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三菱重工冻结国产客机项目或因过度自信

2020年11月05日

来源:共同社, 金融财经, 编辑推荐

【共同社电】日本三菱重工业公司宣布将冻结首款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SpaceJet”(原MRJ)项目。从立项起已过去12年,由于过度相信自主研发,连一架飞机都没能交付,开发费用就已膨胀到1万亿日元规模(约合人民币640亿元)。使首款国产民用喷气式飞机飞向世界的官民夙愿在新冠疫情之下轻易受挫。

▽千载难逢

“SpaceJet”在日本建立起使用约100万个零部件的飞机商务,也是希望带动地方就业及使其成为增长产业的国家级项目。“关于暂停的判断感到非常抱歉”,30日出席在线说明会的三菱重工社长泉泽清次就项目冻结的决定致歉。

开展自卫队飞机和核电站等国家项目的三菱重工被称为“与国家同行”(相关人士语)。对“SpaceJet”项目,经济产业省也投入了约500亿日元的国费支持开发。由于与国家紧密相关,即使巨额开发费用成为经营的沉重负担,也很忌惮撤退或冻结项目。

然而事态在今春一下子发生变化。由于新冠疫情扩大,订货方ANA控股和日本航空陷入巨额亏损,受此影响“SpaceJet”业务环境的前提崩溃。“可以把新冠作为借口,应该退出(该项目)”,在加紧制定中期经营计划的管理层中出现了这样的意见,这也被视为向国家提出退出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如果退出,“就相当于向世界发出日本造不出飞机的讯息”(同行高管语),制造业大国的威信将受损。公司直到计划公布之前一直与政府方面反复协调,最后以“暂时停止”的措辞达成妥协。

▽乐观论

从2008年决定该项目时起就有人感到不安。民用飞机项目的竞争企业少,如成功涉足就能席卷市场。另一方面,在开发阶段需要巨额的先期投资,也有人认为一旦失败,“即便是三菱也会动摇根基”(相关人士语)。

三菱重工是高学历精英技术人才聚集的名门,也因为这种自豪感,推进了只靠自己技术人员获取航行所需的国家安全认证“型式证明”相关工作。“在制造国家的战斗机,所以没问题”,这样的乐观论调在公司内是多数派。然而在欧美国家掌握“型式证明”规则的民用飞机领域却并不容易。

2009年三菱重工首次宣布变更交货期,之后因多次出现故障而反复延期交付。时任社长宫永俊一聘请外国技术人员革新了体制,但又带来了新的麻烦。高薪聘请的外国技术人员和公司内部专业人员的对立导致开发遇阻。

▽责任模糊

三菱重工在此次的经营计划中,把此前作为未来收益支柱的“SpaceJet”排除出公司增长战略。煤炭火力发电和造船业务也在拟缩小,找不到作为替代的明确的增长领域,陷入“走投无路”(相关人士语)的困境。

熟悉飞机产业的作家前间孝则说明称:“开发飞机需要强大的领导能力。”这与把项目冻结的责任模糊表述为“不是针对特定个人”(泉泽语)的企业体制有很大差距。三菱重工相关人士一语道破失败的本质称:“原因并不是新冠疫情,而是三菱重工的傲慢。”(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