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上最复杂消费税」:调涨10%的生活冲击?

2019年10月11日

来源:udn

日本的消费税率从10月1日开始,正式由原本的8%提升至10%。日本政府祭出不少优惠,期望降低提升消费税所造成的冲击,没想到却因此形成了「日本史上最复杂的消费税」。图/路透社
日本的消费税率从10月1日开始,正式由原本的8%提升至10%。有鉴于2014年时提升消费税对日本经济产生严重影响,这次因应令和元年的10%消费税率,日本政府也祭出不少优惠,期望降低提升消费税所造成的冲击。没想到却因此形成了「日本史上最复杂的消费税」,不仅日本民众搞不清楚,一时之间店家也是手忙脚乱,导致实施后出现各种小状况。

这次的消费税增税,是在2012年6月由当时的执政党民主党(现分裂为立宪民主党与国民民主党),与在野的自民党、公明党三党会商后所共同决议。当时有鉴于日本的消费税率只有5%,在世界先进国家当中,仍有相当大的增税空间,加上前一年发生东日本大地震,对于日本政府的财政负担相当大,为了减缓国库负债,因此在2012年的6月26日,众议院以363票赞成、96票反对的表决下,通过了「消费税增税法案」。

既然法案通过了就得实施,即便之后自民党在国会大选获胜、安倍晋三重返首相宝座,党内外对于消费税增税一事反对声浪四起,安倍政权仍决定在2014年4月1日,如期将消费税由5%提升至8%。8%提升至10%,则是在两度延期之后,才于2019年10月实行生效。

安倍晋三重返首相宝座,党内外对于消费税增税一事反对声浪四起,安倍政权仍决定在2014年4月1日,如期将消费税由5%提升至8%。图为当时增税后,为了提振买气,首相安倍晋三亲自前往东京日本桥的三越本店购物,做为政府施政的宣传。图/日本首相官邸
消费税是一种透过消费,而对于支付者所课征的税率,过去像是娱乐税、酒税等,也都算是消费税的一种(个别消费税),现代国家则是统合各种消费状况,将购物、服务、交通票证等,全部统合课征。

最早开始课征消费税的国家是1954年的法国,实施之后对于国家财政的改善有不错的成效,也因此欧洲各国便纷纷仿效,在1960年代末期陆续开始课征消费税,直到1993年欧盟立法规定成员国,消费税不得低于15%。这也是目前欧盟各国的消费税,动辄20%以上的原因。

至于日本则是在1978年开始倡议课征消费税,然而因反对者众,因此直到1988年由当时的首相竹下登,宣布将于平成元年(1989年)4月1日正式实施消费税法,课征3%的消费税,并同时废除物品税、娱乐税、赌博税等间接个别消费税,让日本的消费相关税率统一。

日本政府又在1997年改革税制,将消费税由原本的3%提升至5%,其中区分为4%的消费税与1%的地方消费税,依此比例让地方政府也能享得消费税的课征,直到2014年增税至8%为止。不过消费税由5%增加到8%,增幅高达六成,对于一般民众而言等于负担加大,光是买一辆200万日圆的车,原本的消费税是10万日圆,增税后变成16万日圆,一次就多了6万日圆。

也因此2014年的增税,造成民众恐慌,赶在增税实施之前大量抢购各种民生用品,虽形成一波消费潮,但增税之后市场消费力下降,反而出现经济负成长,还连带造成原预定在2015年10月消费税提升至10%的政策,被迫二度延期(第一次延期预计2017年10月1日实施),直到今年10月1日才正式实施。

正因为2014年增税对于经济民生的影响,这次的消费税增税,不但造成经济产业省与财务省的对立,日本政府也小心翼翼研拟各种方案,希望降低增税带来的影响,最后让经产省同意配合,同时趁此作为推动「减现金化」(Cashless)的契机。

2014年5%增税到8%,造成民众恐慌,赶在增税实施之前大量抢购各种民生用品,虽形成一波消费潮,但增税之后市场消费力下降,反而出现经济负成长。图/路透社
然而方案过于复杂,也让一般民众有点摸不着头绪,得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搞懂。基本上,虽然消费税全面调升幅度为2%,不过同时也实施了轻减税率,而轻减税率的品项主要是针对食品方面。

也就是说包括超市所购买的食材(蔬果、肉类等)、调味料、零食、面包、饮料等,仍维持在原本的8%消费税率,而一般的日用品像是卫生纸、沐浴乳、清洁剂、书籍、文具等,则是全部列入增税的范围。此外酒类、香烟等也不在轻减税率范围内,自10月1日起跟着调整为10%。

另外要注意的是,许多小朋友喜爱的零食,如果是一般包装者仍为8%,但如果是具有游戏或是搜藏功能者,例如像是食玩、或内附职棒球员卡等产品,即便有零食,但仍具「资产」功能,所以消费税将改为10%。

至于餐饮方面则是区分为「内用」与「外带」两个部分计算,外带者适用税率为8%。因此像是便利商店或超市的便当,或是餐厅的外带餐和外送披萨、拉面、速食店等,全都是8%;但只要是在店内食用,包含在便利商店店内的桌椅饮食,就是10%税率。

