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加紧行动 积极赶乘“一带一路”快车

2018年06月15日

来源: 雪花新闻

6月10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6月9日报道,围绕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广域经济圈构想,日本企业也已经开始为寻找商机加紧行动,着眼于中欧班列的增加和中国内陆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的扩大,加紧完善物流网络、增开分支机构。

报道介绍,德国西部工业城市杜伊斯堡是连接中国和欧洲的货运列车的终点站之一。在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的站内,满满堆放着五颜六色的集装箱。2011年,往来于中欧之间的列车仅有20班次,到2017年已经增至3000班次。

报道称,新的物流手段层出不穷,日本企业也开始行动起来。日本通运公司于2018年5月开通从日本经中国到欧洲的运输服务,日中之间有海路和航空两种方式。

报道称,日本通运方面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比起中国企业,我们在欧洲拥有更多网点;比起欧洲企业,我们更加立足于亚洲”。按照日本通运欧洲分公司航空货物部部长大关拓也的话说,利用“一带一路”倡议,构建从东亚到欧洲的物流网,可以“将汽车零配件和电子设备运抵或销往欧洲的生产基地,为日本企业带来更多需求”。

报道介绍,邮船物流公司在杜伊斯堡拥有日企中规模最大的仓库。在中国,日本和欧美企业拥有很多核心工厂。将在中国生产的零部件运到欧洲组装的加工贸易热度不减。邮船物流公司据此认为,中欧物流业务增长将给日本企业带来充裕商机。

报道称,“一带一路”倡议铁路线途经波兰。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华沙办事处主任牧野直史介绍说,中标波兰基建项目的不是只有中国企业,三菱日立电力系统等日本企业也获得了不少订单。从事发电相关事业的三菱日立电力系统公司在华沙成立了具备业务整合功能的办事机构,为的就是处理与火电站业务相关的磋商以及向客户提供建议。

报道称,在中国内陆地区,日本企业也开始进入城市建设、产业振兴等领域。

报道介绍,富士通在以制造业和金融为对象的数据服务方面下了很大力气。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末,将西安分公司扩大到1500人规模,达到现有水平的三倍,并且研究在重庆新设数据处理中心的可行性。在富士通看来,为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服务的信息通信技术的需求还会增长。

报道称,三菱重工业公司计划在中国大连实现涡轮压缩机的本地生产,这些压缩机将用于制造在大型建筑和办公场所内使用的空调。据三菱方面的介绍,中国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重视价格,而是出现了追求最先进、最高级产品的倾向。

报道认为,这使得中国人对于以高性能为卖点的日本产品更加关注,例如基建领域必不可少的液压挖掘机和铲车等设备。中国的工程项目经常需要建筑机械长时间工作,这就要求相关设备具有很强的耐久性和动力。根据日立建机的推算,今年4月中国的液压挖掘机需求量同比增长了72%,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三年中国的建筑机械需求都将保持坚挺。

报道称,针对“一带一路”倡议,日本政府去年6月表达了愿意进行合作的姿态,日本企业由此开始加速寻找商机。但野村证券分析师松浦寿雄指出:“国家还需要进一步指明方向,如果什么都不做,日本未来恐怕会彻底沦为旁观者。”

“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给国际运输服务领域带来商机。图为一列中欧班列列车倒行驶入德国汉堡的Eurokombi场站。新华社

【延伸阅读】俄媒关注日本拟参与“一带一路”:安倍经济需要新动力

11月30日报道 俄媒称,新市场不仅关乎日本的发展,更关乎其经济的生死存亡;萎靡不振的安倍经济需要新的动力。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在评论《读卖新闻》有关日本政府正在考虑给予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资金支持这一计划的报道时做出此番评论。专家们还认为,日本被迫重新审视自己对中国该倡议的态度,包括因为美国亚太战略的不确定性。

据俄罗斯卫星网11月29日报道,从《读卖新闻》的报道来看,日本将把重点放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上。其中包括中日企业在那些连接欧洲与非洲并有主要贸易线路通过的亚洲国家内开展可替代能源项目的合作。也在考虑为改善物流和加快货物运输而开展铁路建设和改造方面的合作。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认为,日本经济的萧条和疲软以及美国政策中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欧洲民粹主义,促使日本重新考虑自己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立场。

