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社论/日韩贸易战做最好准备最坏打算

2019年07月29日

来源:经济日报

日本在月初加强管制出口南韩的三项关键电子原料,让日韩贸易战迅速升温;紧接着日本要决定是否将南韩移出安全保障友好国家,南韩原本在这个俗称白色名单的27国中,一旦被移出,未来日本输出关键零组件或原物料至南韩的时间将拉长,对于分秒必争的科技业而言,将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后,美国与中国大陆、欧盟、加拿大与墨西哥等国出现贸易摩擦,让全球进入贸易纷争频传的阶段,过去全球贸易多边谈判的架构,逐渐被单边主义所取代。美中贸易战的发展让更多国家认知到贸易是外交博弈的筹码;日韩贸易战在这股氛围中成长,颇有后来居上超出美中贸易战的趋势。

日韩长期以来在政治上有歧见,但在产业上可和平共处,虽有竞争,仍能合作。但今年来包括二战赔偿、慰安妇与独岛竹岛主权等争议,让日韩的紧张关系迅速从政治外交层次蔓延至产业层次。日韩贸易紧密,去年日本对南韩出口占总体出口的7%,被列为这次日韩贸易战关键的半导体相关产品,更占了日本对全球半导体出口的20%。换言之,日本对南韩出口限缩,不只南韩产业受创,日本出口厂商亦受影响。

相较于美中贸易战的产品涵盖科技至传产等不同领域,此次日韩贸易战几乎是以科技为中心,其中又以科技业最上游的半导体为风暴中心,让全球科技业断链的阴霾再现。台湾与日韩贸易关系热络,台湾科技业出口除了台积电外,多数以中下游产业为主,受断链的影响更大,多数厂商已预期若日韩贸易战升温,对台厂是弊大于利。

对我方而言,应对日韩贸易战的准备,要从评估这场战役要打多久以及打多广开始。乐观者认为,由于美国已介入,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与美国科技巨头均呼吁日韩双方要找到解决之道,避免贸易战加剧。

悲观者则认为,日本首相安倍赢得大选,他的外交政策不再遵循过去的韬光养晦路线,而是积极对外发声,对南韩的立场也不易软化,从近期日本对内征询是否将南韩移出白色名单一事获得国人支持即可看出,日本国内主张强硬对韩的声音愈来愈高;另一方面,南韩明年4月要举行国会大选,南韩政府对日本的态度也难放软,日韩贸易战仍可能出现硬着陆。

南韩虽有意透过世界贸易组织(WTO)寻求解决之道,但短时间来看,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都不可能在数月内解决,我相关产业必然受影响。以美中贸易战为例,台湾虽受惠厂商回流与转单效应,但过去一年出口订单表现均低于平均值,出口表现虽然在对美贸易上增温,但对中国大陆等国家的出口显著衰退,均显示贸易战对我经济的影响愈来愈显著。

此外,我政府必须评估,日方会不会以类似手段对付对手。虽然台日长期以来关系密切,民间往来频仍,但台日双方在政治外交上并非完全没有歧见,包括钓鱼台、冲之岛礁、福岛核食等议题,近年也曾让台日双方在外交上有过不少交锋。日本用经贸手段来向南韩施压以期达到政治目的,未来会不会运用在其他国家身上,值得我方思考。

对产业而言,从中兴、华为、三星等陷入贸易战漩涡的种种案例来看,如何掌握关键原料、设备与技术,已成为各企业的急迫挑战。以美国科技业为例,数年前就已展开评估,若因贸易战等因素造成稀土出口受限,企业要如何因应。

我们必须假设日韩贸易战不会在数月内落幕,影响也不限于使用光阻剂等三项关键电子原料的产业,日韩贸易纷争并非远在天边的烽火,而是近在眼前的战争,政府与企业应抱持最坏的打算与最好的准备。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毕敏_HS708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