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全球经济依然处于分化中 防范风险更为关键

2019年11月15日

来源:《财经》新媒体

“世界经济在分化之中,而且分化之中有掉队的现象,全球的经济都有下行。”11月12日,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指出,随着全要素生产率下降,全球处在新技术革命的前夜。从全球来看,在过去十年中间,尽管有种种宏观经济政策出台,利率甚至一度为零,但经济增长始终乏力,这样的低增长态势或将维持一段时期。

未来,全球经济的下行是否会演变为经济衰退?若进入衰退期,应对工具是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是否还会重现?

对此,曹远征认为,在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中,货币政策似乎“已经走到头了”,唯一可选的工具便是财政政策。面对这样的形势,要求各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予以紧密配合和协调,但遗憾的是,目前全球依然还在分化之中。

“这个分化不仅仅是政策的分化,最重要是没有协调性,于是货币政策还会有个别歧视,这会加剧市场风险,资金的流动变成无方向感,往往在各国之间进行冲击,引起汇率的极具波动,防范风险变成第一位的。”

以下为发言实录:

何刚:下面有请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先生发表他的看法。

曹远征:我上个月两次去欧洲,所以我们看到的看法是跟黄益平所讲的略有不同。2017年,全球进入复苏状态,70%的国家都在复苏之中,2018年之后,特别是以中美贸易冲突为代表的去全球化的发展,使全球经济出现严重分化。刚刚黄益平讲的美国经济依然不错,但注意一下,欧洲经济和日本经济也在大幅下行,欧元区经济增长不超过1%,日本在1%以下。与此同时,分化也延续到了发展中国家,从去年开始,发展中国家的高债务问题一直被关注,因此出现了类似阿根廷事件,当然也有这种分化在今年表现更加明显,印度经济下行速度非常之快,世界经济在分化之中,而且分化之中有掉队的现象开始,全球的经济都有下行。

于是问题就提出了,这个下行会不会到衰退?在欧洲地区很可能在明年进入衰退,马上更严重的问题,这样一个衰退以后,应对工具是什么,会不会出现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从两点上回答:第一,这个现象是怎么产生的,未来这个情况怎么应对,它的趋势是什么趋势?2008年危机是世界经济的转折点,改变了世界经济原有的态势,出现了两个前所未有的新现象,可以称之为新常态,全球全要素生产率都在下降,预示着新一代革命还在酝酿之中,并没有在经济中得到体现,尽管有很多亮点,像信息技术,但整个经济是全要素生产率在下降,全球处在一个新技术革命的前夜,这构成了在过去十年中间,尽管有种种的宏观经济政策,利率甚至到零,但经济增长始终乏力,这样一个低增长态势还会维持相当一个时期。

第二,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为了维持经济稳定,宏观经济极度宽松,特别是货币政策,利率走到零,带来的结果是所有经济体杠杆里都在高起。2008年的危机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就是杠杆快速衰退,为了避免这个,需要加杠杆顶住杠杆,你会发现各国债务,尤其中国政府的债务,占GDP比重在持续提高。日本已经达到了300%,美国超过了100%。这样一种高杠杆的现象,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合理的担心,如果杠杆高,高处不胜寒,就有衰退的风险。今年以来,黄金价格从今年5月份开始暴涨,整个金融市场的避险情绪在提升。

未来怎么对付?过去十年中,宏观经济政策已经到头了,特别是货币政策,利率已经是零,欧洲现在已经是负利率,我们现在不太理解负利率怎么操作。这时候传统认为的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方面,已经走到头了,唯一选的工具就是财政政策,财政在高债务的情况下是否能维持变成一个挑战。请大家特别注意,宏观经济政策有个新理论出现,就是财政货币化。在过去十年,发达经济体采取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两个:一是利率持续下行;二是通过货币供应支持国债发行。现在IMF的理论是说,印钞票买国债很可能有它的道理,如果下一次再出现这种困难,还要继续延续这种政策,它的逻辑是,只要不出现通货膨胀,货币就可以无限发行,国债就可以无限扩大,杠杆率就可以无限提高,除非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我想这很可能是下一次如果再出现困难,很多国家的唯一选择,这会对市场以及对经济带来重大的影响。

第三,面对这样的形势,要求各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予以紧密的配合和协调,但很遗憾,全球现在依然还在分化之中,这个分化不仅仅是政策的分化,最重要是没有协调性,是对全球化的怀疑,合作的基础正在丧失。于是货币政策还会有个别歧视,这会加剧市场风险,资金的流动变成无方向感,往往在各国之间进行冲击,引起汇率的极具波动。明年尽管美国的状况不错,但全球状况并不乐观,风险在加大,特别是在这个市场开始工作的,防范风险变成是第一位的。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