上做的更好。向人们展示更有关联性的广告,人们就更愿意看或与广告互动,帮广告商达到目的。

第二是发展新广告模板,视频网站卡和视频应用卡,继续为推特带来增长并继续向之前的模板投更多的钱并希望达到关联性更强或用户参与度更高的目的。获得的结果是我们的点击率更高了,本季度升高了27%。广告参与度增长了33%,表明继续向视频转型,此外更好的广告关联度也驱动了用户与广告的互动。

最后,作为以上所有的结果,与广告商的对话也做的更好了。我们仍旧觉得能做的还有很多,尤其是在供需平衡上,鉴于在平台上感受到更多的需求限制而非供应限制,但我们对待这个问题上做的更好了。看待投资优先级时,我提到了健康作为首要问题。但若看到投资趋势和产品,不管是消费者方面还是营收方面,我会强调好几点。

杰克谈到了对话和努力让推特更容易展开对话。大事件和话题基础建设来确保无论是体育项目、政治选举、电视节目还是其他人们在推特上谈论或互动中的事时,不用费心思去猜井号话题,我们能将他们直接带入体验中,让他们看到最新的推文、对已发生的事的回顾,所有能让他们尽快跟上进度的事或者话题。

我们还在考虑MAP业务,作为扩展广告平台的一项重要投资方向,我们有很多需要做的,以便让我们走的更快,测试的更好,帮助广告商更简单地测量指标。这些是我所想强调的部分。

Jefferies的分析师John Streppa:过去你们强调过不止是新用户,还有回归用户的有关机遇。在回归用户行为方面有没有观察到什么变化,尤其是现在你们在推广更多的相关内容,比如视频?

西格尔:我们当然在考虑帮助人们每日从推特获取价值的两种方式。每日活跃用户和每月活跃用户的比值是39%,表示我们能为回归用户寻找价值的体验所做的还有很多。但还有很多地方的人此前并没登陆过推特,或近期才登陆的。每当他们收到别人分享的链接、搜索关键字得到推特上的结果、来推特获取世界新闻,都是我们帮助他们拥有一段获取所需信息、预测其他他们感兴趣的信息并产生互动的机会。因此二者对我们而言都是很重要的领域。 情况看上去很健康,我们仍有很多机会获取用户信任。推特还在吸引新用户。我们只需要在他们到来的时候帮助他们找到需要的结果。

美林的分析师Justin Post:首先杰克,你提到了改变时间线所获的积极回应,是体现在用户上还是仅仅在用户平均使用上?其次,与直接回应广告商接洽的策略是什么?很多我们接触过的广告频道科技都尚未登陆推特,导致这中情况的是定价嘛?还是让使用变的更简单然后告诉他们?

多尔西:二者兼有。时间线的变动对我而言是三年前实施的,当时我们在考虑将机器学习和深层学习更多地应用到服务中去以增加更多的关联性。这对我们是个很显著的改变,也的确带来更好的参与度。但我们也看到了将更多的控制权交给用户的机会,由我们所处的环境决定。

因此我们发现时间线对一段时间不登陆但需要一个对所有错过内容回顾的用户来说很好很有帮助。你无需从关注的账号中深挖出所有错过的信息。但在一些情况下,比如正在看勇士队的比赛期间,或者有突发新闻事件的时候,将时间线切回正常能让你看到所有实时更新,感受推特的迅速和流畅。

从这个而看似十分简单的变动上,我们看到了所有我们所在乎的指标的上升,包括用户发推和参与对话。因此我们认为有很多我们能对时间线做的,不管是相关性还是交还给用户的控制权,最终不光达到服务参与度上升的结果,还帮助了人们更好地利用推特。

西格尔:第二个关于定价的问题,定价对我们而言是产出。如果我们努力让广告商在推特上达到目标,如果我们想出了更好的模板,如果我们达到了更高的关联性,如果我们集合起了更大规模参与度更高的观众,那么销售定价问题迎刃而解。广告商如果在运营中达到了好的投资回报率,他们会再找到我们来进行下一轮更大的运营。

因此我们不会预测定价,但如果你看到过去几年我们所做的,参与度成本持续下降,上个季度下降了7%。将这个指标与更高的点击率和更高的广告参与度相比,我们认为为广告商达成的这些成功的迹象和强劲的投资回报率会让他们再次与我们合作的。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