贾晋京说:“日本最近之所以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了十分强烈的参与合作愿望,其原因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首先,近期日本接连爆发‘质量门’事件,日本企业接连被并购,其中有些企业被中国企业收购。这些问题都体现出日本经济当前已经进入到了更深层次的萧条和衰退。过去几年中‘安倍经济学’所采取的强货币刺激政策已经过了效能释的临近点,开始转变为企业运营成本增加的严峻局面和挑战。其次,作为传统上一直依赖海外市场的日本经济,必须要有更多的海外市场对其进行支援才能继续走下去,这已经不是发展的问题,而是生存问题。而在这种情况下,恰逢美国特朗普上台后的加强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欧洲民粹主义抬头的时候,这些市场环境的变化都使得日本其实没有什么真正能够在欧美市场打开更深局面的可能性。所以,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就成为日本为数不多的、并且也是机会最好的选择,日本2017年以来已经连续多次表现出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愿望,包括今年5月也曾派代表团参加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日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转变,既是日本将‘一带一路’倡议视为最优选项的体现,同时也是日本对外经济政策正在转型的重要表现。”

中国现代发展问题研究所专家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在解释日本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感兴趣的原因时指出,“日本作为中国的近邻以及对中国所有进程都了如指掌的观察者,给自己得出了一个正常、及时、正确的结论——日本企业的确感兴趣,应当参与这些项目”。

不过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同时认为,为了让日本经济保持稳定的增速,显然需要新的视野、新的市场、新的项目及新的倡议。这正是“日本政府对所有可能的外经扩张选项进行极为慎重但又非常认真和严格分析”的原因。可见日本打算参与“一带一路”倡议,首先是出于对经济利益的考虑。

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还认为,日本对同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合作感兴趣,也是美国政府“帮忙”的结果。

他解释说:“这是向特朗普以及整个白宫发出的某种信号。这是日本以某种特有的方式呼吁美国归根结底要明确自己在亚太地区的政策。美国先是建议日本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来美国人自己倒‘炫耀般’地退了出去。现在日本自己要同伙伴们试图拯救这个倡议。日本告诉美国人——还有来自中国的倡议。虽然它们还需要研究,但是不能不同意:其中的一切都很清楚,都很诱人。期待美国人做出最终决定以及选择自己行动路线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因此我们将在对我们有利的地方,并像我们认为需要的那样,开始行动——东京向自己的海外合作伙伴发出了这样的信号。”

尼基塔·马斯连尼科夫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可以出现中日美三方合作。在他看来,这应当是“现代经济中最有趣的现象”。它将以此证明实际上全球化以及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根本就没有消失。相反,它们仍在不断加强。

资料图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新华社记者 马平 摄

【延伸阅读】日媒称日本拟援助“一带一路”项目:加紧推进双边关系

11月29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政府正在研究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经济合作的方案,方案的核心内容是,如果中日两国民间企业在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国家联合开展项目,日本政府将从资金等方面进行援助。此举意在进一步推动改善中日两国关系。

据日本《读卖新闻》11月28日报道,“一带一路”相关援助遵循的是今年7月在德国举行的中日首脑会谈精神。安倍在会谈中评价“一带一路”是“有潜力的构想”,表示愿意进行合作,今年11月安倍重申了合作方针,内阁官房、外务省、财务省和经济产业省等制定了具体方案。根据这些方案,日本政府将重点援助3个领域:节能环保合作;产业升级;提高物流网便利性。

例如,如果中日两国的企业在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的第三国合作开发太阳能和风力发电,日本政府系统的金融机构将讨论提供贷款;关于工业园的开发,日本政府设想的合作项目是泰国中部的“东部经济走廊”经济特区;作为“一带一路”的一环,中国正在大力建设连接中亚与欧洲的铁路网,对于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日本企业来说,这有利于提高商品运输的效率,因此日本政府考虑支持提高铁路网的便利性。

报道称,日本政府起初对“一带一路”倡议比较警惕,然而与拥有强大影响力的中国的合作不可或缺,所以日本政府判断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与中国的合作。此外日方还有一个目的,为早日在日本举行中日韩首脑会谈铺路。

不过报道表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印度洋和地中海等的要塞推进国有企业的港口开发,日本政府当前不打算参与港口等的共同开发。

此外,还有声音期待日本企业借助“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商机。报道称,“一带一路”倡议虽说是中国重点推进的政策,但不少日本企业将此视作商机,本月20日至26日赴北京和广州访问的中日经济协会访华团吸引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约250人参加。(编译/张诚)

资料图:安倍。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延伸阅读】日本组史上规模最大经济访华团 欲借力“一带一路”扩大商机

