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低迷催生“共享时尚” 日本经营模式或迎来变革

2017年10月26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中国和欧美国家,诸如共享单车、Airbnb、Uber等共享经济服务对人们来说并不陌生。而在日本,则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在线租赁包具、衣物、饰品等时尚用品及奢侈用品的“共享时尚”平台。用户根据各平台的规则,每月缴纳一定的租金,即可租用自己挑选的服饰用品。

专家表示,低迷经济形势下,部分日本人有限的购买力和对奢侈品的旺盛需求让此类平台有了容身之处。然而,日本各行业现有的经营模式早已成熟,在租房、打车等公共服务行业中,法律法规的健全使得各大共享经济平台在拓展市场时受到了不小的阻碍。

“共享时尚”兴起

就读于东京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黄梦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毕业典礼的时候,天气很冷,我当时想要一件皮草小披肩,但是我平时不会穿这样的外套,所以并不想为此特地买一件,就找这样的平台租。”

黄梦溪口中的租赁平台是MyCloset,其服务的目标客户群体是20至50岁的女性,平台上衣服的租赁金额按其价格高低被分为四个等级,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选择。除此之外,用户还可以选择配饰进行搭配。

事实上,除了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派上用场外,“共享时尚”服务也成为了一些用户的日常需要。“有些人会定期租借当季最新的款式。”黄梦溪称。

Laxus是一家成立于2015 年的在线租包公司,发展至今,它已成为日本最大的在线租包平台。其租赁条款显示,用户在APP上注册后,每月缴纳6800日元(约397元人民币)的租金,便可在52个品牌、将近2万款包袋中不限次数和时长地任意租赁,租赁期间产生的运送费用也不用承担。Laxus上的包具多数来自爱马仕、普拉达、香奈儿、古驰等奢侈品牌,平均价格为30万日元(约1.76万元人民币).

Laxus首席财务官Shogo Tanaka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邮件采访时透露,Laxus提供的包具大多来自于二手市场,“我们内部有31位经过严格训练的鉴别师,来评估这些包具的质量是否可靠。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鉴别假货。”

Tanaka称,除了自行采购包具外,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客户需求,Laxus还上线了C2B2C模式的租赁服务Laxus X。拥有闲置的奢侈品包具的用户可以成为借方,将包具交由Laxus X进行运输和清理服务,并最终送至租方手中。成功将包具借出的用户可以得到每月2000日元(约117元人民币)的收入。

疲软经济、旺盛需求催生租赁平台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程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日本奢侈品共享租赁平台的出现,跟其经济的整体变化有关。 程华指出,日本人对奢侈品的需求非常旺盛。据法新社今年4月报道,日本每年顶级奢侈品品牌的营业额可达227亿美元(约1506亿元人民币),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奢侈品市场。“上世纪70、80年代日本人收入水平迅速增长,购买奢侈品成为一种时尚,日本国内积累了一大批奢侈品粉丝以及Vintage(经典款式)的藏品。但90年代经济泡沫破灭以后,日本至今没有走出经济低迷的阴影,国民收入水平停滞不前,整体消费低迷。因此租赁就成为一种满足人们对奢侈品的需求的不错方式。”

“现在日本年轻人经济压力都挺大的,如果想要背好看的包,还想每天换不一样的款式的话,租包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黄梦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Laxus称,其80%的用户年收入都在600万日元(约35万人民币)以下。Tanaka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对于这些用户来说,购买奢侈品品牌的包具会带来更大的经济负担,租赁则使其能够不断地使用不同品牌的产品。“Laxus希望通过建立这样一个共享经济的平台来满足大众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程华指出:“日本市场几乎没有假货。不像中国奢侈品市场的部分需求可以通过质量还不错、价格可以接受的赝品得到满足。” 而这也是此类平台在日本能够有机会“站得住脚”的原因。

共享经济在日本迎来春天?

不过,日本研究机构Rakuten AIP在今年4月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指出,日本人对于各种共享经济服务的接受程度都远不如美国、新加坡等国家。从共享汽车到共享租房,都只有不到5%的受访者表示曾经使用过此类服务,还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受访者对此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

程华分析称,共享经济在日本表现欠佳,原因是日本一些领域的监管很严格,创新性业务的发展空间有限。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张季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也指出,“不论在哪个领域,(日本共享经济)稍微迈一步,马上就会受到法律的限制,再往前走一步都很困难。”

另一方面,程华指出: “日本民众整体来说性格比较谨慎,厌恶风险,而且老龄化严重,消费者平均年龄较大,这也从市场需求方面限制了(共享经济)的发展。”

因此,对于Laxus等共享租赁平台来说,如何获得更多的客源是其最重视的问题之一。在已基本完成线上布局的同时,为接触到更多的消费者,此类共享租赁平台也将逐渐拓展到线下。

日本的手表租赁平台KARITOKE STORE的实体店于今年9 月 1 日在大阪正式开幕;而Laxus的投资者之一、日本大型百货集团OIOI丸井也正式宣布与Laxus达成合作,Laxus将从11月起在东京开设快闪店。客户可以走进店内,试用各款手表或包包,再决定是否需要租用。Tanaka对记者坦言,如果只局限于线上平台,Laxus将可能失去许多不熟悉此类服务的潜在用户。

对于日本共享经济的前景,张季风表示,共享租赁平台在日本的出现,对日本的各大行业来说是一种经营模式的改革,“日本这方面的改革比较慢,要是能做好的话,对整个日本经济是有战略性影响的,对于日本年轻人的消费模式来说,也是一个福音。”

总部位于东京的矢野经济研究所(Yano Research Institute)预测,包括“共享时尚”在内的日本共享经济市场规模将从2015财年的285亿日元(约17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20财年的600亿日元(约35亿元人民币).

而程华的态度则更为乐观,她坦言:“日本国民整体而言很守规矩,共享经济业务在发展阶段会较少受到国内诸如共享单车屡遭破坏、乱停车等问题的困扰。如果能在日本市场找到有需求、不违背现有监管规则的业务,日本的共享经济仍是非常有前途的,奢侈品的共享租赁平台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王鸿_HS52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

發表回覆

※只能添加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