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路社会中成长的「零工经济」,或从欧美渗透到日本

2020年06月04日

来源:日本网

无需被企业雇用,只需通过网际网路和智慧手机APP,就可以承接短期或单次工作——这种临时性的工作方式和经济形态叫做「零工经济」,早已在欧美等地区普及。今后也有可能从欧美渗透到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

在全球遍地开花的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的定义多种多样,并没有一个固定说法。美国人才服务和劳动力解决方案顾问公司(Staffing Industry Analysts,简称SIA)对2018年美国零工经济市场规模的预测值为1.3兆日圆。SIA的定义比较宽泛,包含「直接雇用的临时劳动者」「云工(使用线上平台交接工作任务的员工——译注)」「SOW(专业工作)顾问」「个人业主」「派遣劳动者」这五种形态。

英国牛津大学网际网路研究所公布的资料显示,零工经济市场每年将扩大30%,普华永道(PwC)依此推算后,预测七年后的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37兆日圆。

同时,零工经济人才规模将达到大约5300万人,大约相当于美国劳动力人口的35%。其中云工790万人,SOW顾问130万人,个人业主2700万人(图表1)。虽然个人业主规模较大,但云工的增长速度却非常快。

零工经济是重要的人力资源

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据说「线上人才服务(online staffing)」这种形态的「云工」40%的派发任务来自美国,而接受任务者70%在亚洲圈。通过应用网路技术,零工经济已经实现了无国界化,正在较为全球化的领域发展壮大。

在欧美国家,许多企业基于整个社会共用人力资源的「整体人才管理(total talent management)」理念来配置人力资源。他们会从员工、外部人才(自由职业者、零工、专业顾问、他公司可从事副业者)和AI(机器人和机器程式等软体)等劳动市场的所有资源中获取最合适的人才,建立自己的人才组合。

换言之,他们会超越传统的企业界限,从全世界的劳动力市场调集需要的人才,尤其是在英语国家,他们会有效利用新兴国家和东欧的IT人才,会采用发挥时差优势的劳动方式,人才的无国界化程度正在日益加深。

在欧美国家,无论企业规模大小,都在积极利用外部的专业劳动力。只要具备符合条件的技术,零工劳动者就可以采用弹性自由的劳动方式,而无需受劳动时间和地点的制约。对于行销、软体发展、创作等专业人员的需求依然旺盛,零工劳动者有助于缓解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

仲介企业拉动零工经济

说到零工经济,可能许多人会联想到Uber和Lyft之类的约车服务和快递服务,但其实这些之外还有烹饪、清洁等家政服务、程式设计和程式开发、网站设计等高度专业技能服务,涉及领域非常广泛。

可以认为,零工经济在欧美得以发展的一个背景因素在于,提供网上平台的线上仲介企业的发展壮大。这些企业的工作机制是在专业网站和APP上运用技术手段,将消费者(企业或个人)的需求与零工劳动者进行匹配,实现供给最佳化。零工劳动者在网站上注册,填写能够胜任的工作内容、时间和地点,消费者一方再依此来选择想要的服务。

除了开拓行销对象和匹配工作需求外,仲介企业还可以代为办理或协助开展背景调查、既往工作业绩说明、沟通支援和支付报酬等各个环节的业务。面向零工劳动者,他们提供身份担保、联系雇主、开具费用清单和代收赊销款等服务,为零工劳动者创造更加轻松方便的工作环境。在与大型企业的沟通联系和提供附加值服务等环境方面,这些仲介企业已经成为能让零工劳动者放心、轻松工作的坚强后盾。

鲜与个人开展业务往来的日本企业

而在日本,所谓的B2B(Business-to-Business)企业占据主流地位。据经团联的资料显示,大型企业主要业务对象多为法人,与个人之间的业务往来仅限于设计和软体发展等专门业务。即使企业希望委托专业人才承接一些工作,但往往缺乏发掘人才的经验,「难以找到合适的人才」。

这种人才对接方面的问题构成了非常严重的阻碍因素。此外,似乎还有其他一些原因让他们抱有诸多顾虑,比如难以判断工作品质、个人的信用担保、发生违约或损失赔偿时难以面向个人下达大额订单,等等。

另一方面,承接方(个人)往往是通过「原职场的介绍」或「职业培训机构的介绍」来承接工作的。另外,虽然整体的份额还不多,但通过仲介企业、共用经济服务企业和制作公司等管道来承接初次业务的情况也在不断增多。

副业解禁能否促进零工劳动者的增多

在欧美主要国家,Uber和Lyft等共用车服务的出行方式已经很普遍,但在日本,提供驾驶服务需要获得基于《道路运输法》的普通乘用客车运输事业许可,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在空闲时随意提供驾驶服务。虽然利用线上方式的零工经济逐渐发展,但传统自由职业者的工作方式并没有太大变化。不过,以下两点可能会促进零工经济进一步发展壮大。

第一,是企业对员工从事副业的解禁。随着政府积极推动民众从事副业,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从就业规定中删除了禁止从事副业的条款。还有一些企业允许员工在符合①以培养人才为目的、②必须是其他行业、③不会对本职工作造成影响、④满足一定连续工作年限等条件下从事副业。2016年以来,朝日啤酒、HIS、可果美、柯尼卡美能达、才望子、新生银行、软银、DeNA、PERSOL HD、雅虎、娇联、狮王、理光、乐敦制药等领军企业已经相继允许员工从事副业活动。

第二,是老年人从事零工活动。2月4日,内阁会议敲定了《老年人雇用稳定法》修正案,提出企业有义务努力确保员工在70岁以前的工作机会。据说,除了延长退休时间和返聘外,如果老年人从事自由职业或者创业,还将允许公司通过委托业务的方式支付报酬。如果法案在本届国会上获得通过,预计将从2021年4月开始施行。

在这个「人生百年」时代,相较于遵循就业规则的固定劳动方式,人们更期待顺应各人健康状况、可以自主选择工作场所和时间的自由职业者和通过网际网路工作的零工劳动者等形式的劳动方式。

如此一来,在日本就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从事副业和老年人业务委托等兼职性质的零工劳动者。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开拓这两种新型人才的市场,以及如何培养这些人才。至于当前存在的一些课题,诸如人才对接、职业领域的开拓、支援功能的完善等问题,或许需要我们对日本的全新市场充分发挥想像力,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才能得到解决。

FJ時事新聞
责任编辑:黄达_HS104

声明:本文章为网友上传文章,如果存在来源错误,或内容侵权问题,
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代表原媒体及作者观点,不代表FJ时事新闻立场。