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社论/从偏乡小7看地方创生

2019年08月18日

来源:经济日报

这几个月网路上流传着一张让人揪心的照片,烈日下一个大男孩站在台东金仑大桥边举着7-11的招牌。大男孩阿伦是迟缓儿,在金仑村7-11工作,这是他难得的自我肯定机会,然而金仑大桥2017年底完成后,过路客从此不进金仑村,村内小7业绩掉三成,无法损益两平。阿伦栖身之处岌岌可危。

金仑村小7的困境,不只是阿伦一个人的问题。金仑村的小7一旦消失,村民要去找到便利店缴费、提款或买便当,不论到太麻里或是大武,都须花上半小时车程。金仑村的困境,其实也是全台湾所有偏乡的困境。根据日本便利商店业界的经验,便利店的生存基本条件是聚落人口两千人。金仑村的户籍人口刚好是两千人左右,然而扣除外出求学工作的居民,金仑村实际住民人数明显不足两千,这也就说明为何大桥完成过路客不来之后,小7只能赤字经营。

是不是台湾所有居民数两千以下的偏乡,都不能享受都市居民视为理所当然的便利商店?然而,便利店的意义不只是生活方便,其实也是国土安全的一部分。2009年莫拉克台风重创台东,金仑村与外界交通断绝六天,小7成为村民的重要营养补给站。事实上,每个便利店都是粮食饮水的小仓库,偏乡地区的便利商店愈多,台湾面对地震与台风等重大天灾的韧性就愈强。

再者,随着资讯系统的发达,便利店已经逐渐成为公部门的服务据点,现在除了缴税、缴罚单外,甚至可以换发驾照。从多功能角度考量,政府应该将便利商店,当作是如同水电、道路一般的基础建设,进行必要的支援,使偏乡居民也能享受与城市居民一样的服务。

政府将便利商店视为基础建设的一部分,事实上在日本已经发生。日本许多偏乡,随着高龄少子的人口减少趋势,超商与便利店纷纷退出经营,一旦当地失去购物据点,居民即沦为「购物难民」,人口流失进一步恶化。为了停止人口减少与零售据点消失的恶性循环,这时候公部门的适时支援成为关键。

2017年北海道纹别市郊外的上渚滑地区,最后一家超市因为业绩低迷退出经营,当地所有零售据点消失。纹别市为了不让当地居民成为购物难民,与连锁便利商店Seico mart合作,开展出新的服务型态。新店铺开店资金1亿日圆中,市政府补助3,500万的建设费,而Seico也回馈让店内一部分空间作为巴士候车室。建设用土地则是当地民众免费捐给市政府,再由市政府免费提供给Seico使用。市政府协助降低开店的初期费用与土地成本,使得Seico开店后,即使当地人口仅有900人,也能维持损益两平。

Seico与纹别市合作的案例,值得台湾零售业者和公部门思考。首先,上述的新店铺是直营店,顶多做到损益两平,为何Seico要大费周章去维持营运?明显可见的效应是企业形象,Seico是北海道在地连锁店,服务在地是该企业的重要文化。北海道人口三千以下的偏乡便利店有49家,其中36家就是Seico集团。Seico服务在地的形象鲜明,让这家连锁店数只排名全日本第七的中型零售集团,却连续数年获得便利店顾客满意度首位。

再者,在人口减少的少子高龄化社会,Seico拥有其他连锁店所没有的偏乡经营能力,例如压低进货成本。Seico的多数自有品牌商品来自自家工厂、农场所生产。其结果就是,就算部分据点只能维持损益两平,但是也贡献于品牌商品的销售,维持自家工厂的规模经济。

台湾将在2021年转为人口零成长,之后就是逐渐萎缩的内需市场。在人口减少的社会,如何维持地区的零售据点,对于政府与厂商都是重大挑战。眼前,行政院将2019年定为「地方创生元年」,并在全台各地大力推动,但是如果金仑村小7撑不下去而关门,那就是对地方创生政策最大的讽刺了。连「地方维生」都做不到,地方创生只是官场里文青的一场乡愁罢了。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