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印良品不再是「无印良品」?从无印良品一案谈商标维护与布局问题

2020年01月13日

来源:udn

【许慈真/北美智权报专栏作家】
鉴于著名商标的吸引力与价值,极易衍生出诸多商标保护及竞争问题,包括抄袭、仿冒、淡化(dilution)、攀附商誉等,而在跨境拓展业务时,还必须面临未来竞争对手抢注商标之风险,以无印良品为例,与北京棉田缠讼近20年,正是为争夺后者注册在先的「无印良品」商标。

无印良品在2019年的上诉虽终告失败,但多年来持续采取各项反制行动,包括不正竞争与网域名称问题,致力维护其品牌之完整性,在法律与商业上的竞争策略仍相当具参考价值。

诉讼概要

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棉田」)于2015年对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印良品」)提出诉讼,指控无印良品在其生产或贩售的床褥、毛毯、浴巾、面巾等多项商品上使用「无印良品」等相似商标,系侵害北京棉田第7494239号商标及第1561046号商标(以下合称「系争商标」)之专用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7年判决北京棉田胜诉,无印良品不服上诉,惟最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仍于2019年11月之(2018)京民终171号及(2018)京民终172号终审判决,裁判无印良品败诉确定。

法院判决理由

前述两者终审判决系涉及,无印良品第44712​​63号商标及「无印良品」等类似标志使用是否侵害系争商标之专有权。法院认定,无印良品确于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北京棉田「无印良品」商标近似之标志,即「无印良品MUJI」「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 无印良品」等,以致侵害北京棉田之商标权,其判断及理由摘要汇整如下:

无印良品之标注属于商标法上之使用行为

无印良品在生产、销售的床褥、床罩、被套、毛圈毯、浴巾、面巾等商品页面的显著位置标注「无印良品MUJI」「MUJI/无印良品」字样,以及在毛毯、床罩、浴巾、面巾等商品的显著位置标注「无印良品」「MUJI 无印良品」字样,均能发挥识别商品来源之作用而属于商标使用行为。在京民终171号判决,无印良品虽主张前审法院对特定毛毯之标签资讯认定有误,惟经查证,该商品标签确实标注「无印良品」「日本制MADE IN JAPAN」「株式会社良品计画www.muji.net」「经销商: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等字样。

无印良品使用第44712​​63号商标之方式并非合法

无印良品虽主张在浴室用脚垫商品上使用第44712​​63号商标系属合法,惟法院指出,该商标核定使用之「浴室防滑垫」商品系属《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2703类似群组「垫及其他可移动铺地板用品」,虽与北京棉田第1561046号商标核定使用之「地巾」商品(属于2405类似群组「毛巾、浴巾、手帕」)未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然而,无印良品实际上生产、销售的浴室用脚垫为「棉100%」商品,与北京棉田商标核定使用之「地巾」在产品原料、制作工艺、功能用途等方面相近,构成类似商品,故无印良品在浴室用脚垫商品上使用第44712​​63号商标非属合法。

无印良品使用「无印良品」等类似标志之商品与系争商标所核定使用者构成近似商品

无印良品使用「无印良品」标志之毛毯、床罩等商品以及使用「无印良品MUJI」标志之床褥、床罩等商品,与北京棉田第7494239号商标核定使用之毛毯、床罩、褥子等商品同属2406类似群组;同样地,无印良品标注「无印良品」字样之浴巾、浴室用脚垫、面巾等商品以及标注「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字样之被套、毛圈毯、浴巾、面巾、枕套等商品,亦与北京棉田第1561046号商标核定使用之地巾、浴巾、毛巾被、床单、被罩、枕套等商品同属2405、2406类似群组,均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

纵文字商标有繁简体之别,仍会产生混淆误认

无印良品在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之第44712​​63号商标及「无印良品」等类似标志,系完整包含系争商标,两者仅有首个中文字之繁简体差异,故若同时使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相关消费者在施以一般注意力进行隔离观察时,容易认为该等商标系同一企业之系列商标或存在其他关联性,以致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分析暨结语

前述两者判决并未牵涉太复杂之争点,事实证据亦属明确,惟本案例确实值得实务人士省思与警惕,特别是其与北京棉田漫长的交锋过程及相关争讼脉络,本文试整理几点如下:

商标布局不足之质疑

虽然大多数媒体报导将本案情形视为商标抢注,且无印良品至2005年始投资成立上海公司并开设门市,的确晚于北京棉田第1561046号商标之申请时点;惟实际至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资料库检索,可以发现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在1999年11月即已展开布局,并以商标「无印良品;MUJI」注册指定使用于3、16、20、21、25、26、35、41等商品及服务类别,北京棉田则在2000年4月注册商标「无印良品」指定使用于第24类(织品及其替代品;家庭日用纺织品;纺织品制或塑料制帘)。而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再次以「无印良品;MUJI」申请商标,已是2002年4月之际。

反观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以「无印良品」或类似名称(例如无印良品HOME、无印良品风等)申请注册的49件商标案中(2019年12月27日截止),几乎集中指定于第24类(共41件),因而导致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在迄今申请的590项商标中(2019年12月27日截止),仅有3件是以「无印良品」指定使用于第24类且仍注册有效(第3144728、6364865及15098156号),指定商品仅涵盖寿衣、伊斯兰教隐士用龛(布)、纺织品或塑料帘等,范围极度受限。近年来,无印良品改以其他商标申请指定用于第24类,例如「MUJI IDEE」「IDEE」「MUJI GIFT CARD」「WUYINLIANGPIN」「无印」「良品计画」等。

以株式会社良品计画首批申请所指定使用之商品类别与北京棉田相对照,令人不解的是,无印良品既然以贩售家用产品为主,为何最初未将第24类纳入申请清单?是因为当年其尚无计画在中国贩售日用纺织品,抑或是有其他原因所致?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或许是意识到商标布局不足,自2002年4月起便多次大批提出各类商品之商标申请(包括本案涉及之第44712​​63号),试图补救当初之阙漏。尽管如此,第24类仍成为双方一连串诉讼的导火线。

本案上诉失败之影响

无论如何,本案败诉已成事实,但无印良品的整体品牌策略与商标运用是否因此大受影响?实则未必。从无印良品的网页公告可知,此次诉讼仅涉及第24类,无印良品并不因此而丧失其在大多数商品使用「无印良品」商标之权利,且不致波及其整体品牌、门市名称及其他类别商品。至于为何引发此次诉讼,无印良品亦于采访中表示,主要是因为上海公司在制作第24类商品吊牌时的失误所致,因未彻底去除「无印良品」字样而导致侵权之指控。

此外,尽管无印良品对第1561046号商标之异议遭到2012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但该商标目前仍处于无效宣告程序,北京棉田最终能否保住该商标,尚有变数。再者,商标评审委员会亦于2015年判定无印良品第447177号「无印良品」商标为第35类之驰名商标,无印良品未来应有更大力道可反击、维护其品牌整体性。

不过,以「无印良品」为关键字进行检索,可以发现已有不少公司或个人使用该名称申请商标指定用于各类商品,使得原本由日本汉字组成之独创名称已逐渐失去其特殊性,或许正因为如此,近年来「MUJI」标志之运用比重逐渐凌驾「无印良品」,无印良品也延伸出更多商标名称,以巩固其品牌形象。

店铺外观抄袭之威胁

除在商标名称上之攻防战,无印良品还必须防范服务表征(trade dress)的抄袭:从网路搜寻相关图片及新闻可知,北京棉田旗下品牌无印工坊开设的「无印良品|Natural Mill 」实体门市,其装潢风格、色调设计、产品种类都与无印良品极为相似,店面招牌与商品标签配色亦相当雷同,这也是北京棉田遭讥讽为「山寨」的主要原因。为反制此类情况,无印良品除呼吁消费者留意辨识(门市招牌同时使用「无印良品」与「MUJI」)外,同时采取一连串诉讼行动,禁止北京棉田在特定商品上使用「MUJIHOME.CN」 「无印良品HOME」等标志或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无印良品」「muji」等字样,以遏制商标侵权及不正竞争行为。此外,无印良品亦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争议委员会网上争议解决中心(CNDNDRC),投诉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抢占网域名称,终获「mujihome.cn」「mujihome.com.cn」「mujihome .net.cn」「mujihome.中国」「muji.中国」等域名转移予株式会社良品计画。

综合前述,无印良品虽已努力维护其品牌经营,但不难想见,这场商战会持续延烧,无印良品要想成为「无印良品」,恐怕仍得付出极大代价。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