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社论/日本赌场观光战略的启示

2019年05月05日

来源:经济日报

明年初的总统大选,拼经济仍将是重要议题。在这里我们要指出一个将来台湾发展观光的不利因素,继南韩、新加坡之后,日本也在3月公布实施办法,明年将出现观光赌场,到时候除了邻近澳门的香港以外,东亚地区人均所得2万美元以上的国家,都有了观光赌场,台湾的缺席是否会影响吸引国际观光客的魅力,这是下一任政府领导人所必须面对的课题。

就法令层面而言,台湾离发展观光赌场只差一步而已。目前《离岛建设条例》设有博弈条款,规定设立观光赌场必须过两关,第一关通过离岛的公民投票,第二关须依据《观光赌场管理条例》设立赌场。虽然马祖在2012年公投过关,但后续的《观光赌场管理条例》,从2012年后就躺在立法院迟未排审。

台湾迟迟无法推动观光赌场,主要原因是,政府缺乏明确的国家级战略,以及目前政策中隐藏对离岛地区的歧视以及错误的土地政策。

首先《离岛建设条例》中的博弈条款就是一个明显的歧视政策,这个条款隐含着,赌场其实不是一个好东西(不然为何本岛不设立),但是因为离岛没有其他发展经济的工具了,只好以忍受赌场负面效果的方式来发展经济。这也难怪在通过《离岛建设条例》后,除了马祖之外,其他离岛的公投(澎湖二次;金门一次)全遭否决。

再者,当赌场设立限定在离岛之后,便出现一个极大的问题。离岛地区除了少数公有土地外,适合作为赌场度假村的完整大片土地范围有限,因此博弈公投往往是造成离岛地价飙涨的契机,造成当地民众反弹与社会大众观感不佳。

而最根本的核心问题是,政府根本没有发展赌场观光的国家级战略。不可否认,发展赌场观光,恐怕会出现一些副作用,比如赌博成瘾、治安恶化等,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对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提出国家级的政策方针。如果政府没有正面迎战副作用,大多数民众当然是对赌博产业充满疑虑,一路反对到底了。

日本在2016年由国会议员主导,立法「特定复合观光设施(Integrated Resort)推进法案」(简称IR推进法)。此法案让推动观光赌场成为国家政策,安倍首相只好在官邸内成立IR推进本部,并且在2018年中让国会通过IR实施法。如同台湾,在野六党立刻向众院提交内阁不信任案。法案通过时尽管商界多给予肯定,但是各类民意调查结果,大概赞成者只有二到三成,反对者五成以上。

然而日本政府为了拼经济,并没有因为多数民意反对而退缩,反而是以国家政策来正面迎战观光赌场的负面效果。首先,在国会通过《赌博依赖症对策法》,明言日本政府有义务针对赌博依赖症制定计画,进行预防及帮助赌博成瘾者回归社会。再者,IR实施法中也对日本境内居民设定入场次数限制,并征收6,000日圆的入场费,以此来抑制赌博成瘾问题。

日本政府3月下旬已经公布IR法案实施细则,规定超过100万日圆的筹码兑换,都必须跟政府报告,以此来预防赌场洗钱,同时要求度假饭店的面积必须超过10万平方公尺,而其中赌场的面积只能占3%。预计最快2020年底前,日本境内的观光赌场就会开始营业。

相较台日政府的态度,就可以了解台湾要搞赌场观光,是永远不会成功。台湾政府是把赌场丢到离岛,不仅离岛居民不高兴,赌场本身也面对市场腹地小的问题。而日本政府是制定各种法规来预防赌场负面效果,并且以要求客房面积超过3万坪的方式,来创造「陆上孤岛」的大规模度假村,如此一来居民也不会有赌场带坏当地治安的疑虑。

台湾要有观光赌场,此议题从阿扁总统时代开始,历经三任总统,毫无进展。2020年台湾要选出一个用行动,而不是用空谈来拼经济的总统,此问题才会有解吧!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