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疲态显现 货币政策进入观望期

2020年01月04日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9年,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外围不确定性增大等因素影响下,日本经济增长疲态显露。日本政府不得不在临近年底时分,推出三年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措施,以维持经济不陷入衰退轨道。

通胀持续低迷 外需不振拖累经济

由于经贸摩擦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日本出口持续疲弱。日本财务省18日发布的贸易统计报告显示,受全球经济减速影响,11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7.9%,为连续第12个月同比下降。与此同时,11月工业产值下降,这是自2018年9月以来首次连续两个月下降,增加了制造业拖累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的可能。

日本政府12月经济报告认为,出口疲软对生产造成负面影响,加上自然灾害和消费税上调的影响,预计本季度经济将萎缩。分析人士指出,连续灾害影响了民众消费、民间投资、公共投资以及出口等,将拉低日本全年经济增长率。

通胀低迷仍然是日本难以解决的问题。10月18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通胀率跌至2年低点。目前,日本失业率有所下降,劳工市场紧俏,但员工加薪慢,平均加薪2.1%。经济学界认为,加薪3%才有望推动通货膨胀率达到2%。日本薪资数据连续数月下跌令市场担忧加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连续七年向商界发出加薪呼吁,但成效并不明显。

日本内阁府发布的修正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增长1.8%,低于二季度的2.0%和一季度的2.6%。

由于外需不振和通胀乏力,加上消费税对经济增长起到抑制作用,国际机构对日本经济增长预期始终不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世界经济展望》将日本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1.0%,11月,IMF年内第三次下调日本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至0.8%,2020年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至0.5%。

日本政府2019年也四次下调日本经济增长预期,直到12月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后才略有改善。12月18日,日本政府对本财年的增长预估维持为0.9%,但上调了下一财年经济增长预估;同时,预计外需将拉低下个财年经济增幅0.1个百分点,低于原先预计的贡献0.2个百分点。

财政刺激接力 货币政策进入观望期

安倍晋三提出的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最核心的部分是希望通过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低迷的物价,进而彻底摆脱长期的通缩陷阱。

为此,日本央行除了实施负利率政策,还仿效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并且一再重申必要时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

过度依赖货币政策的负面影响受到广泛关注。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央行大量买入国债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导致其总资产连续12年同比增长并创新高。截至2019年9月底,日本央行的总资产约为569.8026万亿日元。日本共同社评论认为,日本央行事实上支撑着国家财政。

在财政政策方面,2019年日本政府一方面按照计划于10月上调了消费税率,另一方面于12月初推出了三年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草案。

2019年日本65岁以上群体及该群体就业人口都创下最高纪录,少子老龄化问题进一步恶化,日本希望借助消费税的提高来缓解社会保障支出压力,但是这一政策影响了日本经济的主要驱动力——零售消费的表现。

10月消费税率的调整影响十分明显,超出日本政府预估。日本政府自10月1日起将消费税税率从8%上调至10%,日本总务省12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调消费税第一个月,日本家庭消费同比大幅下降5.1%,11月零售销售又较上年同期下降2.1%,降幅大于预期,显示消费者信心持续低迷。

面对新形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建议,如果日本10月上调消费税对经济的冲击大于预期,日本可加大财政刺激力度。

尽管日本政府认为日本经济正处于缓慢复苏阶段,但碍于消费税增加可能使消费陷入阶段性低迷,加大经济下行压力,日本政府12月5日推出整体规模为2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草案,用于灾后恢复和重建、应对海外经济下行风险、投资未来和维持东京奥运后经济活力三大方面,希望让日本实现1.4%的GDP增长。

财政措施给了日本央行喘息机会,日本央行进入政策观望期。

日本经济学家竹中平藏认为,安倍内阁在促进经济复苏方面确实付出了努力,但在进行财政重建和社会保障改革等方面留下了很多问题。他认为,日本潜在经济增长率已经非常低,现在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外贸风险未除 经济发展前景受抑

2019年,经贸摩擦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一方面降低了日本经济发展预期,另一方面,日本对外经济合作也受到消极影响。

日本航空货物运送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日本航空货运出口量累计比上年同期减少24%,其中对美国航空货运出口量同比减少32%,连续10个月低于上年,属于主力的汽车零部件出口萎靡不振。

12月,日本内阁完成对日美贸易协议的审批,协议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不过,这份协议备受争议。日本农户将因低价美国产品的流入而面临更加严酷的市场竞争。日本农林水产省预计,协议生效将使日本国内农业生产最多减少约1100亿日元。同时,日美关于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关税减免还在磋商中。

2019年,日韩贸易摩擦也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双方关系一度降至多年来的低点。7月,日本开始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控,日本还将韩国移出可以享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韩国也宣布把日本移出本国的贸易“白色清单”。日韩贸易摩擦对两国都产生负面影响。2019年7月至10月,日本对韩国出口额同比减少14%,11月日本对韩国出口降幅扩大到17%。除了全球经济减速对日本外贸产生负面影响外,日韩贸易摩擦也成为日本出口减速的推手,同时也损害了日本制造业的盈利。目前,双方透露出沟通意愿,希望能够破除僵局。

展望2020年,日本经济低利率、低通胀、低增长的特征仍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全球贸易环境仍将制约日本经济增长的改善。(周武英)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