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持续面临合作挑战

2020年08月14日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亏损成为雷诺和日产的财报关键词。对此,雷诺表示日产业绩恶化是导致雷诺亏损的重要原因。在持续面临业绩挑战的当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再次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雷诺日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净亏损近74亿欧元,远逊于去年同期的净利9.7亿欧元。此数据也不如分析师预期的净亏损44.9亿欧元,更是雷诺2009年金融危机高峰时期亏损金额的两倍多。雷诺销量业绩也不容乐观,上半年共销售汽车126万辆,同比下降34.9%;实现营收184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280.5亿欧元同比减少34.3%。

雷诺在公告中指出,联盟伙伴日产汽车业绩恶化是导致雷诺集团严重亏损的原因之一,雷诺认为上半年将近74亿欧元的亏损中,有48亿欧元为日产汽车拖累所致。目前,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日产在疫情重创雷诺的时候,做出了放弃支付股息的决定,这的确给面临困境的雷诺带来严重打击。

雷诺强调,鉴于欧洲和新兴市场的疫情仍存在不确定性,集团无法对其2020年经营状况做出可靠预测。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在业绩报告会上直言:“我们正在经历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严重影响了集团上半年的业绩,而日产汽车的损失加剧了我们已经遭遇的困难。”

日产目前深陷亏损的窘境。公司日前表示,预计本财年(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将亏损6700亿日元。日产今年5月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公司亏损6712亿日元。这就意味着日产或将连续两个财年出现巨额亏损。

今年4月至6月,日产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50.5%至1.1741万亿日元,当季亏损约2856亿日元,这是11年来日产首次在第一财季中出现亏损,也是继2019财年第四季度亏损后的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

自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被捕后,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持续恶化。此前,戈恩在发布会上透露,在其被捕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每天亏损2000万欧元,累计亏损50亿欧元。损失的扩大令这个联盟的各方管理层出现了明显矛盾,处于摇摇欲坠的边缘。而此次雷诺对日产的指责再次令双方关系雪上加霜。此前,一手促成雷诺、日产联盟的戈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日产和雷诺现阶段的业绩下滑主要是缺乏联合领导,而与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关系不大。

据外媒报道,多年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一直通过打折卖车的方式应对车型老化带来的不利影响,这一举措导致企业利润微薄,并在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时,各车企无法拿出足够资金提供缓冲。

为了应对困局,雷诺和日产都在积极转变发展战略帮助扭转颓势。

雷诺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掉1.5万个工作岗位,约占该公司员工的20%,此次裁员可以为雷诺节省20亿欧元的成本支出。

在电动化的大趋势下,雷诺正努力增强在这一领域的竞争优势。虽然今年上半年销量锐减,但是雷诺纯电动车Zoe上半年在欧洲的销量达到37540台,同比上涨了50%,一举夺得欧洲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力压大众纯电高尔夫和特斯拉Model 3等车型,可谓是风头正猛。对于今年下半年的销量,雷诺也充满信心,公司表示目前已经接到很多订单,库存水平令人满意,所有产品的定价都在上涨。

Zoe之所以能够成为最畅销的电动车,主要归功于法国政府和德国政府对电动汽车消费者的奖励措施。每购买一辆电动汽车,法国政府就会提供最多7000欧元补贴和5000欧元以旧换新的“转换奖金”。德国政府则会提供最多为9000欧元的补贴。此外,雷诺还获得了法国政府50亿欧元的贷款协议,保障了公司在疫情肆虐之后的财政状况。

自4月份以来,日产已筹集了78亿美元的融资以提高现金流。在新任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领导下,日产对戈恩此前的经营模式进行了调整,推出“新中期事业规划”,承诺在未来四年内将其生产能力和车型范围削减约五分之一,以从固定成本中削减3000亿日元,集中优势发展中国、日本和北美市场。

除裁员和降薪之外,日产汽车于今年早些时候关闭了其在印尼的工厂。5月,日产汽车宣布将大幅削减20%的产能,并关闭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汽车工厂。

同时,日产、雷诺和三菱宣布深化联盟关系。三家公司将减少车型生产,共享生产设施,并专注于每家汽车制造商现有的地理和技术优势,以削减成本应对疫情带来的生存危机。

当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结束分歧,并且通过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尽快树立供应商、经销商、投资者和消费者对联盟的信心。而雷诺和日产是否能够凭借各自的产品和技术优势力挽狂澜、扭转颓势,我们拭目以待。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