至于餐饮方面则是区分为「内用」与「外带」两个部分计算,像是连锁餐厅吉野家为例,店内用餐就是10%税率,外带的话则维持原本的8%。图/路透社

在这次增税适用范围中,便利超商则是一个引起大家关注的案例,在超商中购买便当或食物,外带仍维持在8%税率,但如果是要在超商中的桌椅用餐区食用,则是10%。而日本媒体和网路社群上也有讨论,如果有人购买后向店员表示外带、结果自行又走到店内用餐区的话,是否应该追缴税率?虽然理论上应当如此,但实际现场的可行性却相当低。图/ANN News
当然税率是如此,不过经产省另外再祭出了「Cashless还元」的优惠方案,只要在加入优惠方案的一般中小型店家消费,将可以现金返还5%,即便是大型连锁加盟店(像是7-11、Family Mart、LAWSON等),也可以返还2%。

这是因为日本人惯用现金交易,因此非现金支付在日本仅有20%不到,与邻国的韩国96.4%,甚至于英国的68.7%(2016年资料)相比,都显得相当低,也因此经产省寄望藉由这次的增税机会,吸引更多日本人改为行动支付、第三方支付或是信用卡支付。

这次的优惠方案将实施到2020年6月,根据日本政府统计,10月1日正式增税后,已有50万家商店加入这次的计画,并有20万家商店审查中,占全日本200万家商店的1/4以上,经产省也持续受理店家报名加入,寄望能趁这波热潮,提升日本的非现金支付。

除了政府之外,一般企业也自行推动部分优惠,例如JR东日本除原本使用SUICA等非接触式感应卡,能够支付更便宜的票价之外,针对这次的增税,即便交通费用适用的税率为10%,但只要使用已记名的非现金支付卡(如使用SUICA),即可享有0.5%的还元优惠,如果使用的是记名式行动支付(如登录至Apple Pay的SUICA),更可享有2 %的还元优惠。

经产省另外再祭出了「Cashless还元」的优惠方案,只要在加入优惠方案的一般中小型店家消费,将可以现金返还5%,即便是大型连锁加盟店(像是7-11、Family Mart 、LAWSON等),也可以返还2%。图/路透社

非现金支付依照消费场所的不同,也有不同的还元优惠,各种方案也因此让许多日本民众觉得相当复杂。图/ANN News
至于无印良品则是宣布所有的产品都是税内含,10月1日之后价格并不会改变,也就是由企业本身吸收,让消费者感到佛心。如此多的措施,也让这次的增税不如五年前受到重视,民众的冲击感受也没那么高,日本电视NTV在推特上做了相关民调,结果在2,630件样本数中,不在意的民众占了48%,可见相关措施的确获得一些效果。

虽然如此,但仍有部分的产品像是卫生纸,就在增税前都被抢购一空,主要还是卫生纸并不在轻减税率的范围之内。同样要课征10%消费税的不动产买卖,则因为房贷免税年限增加,在这一波增税前夕并没有出现购屋潮。

原本购屋时申请分摊期20年以上的房贷,可以享有前10年的消费税减免,而这次的增税,虽然只有2%,但相对高价的不动产所增加的金额就相当可观,因此日本政府决定将消费税减免,由原本的10年延长为13年,如此一来即便增税后,民众所付出的总金额并没有增加,也让一般民众松了一口气。

虽然如此,但仍有部分的产品像是卫生纸,就在增税前都被抢购一空,主要还是卫生纸并不在轻减税率的范围之内。图/美联社
多样的优惠方案减缓了这次增税的冲击,但也因太过复杂,让实施首日出现了不少小状况。像是知名回转寿司连锁店「寿司郎」(スシロー),因结帐系统出状况,导致部分店家在结帐时消费税变成0%。而不少饮食店营业时间正好跨过10月1日的零时,让店家结帐时相当困扰。

由于这次的增税,将作为日本实施3-5岁幼儿教育免费、低所得家庭子弟大学学杂费免费、以及低所得高龄者国民年金补助之用,2017年安倍政权还因此作为解散国会改选的理由,而10%消费税正式实施,自然也引来不少人的关注,部份政党也反对增税。

像是在今年的参议院选举一炮而红的令和新选组,党代表山本太郎接连两天在新宿演讲,吸引不少民众旁听。山本太郎表示,过去消费税增税成为政治家的「死穴」,包括自民党的竹下登、桥本龙太郎,以及民主党等,都因消费税增税而下台,甚至于导致政党分裂垮台,因此山本太郎要求日本政府应该废除消费税。

此外包括日本共产党、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也呼应山本太郎的说法,并且将在国会组成反增税联盟,第一阶段要将消费税降至5%,最终目标则是全面废除消费税。只不过废除消费税之后,相关的社福财政要从哪里来?相关政党并没有说法。能否获得民众普遍的认同,仍有待观察。

不过对于执政党而言,既定政策自然应该要实施,更何况2014年安倍任内从5%增加至8%,安倍政权也没因此而垮台,反而成为长期政权,加上安倍的主要政见之一,是想要打造优良的育儿环境、让已婚女性能够持续工作,做为财政来源的增税似乎并无不可,而且这次增税之后,安倍也宣示在其任内不再调涨消费税。

事实上,今年不少要上幼儿园的家庭,都收到了免学费的大礼,不过在实施幼儿教育免费、解决所谓「待机儿童」的政策之下,会不会因为造成家长过度期待,导致幼儿园严重不足,反而出现更多「待机儿童」;而增税后的日本经济是否会受到影响,这些状况也许都是未来需要关注的焦点。

增税后的日本经济是否会受到影响,这些状况也许都是未来需要关注的焦点。图/路透社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