11月22日报道 日媒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1日在北京会见日本经济界访华团时表示,中日关系正在出现改善向好势头,两国应进一步深化合作。

据共同社11月21日报道,李克强表示,希望双方珍惜并巩固中日关系出现的改善向好势头,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前行,并指出中日关系发展始终离不开经贸合作的推动,希望日本经济界继承优良传统的同时,发挥自身影响,让和平友好合作成为日本各界对中日关系大方向的共识。

访华团20日下午抵达北京,中日经济协会会长宗冈正二担任团长,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三村明夫也是访华团成员。

报道称,日本经济界每年都会派遣访华团,去年会谈的对象是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与中国国务院总理举行会谈是近两年来的首次。此举可谓是中国展示重视对日经济交流姿态的信号,显示出亚洲两大经济体正以更快的速度修复双边关系。

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21日报道,中日经济协会、经团联和日本商工会议所20日组团访问中国,开始与中国政府相关人士和企业高层协商中日合作。访华团成员包括约250名日本企业界人士,是史上规模最大的日本经济访华团。

中日经济协会会长宗冈正二发表演讲,针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等的保护主义强调:“中日两国在维护自由贸易方面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应推进经济合作,发挥中日优势。”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姜增伟表示:“中日合作对东亚和全球经济复苏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中日经济优势互补,尤其在节能、医疗、教育等领域和人工智能技术创新方面。”

中日企业经营者在对话中还就开拓第三国市场、推进技术创新交换了意见。伊藤忠商事高管透露,他们计划与中信集团联合在东盟国家开展基础设施等投资。中国一位金融官员称:“日本企业的对华投资中,节能和环保领域是重点。”

据日本《每日新闻》11月21日报道,由中日经济协会、经团联和日本商工会议所组成的大规模访华团20日抵达北京,与当地企业家交换意见,开启了中日旨在强化经济合作的交流。

访华团由中日经济协会会长宗冈正二领衔,成员包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等经济界人士。中日经济协会自1975年起每年都组团访华,今年适值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访华团将在北京逗留至23日。

在与当地企业家交换意见时,围绕“一带一路”倡议,日方企业界人士纷纷表示期待中日合作。山九株式会社社长中村公一说:“通过陆海将欧亚大陆连成一大经济圈的构想魅力巨大,期待扩大商机。”

另一方面,中国电商巨头京东集团副总裁马健荣介绍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他说,“希望与日本企业密切合作,将日本高品质的商品呈送给中国消费者”,建议日方扩大在中国的业务。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11月21日报道,由中日经济协会、经团联和日本商工会议所组成的经济访华团20日在北京与中国企业高层等交换意见,开启了访华行程。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双方就推动“跨境电商”,扩大中国进口高品质日本商品达成一致,中国企业强烈要求日本企业参与中国政府主导的“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跨境电商的市场规模2017年预计同比增长50%,日本化妆品、医药品和杂货在中国非常受欢迎。有了跨境电商,日本企业无需自己设立现地法人或开拓销路,因此颇具魅力。

围绕“一带一路”,中方称“亚洲各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需求扩大”,希望中日企业联合向第三国投资,开展业务合作。中方企业还建议,利用日本商社的销售能力,在亚洲各国销售中国的商务车。会上,多家日本企业经营者积极评价“一带一路”是新的商机。

1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日本经济界代表访华团并同他们座谈。新华社记者庞兴雷 摄

【延伸阅读】日学者:日本应参与“一带一路” 共造制度化框架

10月16日报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0月16日发表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教授伊藤亚圣的文章《如何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处》称,“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超越了欧亚大陆,成了强化中国和整个新兴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关系的倡议。日本应该积极参与其中。

文章称,“一带一路”倡议原是中国政府主导,以基础建设为轴心,建设覆盖整个欧亚大陆广域经济圈的构想。但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除了亚洲外,来自非洲和南美的元首和首脑也列席参加。“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超越了欧亚大陆,成了强化中国和整个新兴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关系的倡议。

文章称,“一带一路”倡议应该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更为重要。届时,需要在以下的角度来整理具有多项内容的“一带一路”倡议。

第一,硬件的“一带一路”和软件的“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连结中国和欧洲的欧亚大陆桥的扩建等,具有很多是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中心、物理上看得到的项目。另一方面,还包含和设备出口相关的技术标准的普及、卫星信息网的建设,以及电子商务网络的建设等项目。尤其应该关注的是“数字‘一带一路’”的动向。第二,“制度化的‘一带一路’”和“非制度化的‘一带一路’”。英、德、法也参加的亚投行(AIIB)在“一带一路”倡议的相关框架中,最具制度化,而且是在参加时需要签署成立协定的国际机关。除此之外,通过中国和新兴国家首脑之间的双边谈判而推动的个别项目,受当时的政府和民意影响的情况较多。日本应该参加“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中,尤其是在制度化上做得较好的亚投行,以便为地域开发做出更大的贡献。

文章称,中日关系自2008年中日两国首脑就“战略互惠关系”达成协议之后就没有进展。以2012年钓鱼岛问题为开端,日中关系降至冰点。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6月8日在G20峰会个别会议上表达了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期待。近期,东京有可能就“一带一路”倡议做出进一步的决策。

事实上,日本的商社和大银行等私企有和中国企业在第三国家共同实施项目,或者实施融资合作的情况。同时,也有日本企业入驻作为“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中国开发的工业园区。6月,中国日本商会成立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联络协议会。

文章称,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亚洲经济总是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实际引领者,也就是被称为“事实上的经济一体化”现象。中国为主角的时代也是如此,事实上的经济一体化还在不断发展。同时,我们目前需要共同打造一个让亚洲经济更加繁荣的更加制度化的框架,即需要描绘一个新版“制度上的经济一体化。

【延伸阅读】日本推基建计划抗衡“一带一路”?思维起点就错了

2月12日报道 时隔15年,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于今年1月访问了斯里兰卡。日本《产经新闻》去年底曾报道,日本外相之所以将2018年首个出访地点选在南亚,是为了防止该地区发生“极端的对中国倾斜”。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月9日刊文称,斯里兰卡正成为中国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即“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而日本外相此访意在推动由其主导的基建计划与之抗衡。

外媒:日推替代方案抗衡“一带一路”

眼下,斯里兰卡最南端的汉班托塔港建设正酣。这里距离国际主航线仅10海里,将成为斯里兰卡的“深圳”。2017年底,斯里兰卡政府正式宣布,通过合资方式将汉班托塔港的管理运营权交给中方,租期99年。

《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称,汉班托塔港引起的震动可以解释日本外相为何坚持要在访斯行程的最后,前往该国的另一个大型港口——科伦坡港,并宣布计划建设一个天然气进口终端。

今年1月以来,日本外相一连串访问涉足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缅甸、印度等多个南亚、东南亚国家。关于出访意图,日本媒体并不讳言,称是为实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展开外交攻势,同时牵制在印度洋周边不断强化影响力的“一带一路”倡议。

近几个月,日本此种外交攻势及投资动作不断,其在印度洋一带营造的氛围显示出日印联手渐趋紧密。日本不仅在印度推出一项2000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同时两国也正共同推动所谓“亚非增长走廊”项目。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这一设想是印日为加强与南亚、东南亚、东亚、大洋洲、非洲地区经济合作而提出的远大战略。不过说到底,印度《经济时报》指出,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

遏华凸显“零和博弈”终难得逞

说到替代与否,就俨然在谈“零和博弈”,潜台词是非此即彼,非赢即输。然而看待经济合作的视角仅限于此吗?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叶海林告诉参考消息网,这里并非所谓的替代问题。经济合作意味着“你能做我也能做”,一味强调“替代”不免存在误导。

去年以来,“印太”概念渐起,美日印澳联手围堵中国这一导向再现的是“冷战”思维。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刚刚过去的1月,日本海上保安厅就同印度沿岸警卫队在印度实施了海上联合演习,并拉拢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参与了演习。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晓磊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就此表示,从军事、安全合作上来看,“印太”战略早就开始在幕后推动了。

不过经济合作的推进还是不同于军事层面,而是属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尽管这里仍然存在“先后手”的问题。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的专栏作者帕诺斯·穆道库塔斯认为,中国已经抢先一步,完成了在印度洋周边的港口布局,印日联手为时已晚。另外,印度经济的不稳定和日本经济的停滞都使得这一联盟缺少抗衡中国的“经济资源”。

此外,该网站另一位专栏作者韦德·谢泼德同样点明,不管是由哪个国家主导或投资,不管是日印的“新丝路”还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只要能使得沿途国家受益,完全可以同时发展,并互为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日印联手显然基于各自所需,印度维护自身在南亚地区优势的意图由来已久,并不新鲜,而日本的变化却略显微妙。

张晓磊说,在美国强调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情况下,日本认为谁在亚太地区站出来,替代美国主导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成为一个问题。日本有一种“想出头”的念头。(完)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